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七苦终有尽 千年梦醒渡轮回
Z清S明Y2018-12-01 10:001,548

  第七百年的时候,我碰上了一个春天,万物复苏,世间怀揣这希望重新活了过来,坐在榕树枝桠上的孩童,好奇地问着我的身份。我抬起的眼眸里是化不开的柔软,和深情。

  “你是谁?”树上的孩子又问了一遍。

  “我?”我用手指了指自己,然后轻轻一笑,道:“过路人……”

  “可你明明在这儿待了七百年,而且……”孩子从树干上跳下来,走到我面前,眯起眼睛好好的打量了我一番,接着说:“而且,你日日都来看我。”

  原来,竟是从第一日开始便演化出了神识,我蹲下身,轻轻刮了那孩子的鼻子,笑道:“所以,待了这么久,我要走了……”

  “那姐姐……”孩子拍掉我的手,轻轻扯着我的衣带,问:“你还会回来吗?”

  “也许吧……”我微微抬头,看着已经枝繁叶茂的榕树,或许二郎真君已经在赶来接他的路上了吧。

  “姐姐,等我长大,比你高的时候,你嫁给我吧。”孩子在我眼前比划了比划,伸出小拇指,说:“拉钩!”

  “好。”我干脆的回答着,同样伸出小拇指,与那孩子勾在一起,点头道:“那你……可不要再爱上别人了。”

  阳光正好,微风不燥。我转身踏上返回冥界的道路,七百年的时间,我该回去了。身后的孩子猛烈的摇晃着双手,我不敢不回头,眼角是偷偷跑出来的泪水,被我狠心的擦点,没留下一星半点儿的痕迹……

  世界,却在那一刻轰然坍塌……

  而我,眼前漆黑一片……

  湿润、粘稠,苦苦挣扎的我在忘川河底睁开双眼,透过河水看到岸边正一脸关切向河中瞅着的孟婆,还有在一旁下着棋的阎君与文殊菩萨。

  “醒了、醒了!”孟婆向后招了招手,呼唤着身后的其他围观群众。

  文殊菩萨从棋盘前站起来,缓缓走到岸边,念了避水诀,在忘川河中开辟出一条道路,冲我挥手道:“上来吧。”

  我茫然的踏回岸边,一众鬼神在我耳边不停地聒噪着,孟婆抽了一块方形的帕子出来,一点一点仔细的将我脸上的河水拭去,眼睛里有着打转的泪水。

  我无措的看向文殊菩萨,想要寻求一些答案……

  文殊菩萨挥了挥衣袖,将无关的鬼神全都遣散掉了,只余下孟婆和阎君,满怀关切的看着我。

  “我……”我环顾了一下四周,很是不明白刚刚还站在老榕树下的我,怎的忽然进了忘川河底。

  “白云苍狗,是是非非,皆为空梦一场。”文殊菩萨不等我开口,便在我眉心一点,解释道:“泡进着忘川中一千年,既是执念已消,梦境,自然就该醒了……”

  我点点头,文殊菩萨点在我眉心的那一下,已经将所有的解释告诉了我:我之前经历的不过是幻梦一场,忘川中历经千年,不过是要消除掉我的执念,如今我在梦境中选择了心甘情愿的放手,也算是想开了,结束了。

  文殊菩萨不再过多言语,转身离开。倒是阎君神秘兮兮的跑过来,伏到我耳边,轻声道:“过会儿,让孟婆带你去看样东西。”

  说完,便追着文殊菩萨的背影,喊着:“菩萨、菩萨!把棋下完啊!”,紧接着跑掉了。

  我转过头,疑惑的看向孟婆,耸耸肩,不好意思的说道:“害婆婆担心了。”

  “没事,回来了就好。”孟婆牵起我的手拍了拍,说:“走吧,我想,你应该会想看看的。”

  我带着满腹的疑惑,被孟婆带到三生石的旁边,只听她在口中叽哩咕噜的念了一会儿,右手轻轻拂过三生石面,一张鲜活的面孔出现在我的眼前——那是天界二郎真君的府邸,天孝正站在一棵梨花树下发着呆,穿着铠甲的样子看起来英俊且健康。

  “天孝……”我朱唇轻启,还是忍不住悄悄念了这个名字。

  “哮天犬没事。”孟婆在我身侧自顾自的解释着:“二郎真君踏遍三界,寻来珍贵药材,从九天伏魔阵中救回了哮天犬,毕竟,他还是疼爱哮天犬的。”

  “真好……”我回头看了一眼孟婆,微微一笑,接着转身蹦跶着向忘川岸边我的乌篷小船走去。

  真好,我还活着;

  真好,你也还活着;

  真好,我又见了你一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