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章 莫名其妙
哈尔兵2018-01-20 17:443,504

  王哲林和老伴本来住进这样高档的房屋就不习惯,每天看着出入都坐着轿车的那些体面人,感觉自己就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老两口自从搬进这栋楼,做人就变得小心翼翼,很怕哪些地方做得不好,让人家笑话。可是生活就像跟他们故意开玩笑一样,越是哪壶不开越是提哪壶。

  有一天,楼下停放的越野车夜间让人把备用轮胎卸下偷跑了。被盗者报警后,警察查看小区监控录像,只发现一个男人深更半夜从大门往出走,从外貌特征上看,确定那个男人是王哲林。但调查结果,王哲林那晚是去上半夜零点班。

  这件事很快传遍了整个小区。因为窃贼没有抓到,居民似乎都怀疑王哲林是小偷。尽管警察出来辟谣,大家还是宁信其有不信其无,甚至很多人都认为王哲林这样身份的人作案不足为奇。邻居刘长江和乔莉更是这样想的,从此和王哲林再见面干脆不说话。王哲林感觉委屈,不过心里并不在乎,所谓身正不怕影斜,脚正不怕鞋歪。

  一天晚上,刘长江喝醉了,在小区门口下车,走路摇晃不稳,正好被王哲林碰上,王哲林赶忙上前搀扶他,却被他毫不领情地推开,而且他嘴里还说:“你以后离我远点,别在大庭广众面前跟我打招呼,你想套近乎,我嫌丢人。”

  王哲林虽然听他的话噎人,可毕竟是邻居,看他醉成那个样子,还是想扶他上楼。谁知刘长江动起粗来,用手指着王哲林大骂:“你给我滚开!我不想再见到你!”无奈,王哲林只好找来门卫员送刘长江上楼。

  那天,刘长江打开房门的时候,钥匙落在了锁孔里。王哲林半夜上班时发现了。因为怕叫醒刘长江夫妇,就把钥匙先交给了老伴。孙敏早晨起来,早早地去敲对门。乔莉透过门镜一看是孙敏,以为有事求他们,她讨厌都来不及,何谈帮什么忙。她没有理会,装作没听见。孙敏再敲门,这次的敲门声明显比刚才大些。乔莉不耐烦了,打开房门,劈头盖脸地说:“干啥呀?大清早的,敲门用使那么大劲儿吗?”

  孙敏客气地说:“你家的门钥匙昨晚落在外面了,我家老王上班时发现的,还给你。”

  本来是好心好意的事情,却不见乔莉有好表情,而且她说:“昨晚发现钥匙,怎么昨晚不还,什么意思呀?”

  孙敏没想到乔莉会说出这种话,赶紧解释说:“昨晚发现的时候已经半夜了,老王怕影响你们睡觉。”

  乔莉接过钥匙,一句感谢的话也没有说,反倒是提起昨晚王哲林找门卫员扶老公上楼的事:“你家老王是怎么回事?我老公多喝了点儿酒,用得着他那么兴师动众吗?你知道这会给我们造成多大影响?告诉你家老王,以后少管点儿闲事。”说完,没等孙敏解释就把房门狠劲关上了。

  孙敏碰了一鼻子灰,悻悻地回到自己屋里,心里很不舒服。更让王哲林和老伴不解的是第二天刘长江家的门锁竟然找人换了锁芯。孙敏分明听见乔莉动静很大地说:“谁知道人家会不会在钥匙上做手脚,万一以后丢东西怎么办?换锁芯花不了几个钱,遭贼就不好说了。”

  孙敏一听,这话里话外明显有所指,想开房门和对门理论,被王哲林拦住:“人家有防范意识,毕竟人家对咱们的为人不了解,时间长就好了,咱别在意。”

  做人难,难做人,不仅做好事受伤,有时躺着在家里也中枪。深秋的一天,小区里又发生了一件轰动的事。那天上午,不知是谁,从高空阳台上把一盆花土抛到了楼外。正赶上楼下一名物业员工在清理树叶,被落下的花土砸个正着,虽然没有砸伤,但是受到惊吓不小,头上和脖颈灌满了黑土和杂物。那名员工抬头向上查看是谁,可惜只看到从十二楼往下在飘土灰。员工气得将此事报告给了小区物业管理处领导,领导非常憎恶,决定一查到底。

  按照员工描述的楼层位子,目标范围锁定在刘长江和王哲林两家,于是,立即组织人员上楼核实。乔莉正在家,她刚为一盆花换了花土,旧花土懒得送往垃圾口,干脆就近从阳台向外抛了出去。乔莉听到敲门声,从门镜里发现来人都穿着物业工装,她马上意识到自己刚才所为,估计是让人看见了。她想,这事儿若是被物业抓典型,挨罚事小,丢面子事大。怎们办?就是不开门,让他们不知家里有人,过后,来个死不承认。

  对门邻居不一样。孙敏在家正在收拾房间,听见有人敲门,也透过门镜看了看,认出是物业人员,没用多想就打开了房门,招呼他们进来。一位物业领导礼貌地问:“大嫂,您在家忙啥呢?”

