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经济压力
陆明2018-01-20 14:064,294

  之所以这么果断,是因为北孚电池再一次证明了自己的价值,既然蓝箭口香糖和北孚电池都有着超出常人想象的作用,想来这个甘菊牌鲱鱼罐头,也有它的魅力所在。

  陆明能否咸鱼翻身,就看这个了。

  点了提交,系统“叮”的一声,马上提示:“下单成功,物流配送中。”

  对一个快要饿死的人来说,你给他一个包子,他会毫不犹豫地放进嘴里吃掉,绝对不会问你包子是从哪来的,卫生不卫生等等。

  同理,陆明对它怎么送到店里来得,已经不太想去深究了——虽然这个看起来十分诡异,但也不是没什么事吗?

  就算有事,在陆明看来也是好事,毕竟从中受益了,所以陆明下意识地变成了鸵鸟,将头埋在沙子里,慢慢的也就麻木了。

  刚放下手机不到一分钟,手机又响了起来,打开一看;尊敬老板,收到用户满意报告一分,解锁该“商品说明书”。

  北孚电池(不可充能版):超级聚能电池,电池外壳硬度达到摩氏硬度10级,防水、防火、防撞,续航时间持久,动力强劲,是您值得信赖的能源产品。

  陆明看完说明书,直接吓傻了。

  如果说蓝箭口香糖还在他的理解范围,毕竟同类型的万艾可也是存在的,只不过效果没这么强而已,那么这个什么超级聚能电池,就真的让他有点儿HOLD不住了,虽然他对于电子和科技类的产品并不是很熟悉,但这样强大的产品,出现在他这个小便利店里,会不会有什么麻烦啊?

  哎!

  陆明思前想后,最后还是叹了口气,先不管它了,到时再说吧,现在先把当下的困境度过。

  李科那里,既然都把钱打过来了,那就赶紧跟公司订货,进入公司专属的报货系统模块,找到几款最贵的进口零食,各订了二十份,再将以前的大礼包里的商品,也订了二十份的量。

  用手机转了一万五千块到公司,截图发给财务。

  拨打客服电话,将零食礼包的事跟她说了,包装清单很简单,进口零食就六款,每种数量就两袋,加在一起售价差不多499了,电话里就能说的清,没必要在发清单了。

  说完,刚想挂电话,没想到客服小姐非常客气地跟陆明说道:“陆老板,跟你说件事情,我刚接到通知,我们领导将你的订货情况,向上面老总反应了,老总跟供应链和技术部的老大开了会,现在就有两个决定知会到您。”

  “第一个决定是一个优惠政策,只要您礼包地订货量达到每个月一百个,公司将礼包的价格下调5%,并免收包装费。”

  “第二个决定是技术支持,您现在在订货时,将不需要在系统里,把每个礼包内所有种商品都找一遍,技术部门已经将你之前,五款礼包生成了条码,你订货时,只要把需要的礼包编码输入就行了,稍后我会将编码对应表跟降价通知,发到你的微信上,请你注意查收,另外,像今天这样有新增新款礼包,你直接联系我,我会帮你处理后续的事情的,等下我会发个手机号码给您,24小时都能为您服务。”

  陆明高兴的谢了谢,挂了电话。马上用计算器算了下,如果每个月的礼包订货量达到100个,每个就能优惠25块,加上6块钱的包装费,一个礼包能省31块,就现在的情况,蓝箭口香糖每个月能订80个,电池也是80个,要是都能够卖出,一个月就能省4960块呀,一个月的房租、水电费就出来了。

  公司什么时候这么给力过呀,看来他频繁地订货,还是引起了公司得重视。

  人一旦忙碌起来,时间总是过得挺快,做便利店就是靠人气,来的人多了,生意自然就有了点起色,到了晚上8点,陆明算了下,除掉礼包的钱,便利店的营业额竟然达到了两千多一点,这是以前都不敢想象的。

  中间又来了好多客人,又接了好多电话,都是询问蓝箭口香糖的事情。

  陆明统一的回答是:“货要到下周才有,但一周只有二十份,满额之后,就要再等,而且需要购买礼包,才有预订的资格。”

