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清官那些年
黔妙梦2018-03-16 23:301,533

  肖上树看着面前由审计局送来的厚厚的材料,最近查出好些巧设名目挪用公款的大案,正准备移送司法机关。

  他的思绪回到了 20 年前,那年,他幸运地通过了公务员考试,从工厂的财务室调到省委办公厅计划处。刚开始,并没有具体的工作安排给他。但他每天总是第一个到办公室,打开水,到收发室拿报纸,整理文件,什么活都抢着干。

  冬天,北风凌厉,雨淅淅沥沥下着。他冷得透心凉,肖上树打了个寒噤,抱着一捆资料向办公室走去。远远看见门口站了一个人,还是清晨,7:50 不到,同事们没有那么早到,这个人有点面熟,会是谁呢?哦,他想起来了,是A县县委的吴干事。他这么早来,会有什么事呢?肖上树冲着吴干事打了个招呼,把门打开,带他到小会议室坐下,给他倒了杯水。吴干事说:“肖同志,上次多亏您协助我修改我们县呈报的计划格式,我们的计划才能这么快批下来,胡县长特地安排我来感谢您。” 说完,他拿出一包旧报纸包着的东西,双手递给肖上树。肖上树推让了好几次,说这是自己的份内工作,应该做的。但吴干事一再坚持。肖上树心想,A县是有名的贫困县,这包东西可能是当地的土特产,估计值不了几个钱,如不收下,吴干事可能过意不去,他就半推半就收下了。

  这是他第一次收礼,心里既高兴又担心。难怪他刚调到省办公厅计划处时,同学朋友都意味深长地恭喜他,祝贺他到那么好的单位工作。担心的是,拿人手短,吃人嘴短,更担心同事们会知道这个小秘密。心里如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的。

  好不容易熬到下班,回到宿舍,他把门关上。又开门向外看了看,看有没有同事经过。四下看看没有人,他反锁了门,打开那个旧报纸包着的包。心里责怪自己,又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怎么像做小偷一样。但毕竟是第一次收意外之财,心里还是有些不安稳。拆开报纸,是一件上海产的纯羊毛衫,棕色底米白色条纹,领口处的纯羊毛标志非常醒目。他想起来了,他在侨联百货看见过类似款式的羊毛衫,价格超过他半年以上的工资。意外拥有了一件梦寐以求的衣服,他心里别提有多美,一定是祖上积了大德,让他调到了这么好的单位,以后油水一定多多的。

  第二天早晨起床,他摸了摸身旁的羊毛衫,柔软舒适,心想,穿在身上一定暖和极了,人也会更加帅气了。他拿起羊毛衫,迫不及待地从头上套了下去,羊毛衫上的挂牌,把脖子割了条口,好痛,倒把他痛清醒了。家境贫寒的他,刚调到计划处,工资才几个钱,同事看见自己穿了一件这么贵的衣服,会怎么想呢?处长看了,会不会有其他想法呢?叹了口气。他只好脱下羊毛衫,那该死的吊牌,又把脖子划了一下。“阿嚏,阿嚏,阿嚏,”他连打了几声喷嚏,赶紧穿上衣服。还是自己这身老行头,穿起来自在些。他依旧用那份报纸包好羊毛衫,打开衣柜门,把它藏到衣服堆里。

  除夕那天, 肖上树值完班,准备搭末班车回乡下,同父母一起吃团员饭。他正从衣柜里向外拿衣服,准备放到包里,突然,一包报纸包着的东西滚了出来,一只硕鼠飞快地向门口窜去,还有些报纸屑也从衣柜里飘了出来,“砰!”报纸在地上散开,露出那件羊毛衫,满是破洞,被老鼠咬得惨不忍睹。

  年夜饭开始前,肖上树的父亲倒了几杯酒,放在祖宗牌位上,点上香,摇着铃噹说:“列祖列宗,保佑我家树儿平平安安,做一个好官,多为百姓办事……”

  听着父亲的话语声,肖上树心里想着那件被老鼠咬了好多个窟窿的羊毛衫。他也到祖宗牌位前点了柱香,诚心诚意地请祖宗们监督他,不要对意外之财动心,坚决做一个清官。

  他收回思绪,又翻阅着面前由审计局送来的材料,禁不住为那些私自挪用公款的人感到惋惜。也感激那只大老鼠当年咬坏了羊毛衫,咬碎了他的贪念,让他可以清正廉洁地做人,平平安安地过日子,不会听见什么“风吹草动”就惶惶不可终日。想想自己,是多么幸运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黔妙梦休闲小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黔妙梦休闲小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