  孙敏答:“也没忙啥,打扫卫生,浇浇花。”

  “动花土了?”

  “是,给花松松土,怎么,你们有事儿?”

  “当然有事,无事不登三宝殿,刚才有人从你们这个楼层阳台上往外倒土,把我们工人砸个正着,你知道吗?”

  “是谁呀?怎么能这么干呢?砸没砸伤哪儿啊?”

  “砸没砸伤先不说,我们想核实一下是不是你扔的土?”

  孙敏这会儿才听明白这些人来敲门的用意,原来是怀疑从阳台往外倒土是她干的。她有些不高兴地说:“我没有往外倒土,这事咱不能干,小区得大家维护。”

  进房门的另一位物业人员说:“对门家里没人,就你家里有人,土是从你们十二层扔出去的,你说你没扔,还能是谁扔的?别不承认了。”

  孙敏生气地说:“你们怀疑是我扔的?告诉你们,我没扔就是没扔,别看我们家是工人家庭,但我们知道啥事该做,啥事不该做,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我们家做不出来。”

  事情暂时没有结果。当天晚上,小区物业通知两家人到物业处说明情况,如果哪家人不来,就将被认定为“不文明家庭”张榜公布。且不说这种做法合不合法,就这事而言,小区物业这样做确实有效,两家人都不得不去。刘长江和乔莉先来了,一进屋就劈头盖脸针对物业领导大喊大叫:“这事和我家没关系,你们凭什么把我家扯进来?你们这是诽谤,诋毁我家名誉,你们能负起这个责任吗?”

  物业领导说:“我们没有诋毁谁家名誉,这事调查清楚,是谁就承担责任,不是,恰恰能还他一个清白,请你们稍安勿躁。”

  乔莉做的事自觉理亏,这时候很少插话,刘长江却振振有词:“我和她都是企业领导,受过高等教育,能做这种事吗?你们没有证据有什么权利怀疑我们?再说,如果我们不来就被认定什么‘不文明家庭’,谁给你的评判权?你们这是什么行为,是采取要挟手段的违法行为。”

  物业领导说:“按照物业管理规定和我们与业主签订的合同,我们有责任对小区物业进行管理,有责任对业主行为进行监督,业主有义务积极配合。”

  王哲林和老伴孙敏也来了。只是听着,没有那些辩解的话,王哲林只是说:“我们积极配合调查。”

  物业领导说:“最好您们能有效证明自己没做这种事,我们也不是一点证据没有,我们留存了土样,在土中还发现了头发,如果实在查不出来,我们将找有关部门化验,相信会水落石出。”

  乔莉心里多少有些发慌,马上说:“今天我和我老公一直在矿上上班,”她看了一眼老公刘长江,接着说,“单位可以证明我们没有在家。”

  刘长江一听,觉得老婆够聪明,开证明盖个公章是他这位办公室主任分内的事,自己就能办。而王哲林和老伴想却不出来怎样证明自己清白。

  物业公司领导说:“这事其实没有什么大不了,我们也没想把谁怎么样,只是想通过这事教育一下当事人,警示一下其他业主。既然你们谁都不承认,老刘,那麻烦你把单位证明拿来,证明你们夫妻没在家,老王,除非你能证明那土和你家没有关系,不然的话,我们拿土里的头发去化验,等结果出来了,是谁谁就承担化验费用,但是我们不想小题大做,最好是谁主动承认,也免得因此伤了你们邻居两家的和气。”

  王哲林听着,心想这事老伴说不是她往外倒的土,那肯定就不是,既然不是老伴所为,肯定就是对门邻居,而对门邻居不承认,还要拿证明,这可以造假。对门不承认其实是顾忌面子,怕传出去不好听,而自己是个工人,丢点面子没啥,这点儿事承担下来息事宁人也不至于把事情搞大了,即使是查出真相,传出去闹得满城风雨沸沸扬扬的,也没什么好,何况两家是对门邻居,和气为上,不能没有担当。想到这,王哲林问物业领导:“这事你们想怎么处理?”

  物业领导说:“承认了,交200元罚款,向我们那名员工道个歉,写个保证书,保证以后不再做这种不文明行为。”

  王哲林说:“这事出了,你们认定的范围只有我们两家,都是邻居住着,刘主任一家是有身份的人,有修养的人,不可能做这种事,尽管我老伴也说不是她,这事责任我承担,罚款我交,我向你们的员工道歉,保证书我写。”

  孙敏不理解地说:“老王,你干什么?你怎么往自己的脑袋上扣屎盆子?”王哲林说:“这事你别管,就这么办。”

  物业领导察言观色,其实已经分辨出了一二,刘长江夫妻只是赢在了表面,却输在了内心,做人也输给了对门。第二天,王哲林主动交了200元罚款和保证书,乔莉果然把证明信送到了物业处。这事就算过去了。乔莉虽然心里理亏,但是却没有把对门放在眼里,似乎这事强加给对门邻居是理所当然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N个印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N个印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