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慕夏2018-03-15 10:1310,221

  只听“噗”的一声,一大口可乐被小薇生生地喷了出来。

  “咳,咳……”好不容易喘过气来的小薇在抬头看清明烨的瞬间,脸上赫然放光。明烨的视线似有似无地扫过我的脸,然后转头看向小薇,和煦地一笑。

  我愣愣地看着他。阳光正从树枝间倾泻过来,恍然间,一股微微的热量从耳根升起。我看着那张英俊的脸,不禁产生了片刻失神。

  走得越近,他的气息就越明显。突然他轻笑了一声,浓黑的眉毛高高扬起,张狂不羁地问我:“怎么,这么快就不记得我了?”说完他摇了摇手里的帽子然后一把扣在头上。

  我仔仔细细地又看了一遍他的脸,这才看清楚:他不就是昨天晚上那个卖折刀,还强吻我的奸商吗?还是昨晚那套白色运动服,他很随意地穿着,白天看来却格外青春洋溢。

  只要看见美少年就会两眼冒红心的花痴小薇,停顿一秒后,振奋地一把抓起我的衣袖,侧过脸问我:“你们认识?”

  我摇摇头:“不认识,不过昨天晚上他居然……”没等我说完小薇大力地将我推开,冲过去握住明烨的手,两眼闪过一道精光,开口道:“你好,我叫小薇,是小月的朋友。请问你刚刚说你是谁的男朋友?”

  明烨微微一笑:“何佳琪。”

  小薇脸上的笑容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转而投过去同情的目光。

  我狠狠地把易拉罐丢进了垃圾箱。这两天过得实在太充实了,先是温柔的男友变得无情无义,然后是抢走我初吻的刀贩子主动找上门来,而且这个人居然说自己是何佳琪的男朋友。

  没等我整理清楚所有的状况,就看见明烨眯着眼睛看着我,突然冒出一句话:“你和李飒分手了吧?”我顿住,脑子飞快地运转,火气很大地开始回忆以前是否认识这个人:他怎么知道我的事?但他却没有给我想的时间,继续道:“昨天,何佳琪因为李飒要求跟我分手。我们谈谈怎么样?”

  啊?

  我一脸狐疑地看着他。原来他是何佳琪的前男朋友,他也被甩了!可是我们能有什么好谈的?我正想着要不要拒绝这个叫明烨的刀贩子的邀约,反倒是在我身边晃来晃去一直盯着我们的小薇,不停地对我挤眉弄眼伸舌头。

  “你抽风啊?”我白了一眼小薇。她尴尬地笑了笑,凑到我耳边说:“你还犹豫什么?那烂草你也别巴望着了。现在送上门来的帅哥,你还不把握机会?”

  我晕,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我们哪里是那种关系!懒得理小薇,我回过脸对明烨说:“抱歉,我没兴趣……”

  “小月说她很愿意跟你聊聊。”小薇猛地打断我的话。

  我转头看向正横眉竖眼地瞪着我的小薇,心里哀叹不已:我怎么就摊上这么个好色损友呢?

  明烨看了一眼手表,微笑着说:“你们吃过晚餐了吗?”

  他话音刚落,小薇就冲口而出:“没有啊,不如一起吧。”她一张脸笑得无比灿烂。

  我用食指与中指揉着太阳穴,凑到小薇耳边说:“你信不信我告诉你妈,你把她给你的早餐钱都拿去买漫画了?”看来不拿出点撒手锏来,小薇这个花痴是不会住嘴了。

  小薇哀号一声:“遇人不淑,误交损友啊!”她转脸哭丧着对明烨说,“帅哥我刚想起我要去超市买东西。你和小月去吃饭吧,我就不打扰了。”

  明烨说:“那我们陪你一起去吧。”

  “不用,不用,我家不远。何况我妈发信息催我回家吃饭呢。”小薇急忙拒绝,顺便朝我使了个眼色。

  临走前小薇捅了捅我的后背,悄声说:“姐妹我可是牺牲了白吃白喝的机会,你要是不努力,小心我宰了你。”说完她带着窃笑跑远了。

  明烨目光投向我,笑了一下说:“那么我们走吧。”说完径直向前走去。

  我给老妈发了条短信说有饭局不回去吃饭,然后跟在他身后,心想着他到底要和我谈什么。如果仅仅就是吃饭,那我吃完就赶紧拍屁股回家看漫画。

  可是这是往哪里走呀?我停下来挑了挑眉警惕地问:“再往前面走就过了食堂了,小吃街也在后面,我们是去哪里吃饭?”

