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瑶光和摇光(1)
此时甚好2018-06-24 07:133,296

  琅阁,本是上古时期,天界珍藏珍贵书籍文献的舘阁,藏于御花园的安静一角,除了文官星君有时会去调阅资料,基本是没有人光顾的地方,除了书灵日以继夜在馆内整理书籍,清扫书架。后来某日,它突然从天界消失了,没有人知道它是怎么消失的。

  也有传说,说是那东皇帝子在天界游玩,一次醉酒后歇息在了琅阁,中意了琅阁的景致,于是动了私心,用了上古神器之一的山河长卷,将那琅阁整个收入了画卷之中了。究竟是真还是假,谁又会寻那帝子去问个究竟了?!

  不过,这琅阁最后的确是落在了东皇帝子最小的妹妹手里,被安放在了云上有仙峰上,那瑶光帝姬自幼身体病弱,帝子对这个小妹妹是格外疼惜,百依百顺。至于瑶光帝姬当年是从谁那里,如何得到的琅阁,也就成了一个不用再解开的谜了。

  阿八也不从正门入了,直接驾云奔向了琅阁的顶层,不出意外,瑶姬是肯定待在顶层的房间里。突然有人驾云闯琅阁,引得守卫的宫娥们一阵大叫,也有资历老的侍女一眼就认出了云中人正是旱神女魃,忙大声禁了众人的喧嚣。

  “你们都是不认人的嘛?也不看看那驾云的人是谁?快闭上你们嘴,不怕被禁言嘛?!”

  阿八驾云又绕了一圈,朝着众人招手打招呼,转身就登云往那琅阁的最高处而去,琅阁高七层,层层雕栏玉砌,临窗的鲛纱随着风儿舞动,纱角坠着的辟水珠、辟火珠叮叮当当,发出幽幽的柔光,光华闪动间,神仆的香衣宝鬓在薄纱上恍惚剪影。

  瑶姬是爱热闹,搬来云上有仙峰的时候,将侍奉在云梦花汀的神仆几乎全带到了琅阁,一时间让阿八错觉,以为回到了云梦花汀,那是瑶光帝姬在昆仑丘的府邸。

  一想到当年的云梦花汀此刻定是冷落门楣了,阿八不由得一点神伤。

  驾云靠近着琅阁最顶层,阿八踮脚从云上跨上那凌空的雕花栏杆,再跳入顶层的小露台上,比起楼下,这里四周却是一片寂静,看不到一个侍奉的神仆,阿八掀起了飞舞的鲛纱,穿过凤穿牡丹的雕花屏风,径直闯入了瑶光帝姬的房间里。

  衔花立鹤香炉里正寥寥地喷吐着薄烟,层层幔纱低垂,那纱后的景物都是朦胧缥缈的,阿八环顾了下四周,虽然多年没有回来,但依旧对这里熟悉依旧,帝姬总是依偎在软塌上,榻边就是镂空雕花窗镶嵌着整块的透明水晶,便可以从这琅阁的最高处俯瞰整个云上有仙峰,仿佛探手就可以抚摸到那从琅阁边漂浮而过的云朵儿。

  虽然多年后又回到这个熟悉的房间里,原以为自己早已忘却那往事了,真正站到了这里,阿八的心还是忍不住的躁动着,当年的执念如今看来也不过是小孩子的赌气,一点羞愧,一点悔恨。万幸的是自己没有寿限的担忧,没有什么不被时间冲淡,再无法原谅的芥蒂总有一天能想通。

  熟悉的香气弥漫在整个房间里,那是帝姬最爱用的香丸,房间的陈设还和自己离开时一模一样,时光以另一种状态在这里停滞了下来,让阿八恍惚间错乱了时空,思绪又回到了当年,那时自己还不认识姜钺,姐姐也没有出嫁,两姐妹侍奉在瑶光帝姬的身边,嬉闹玩耍,日子过得惬意。

  阿八呆立着,想伸手掀起那最后一层垂幔,却又迟疑着不敢惊动着静谧的时光。多希望时光真的可以回溯到过去那快乐的时光里,姐姐依旧如当年一样坐在帝姬的榻前,高高盘起的发髻斜插着珠簪,水色的羽衣隐蕴着流水暗纹,裙裾长长地拖下软塌,明明知道自己的到来,却没有抬眼,只是微微低眉浅笑,素腕如雪,正拈着细长的银匙,拨弄着香炉里的香丸,等到忙完了手里的事儿,这才仰起脸来对着自己婉然一笑。

