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鲱鱼罐头的恐怖威力
陆明2018-01-20 14:044,874

  陆明看到老李他们,笑着打招呼道:“李老板,你们这些土豪出门,是不是都带着一箱子现金,看谁不顺眼就用钱砸呀。”

  李老头笑着说道:“阿明你真会开玩笑,哈哈,给你介绍一些,这是我孙子李科。”

  那小年轻很有礼貌地打了招呼,然后开门见山地说道:“陆老板,这是我跟学校实验室里借出来的‘直流电池测试仪‘,如果你手上的电池性能,跟昨天那对电池一样,我全部拿了。”

  陆明转过头,看着李老头问道:“这什么意思,你昨天钱都给了,我的礼包都订了,如果测试达不到你们的标准,是不是就不要了。”

  李老头尴尬地解释道:“阿明,你误会了,订了怎么能退呢,这个你放心,只是昨天他们的指导老师说,这电池各方面性能都比市面上的强太多了,分析可能是从哪个实验室流出来得,不太可能有量产,所以就叫李科把仪器带上。”

  看来李老头尝到蓝箭口香糖的甜头了,生怕惹陆明生气,再也不卖口香糖给他了,所以小心地解释着,不像昨天过来时那牛哄哄地样子。

  陆明听到老李的解释,放下心来,不管他们什么套路,只要愿意买就好,这礼包可不能砸在自己手上。

  他随笑着说道:“这样呀,测试没问题呀,你仪器放在收银台上就好,不过在你测试之前,我也给你做几个实验看看。”

  说完,陆明随意地取出一节北孚电池来,用铁锤使劲地敲打电池,砸了一二十下,再用火机直接烧电池两分钟,然后从水柜里拿出一瓶冰的矿泉水打开,喝了一口,直接将电池扔了进去,然后看着李科说道:“好了,等十分钟你再拿出来测试吧。”

  陆明框框一弄,直接让跟前几个人都看傻了,李老头咽了咽口水说道:“阿明,你这是?”

  陆明笑着对李老头说道;“李老板,没吓到你吧,呵呵,这电池防火、防水、防砸,我手上没李科这么好的仪器,就只能这样,简单、粗暴,不过李科应该能看得懂。”

  陆明为了推销这电池,确实是拼了,只有在他们面前这样展示,才能加深他们的印象,总之一句话,还得靠它挣钱呢。

  十分钟后,李科把电池取了出来,用他带来的仪器仔细地测试起来。

  他十分认真,边测边做笔记,做完之后,对比下数据,放下笔记本后激动地说道:“陆老板,数据出来了,各种数据跟昨天的一模一样,关键还是在你做了破坏性试验后,得出来的结果,太神奇了——你赶快把剩下的电池全部给我,我马上回学校,过几天我们就要参加比赛了,太好了。有了这个神器,我们肯定能拿第一名。”

  瞧见这孩子的认真模样,陆明有点儿惊讶,也有点儿心酸。

  人和人的起点还真的是不同,人家读高中,都能够设计无人机了,熟练地操作各种复杂仪器,而那个时候的他呢,连这些仪器都没有见过。

  收敛心情,他说道:“你满意就好,你爷爷清楚,我这里的特供商品都是好东西,我今天新进了一款罐头,你有没有兴趣看看。”

  说完陆明从收银台的柜子里,把所有的北孚电池跟单独留的那一盒“甘菊牌鲱鱼罐头”拿了出来。

  李科一听说又有好东西,很是高兴,结果接过罐头一看,像触电似地赶紧放下,心有余悸地说道;“陆老板,你这是‘鲱鱼罐头’呀?我有一个同学,在网上订了一盒,拿回家一开,还没吃呢,家里所有人都跑出去了,最后没办吧,找来清洁公司除臭味,别墅都不住了,硬是在酒店住了一个多星期才敢回家,你还是卖给别人吧,我可不敢买。”

  陆明尴尬地笑了笑:“我看你年轻,能够接受新鲜事物,才推荐给你,你不要没关系了。”

  他把电池用袋子给装好,交到李科手上,带他们走到仓库,将20包零食礼包都给送到他们开来的丰田埃尔法上放好,正准备跟他们告别时,李老头把陆明拉到一边说道:“阿明,你这电池下次什么时候还有货呀。”

  “下周呀,跟口香糖一样的,每周就能进20个,这不是普通商品,产量太少了。”

  “那你这电池还有没有人买呢”

  “暂时就你们买,不过以后就不晓得了,你也看到了,确实是好东西。”陆明实话实说,李老头想了一下,然后问道:“你跟我说老实话,你这些东西到底是哪里进的货?”