  他转过头,嘴角浮现出一丝邪笑:“怎么,你担心我把你给卖了吗?”

  我一愣,下意识握了握口袋里的小折刀,嘴硬地反驳:“我是好心提醒你,再往前走就只有高档餐厅,你要大出血了。”虽然他是奸商,可是想到他白天要读书,晚上还要摆地摊,也挺不容易的,我便随口提醒他一句。

  他笑而不答,经过食堂的时候也没有停下。我们一前一后走着,再也无话,只是默默地走着。刚走出学校,一辆黑色奔驰轿车在我们面前停下了,然后,车门开了,一个身穿黑色制服的司机打开车门朝我们走过来。学校门口出现一道如此的风景,路过的一群花痴女生的目光全部被吸引了。

  “少爷,餐厅的位子订好了。”

  明烨向司机微微点头后,对我说:“上车吧。”

  我瞪着一双眼睛,满脸疑惑地看着他。少爷?是少爷还去摆地摊?我的脑海里浮现出的是却是八点档电视剧剧情:有钱人家的少爷失意后沦落到在街边摆地摊。

  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人已经坐在轿车里面了。我问:“你既然是有钱的少爷,那晚上还去摆地摊干什么?”

  他不假思索地回答:“有趣呀。”

  我立刻无话可说了:有钱人的心思果然高深莫测。我继续问:“那你跟我在大街上磨叽一把小刀的钱干什么?”骤然间,我想起那猝不及防的一吻,心跳不自觉加快,脸一下子火烧一般烫得不行。

  我小心地用余光瞥他,他脸上的笑意也越来越浓,一脸的恶趣味。我在心里默默流泪:好吧好吧,我承认你笑得很好看,不过也不要一路上一声不吭地笑,让我这么窘呀。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车终于在一家高级日本餐厅前停下来。明烨镇定自若地下了车。我深吸一口气,跟着下了车。不就是吃一顿饭嘛,难得有人请客,不吃白不吃!

  日本菜最讲究的就是外形,金色的碟子,一小碟一小碟,极其精致。我把绿色的芥末拨到盘子的最角落。明烨只是随意地吃了一些清淡口味的菜,看着我一点点把芥末往盘子边缘拨,问:“你不喜欢吃芥末?”

  “嗯。”我张大嘴把八爪鱼放进嘴里,“我最讨厌芥末那股呛人的味道。”

  明烨看着我面前的盘子笑道:“可是我觉得你自己就像这芥末一样呛人。”

  我把筷子放下,看着他说:“你找我不会就是为了吃顿饭,外加点评我的性格这么简单吧?”

  明烨夹了一块新鲜的三文鱼,蘸了点酱放进我的盘子里,开口说:“其实,这次我找你是希望你能和李飒和好。这样何佳琪就会回到我身边。”

  我立马被刚吃下去的三文鱼呛到,大力咳嗽起来,顺手拿起手边倒满的一杯果汁,一饮而尽。

  他一愣,笑道:“果然豪迈啊,第一次见到这么霸道的喝法。”

  好不容易喘过气来,怒气又冲上头顶,我说:“先不说你那个女朋友,就我原来的那个李飒……别说我去挽回他,就是他哭着喊着跪着求我回头,我看都不会再看他一眼。本小姐平生最恨的就是花心的男人,遇上这种人也怪我倒霉。这个世界上什么都缺,就是不缺两条腿的男人,我为什么还要回头?”说完我举起筷子,重新夹了一大块三文鱼直接往嘴里送,使劲地嚼着。

  旁边的服务员低声提醒道:“小姐,要蘸着吃!”

