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17年10月—山区之旅
佴茈玖玖2018-01-25 15:163,578

  “姐,我大概还有十分钟左右到无名小镇车站。”

  曹筝在3号兼职结束后,从市区车站坐了下午的四点的车回家,曹筝的家到市区大概一个小时左右。快到无名小镇时,曹筝提前给堂姐打电话,让堂姐过来接她。

  “哦。好的,我现在过来接你。”

  曹雪刚好在家看着成程写作业,接到电话后,立刻从三角衣架上,取了一件外套穿上,拿着车钥匙去车库取车。

  姐姐嫁在无名小镇偏南的一户人家,条件还算不错。从无名小镇车站到曹雪家,大概十分钟左右。大约二十来分钟,曹雪就把曹筝接回来了。

  橙砖赤瓦,三面围墙,两镂铁门,后院果蔬,楼前两亩,小三层,简单质朴。

  先推开后侧镂空雕花铁大门,进入后院,后面有一排三间水泥瓦屋。最西侧是一间大约二十平的车库,可以停放一辆汽车和几辆电瓶车。中间是乡式洗手间,传统的两座椅式茅厕。最东侧原先是养猪圏,成程的奶奶去年去世后,因为没人有时间喂养,就把猪卖了,现在是存放农具和杂物。三间瓦屋南侧大约十米,就是小三层楼。后院一共大约一百平,西半侧是水泥地,方便进出车库。东半边是一块菜地,平均的分成四块,种着一些当季蔬果。小楼厨房后,有一扇木门和后院相通。

  推开前侧镂空雕花铁大门,进入前院。前院是一片大约五十平的空水泥地,可以供来客停车,或是小孩子们嬉戏打闹,又或者秋收时晒麦。

  推开主楼油漆已经有些褪色的双开木门,首先进入的是一楼客厅,大约十五平左右。客厅的箱柜上有观音、财神和土地,两个烛台,一个香炉。还有一些香烛和供香,放在下面的柜子中。

  客厅和楼梯用隔断隔开,推开隔断门,楼梯间下方是鞋柜区,用来存放家里的鞋子。

  楼梯左侧,也就是一楼西侧是成程爷爷的房间,十分传统的高式床,还有传统的衣橱桌椅,应该是成程奶奶嫁给他爷爷时添置的。房间北间是洗手间,大约十平米,里面是洗手池、洗衣机、浴缸,还有一些木盆和水瓶。

  楼梯右侧,也就是一楼东侧,是厨房。推开厨房门,是乡村传统风。北侧靠东墙是传统灶台,北侧靠西就是通向后院的木门。靠东墙,灶台南侧是燃气灶和碗橱柜套装。厨房中间是一张传统四方桌,和四张传统长高板凳。

  换好拖鞋,顺着楼梯上二楼。一到二楼,便可以看到,成程正坐在客厅的四方桌旁写作业。二楼的中间是客厅,大约二十平左右。进入客厅,左手边靠北墙,是一排箱柜,上面摆放着一些茶壶果盘。中间偏东侧是一张红木四方桌,桌子四面各一张红木椅。客厅右手边靠东面墙,是一套橘色皮质沙发,是姐姐姐夫结婚时添置的,已经有些磨损。最南面是一排铝合窗,两旁,是被拉开的田园风米色碎花窗帘。

  客厅西侧房间是主卧,大约二十平方。进入主卧,靠近房门的左侧,是一个高约一米八的,白色木质三角衣架。左手边靠东面墙,是一套黑白色电视柜和音响,也是姐姐姐夫结婚时添置的。电视柜上,是一台30寸的液晶电视。电视柜上,还摆放着一些相框,基本都是成程个人照,或者是姐姐姐夫和成程的合影。房间最南侧靠东面墙,是一张一米五的米色亚麻沙发。房间的窗帘和二楼客厅是一款,窗户大约只有一米五左右宽。房间南侧靠西面墙,是一张梳妆台。不过姐姐基本都在洗手间洗漱化妆,所以,卧室里的梳妆台上,只放着笔记本电脑和路由器。房间中间靠西面墙,是一张一米八乘两米的黑白色储物床,左右各一个小床头柜。进入房间右手侧靠北面墙,是一个长约两米,高约一米八的黑白色衣橱。电视柜、梳妆台、床柜、衣橱都是一个系列的。

  主卧对面是一间小房间,大约十平方,打算后期改为成程的书房,目前堆放着成程从幼儿园到小学的所有课本。主卧和小房间的中间是洗手间,大约十个平方。外侧是洗手池柜和马桶,隔门里侧是淋雨间。

  客厅的东侧是次卧,是成程的房间,加上外侧的阳台,大约三十个平方。进入房间,左手边靠西面墙,是一个高约一米八,长约一米五的原木衣橱。左手边靠北墙和东墙,是一张一米五乘两米的原木色新式床。北面墙有一扇大约一米乘一米二的窗户,窗帘是青蓝色绸缎。房间靠东面墙和南隔断,是一张长约一米五,宽约一米的大书桌。房间中间,有一张大约一米乘一米的,玻璃四方桌,和四张白色四方凳。隔断墙外,是一个封闭式阳台,大约十平方,基本都是用来晾晒衣被。

  三楼,曹筝只在姐姐刚结婚那几年,上去看过一两回。后来基本没去过了,也不知变成了什么模样。

  ……

  “小姨好。”

  正在写作业的成程,听见进门声后,便停下了笔。抬起头望到曹筝后,一如往常般的礼貌称呼。那双黑溜儿的眼睛,闪着丝丝掩盖不住的欣喜,肉嘟嘟的脸颊,被嘴角扯出两个深深的酒窝。

  “作业写的怎么样了?”

