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女装大帝
狸花衔蝉2018-01-24 10:183,366

  不到半个时辰,少监便抱着一套衣服,领着那个武官回来了,那个武官见了朱允炆,二话不说就跪下,摆出一副任人处置的德行。

  少监则是一脸琢磨不定,犹豫不决的样子。

  “怎么了?”朱允炆问道。

  “那个……请陛下委屈龙体,穿上此衣裳。”少监低着头递来了那一套叠方整的水蓝色衣服。

  这颜色……略有些显得娇嫩啊。朱允炆展开一看,先是一愣,接着就是一句粗口:“卧槽这他娘的不是宫女装吗?”

  一听见皇上骂娘了,少监赶快后退两步跪在武官身旁:“请陛下恕罪!奈何这宫中从未备得便装,仅卫士飞鱼服与此衣,陛下若是着飞鱼服出宫,见得燕贼必遭其关押审问啊。”

  “……”我朱允炆横行人间二十年,向来孤高冷傲,敢在长城滑滑板,敢穿轮滑爬泰山,寒冬腊月塞北的铁栏杆当老冰棍舔。

  没想到穿越做了皇帝,竟要受此等侮辱……

  两行屈辱的泪水从脸上滑了下来,难道平生第一次女装,要在此处当着两个…哦不,一个半男人穿了吗?

  为什么心里还不争气的有些小期待呢?

  朱允炆长叹口气,张开了双臂,一脸就义的悲痛:“来吧……”

  少监听了立刻起身侍奉朱允炆换衣服,幸亏有人伺候啊,让朱允炆自己动手穿的话,估计朱棣打进城里再吃顿火锅,他都未必能穿得好。

  不到一刻钟,少监不止把衣服给朱允炆穿上了,还把头发弄散用不知道哪来的簪子扎成了女性的发型,也顾不上什么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的忌讳了,胡子也刮了个干净。

  “陛下!”少监一脸悲痛的递上来一方铜镜。

  朱允炆接过来一看……这别说朱允炆的底子穿上女装的样子居然还迷之顺眼,毕竟是常年深居宫内,皮肤白嫩不说,连日的战事不利累得更是体格消瘦,看得朱允炆差点把持不住。

  只是这大个子还没有胸有点可惜了。

  “那个……”那个跪在地上武官小声问道,“陛下您还治不治臣大不敬的罪啊……”

  “哦……不好意思忘了,你起来吧,没事。”朱允炆擦着眼泪说道。

  “谢陛下。”

  “话说……你们俩叫什么来着?”朱允炆不好意思地问。

  ……

  可能是皇上是真的被打击得脑子不好使了吧……两个人一番介绍,朱允炆才知道,那个少监叫王钺,武官叫谢宸祯,任锦衣卫镇抚使。

  洪武十五年,朱元璋罢废亲军都尉府和仪銮司,设置锦衣卫,下属南北镇抚司十四所,负责护驾侍卫、查察缉捕。

  随后,正式设置护卫亲军上十二卫:锦衣卫、旗手卫、金吾前卫、金吾后卫、羽林左卫、羽林右卫、府军卫、府军左卫、府军右卫、府军前卫、府军后卫、虎贲左卫。 

  “陛下,欲往何处去?”王钺和谢宸祯望着朱允炆。

  显然谢宸祯了解到了皇上想要溜的事情,估计是看着他想动脚踹人的份上把他也拉下水。不过谢宸祯还是想多了,朱允炆之所以叫他了是因为他初来乍到只叫得出他一个武官。

  朱允炆这时候想起了被金兵撵到了海上的宋高宗赵构,在这个年代,水路应该是比陆路安全。

  “那就出了京城,从天津出海吧。”朱允炆说道。

  “这……”王钺和谢宸祯对视了一眼,都是一脸懵逼,王钺小心翼翼的说道:“陛下……海上自然是个好去处,只是……”

  “只是什么?”朱允炆还在犯迷糊。

  “只是……天津是何处?如何能走到天津啊?”

  朱允炆抽了自己一耳光,妈蛋这会明都还在南京啊,迁都北京那是在城前砸门那个货干的事,还没有北京哪来的天津卫。

  不过既然如此此时在南京,情急之下朱允炆倒还真想到有个不错的去处。

  “那……有地图吗?”朱允炆问道。

  王钺无奈地摇了摇头。

  “那附近有什么离得近的地方比较安全?”朱允炆又问。

  谢宸祯上前说道:“南部太平府和宁国府之处尚未被燕军所占。”

  燕王朱棣南下进攻京城是从扬州渡江到镇江,然后由镇江攻打应天府的,所以只要想办法逃出应天府,往南逃到太平府或者宁国府,基本上就暂时远离燕军了。

  于是三个人决定,先逃往太平府的当涂县再做打算,只不过谢宸祯一身武官装束,不方便一起跑路,只能由少监王钺带着皇帝先溜出宫去换一般的衣服。

  至于谢宸祯,倒是好说,实在混不出去了就投降朱棣再找机会溜了呗……

  三人约定好了,谁先到了当涂县,就等上五天,如果还不见人来,那就别浪费时间了。

  “话说,箱子呢?”朱允炆忽然想起来了,传说太祖朱元璋还给他留了个箱子,里面有僧袍度牒什么的,朱允炆如果没死就是去当和尚了。

  “哦,陛下放心,早已备好了足够的金银细软。”王钺从怀里掏出一个鼓鼓囊囊的布包答道。

  “不是,我是说先帝留给我当和尚避难用的箱子。”朱允炆解释道。

  “先帝孝康晓得燕王将反?”王钺吃惊地问,谢宸祯也一脸惊恐。

  孝康?孝康是谁?