  我站起来一边用力嚼着鱼肉,一边瞪着明烨,然后坐下来,意犹未尽地又夹了一块。我刚把鱼放进嘴里,又听到服务员小声说:“小姐,蘸着吃比较好。”

  我腾地一下站起来,挥舞着手里的筷子,怒道:“什么破菜?不站起来就不让吃了?”服务员嘴角抽搐了一下,随即用眼神示意了桌子上的酱汁。我突然明白过来,顿时觉得羞愧不已。看到明烨身体也是轻轻抽动起来,我索性一咬牙,将一盘子三文鱼端到自己面前,一块块地空口猛吃,边吃边说:“我就是喜欢吃不蘸酱的,你们管不着!”众人皆无言以对了。

  “你不是也希望他们快点分手吗?这样李飒也会回到你身边的。”明烨还在试图说服我。

  我看着他眼睛里闪着的急切目光,心下一紧。虽然他又帅又有钱,但是如今却和我一样同是天涯沦落人,在爱情的面前,果然是众生平等的。虽然他抢走了我的初吻,可是看到他失魂落魄的样子,我的心里并没有意料中的痛快,倒觉得他有点可怜。

  让我想不通的是,何佳琪能摊上这么一个既有钱又专情的帅哥,这是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她是不是脑袋给门夹过,竟然舍弃了这样一个高品质的男人,而去抢我那个垃圾小飒?我真是无语问苍天哪!

  见我不为所动,明烨还想说什么,却被我打断:“不如我讲个故事给你听好不好?这个故事开头很恐怖,过程很搞笑,结局却很悲惨。”

  明烨一脸疑惑地看着我。

  我微微一笑继续说:“故事是这样的,从前,有一个鬼,他放了一个屁,然后他死了,哈哈哈……”整个清净淡雅的餐厅里都充满了我恐怖的笑声。

  明烨脸上的表情瞬间呆滞,然后嘴角轻轻勾起。

  我终于停下来对他说:“好笑吧?可是你刚才说的话,比我讲的笑话还要可笑。你想过没有,就算李飒回头了,走了一个何佳琪,保不准还有第二个、第三个何佳琪在后面等着。我累不累啊?这又是何苦呢?”

  没想到我是如此坚决,他一下子就急了,语气加重几分:“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冷血?才刚分手第二天,你居然可以做到这么绝情!”

  眼眶忽然一热,似乎有什么东西从心里一直涌向眼里。我也顾不上自己讨厌芥末的味道,赶紧夹了一块吃进嘴里。芥末触到上腭,辣味冲上脑门,我的眼睛禁不住一阵酸疼,牵扯出泪来。

  我的喉咙里像是长了无数的刺,连呼吸都会痛。我不敢再动,生怕自己的一个动作就会牵动出止不住的心痛。

  不顾涨得通红的脸,我瞪着明烨,从嘴里挤出几个字:“我最讨厌他了。”说完,我后悔自己干吗要去吃那呛人的芥末。脑子里刚对眼前这个人产生的一点儿好感也伴着这芥末烟消云散。

  明烨一愣,随即递了一杯热茶给我,问:“你真的不肯帮我?”我接过茶赶紧喝下一口,然后抬头迎上他的目光,语气坚决地说:“不帮!”如果爱情只能用沉默和忍耐来保全,那么这样的爱我宁愿不要。

  明烨也端起了一杯茶,优雅地品着。一抹邪魅的笑洋溢在他的嘴角,我的心开始怦怦乱跳起来。他轻轻招手喊来服务员,等服务员恭敬地靠过来,他声音轻柔,语气温和地开口道:“谢谢,埋单。”很快服务员递上了账单。在明烨掏出钱包的时候,我偷瞄了一下那账单,好家伙,上面的数字够我吃上十几个月的干脆面。

  “吃饱了吗?”明烨放下杯子,墨绿光洁的杯子上,映出他脸上那一丝诡异的笑。

  “饱了,饱了。”想起刚刚空口吃下那么一大盘的三文鱼,我的胃里又是一阵恶心起来。明烨满意地点点头,把信用卡递给服务员后,补上一句:“记得和这位小姐分开付款。”

  我一惊,一口茶喷了出来,连忙问:“不是请我吃饭吗?”

