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青梅(一)
夏婉瑛2018-04-03 16:372,210

  僻静的院落里传来一阵皮鞭声。

  一名衣衫凌乱的女子正被几名壮汉按倒在地,身上鞭痕交错,皮肉翻卷。

  她的身前,一名中年美妇持鞭而立,鞭稍上滴着血,鲜红而腥甜。美妇人望着地上的女子,盛妆的脸上带有残忍的笑意,她高傲开口,满是幸灾乐祸的味道,“青梅啊青梅,想你当初嫁进周府之时多么狐媚风光,可曾想过自己也会有今天?”

  地上,名唤青梅的女子低垂着头,不知是因为疼得无法言语还是不屑作答,只是急促地喘息着,没有说话。

  那美妇人见她不语,却是大怒,一个箭步冲上前来,扯住青梅的长发。“好你个小贱人,在我面前也敢装腔作势!”

  美妇人说着,啪啪两声左右开弓,给了她两记重重的耳光。青梅被她扯住长发,头向后高高仰起,根本无法闪避——两记耳光一过,那原本小巧的脸顿时高高肿了起来。

  美妇人望着她的脸,嫌恶又得意地笑了起来:“瞧瞧你自己,原本好好的一张脸如今成了什么样子……当初可真是我见忧怜,现在却连鬼都不如!”

  美妇人恶毒地说完,笑声更响,身边的几个壮汉也跟着美妇人一起放声大笑——是啊,这张脸,这是一张怎样的脸!

  清晨冰冷的阳光照在青梅的脸上,毫不留情地照出她脸上那道伤痕——

  那是一道旧伤痕,又深又长,从左方眉骨处倾斜向下,穿过鼻梁,一直延伸至右侧唇角下方。狰狞恐怖的伤痕扭曲了青梅的面孔,使这张原本娇艳美丽的脸看起来无比丑陋吓人。无人可以想象,眼前这名有着厉鬼般面容的女子竟是当年的城北第一美人。

  “青梅啊青梅,枉费你向来以容貌自恃,可如今却变得那么丑,真是好笑。”

  美妇人仍然在笑,被人拉扯着半跪半匍在地上的青梅却痛苦地咬紧嘴唇。

  是啊……当初的她可曾想过自己有朝一日竟会落得如此下场?

  三年前,当她以侍妾身份嫁进周府时,年轻美貌的她立即得到了大理寺卿周大人的宠爱,然而好景不长,不久周大人便喜新厌旧,又和别的女子打得火热,而青梅却因在得宠之时持宠自傲,得罪了周大人的原配赵氏——眼前的这名美妇人,于是引来了赵氏的疯狂报复。

  她永远记得自己被赵氏毁容那天,天空飘着细密的雨,那恶毒的妇人用锋锐的匕首刺进她的血肉,椎心刺骨的惊怖和疼痛。想到这里,她的眼神愈加绝望。

  “哟,瞧你摆出这种如丧考妣的神情给谁看?相公么?可惜他永远不会再看你这丑八怪一眼……或者是另有其人?”美妇人狡诈地笑了起来,“莫非是给张大人看的?”

  据说翰林编修张书冼原是青梅指腹为婚的夫君,两人从小一起长大,感情甚笃。如果不是当年青梅嫌弃尚未入仕的张书冼家贫,也不会悔婚,嫁入豪门为妾。……费尽心思地想着攀高枝,殊不知高枝岂是如此好攀?想到这里,美妇人笑得更欢了。

  然而,青梅原本无神的目光在听闻此言后陡然凌厉起来,直勾勾地瞪着赵氏,几乎要喷出火来。赵氏心中一惊,吓得松开手中的头发,连连后退几步。

  “呸!小贱人你瞪给谁看!以后还有你受的!给我掌嘴!”一阵劈劈啪啪的掌嘴之声响起又落下,赵氏望着地上青梅那张几乎不能称之为脸的脸,不禁又笑了。

  “事到如今,你的张大人可救不了你,对了,顺便告诉你一声,他自身难保了——听相公说,他被牵连进了历州巡抚的贪污案,眼下被关在大理寺天牢里。怕是活不成了呢……”赵氏讥诮地说,眸中恶意闪动。她转身带起一阵环佩的声响,“我们走!”

  院中的人潮水般退去,只余下青梅孤零零的一人,遍体鳞伤地倒在血泊之中。

  书冼……书冼!可真出事了?!

  梦中的血海扑面而来,女子尖叫一声从睡梦中惊醒,额上的冷汗涔涔落下。

  不记得已经多少时日了……自从那天从赵氏口中得知书冼入狱的消息后,青梅便夜夜无眠。偶有好不容易阂上眼的时候,总是会被噩梦惊醒——梦中,张书冼被人押去午门行刑,他的头颅滚落下来,腔子里的鲜血喷涌而出,变成一片血海!

  书冼……老天保佑,你一定要平安无事!

  青梅双手紧握在胸前,颤抖着嘴唇,默默祈祝着。

  窗外的月光照进来,照得女子的身影单薄而苍白。

  青梅曾私下里向人反复打听过,知道张书冼被牵连进历州受贿案一事属实……可她却什么也做不了。即使是为他但惊受怕,也要偷偷地背着人,即使是偷偷地背着人,也不得不忍受正夫人赵氏心血来潮时的羞辱与嘲讽……想到这里,青梅失声痛哭起来。

  是啊……她的生活里除了忍耐和噩梦,已经一无所有……

  几日后。

  一名女子以青纱覆面,撑伞行于朱雀大道旁的青石古巷中。

  古巷深处烟水迷朦,暗香浮动。女子纤瘦的身影在尽头处的一间院落前停了下来。

  院落不大,院门半掩,门前疏疏地种着几丛兰草,兰草掩映处露出一块古旧的石碑,碑上用镌秀的小纂雕着三个字:承香苑。

  虽不起眼,可听人说这是全雍京最好的调香铺子。

  她抬手扣门,不多时,门便“吱呀”一声被人打开了。

  门内走出一名黑衣男子,身形修长,容貌俊美,一头及腰长发用暗金色发带整齐地束在胸前,优雅地立于细雨中。他微微弯腰朝女子鞠了一躬,一个低沉悦耳的声音扬了起来:“不知姑娘来此有何贵干?”

  “妾身青梅,是来请紫苏公子赐香的。”青梅说罢,向门前的黑衣男子福了一福。

  黑衣男子不着痕迹地打量她一眼,道:“请随我来。”

  她随男子走进去。一路上雨丝缭绕,水气氤氲。空气中漂浮着淡淡的香,似花非花,似麝非麝,待仔细辨别时,却又说不清是什么滋味。青梅只觉那香飘忽若梦,清甜幽凉,渐渐地仿佛行走于云端之上,忘却心头烦恼,连心都要醉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调香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调香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