  来到店里的有些顾客,一听说连下周的都已经订出去了,顿时就急了,死缠烂打,非要让他拍一个号出来,都不想白来一趟,下下周的也行,而且看到礼包都没有了,更是性子急地直接把钱给了陆明,要陆明写张条子,等口香糖到货了,通知他,口香糖跟礼包一起拿走。

  这些人不收钱都不行,不然他还真的跟你急,搞得陆明哭笑不得。

  写完条子了,陆明才反应过来,自嘲地笑了——自己什么时候,都混到能写条子的地步了?

  陆明刚坐下没十分钟,手机就响了,一看是家里老妈的电话,赶紧接:“妈,怎么了,是不是老弟的病情有什么变化了。”

  母亲说道:“没有,医生说弟的病情,比较稳定,他的情绪也好多了,也肯吃东西跟配合治疗了,就是住院部催我们交钱,之前的存款快用完了,现在要交2万,我和你爸去你表哥那里借钱,借了5千块,他也没有多的了,但给我们想了个办法,说把我们山上的木材卖掉,他给木材老板打了电话,说那十亩山林,还差两年才成材,现在卖只能买5万,不过木材老板说了,现在只能给我们3万,剩下的2万,要到两年后办了‘砍伐证’,才能再结清。”

  陆明急道:“妈,那肯定不能卖,两年后至少能卖10万,现在卖太亏了。”

  还没等陆明说完,母亲叹了口气说道;“崽,不卖怎么办,你弟上大学把家里的积蓄都用光了,周围的亲戚我们都借过了,别人也困难呀,真是借不到了,如果你弟没遇到车祸,这山上的木材,给再多钱我都不会卖得,这是我跟你爸留给你俩兄弟起房子的,所以我打电话跟你商量一下,看你同意不,现在没办法呀,医院催得急,如果不给你弟治疗了,那他可就真的就瘫痪了——他还年轻呀,刚刚大学毕业,不能就这样废了。”

  说着说着,母亲的声音就哽咽起来。

  陆明非常清楚爸妈的性格——老爸是个八竿子打不出一句话的老实人,老妈这个人,虽然是个农村妇女,但一辈子要强,陆明两兄弟读书的钱,都是老两口种点菜卖,跟农闲时打点零工,一分一分攒起来的。

  老弟考上大学,本来是能助学贷款的,不过老妈死活不同意,说年龄轻轻地就背上贷款,以后的压力太大,起早贪黑得,硬是和陆明把老弟四年大学供了出了,四年时间,父母的头发都白了,有什么苦和累,从来不跟两兄弟说,印象中,老妈从来都没哭过,刚才打电话的声音,陆明能听出来,肯定是给逼急了。

  陆明眼泪不知不觉流了下来,忙说道:“妈,我不是不同意卖木材,只是现在卖太亏了,我现在马上转两万给你,你明天去交住院费,过几天我再想想办法,应该能凑点钱,撑一段时间了,后面做手术的钱,我来想办法,你们就别管钱的事情了,好好照顾老弟,跟他说,要积极配合治疗,不管怎么样,他还有我这老哥呢。”

  陆妈着急到:“崽呀,你那店子刚刚开起来,一穷二白,十几万呀,你怎么想办法,千万别做犯法的事呀,木材卖了就卖了,只要人好了,别的都不怕。”

  陆明一听就知道老妈想多了,急忙说道:”妈,你不要多想,我是你崽,你还不知道我,我肯定不会干犯法的事的,钱的事你真的不要在说了,我来想办法,你就好好地照顾陆钊就好,你要相信我。”

  陆妈沉默了下道:“好,我相信你,不过你也要注意身体,别把身体也搞垮了。”

  陆明想了一下,问肇事司机找到了没有?