  他笑道:“我记得我是说一起吃晚饭,并没有说请你吃饭吧?当然,如果你肯答应我的要求,我会重新考虑要不要请你吃饭。”

  这算是威胁吗?以为这样就能逼我就范?在爱情和金钱的双重压力下,我依然不会放弃自己的尊严。当我满腔热血地把手伸进口袋的一瞬间,眼里立即流出两行清泪——口袋里面除了那把折刀以外连一个硬币都没有,就连那把折刀都是昨天晚上心情不好,耍无赖抢来的。

  看出我的窘迫,明烨扑哧笑了出来,微扬着眉毛带着讥笑说:“对了,我记得刚刚那盘三文鱼我都没碰过,整盘都算你的。”

  我彻底窘了。

  他凑了过来,挑眉道:“我刚刚的建议,你或许可以再考虑一下。我先去趟洗手间,你等一下再答复我也不迟。”说完他起身离开了。

  等他走远我骂道:“你这个卑鄙小人,居然这样威胁我,我会让你后悔的!”敞开的包厢门外,几个脑袋闻声好奇地探出来。

  我怔住,随即将头发特意弄乱,沾了点唾沫在眼下,弄出一副极其受伤憔悴的表情。这时候刚才过来结账的服务员推门而入,正好看到我现在的形象。我眨巴着眼睛,可怜兮兮地说:“刚出去那个人是我的男朋友,他听说我怀孕以后就不愿意再理我……”

  我又抹了一把眼泪,哽咽着说:“你也知道孕妇特别能吃,而他居然因为我吃了一整盘三文鱼而要我自己付账。可是我出门都没有带钱,他威胁我要是不把孩子打掉,他,他就要我自己付账。你说我该怎么办才好?”我扑闪着那貌似无辜的眼睛。

  服务员姐姐的眼里顿时冒出愤怒的火焰。她居然体贴地给我倒了一杯热水,让我坐下,对我说了很多劝慰的话,什么现在男人多坏啊,女孩子要学会保护自己之类的,还有我们这个年纪,应该以学业为主,怎么能不爱惜自己,过早涉及这些情情爱爱的。真是语重心长啊,听得我直犯困,可是还是不得不点头。

  这时候明烨回来了。看到服务员已经进来,他脸上笑着——笑得我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开口问:“怎么样,你想好没有?还是决定自己付账呀?”

  服务员看到我一脸受虐的小媳妇样,说道:“我去找我们经理来。”说完鄙夷地瞄了一眼明烨。她出门的时候我还听到她嘴里嘟哝着:“长得倒是人模狗样,没想到居然是人面兽心。”

  我整理了一下头发,继续喝着手边的热水。明烨隐约觉得气氛不对头,走到我身边问:“你到底说了什么?”

  我看了他一眼,淡淡地说:“哦,也没什么,就说你把我肚子弄大了,要抛弃我们母子而已。”明烨脸色瞬间阴了下来,气得发抖,用手指着我:“你,你……”

  我边喝水,边微笑着说:“你什么你,孩子他爹?”明烨按着胸口,平复了一下激动的情绪,急忙叫人结完所有的账,拉着我就往餐厅外走。

  餐厅外依旧停着那辆黑色的奔驰轿车,阳光暖融融地照在上面。我就站在那辆闪闪发亮的奔驰车旁边笑得前俯后仰。

  今天的夕阳是如此绚丽,如此温暖。明烨靠在车边,就那么一直注视着我。他整个人被罩上了一层柔媚的金边,显得愈发静谧越发俊美。风若有似无地吹面,竟然会有春天的感觉。

  对上他视线的时候,笑容停顿在我脸上。那一刻,我清晰感受到胸口心跳的感觉,脸上又开始热辣辣地发烫。

  “笑够了?”他突然问。

  我一愣,随即掩饰住自己的慌张,点点头。

  “那我送你回家吧。”

  司机已经打开了车门。我偏头看了一眼明烨,空气里悬浮着金色的小小尘埃,我们之间隔着一步的距离,中间却只有虚空。

  我说:“不用了,我自己回家好了。”

  我知道分开以后,我们一个向左一个向右,转身后便仅是陌路。今天的晚餐仿佛只是一场魔法瞬间迸发出的奇妙相遇。可惜我不是仙朵瑞拉,现实世界没有灰姑娘,所以吃完饭,我只有转身回家。可是心里为什么还是止不住地产生了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呢?

