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章 一瓶好酒(1)
哈尔兵2018-02-04 10:471,266

  范一凡的父亲范仲是一名煤矿工人,工作辛苦劳累,班后喜欢喝上几盅酒,解乏又睡得香。

  范一凡从小就给父亲跑腿打酒喝,偶尔也能赚上几毛钱,顺便买一根奶油冰棍解解馋。

  范仲对酒的品质有些研究,什么酒好,只要一看一闻便知。可是,他并没有真正喝过好酒。平时,他喝的都是价格低廉的地产小烧酒,只是偶尔参加别人的婚丧宴请品尝过杂牌子瓶装酒。

  在范一凡的记忆里,他上初中的时候,有一次,父亲酒后回家很郁闷。平时父亲酒后不愿多说话,美美地睡上一觉是他最好的享受。可是,这次不同,父亲酒后回家坐在板凳上,自己沏了一壶花茶,一边喝茶,一边按耐不住自己,道出了郁闷的心事。

  原来,父亲和几名工友班后被矿上一位小领导找去出力气,干私活,活毕,那位小领导在家里宴请他们几位。席间的酒自然比父亲平时喝的名贵些。

  那位小领导在父亲这些普通矿工面前自恃高人一等,有些显摆。酒过三巡之后,小领导开始炫耀自己喝过的好酒。尤其是说到国酒茅台,更是夸夸其谈,什么口感细腻,酱香浓郁,回味无穷之类,简直是琼浆玉液般好得不得了。

  父亲知道有好酒不过茅台之说,但是没喝过,也没见过,更不知道茅台酒的价格。借着小领导谈论茅台酒之机,父亲酒桌上话赶话问了一句:“这茅台酒得一百多块钱一瓶吧?”父亲一直以为最贵的酒不过就这个价。

  父亲的这一问遭来了满桌人的一阵哄堂大笑。尤其是那位小领导用一种鄙夷的眼光看着父亲,话语中还满是嘲讽。

  “喝过茅台,就觉得人上人了,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个白酒吗?我就不信,一瓶茅台几千几万?”范仲不服气地说。

  在一旁正在做作业的范一凡听着父亲的话,也觉得好笑,插了一句嘴说:“爸,以后咱不懂,别乱说,也不嫌丢人现眼。”

  范仲火了:“你嫌老子丢人现眼了?你有种,好好学,将来考上大学,毕业挣钱给老子买一瓶茅台,让老子尝尝,我倒要看看它是什么琼浆玉液。”

  范一凡被父亲一激,还真当着父亲和母亲的面许下了诺言:“你等着,我肯定给你买一瓶回来,否则,我不是你儿子。”

  那一年,范一凡初中还没有毕业,他的学习成绩也不是很好,但他当着父亲的面许下的诺言,父母可能没有当回事,他却暗暗地把它看成是男子汉的一言九鼎。

  考大学还要几年以后,为了实现自己的诺言,他首先选择的是假期偷偷出去打短工,一个星期下来挣了不到三百元,他带着这三百元跑去卖名贵酒的地方,可是一打听茅台的价格,他傻眼了。

  父亲听说他打短工是为了给他买酒喝,兑现诺言,父亲骂他目光短浅,没大出息。他不服气。

  人立志可能就因为一件小事。范一凡就是因为这件事,从此发奋读书,从初中到高中,并以优异成绩考上大学,直到硕士研究生毕业。决心为父亲买一瓶好酒的事已经过去很多年了,范一凡却念念不忘。

  范一凡硕士毕了,他在省城找到了一份工资不菲的工作。在范一凡的心里,开的第一份工资,自己积攒的第一笔钱,一定要兑现自己当年的诺言。

  正值一年一度的新春佳节来临之际,范一凡回家前,用积攒下的钱终于兑现当年的承诺,为父亲买了一瓶十五年陈酿五十三度飞天茅台酒。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N个印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N个印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