  曹筝将背包轻轻放在沙发上,慢慢走到成程身后。缓缓弯下腰,将头低至成程左肩上方五厘米左右。朱唇轻启,小声的问道。

  “基本都写好了,还差篇阅读理解和一篇作文。”

  成程显然已经有些心不在焉,迫切的想知道,接下来三天的行程,有些恍惚的看着文章。那双黑溜儿眼睛,不停地闪烁和游离。

  “做完这篇阅读理解,就可以休息啦。作文,等回来后再写,你会更有想法,和灵感。”

  曹筝迅速收回弯下的腰身,小脑袋微微向左侧一倾。那张小脸蛋儿,好似春风中桃花划过的空气,微微透着些粉晕。嘴角有些调皮的咧出,一条比细月牙儿还细的弧度,两颗兔牙若影若现。那双大眼睛,此刻好像映在湖面上的月光,明亮动人却又像湖底一样神秘诱人。

  “真哒?!”

  成程那恍惚游离的瞳孔,一下子变得炯炯坚定。

  第二天早上六点,曹筝和成程早早地就起床了,两个人只各自背了一个双肩包。曹筝一周前,就定好了机票。成程带了手机、身份证和一些吃的,曹筝只带了手机、身份证、充电宝、一些现金和一个出差旅行必备的小药盒。曹雪还是有些不放心,在和曹筝商讨几番后,曹雪开车将他们送到了机场。

  三个小时后,两个人到达了山区省市的机场。曹筝通过手机地图搜索附近的书店,接着打的带成程去了市区的一家,算是比较大的书店——志宏书店。

  书店位于一条商业街最边界,是一家独立店面,客流不是很大。整个书店,三面为墙,正面为窗。朝南的一面,是一整面落地窗。一共分为四扇,共四对白色落地双层窗帘。整个店面,大约占地一千平方。进门左手边,靠窗的一侧有一排一米乘两米的书桌,大约每张书桌间隔一米,一共十张。零零散散的,大概有二十个读者。进门右手边,靠东面墙,是一排收银台,大约两米一个,一共十台。每个收银台似乎都有人,因为暂时没人的柜台,空的没有规律。靠东面墙最里侧,是一间大约二十平的小超市,类似于全家超市。店里一共有十乘十,一百个双面书架,东西方向排列,每个书架大约两米高,两米四长,六十厘米宽,共六层。每个书架纵横向间隔,大约一米左右。一共分为约二十个区,曹筝抬头看了看,挂在顶墙的区域划分指示牌,直接走向文学区和散文区附近。有几个书架处,有服务员在整理书籍,原来一个收银台的工作人员,负责一列书架。

  “小姨,我们来书店干嘛?”

  这是我第一次坐飞机,第一次来离家这么远的地方,而且没有爸爸妈妈陪着。一路上只能像木偶一样,跟着小姨走。好不容易停下脚步来,却是在一家书店。

  “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小姨认真的挑着书。那只纤细的右手,游离在层层书架之间。

  我抬起头望了望,他们现在是在文学区和散文区。

  “你累了就在那边坐一会儿休息一下吧,我大概有一会儿。”

  小姨目不转睛的挑着书。

  “没事。你要挑什么书?”

  总觉得这样漫步目的的找需要很久。主要是,我饿了。

  “郁达夫、老舍、鲁迅、林徽因这种。”

  小姨沿着书架拂过的手指,微微一顿,思考了几秒后回答到。

  “是这种吗?”

  我随便取了一本,我身子右侧第四层的一本《郁达夫散文集》。

  “你怎么找到的?!”

  小姨压低声音,一脸不可思议的问。

  “哝,就书架顶上有字母啊。”

  我一脸平常的,指着我右侧书架顶部,上面写着XYZ。

  “哦~我知道了。那老舍、鲁迅、林徽因都是L。”

  小姨一脸恍然大悟。轻快的走向有L的书架。应该是L的名人书籍太多了,整个书架五层都是L。

  “找到了。走吧。”

  小姨快速拿了四本书,去收银台结账。老舍的《我这一辈子》、鲁迅的《鲁迅散文集》、林徽因的《林徽因全集之散文小说书信》、刘墉的《对错都是为了爱》,加上刚刚我拿的《郁达夫散文集》。不过,令我疑惑的是,小姨拿的书,似乎都是别人翻看过的,有些褶皱和污渍。

  终于,小姨带我去附近一家特色小吃菜馆,点了两个菜。小姨吃的不多,因为她说一会儿要坐大巴,她晕车。

  ……

  这是一辆有些年代感的大巴车,似乎只在电视上见到过。车子很小,一共只能做大概二十来个人。车上的人穿着都相对朴素,看着这么小的车,还没坐满,想必小姨带我去的地方,一定不是什么风景名胜,更不可能是名人故居。怕是,是个比较落魄的地方。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昂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