  “小月。”忽然有人从身后叫我,我闻声回头,一愣。

  李飒推着自行车站在我们不远处。看到我身边的明烨,他也是一愣,但很快又恢复了一如既往的矜持沉稳,露出和煦的微笑。李飒身边站着的是何佳琪,她的手里还捏着一根油晃晃的炸火腿。

  何佳琪看到我,眼里也闪过诧异,脸上的笑容溢于言表,但在她看到明烨的时候那笑容便马上消失殆尽。她手里那串被辣椒裹得红彤彤的火腿肠,在这高档餐厅的衬托下更是显得格外刺眼。

  我突然想起刚吃下去的那些昂贵刺身和海鲜汤,整个脸上就自然散发出酒足饭饱以后,自然而满足的红晕。

  明烨也看到了何佳琪,不过奇怪的是他没有要打招呼的意思,转而把目光投向我。

  我看了一眼李飒的白色自行车。我曾经无数次地坐在那个自行车的后座上,即使是寒风刮得脸生疼也会觉得,只要环着李飒的腰,那便是最舒服的位子。

  可是事过境迁,谁会想到今天当我坐在名牌轿车的真皮座椅上吹着温暖的空调时,曾经在自行车后座上的那份惬意变得那么微不足道。

  爱情是复杂的。奔驰汽车与自行车的PK,具体到现实中就是英俊有钱一往情深的前男友,与同样是外形帅气但暗恋已久的同学男友PK。何佳琪选择了后者。我倒是想看看她到底能够在那个简陋的自行车后座上云淡风轻地笑多久?

  同样的问题换到我身上,就简单很多,既然男生都是骗子……那不如找个舒服的位子比较好。

  我不是个贪图金钱的人,可是既然何佳琪放下这么好的男朋友不要,执意和李飒在一起,那么这些罪就由我来替你受吧。

  四个人默契地沉默了一会儿后,我转身看着明烨,一扫脸上的阴霾,笑着说:“我们走吧。”

  背对着阳光,我看不清楚明烨的表情。似乎是笑了一下,他说:“上车。”

  在李飒和何佳琪的注视下,我嘴角扬起礼貌却不失高傲的微笑,毫不犹豫地倾身坐进车内。

  人生就像一盒五味的糖果,你永远不知道下一颗吃到嘴里的到底是苦是甜。

  车内暖气开得很足,我软趴趴地靠在椅背上,昏昏欲睡。明烨一边轻轻地拍了拍我,一边吩咐司机把暖气开大。他语气温柔地对我说:“小月,别睡,睡着了等会儿一吹风就要感冒了。”

  我闭着眼睛晃脑袋,说:“我好累,让我睡一会儿。”

  那边没有了声音,静了一会儿,他突然推了推我:“看,街上有个帅哥在裸奔。”

  我猛地睁开眼睛,趴在车窗上左看右看。看完脸一下就黑了,我怒道:“你这个骗子!”

  明烨哈哈大笑起来。他笑起来的时候真的很好看,嘴角翘起弯成一个弧形,像个孩子一样天真。

  瞌睡已经醒了一半,我挪了挪,从椅背上坐直,说:“我问你个问题,可不可以?”

  他嘴角残留着笑意,点头说:“问吧。”

  我看着他,半天才开口:“何佳琪为什么要跟你分手?”问题一出口,车里就一阵静默。我意识到自己可能说错了话,触动了他的伤口,于是,尴尬地笑了笑:“哈哈,算我多嘴。”

  明烨看着我,半晌,轻笑出声,敲敲我的脑袋:“你又没喝酒怎么跟发烧似的,少在那乱七八糟地幻想啊。”

  我喉咙里哽咽了一下。其实我是想说:你看你,长得又帅,又有钱,还有车子,你什么样的女生找不到?为什么就要吊死在一棵树上啊?可话到了嘴边就变成了:“何佳琪是好,她漂亮又温柔,可是现在她不爱你了,你又何必苦苦追求?如果你真的爱她,就放手让她去过她想要的生活吧。”

  说完我心里突然觉得很落寞,把目光移向车窗外。一定是因为我跟他同病相怜,才会有落寞的感觉。这绝对是和喜欢无关的。

  沉思间,明烨突然问:“那你呢?”

  我转过头不耐烦地问:“我怎么了?”

