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魅红(三)
夏婉瑛2018-01-17 16:062,028

  刘鹏举深深看她,“是的,芸儿,我刘鹏举发誓,今生今世只爱你一人……与她、与她……只是父母之命而已。”

  听到这个回答,萧芸终于安心下来,慢慢地变得平静,默默地依偎着夫君。

  “刘郎……我好害怕……她总是来……她总是来……”美丽的女子梨花带泪,低低诉说。

  “芸儿,会有办法的……我会想办法让她、让她、放过我们……原谅我们……”刘鹏举抚摸着妻子的长发,闭上眼睛,有些疲惫地说。

  女子泪眼婆娑,“真的?”

  “真的。芸儿,早些睡吧……天亮了,她不会来了。”刘鹏举温言安抚着妻子,抬头望一眼天边,东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

  这个漫长的夜晚啊……终于已经过去……

  刘氏,刘氏……请你一定要原谅我们……

  刘鹏举强自支撑着疲惫的身体,安顿萧芸睡下,举步向书房走去。

  推开书房雕花木门的一霎那,一阵微风掠过,带起一缕若有若无的香。

  刘鹏举举目望去,见一只檀木盒子放在书桌上,不知被何人打开了,盒中铺着流光绮丽的红绸,红绸上并排放着两支香,那香的颜色也如血,竟让刘鹏举的心产生一瞬间的畏惧。

  这香……怕是邪异……

  然而,真能安抚亡者的灵魂……?

  他的手微微颤抖着,拿起那两支红色的香。

  刘氏。刘氏。即使是那样粗糙泼辣的女子,内心深处也不是没有女子柔情的。

  他还记得那一年的集会上,他与她一同行路,一名罗裳女子迎面走来,微风过去,香气袭人。那时的刘氏眼带羡慕,目送女子离去,许久。

  他还记得那一天她对他说——“待你哪天出头了,我就要买上最好的香,涂在身上要比她还香……”

  这是她对他说的唯一一句呓语,离了家长里短柴米油盐,仿佛梦中的情怀与愿望。那时的他就下定决心,今生今世若能出头,便一定要送她最好的香。

  刘氏,我的结发妻子,这是雍京城内最好的调香铺子的魅红……

  那位紫苏公子说这香能安抚亡者的灵魂,想必你是喜欢的罢……

  这一生我对不起你,来生必定相偿,但求你原谅我们,放过芸儿……

  刘鹏举在心中默默祈祝着,拿起香,向后花园的湖边走去。

  香燃起的时候,带起一缕幽红色的风。轻烟袅袅,悠悠地向半空中飘去,飘至湖水上方,却又缓缓下沉,沉入那一池碧水之中。刘鹏举疑心自己是看错了,然而,魅红入水,那原本清碧的湖水却变得绯红,愈来愈浓重,似极了鲜血的颜色!

  刘鹏举不由惊呆了,揉揉眼睛,却发现鼻端有腥甜的香气传来,那气息是如此馥郁迷离,似一场腥风血雨的梦,携着血红色的雾气,将人包裹其中……

  “啊——!”刘鹏举的惨叫声划破天际。

  十日后。承香苑。

  雨后的清晨落英缤纷。

  承香苑深处的樱花树下,一名公子正悠闲地品茶。

  今日的紫苏穿着一袭浓紫色曳地长衫,上等的丝缎上绣着繁复的隶棠花纹样,微敞的衣襟与袖口、衣角等处露出内里的白绸中衣,纷纷扬扬的樱花花瓣落在他的衣间、发间,优美而雅致,使他看上去宛若世外谪仙。

  “辛夷,外面是什么声音?”紫苏托起云釉茶盏,细细品味杯中清茶,问道。

  “禀公子,是刘状元杀害结发妻子的案子发了,皇帝陛下震怒,以欺君之罪与谋杀之罪为名,下了谕旨将他赐死,这当口正在朱雀大道上游街呢。”

  辛夷一面回答,一面却佩服公子的耳力——此处距离朱雀大道隔了两条街,自己是方才出去查看过,才知晓发生了什么,而公子只是在深苑中静坐品茶,却将外面的动静听得分明……

  “原来如此。”紫苏漫不经心地吹开飘落到茶水面上的樱花花瓣。

  “几日前,刘状元府中忽然传出阵阵血气,官府派人查看,在后花园中捞出一具女尸。经辨认,这具尸体就是刘状元的发妻刘氏,而状元本人也对杀妻之事供认不讳……公子,市井都在传言刘状元始乱终弃,据说打捞出刘氏尸体的湖中,湖水颜色是血一般的赤红,人都道这是因为刘氏有冤情未了,这是在申诉呢。”辛夷道。

  紫苏微微笑了笑。“魅红见血即溶,这不奇怪。不过,终究还是他顶罪了呵。”

  “顶罪?”辛夷却是一怔,“难道犯案的另有其人?”

  “那位状元郎身上血气有余而凶气不足,杀人者当与他很是亲近。”

  “如此说来……”辛夷微微一顿,明了,“其实市井还有一个传言,案发之后,刘状元如今的妻子萧芸萧小姐疯了,不停地尖叫着说自己才是杀人凶手,请官府放过刘状元。不过,兵部尚书萧大人已将女儿接回家中,对外只说那是疯话。”

  “疯了,总比死了好。”紫苏慵懒浅笑,语气依旧漫不经心。

  对于做父亲的来说,即使女儿犯了天大的过错也要替她遮掩,这是爱女心切;可对于女儿——这位已嫁作他人妇的萧小姐来说,却甘愿为了丈夫承认自己的罪孽;她的丈夫亦是爱她至深,不由主动替她顶罪,也许,他对死去的发妻亦抱有遗憾,愿以死相赎?

  只是,如此的结局,却不知如了何人的愿?

  那一抹魅红幽香,是否可让求香者解脱?是否可让刘氏就此瞑目?

  人世间的事,原本就是扑朔迷离又复杂的啊……

  “公子,起风了,回屋罢。”

  如雨的落樱中,辛夷替紫苏披了外衣,低声地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调香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调香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