  “啊不对。”朱允炆意识到了,自己的爹朱标好像是追认了皇帝的,还是自己追封的,“是……太祖皇帝。”

  王钺和谢宸祯不禁一阵迷糊,如果是先帝朱标看出点苗头还有可能,可是这太祖朱元璋是如何知晓自己儿子会造反的。

  “算了当我没说吧,赶快带路走吧。”看他们两个的反应,大概是没这回事。

  “那在下先去准备陛下自杀的证据,随后往当涂县去,皇上就有劳少监了。”谢宸祯对王钺说道。

  “还有……陛下,臣等有一事不明。”谢宸祯和王钺看着朱允炆。

  “何事啊?”

  “陛下为何突然语言……通俗了不少,而且听着还有了晋地的味道?”谢宸祯想了想,还是把粗俗换成了通俗。

  朱允炆:“……”

  这东西怎么回答?难道说自己跑来当皇帝前是北方人,而且是古赵国首都,赵国是三晋之一,所以自己说话有山西味?

  谢宸祯要是信了,那大明朝从四品的武官脑子也太瓦特了。

  那我听你俩的口音还是一比吊糟的南京板鸭味呢,难怪从我开口开始你们的眼神就有点飘忽不定。

  “如果朕说……是先帝在开封时跟隔壁那个卖驴肉灌肠的广平府人学的,后来教给朕的你们信吗?”

  “……”这次换王钺和谢宸祯无语了,你拿我们俩当小屁孩骗呢?那皇上你之前怎么没这习惯,现在这种紧急关头倒是咣咣一通说,吓迷糊了?

  “好吧……”因为大明初期定都南京,朱元璋为了加强对北方的掌控确实派了当时的太子朱标常驻在开封,就权当皇上爷俩在语言方面天赋异禀一学就会吧。

  就这样三人分开行动了,朱允炆还特地叮嘱了谢宸祯一件事:如果可能的话,把方孝孺也带上,方孝孺不愿意走的话,那就叮嘱一句:为了自己爹娘妻子,就憋作死了,皇上不会怪他的。

  王钺则带着宫女打扮朱允炆——现在开始朱允炆已经完全接受了自己已经是建文帝朱允炆的事实,为了避人耳目一起从后面翻墙逃出去。

  毕竟如果从皇宫大门走,一个太监拉着个宫女风风火火的出去了,看着就不像是去干好事,总不可能是要上前线去吧。

  就是认不出来那个宫女是朱允炆,也肯定会被当成宫里趁乱逃跑的叛徒抓起来。

  两人刚逃出宫,燕军就攻破了城门,或者说是李景隆那个无双战神和朱允炆的叔叔朱橞把门打开了,先锋骑兵已经冲着皇宫过来,也算是勉强没误了时机。

  “城内太乱,先出城去,再寻个安全地界更衣吧。”王钺和朱允炆边走边说,“诶诶,陛下别走得如此豪迈,露相了……”

  燕军倒是没有怎么骚扰民众,只是立刻包围了皇宫,二人回头往皇宫望去,里面冒出来一股股浓烟,是用来伪装朱允炆已经自焚身亡的假象的。

  此时,文武百官正跪在地上山呼万岁吧,朱允炆倒是没怎么伤心,只是有点刚当上皇帝没来及享福就被夺位的遗憾而已。

  况且朱棣会是个好皇帝的,这点朱允炆深信不疑。虽然皇位已失,但是王钺带出来了大量金银细软,除了怀里那个,他出门还又背上一个包袱,里面依然满是黄白之物。

  若是想过太平日子,这些足够让朱允炆富甲一方,安度一生,但是作为一个来自二十一世纪的人,又有如此的本钱,不搞一个大新闻实在是可惜。

  自己皇族的血统,以后也一定可以派上用场。

  “话说……老王啊。”朱允炆看着身边望着皇宫出神的王钺说道。

  “嗯?陛下何事啊?”王钺愣了一下,才意识到老王是在叫自己。

  “别叫陛下了,我已经认命了。”朱允炆说,“我想问的是,你为啥不让我穿太监的衣裳?起码比宫女装方便不少吧。”

  “呃……公子认为,那身体不全者的衣裳要比女装好?”王钺不好意思地说道。

  “这倒是无所谓……”正说着,前面路过的一个燕军军官似乎是发现朱允炆和王钺,带着两个骑兵就打马往这边过来了。

继续阅读:三、朱棣即位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回大明之帝国交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