第6章 精怪
金摇儿2018-01-16 16:222,143

  而洛书是睡不着的,浑身疼痛,又昏睡了一天,他怎么会有睡意,只能拖着身体拿支火把在四处查探,转头盯着那个不知道是不是睡着的人,幽黑的眼睛里有着浓浓的杀意,不过也只是一瞬间,他暂时不想节外生枝,就算要杀也把人利用完以后。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洛书的视线,而本应该睡着的那个人在一瞬间爬起来,其实只是大盗的习性使得秦周周在黑夜无法睡着,总想干点什么,爬起来正好看见洛书背对着他蹲在地上不知道在干嘛?

  “你在干嘛?”

  “嘘!”洛书示意他小声点,随后突然跳起来把火堆扑灭,借着还未灭的火把光秦周周可以看到他头上的虚汗。

  秦周周目瞪口呆,火灭了万一有狼怎么办,咋舌道:“你是不是疯了?”

  “嘘,这里有地精。”洛书把最后的火把也熄灭了,两人在黑暗中谁也看不到谁。

  “地精是什么?”

  “一种精怪,生于山中,身形三尺,夜可视物,无物峭壁如履平地。”

  山里凉飕飕的夜风也为洛书的话添了一分可怕的感觉,秦周周总觉得黑暗中有什么东西盯着他似得,不由得咽了咽口水。

  “那个洛书,你不怕吗?”

  “怕……”洛书的声音也是很轻很轻,握着细枝条的手直接把枝条捏断,他虽有着重生的经历,但修为却没带回来,其实就算带回来,那一点点的修为恐怕连秦周周都打不赢,想着这点他不由得自嘲地笑了笑,变得强大的念头渐生萌芽。

  “那我来找你啊。”

  这真是个好主意,两个人的力量总会大些,秦周周吓得都不敢站起来,摸索着地面挪动屁股,一点一点地向那堆那边移去,精怪这种东西一听就不是凡物,秦周周自认为自己还是都不够那些东西。

  洛书听见悉悉索索的声音,他想了想就猜到那家伙在摸索着爬过来。

  果然,不一会那家伙就到了自己身后,但他不喜欢别人靠他这么近,不舒服地动了动背后,那家伙还是靠在他身上,黏得紧紧的。

  “秦周周,你是男人吗!”

  秦周周楞了一下,回答:“啊?我当然是男人,但妖魔鬼怪这种东西,是个人都会怕,你不怕吗?”

  “我,我……我怕!”

  “你怎么了?”秦周周突然听出洛书的声音很反常,颤抖着带着哭腔。

  洛书欲哭无泪,他听到的秦周周声音在侧前方,那他背上的这个东西是什么?难不成会是只猴子?或者就是那地精……

  “秦周周,你……你能帮我看看我背后是不是有只猴子?”洛书可不敢只说说出地精这个词,说出来秦周周就一个人跑了。

  在他们说话的期间,其实秦周周已经摸到了他的旁边,顺手往他背后一摸,一颗圆球,球上有毛,顺着往下摸,一根根像藤一样的东西,还会一跳一跳的如老树盘根,秦周周觉得有些奇怪,又把手往刚才摸到的球上摸,结果不一样了!摸的的是眉毛?眼睛?鼻子?

  秦周周猛地缩回手,抖着身子问:“你背后是什么东西!”

  不用明说,洛书已经明白自己没猜错,果然是附近的地精,传言地精知天语,相比他们所说的话也是能听懂的,此时不应该在这种东西面前说话了。

  拉住秦周周的手,用手指在他的掌心写着字:打,跑。

  秦周周咬牙,一拳冲着刚才摸着的脑袋打了过去,地精虽是精怪却没有多大力量,捕食靠的是和同伴一起智取。

  练武之人的一拳非同小可,地精果然被打了下来,发出一声尖锐的叫声。

  洛书感受到背后的重量一轻,连忙咬着牙拉着秦周周逃窜。他好几次被地上的树枝石块绊倒,幸好秦周周手快地把他扶住,最后还是秦周周直接把他背起来用着轻功低低地飞着。

  洛书僵硬地爬在秦周周的背后,原本面无表情的脸上变得有些奇怪,自己本打算以后杀了这人的,没想到这个时候这人居然不愿把自己抛下。

  地精尖锐的声音就在他们身后,还有在他们头顶上,想必是像猴子那样抓着树枝追赶,而且还是一群!

  “秦周周,你放下我吧。”洛书不是个善良的人,虽然秦周周是害他落入此境地的人,他也曾想过要杀了这个人,但此时却想着放他一马,而且秦周周背着他速度也不见得很快……

  “那妖怪吃人吗?”

  “吃啊。”头脑简单的洛书立即说出了事实。

  “呸,那你是想留下来送死吗?”

  秦周周没有放下他,反而是把他背得更稳,就怕他一挣扎就从背后掉了出去。

  不知不觉中,背后的声音已经消失得无影无终了,他们再走了一会就彻底放下心来,看来的确甩掉了那些精怪。

  “呼呼呼,这里是哪里,好凉快。”

  两人满头大汗,正靠着一块石头歇息,应该是个山口处,夜风一吹来,把汗水都吹透个凉。

  “这里是哪里?”洛书问。

  “我怎么知道。”秦周周摆摆手,他只是依稀记得是顺着找吃食时来过的路,然而这里明显已经超出他到过的范围。

  等心跳平静下来他们才有心思观察周围,这里已经没有巨树挡着了,大大的一轮圆月挂在空中,月光照着地面,那是成片的坟包。

  秦周周先行发现这里是个墓地,他推了推洛书,“你去过坟地吗?”他觉得鸡皮疙瘩都要立起来了。

  “没去过。”洛书说了慌,前世见过的墓绝对不少,不过这一世确实是没见过。

  不羁山上并不会有土葬,他年纪小,很少遇到别人在他前头死去,而且不羁山的人可不会那么容易就死掉的,唯一见过的师尊还是用的水葬。

  害怕的人听觉灵敏,秦周周看着远处的树枝倒影总觉得有东西,还听见隐隐约约的说话声。

  “你有没有听见啊?”他问洛书。

  “听见什么?”洛书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徒弟有点不对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徒弟有点不对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