  陆明尴尬地笑了笑,说这个,唉……

  李老头瞧见他这模样,赶忙摆手,说道;“行、行、行,我也是做生意的,明白你的意思——你看这样行不行,这电池以后全部都卖给我,我今天就转二十万的诚意金给你,唯一的条件是,你不能再卖给别人了。”

  陆明一听到二十万,心脏一紧,最先想到的,是老弟的手术费终于有着落了。

  他知道人家这种生意人,绝对是无利不起早的精明角色,能够出这么多的钱,肯定是有别的心思存在。

  不过一想到医药费这座大山就要卸下来,他就有点儿不淡定。

  他几乎就要张口答应了,不过随即一想,那“甘菊牌鲱鱼罐头“还没卖出一盒,如果完不成任务,电池将会收回,现在拿了他的钱,到时供不了货,那就麻烦了,这些有钱人,哪个都不是善茬,到时别人扔钱,都能把陆明砸死。

  陆明有些不甘地说道:“李老板,你也知道,这些商品比较特殊,我现在不能跟你保证,每个星期都有货,你等我确定一下,明天答复你,确定有了稳定的供货,其他我们明天再谈好吧?”

  李老头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也好,你确定了,尽快给我消息啊。”

  送走李老头他们,陆明一直在挠头,想破脑袋都想不到,该怎么把“鲱鱼罐头”推销出去——要不然,跟电池一样搭配着卖?

  不过这玩意跟电池可不一样,电池好歹也是日用品,而这鲱鱼罐头,谁没事儿了买这么一生化武器回家啊?正在他一筹莫展的时候,手机响了,是那澳门老头的电话,他赶紧接了,只听到电话那头有些嘈杂的声音:“阿明呀,我澳门老陈呀,上次我在你那买了八包口香糖,还记得我吧?

  陆明忙道:“记得、记得,陈老板我怎么会忘了呢,怎么了,有什么关照吗?”

  “上次的口香糖,我带到澳门来,分给了几个老友,还有我老板,他们用过了都说好呀,神清气爽,精神抖擞啊,哈哈,班都不让我上了,叫我过来拿,我现在正在过关,太吵了,等下我找你。”

  还没等陆明说没货了,他就挂电话了,看来他要白跑一趟了。

  口香糖,陆明手上其实还有3包,是上次藏起来的,不是每个顾客都愿意老老实实地排队等,总有些人是不按规矩来的,这些人如果比较难缠的话,就用这3包来,以备不时之需。

  下午一点左右,就看到澳门的老陈从的士车上下来,进门就说;“阿明,还有多少,全部都给我了,我酒店的老板用过后,赞不绝口呀。”

  陆明刚准备说没有了,但听到“酒店”两字,才想到老陈是个厨房主管,对“鲱鱼罐头”应该了解,所以准备先探探他的口气。

  “陈老板,来、来、来,先不说口香糖,我这里又进了款新货,你看看,价格比市场上的要贵点,要但效果绝对不错。”

  他把“鲱鱼罐头”拿出,放到台上。

  老陈拿到手上看了看,说道:“我知道它,听说这东西,奇臭无比,一般人还真的受不了——你没事儿,怎么会进这种奇葩的东西来啊?在国内的话,我觉得应该没有几个人能够接受吧?”

  陆明故作玄虚地说道:“这个东西,跟蓝箭口香糖一样,是特供商品,有特殊作用的。”

  啊?

  老陈听到,眼睛一亮,赶忙问道:“跟蓝箭口香糖的作用一样么?”

  陆明摇头,说不,另有作用——你看啊,这东西呢,现在是120元一罐,我拿来试用的,等后面来呢,还是得买礼包才能够有购买资格一,怎么样,要不要试一试?

  澳门老陈不断摇头,说别,我可不敢试——你也知道,我是做厨房的,鼻子最重要,要万一给这玩意弄得身体出问题了,那可不行,小老板,你还是把蓝箭口香糖给我吧……

  陆明见他这么劝都不听,只有来硬的了——他拿出了柜台的登记本,递给他看,指着那密密麻麻的人名和电话号码,说喏,蓝箭口香糖是好东西,你知道,别人也知道,现在我这里一个星期只有二十包的配合,都排到下个月去了,没办法给你。

  老陈一看,顿时就郁闷了,说怎么会这样呢?你怎么不早说,我这不是白跑了一趟么?