  “你是不是还喜欢李飒呢?”对上他的眼,我怔住。那里面清澈如许,柔波浅浅。我心跳得很快很快,我避开那热切的目光再没有勇气抬头。

  平稳的车内,暖气弥漫在每个角落,沉默也跟着充斥在车内。没有人想先开口说话打破这份静谧。然后我听到他嘴里喃喃地说了一句:“都是我把事情搞砸了。”声音很轻,我却听得真切。

  我越来越搞不懂了,明明就是何佳琪把他甩掉,如今他却把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这么痴情的人都会被抛弃,看来爱情真是足以焚身的烈火,不管是聪明人还是笨蛋,只要爱上了,就成了那扑火的飞蛾。

  车窗外不断闪动着变换不定的景色,下一个时刻将会给我带来什么样的心情,我始终无法预知。

  当风景的变换缓缓变慢,车最后在我家小区门口停了下来。我也停止了自己心里无数的浮想。打开车门,顿时一阵阵凉风袭来,我刚刚一直发烫的脸终于得以缓解。

  “小月。”明烨突然叫住我。我一惊,回头诧异地看着他。

  明烨颀长俊逸的身影,立在奔驰车旁边,黑色的头发在金色耀眼的阳光下散发着点点光泽,被洁白的运动服映衬着,魅力四射。

  感受到他目光炯炯地看着我,我不自觉停下了脚步,问:“还有什么事吗?”

  他说:“这个星期六我们一起去爬山吧?”我不敢相信地看着他,以为自己听错了,顿了顿,问:“你约我一起去爬山,我没听错吧?”

  明烨默然侧身,端详了我一会儿,说:“你没听错。这个星期六我们一起去爬山怎么样?”

  我疑惑地看着他,问:“为什么?你想要挽回的人不是何佳琪吗?你是不是约错了人?”

  明烨微愣,仿佛有话要说,却欲言又止。我头痛地想,难道他还在希望劝我回到李飒身边?那还真是让我觉得头痛。他用这样的目的约我出去,在我看来就像一场闹剧一样。

  他似乎看穿了我的想法,嘴角勾起一丝坏笑说:“我不会再劝你跟李飒和好的。”

  我疑惑地问:“那你为什么约我?”

  他嘴边的笑更深了一点儿,说:“因为我觉得你很有趣。”

  我抽了一下嘴角,无话可说了。我开始怀疑,这个人来找我的目的真的是想挽回何佳琪的感情吗?还是仅仅只是他的大少爷生活太无聊了,想找人取乐而已?

  明烨笑着微微眯起眼睛,一直盯着我。风从我们身边吹过,他的头发飘了起来。那双眼睛里面很干净,清澈见底,如同平静的湖,令人震撼,不容拒绝。

  心里有一刻的雀跃,我似乎找不到理由去拒绝这样美好的男生,忍了半晌,我心里的那句话才问出口:“你管不管饭?”

  他怔了一下,笑起来:“当然管。”我也笑了,似乎很轻松。可是只有我自己知道,那颗心其实还是小心翼翼的,生怕不小心又会伤着自己。

  停了停,我突然想起这个星期六似乎还有英语补习,赶紧问他:“能不能把时间改在星期天?星期六我要上二外的英语课。”

  明烨眉头微蹙,说:“星期天?不行!”

  我问:“你有事吗?”

  他犹豫半天才说:“也不是,只是那天不太方便。”

  听见明烨的回答是那么随意,突然之间,我的心里有一股很强烈的失落感油然而生:“这样啊,那太遗憾了。”今天太阳难得的好,金灿灿的光毫无遮挡地哗啦一下迷住了张皇的眼睛。也许是我被太阳晒得太久,才会有些得意忘形吧,原来人家只不过是随口客套罢了。

  我笑说:“你看,既然大家都没空,那还是算了。”

  我只有用微笑才可以掩饰住此时自己心里的失望。

  “小月,你可不可以不去上星期六的课?”明烨突然喊住我,他眸子里闪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光。那光沉淀下来,带着一种落寞,一种遗憾,但很快又消失了。

  这次换我愣住了。突然之间,我想起来,我似乎从来没有拒绝过李飒的任何要求。可是千依百顺又能怎么样,迁就的爱到头来如此可悲。于是我回答:“不行,我们英语老师很严格。再说被我妈知道我逃课,不杀了我才怪。”