  母亲说道:“没有呢,那天天黑,周围又没有摄像头,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人家交警过来看过了,还给你弟捐了两千多块钱,我也不好意思再催了……”

  陆明说道:“好了,妈,你跟爸爸也要注意身体,不也要想太多了,慢慢会好起来的。”

  挂了电话,陆明擦了擦眼泪,从收银机里,把所有百元大钞全都拿了出来,拉下卷闸门,跑到银行的自动柜员机去,将钱存好,看到卡上显示20608块钱,转了两万给家里,叹了口气,走回到店子里。

  坐了下来,陆明开始合计起来,钱还是太少了,虽然这几天生意比之前好了太多,不过便利店始终不是暴利行业,平均利润就是15%,现在手上的口香糖每月就80包,加上电池80对,总共就能卖到160个礼包,再加上便利店其他商品的销售,能达到十万的总销售额,利润也才两万,除去房租水电,跟陆明自己的一些生活开销,纯利润最多就一万五。

  要凑够老弟做手术的十八万,就要一年,而时间拖得越久,手术的成功率就越低,他必须得好好想一想别的办法了。

  怎么办呢?

  陆明将注意力又放在了手机上的APP,看着那配送清单里面的甘菊牌鲱鱼罐头,想着快速捞金,恐怕就指望在这玩意上面了。

  鲱鱼罐头,又有什么作用呢?

  次日早上六点半,陆明准时起床,简单洗漱了下,走到仓库货架一看,装着电池跟罐头的纸箱已经摆在了货架上,打开之后,清点完数量,刚刚好。

  他着重的看了一下那鲱鱼罐头,发现跟图片一般模样,摇了一下,里面有东西在晃荡。

  他在箱子上面看到贴了一张纸条:“储存条件,尽量冷藏。”

  陆明闻了一下,铁罐子外面没有什么异味,只不过整体有点儿臌胀,好像里面发酵了很多的气体,他把电池拿到收银台下面柜子,又想鲱鱼罐头拿出一罐来,其余的放到了雪糕冰柜的最下面一层收着,这才启动收银机,拉上卷闸门。

  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他拉上卷闸门时,外面一个人都没有,冷冷清清,没有像昨天那样,还没开门就有人排队的情况。

  很显然,附近的购买人群都知道蓝箭口香糖断货了。

  他用了十分钟,简单地搞了下卫生,从面包货架上拿上一个面包,啃了起来。

  吃过早餐,他拿出“甘菊牌鲱鱼罐头”,又打量了一会儿,这玩意很是臌胀,感觉像是气球要撑破了一样,不得不小心翼翼的,生怕把它弄破了。

  要万一把那味道给泄露出来,便利店都不要开了。

  玩意儿,可是生化武器呀。

  十点钟不到,公司送货车就到了,清点完数量,正准备打电话给珠海李老头的时候,隔壁小王老板就转了过来:“阿明,口香糖到货了?”

  陆明看了看这小子,感觉他行事有点诡异。

  刚才陆明还看见他在外面跟送货员不知聊什么呢,莫不是想要打听陆明的进货渠道?

  想到这里,陆明有点不爽地说道:“没有,一个星期就二十条,这个星期的都卖完了,你以为这个是大路货,想订多少就有多少呀?你不又买了一包么,就用完了?再说了,我记得下批订货没有你的份呀,你干着急什么呢?”

  小王老板尴尬地回道:“没用完、没用完,这东西金贵着呢,舍不得用。不过阿明,你看在老顾客的份上,能不能给我优惠点呀。”

  陆明有点烦他这种得了便宜还卖乖的人,不想答应他,于是温和地笑道道:“好呀,等我卖不出去了,优惠给你。”

  小王老板讪讪地道:“你这么好的东西,怎么可能卖不出去呢——你是不知道,现在好多人都知道了,我有几个朋友,还托我帮他们买来着……”

  陆明懒得理他,拿出手机通知珠海的李老头,告诉他电池到了,可以来取了。

  等了一个多小时,李老头就带着一个长得又高又帅的小年轻就赶了过来,后面还跟了个体态魁梧、膀大腰圆的大汉,提着一个手提箱。

继续阅读:第九章 鲱鱼罐头的恐怖威力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史上最强便利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