  陆明忙道:“我还没说呢,你就挂电话了,来不急说呀。”

  老陈显得很着急,跟陆明磨蹭起来,好一会儿,陆明见差不多了,这才说道:“老实说,东西都卖到下个月去了,目前真没有了,不过我自己留了三包,准备自己用的……”

  老陈赶忙拱手,大声喊道:“小老板你行行好,转给我吧?多付钱都可以,我要是拿不回去,都没办法跟我老板交代了。”

  陆明赶忙阻止他,道:“你别喊啊?要是让人知道我这里还有,可不是要把我这店子给掀翻了去?这样子,口香糖我转给你,让你插个队,不过你也帮我一个忙,买一罐鲱鱼罐头,真的,我不会害你的,这东西真的很不错,以后你想买,也得排队……”

  老陈将信将疑,看了陆明好一会儿,方才说道:“小老板,你没骗我吧?”

  陆明一脸忠厚,说怎么会?

  老陈这才点头,说好吧,给我来一罐吧。

  陆明将那三包口香糖拿出来,然后说道:“东西给你,不过只是给你插队,销售模式不变啊;另外你也别声张出去,让人知道我私自给你,上面这么多预定的人,一人一口唾沫,都能够将我给喷死……”

  老陈低头笑了笑;“我傻呀,肯定不说了,你做人可以,我老陈记你的情,行了不多说,我去货架挑东西去。”

  陆明拦住了他,说道:“都不用挑了,现在我推出了几款499礼包,我带你去仓库看看。

  到了仓库,陆明给他介绍,结果里面蚊子挺多的,老陈坐不住,随便拿了三款,就出了来,陆明帮着收款,连“鲱鱼罐头”一起,一共1662元。

  老陈提起箱子,笑着说道;“阿明,不错哦,连礼包都想出来,做生意越来越醒目了。”

  陆明忙道:“还多谢你们这些老板的关照。”

  老陈指着仓库,说不过你里面蚊子挺多的,你得杀杀虫才行。

  陆明苦笑,说粤东这边,到了这个时候,就是这样的天气,蚊虫滋生,除之不尽,不过您说的也是,我回头立刻找人来办。

  老陈说可不是么,这儿什么都好,就是蚊子飞虫多,你这里还好,小区里面才是多呢,那蚊子嗡嗡嗡的,跟战斗机一样,跟物业投诉了多少回,都是一样。

  两人闲聊几句,老陈进了小区,而陆明则掏出了手机来,看到信息:“尊敬的老板,恭喜你卖出第一份新品‘甘菊牌鲱鱼罐头’,请在24小时内将新品售罄,届时将解锁您的合作商级别。”

  合作商级别?

  陆明想起合作商级别跟进货限额有关系,顿时就是一喜,随后又叹了一口气。

  他是拼了老命,用尽了所有的销售口才,还搭上私藏的3包蓝箭口香糖,这才卖出第一份,剩下的可该怎么办呢,头疼。

  不知不觉到了晚上九点过,突然外面一下子变得热闹起来,小区好多人都从后门跑了出了,陆明吓了一跳,不知道出了什么事,赶紧跑出去看。

  他这一看,好家伙,大概一百八九十号人聚居在小区后门,闹哄哄的,他以为是小区着火了呢,走近一听才知道,都是闻到有刺鼻的臭味,弥漫了整个小区,有人说是死老鼠的味道,有说是尸臭,还有人说小区的化粪池泄露了,众说纷纭。

  这些人都是九栋、十栋、十一栋的,后门还有人,陆陆续续地跑了出了,还有人在质询门卫,叫他们赶紧找物业来处理。

  陆明深吸了一口气,感觉空气中的确隐隐有一股又酸又臭,跟翔一样的气味,顿时就是心中一惊。

  这味道,不会是老陈打开了鲱鱼罐头吧?

  陆明思前想后,越想越觉得有可能。

  完了、完了,卖出这鲱鱼罐头,他光记得高兴了,忘了告诉老陈,不能在小区里开启鲱鱼罐头——在鲱鱼罐头的原产地瑞典,可是有明文规定,不能在居民区开这个啊?

  外面乱成一锅粥,各种吵架骂街的声音,弄得人头疼得很,陆明心烦意乱,转回店里坐下,拿出手机,思前想后,都不知怎么跟老陈解释。

  结果过了好一会儿,老陈也没有打电话过来,他心存侥幸地放下电话,苦笑一下,想着算了,等他找上门来再说吧。

  那一夜,整个小区都是臭的,陆明做梦,都感觉自己躺在乡下的茅坑里面。

  次日清晨,陆明还在洗漱,结果卷闸门给人砰砰敲响,陆明想着不会是老陈吧?他提心吊胆地走了出来,将店门打开,却瞧见红光满面、像是年轻了好几岁的老陈,身后还跟着一个楚楚动人的小娇娘。

  没等陆明弄明白呢,老陈走上来就是给陆明一个熊抱,哈哈大笑道:“小老板,你还真的是给了我一个大惊喜啊……”

继续阅读:第十章态度强硬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史上最强便利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