  我以手遮眼,看了一眼那被阳光渲染的金色天空。可惜呀,夕阳再灿烂却始终没有温度。那就这样吧,我转身说再见。

  “等一下。”他叫住我。

  “干吗?”我疑惑地望着他。他只是沉默地看着我不说话。难道我脸上有花吗?他紧抿的嘴张了张,终于开口说:“那好,星期天早上,我来接你。”说完转身就钻进了轿车里面。

  这样自作主张的一句话,我不懂。不是明明没有时间吗,何必要这样勉强答应下来?黑色的奔驰轿车终于扬长而去,剩下惘然的我愣愣地看着那灼眼的汽车尾灯。

  车已经开远,我却还站在原地,忽然后背一阵发冷的紧张。我猛地回头,没有人,可是有种强烈的被窥视的感觉。这让我不住打了个冷战,只觉得心里发慌。

  我脑海里浮现的是刚刚明烨脸上那一刹那的遗憾,然而我似乎忘记了一件更重要的事情:刚刚我们站的地方,分明就在我妈眼皮下面。有句广告词不是说了,在我地盘上你就得听我的。

  自从上小学六年级的时候,有两个在学校关系不错的男生送我回家,被我妈撞见,她就大怒着教训我:“你怎么一回事啊,这么小就学人家早恋!”

  我急得一脸通红地解释:“妈,不是的,我们是朋友啊!他们好心送我回家。”

  “朋友?不管,反正你早恋就不对!何况你小小年纪还带两个男的,居然花心!”

  我吓得哇哇大哭。

  可怜我当时幼小的心灵里,对花心的概念还十分模糊,就被冠上这样的罪名。那件事给我留下严重的心理阴影,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从此以后我绝对不让男生送我回家,顺路也必须要绕着走。

  尽管如此,我妈还是不放心,总是担心我早恋,成天在我耳边教育:“好孩子,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早恋可不行……”

  只是此时此刻的我,早被即将到来的约会冲昏了头脑,蹦蹦跳跳地回家了,完全把早恋的事抛在了脑后。

  哼着小调我打开了家门,门一开我就彻底愣住了。我妈举着一把拖把,立在大门边,眯着眼睛,把我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地看了几眼。我背上又开始刷刷地冒冷汗。

  我叫了一声“妈”,灰溜溜地就往厨房里面钻。

  “站住,干啥呢?”

  “我喝口水,马上就好。”

  “过来!”皇太后发话了,谁敢不从?我忙不迭跑过去,往沙发上一坐,却在被我妈扫了一眼后,立刻弹起来。

  我妈一抬眼,直勾勾地看着我,立刻切入正题:“刚刚我在阳台上晾衣服,看见你跟一个男的站在一起,是不是呀?”

  我心里咯噔一下,惊得要跳起来,心想这下完了,被抓了个现场。再看看老妈手里的拖把,嗯,换上了最近新买的铁杆手握柄,不会酿成什么流血事件吧?我在心里默默地流泪:这次真是有理说不清呀。在万分紧张的情况下,我战战兢兢开口道:“妈,你听我讲,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跟他没有关系……”

  我妈甩开拖把立刻扑过来,自始至终维持着严肃的表情,问:“嗯?人家都送上门来了,还没关系?老实交代,那奔驰车是怎么回事?”

  我差点没有被吓疯,直接跌坐在沙发上,焦急地解释道:“交代什么呀?只不过吃个饭,聊个天而已,绝对不是什么早恋。妈,你一定要相信我呀,你女儿可是清白的。”说完我喉咙里一阵发紧,顺手摸了摸茶几上的水杯,喝了一口。

  “哦?那黑色的奔驰车是他自己家的?”我是不是看错了,老妈脸上居然露出了一个温馨的笑容?那个笑让我毛骨悚然。

  “是呀,我看人家顺路,就让他送一下我。真的不是早恋。”我胆战心惊地看着她。

  老妈的脸瞬间一黑,那个温馨笑容只在我眼前停留了几毫秒,就消失不见了:“什么?你是说,是你自己主动要求他送你回家的?”

  听她这样说,我更是出了一身冷汗,握水杯的手更抖了。

  我畏畏缩缩地看了一眼老妈才出声:“我真的没有早恋,您就相信我吧。”

  我妈瞪了我一眼,挥了挥衣袖豪爽地说:“既然人家是开奔驰的,早一点儿没什么大不了的。”

  “噗!”我一口水喷到我妈脸上。

  这一句话的效果……老妈,您也太彪悍了!

继续阅读:第三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你爱到冥王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