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青梅(二)
夏婉瑛2018-01-17 16:062,235

  也不知行了多久,耳边只听那黑衣男子淡淡一声:“到了。”

  她这才回过神来,抬头看时,却见一座精致木屋立于眼前。

  男子引她步入其中,替她泡好一杯上等花茶,又行礼:“姑娘请在此稍候,我去请公子过来。”说毕,返身退出房间。

  青梅环顾四周,发现房间不大,却极精致,四面的移门敞开着,紫竹垂帘被人卷起来,现出帘外春色。她转头,见西边廊下的树梢上正自结着青梅。那小小的梅子在烟丝细雨中凝着露珠,轻悠悠地颤着。

  那青梅原本不是稀罕之物,她却痴痴地看得有些出神。

  正当此时,房间一侧的屏风后传来一阵细碎轻响,一名公子手持折扇走了出来。

  青梅并未察觉到那公子的到来,公子身后的黑衣男子欲出声提醒,却被公子抬手制止了。他的唇角微微带笑,有些漫不经心地斜倚在绘着竹枝兰草的屏风旁,眼眸深处却似藏着敏锐的光,静静地看着观赏青梅的女子。

  那青涩的梅子让青梅想起昔年未嫁之时,曾有一名邻家少年日日与她一起——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

  那是怎样一段美好的日子……可惜她与他缘浅福薄,她贪恋富贵斩断了这份姻缘,可谁料想她自己也如青梅一般,在短暂的青涩美丽之后便被人毫不留情地摘取,碾碎风干,揉捏成各种各样的丑陋形状……

  想到这里,青梅面纱后的神色黯淡下去。

  一阵风吹来,卷起女子的面纱,面纱下露出一张狰狞的脸——

  那女子慌忙抓紧了面纱,回头看时,却见一名公子站在身后。

  那公子意态慵懒,容色清丽,身着一袭华丽的淡绯色长袍,乌黑的长发披散下来,如沉水似丝缎,竟美得不似人间所有。

  她看得有些呆了,半晌才回过神来,料想这位就是紫苏公子,连忙行礼。“不知公子在此,请恕妾身失礼。”也不知这美丽的公子是否看见她丑陋的容貌,她不免有些心慌意乱。

  “姑娘不必如此拘束的。”紫苏轻笑,话锋一转,“可是在意脸上的伤?”

  她一呆,未曾想他一出言便是如此伤人,不由心中一痛,咬唇不答。

  紫苏不以为意,仍是微笑:“既然姑娘如此在意,那么,我替姑娘去除如何?”

  “去除?”她又是一呆,以为自己听错了,一时没反应过来。脸上的伤痕是三年前赵氏所为,新伤之时深可见骨,如今即使愈合,终不免留下一条皮肉翻卷的疤痕。青梅曾私下里求访过许多大夫,他们都道这张脸一辈子也无法复原了,而她亦早已绝望。

  可如今,竟在一名陌生公子口中听到这样一句话。

  紫苏展开折扇,带起一缕幽凉的香。“姑娘可愿信我?”

  望着那公子微笑的眼睛,她不由得着了魔,懵懵懂懂地点了头。

  她被安顿在一张藤骨躺椅上,那公子手势轻柔地揭下她面上的纱。她微微挣扎了一下,有些不安地抗拒。然而,面对那张狰狞的脸,紫苏的神色却没有一丝变化。那名富贵美丽的公子依然和颜悦色,仔细地将一种白色的药膏抹在她的脸上。

  药膏清凉温润,青梅终于渐渐放松下来。近距离看那公子,却见他眸如凝墨,肌肤细腻,他的容颜是如此精致,不见丝毫瑕疵,她不由又看得有些呆了。

  “姑娘在看什么?”紫苏的声音柔和而诱惑。

  “我……”青梅不由得脸上一红,“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生得像公子这般好看的人。”

  枉费自己被人称为城北第一美人,可即使是在未被毁容之时,恐怕也比不上眼前这位公子一丝一毫。“公子这样的容颜真是让女子都嫉妒,何况您又是如此富贵。”

  “富贵与美貌,自然都是极好的东西,”紫苏闻言,却淡淡答,“只是人生在世,却有许多比这些更珍贵的东西。”

  “公子美貌与富贵兼得,身处其中,自然也就不在意了,不知羡煞多少旁人。”青梅说着,不由苦笑起来,“这话由公子口中说来,真是一点说服力也没有。”

  说话间,紫苏已将药膏涂抹完毕,微笑道,“好了。”

  青梅只觉得脸上一片清凉,将信将疑地站起身来,犹豫着伸出双手抚上脸颊。

  一摸之下,原本扭曲不平的脸竟光洁如初,她不由得又惊又喜,抬起头时,见之前引她进屋的黑衣男子不知何时拿了面镜子,沉默着递与她。

  青梅望着镜中自己,见容颜果真恢复如初,不禁转身对紫苏盈盈拜谢:“多谢公子——妾身真像做梦一样……”

  “这不是梦。”紫苏依然淡淡微笑,将剩下的药膏递与青梅,“这个你拿去,以后受了什么损伤,涂上去就会没事了。”他早瞥见青梅腕上陈旧的伤痕,料想这具身体也是伤痕累累,只是不便说穿。

  青梅感激地收下药膏,哪个女子不爱美?

  可不知为何,最初的欣喜过后,青梅的神色却又黯淡下去。

  “姑娘是来这里求香的罢?”紫苏以折扇掩口,一双凝墨般的眸子带着神秘的笑。

  “是。”青梅想起正事,道,“妾身是想请公子赐一支安眠的香。”

  “安眠?”

  “妾身近日夜夜噩梦,想驱走这些不祥的梦魇……”青梅对紫苏心怀感激和信任,不由放下戒心,缓缓道来,“妾身……我……原本是城北市井中一名铁匠的女儿,在我未出生时,爹爹便为我指腹为婚,许给了邻家的独子张书冼。”

  “我与书冼青梅竹马,一同长大。书冼生得一表人才,待我也好,可我、可我总是嫌他家贫,不想嫁给他过市井生活,受一辈子的苦。”青梅深深吸了口气。

  “三年前爹爹过世了,我无依无靠,书冼便要迎我入门。我看不上当时尚无成就的他,悔了婚,嫁给大理寺卿周大人作妾。嫁进去后很是风光了几天,也因此得罪了周大人的原配赵氏夫人。可周大人是个喜新厌旧之人,不久之后便厌倦了我,另结新欢。于是我日日与明月孤影相伴,赵氏却找到了报复的机会,三不五时地过来折磨我……我这张脸,便是这样被毁去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调香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调香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