  可惜,就算是自己掌旱神从上古到至今,却依旧不懂那回溯时间的道法。

  “姐姐。”阿八不由得轻声唤了一声,明知道那人此刻已经不在这里了,看到这旧时的摆设物件,勾得心里的一点念想却如藤蔓一般纠缠,肆磨人心。

  一阵风吹来,那坠着避风珠的绸幔却象是失了效一般,在阿八的眼前高高地飘舞而起,就看到内室里的摆设就像自己记忆里的一样,光线从那透明的水晶窗格间透进屋里,一室华光荡漾着,秋香翟纹八宝软塌前依旧摆着宝莲香炉和香合子,团扇随手被扔掷在榻下的地板上,阿八不看也知道那扇子上绣着昆仑青鸟纹,就如这琅阁里所有的器物上,或明或暗装饰着那青鸟的纹饰。

  这几百年来,帝姬竟然都没有改变这屋内的一丝一毫,在自己的预料之中,也出乎了自己的意外。器物摆设如旧,可惜那人儿早已不在了,阿八倏忽从迷梦中惊醒了过来,再细看眼前,自己所待的房间,竟然不知什么时候又换了一个模样,刚才屋内的摆设瞬间又换了一套,环顾四周,竟然和自己进来的屋子截然不同。阿八楞了一下,难道,刚才的一切都是自己的幻觉嘛?刷地一下背后渗出了一层薄汗。

  阿八忙原地跪倒,正声禀告:“旱神女魃参见帝姬。”等了半天没听到回答,阿八顿了一下,换了一副平日的嗓音,轻轻地试问:“帝姬,我回来了,不要玩我了啊。”

  就听到一阵淅淅娑娑的声音,就看到一只橘色的大猫慢悠悠地踱到软塌边,往上一跳就落在了主位上,顺势就往塌上一歪,眯着碧玉一般的绿眼,张出爪子一个趾头一个趾头的舔了起来,嗡嗡的人声从大猫的嘴里发出:“你还知道回来啊~滴喵…姜城那么好玩,都不愿意回来陪我玩了~滴喵…”

  阿八的嘴角歪歪,想笑又想哭,不知道瑶光帝姬玩得是哪一出?!阿八站起身来,往软塌边蹭了几步,伸手摸摸那大橘猫的下巴,“舒服不?帝姬就表玩我了,上个月才在姜城见过帝姬的,谁说我不陪你玩,你玩COS的服装可全是我一针一线做的,姜小可爱。”阿八故意拖长了语调,唤出了瑶姬使用的网名。

  大橘猫伸长了脖子,享受着阿八的手指按摩,舒服地“呼噜呼噜”,那人声又响起:“那个不算的,你都不肯上山来,琅阁里陪我说个话的人都没有。我知道阿魃还在生我的气的。”

  “没有的事。其实我知道当年帝姬和姐姐是为了众生着想,为我着想。我早就想通了,有缘无分的姻缘,强求也是空的。”阿八低头笑着,“你看看,我今日不就自己想着回来了,上次看你身子又虚弱了,心里一直挂念着。”

  “姜城的空气越来越差了,我待几天不是过敏就是感冒。阿魃倒是适应了,羡慕啊。”那声音顿了一下,转而低语,“也许是预示着我要神隐了吧。”

  虽然声音不大,阿八还是听见了,立刻蹙起了眉头,“帝姬,你又在胡说了。”阿八说着话,手里还不忘把那大橘猫撸得舒舒服服,连连翻身把白肚皮也露了出来。

  挣扎了片刻,阿八下定了决心,启唇柔声:“帝姬,你就原谅我的怯懦吧,我不是不愿意回来,你知道这云上有仙峰时间静止,千百年不变,我只是不想再见当初的风景,勾起旧事,毕竟当年若不是我赌气,他也不会战死沙场…我不能原谅的是我自己啊!!”

  周围一片寂静,连大橘猫也不“呼噜呼噜”了,阿八的手渐渐的停了下来,那些自己藏在心底的话语,最终还是滑落出唇齿,心头一阵颤抖,眼角不争气的湿润了一片。

  依着软塌,阿八双手捂着脸哽咽了起来:“我知道姜钺的姻缘并不是我,但是我还是抱着一丝侥幸,明明我先遇到的姜钺,明明姜钺有心于我,为什么最后就是抗不过命数,还牵累了姐姐。帝姬啊,我是没有脸回来的。”

  阿八伏在在软榻上,仿佛要把这么多年强忍着没有流出的泪水,一次都流干净了。

  “我错了,帝姬!!我是蠢啊,我和他说甘愿放弃旱神的身份,这么多年才知道那只是我的一厢情愿。要是当年我真的嫁入了姜城,真的就是祸害了一方百姓了。”

  阿八伸手抱住了大橘猫,一头埋进了那毛绒绒的肥肚子上,“这数百年来,我流浪在人间,无论我怎么伪装成平常人,只要我到的城市,一定是不会降雨,我无法在一个城市里待太长的时间,就连这姜城,我也不敢多待,只有不停地漂泊。帝姬,我想念这云上有仙峰,我也想念昆仑丘。”

  阿八就觉得大橘猫抬起它那毛绒绒的爪子,轻轻拍着自己的后背,那熟悉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傻孩子啊,想了就回来吧。我们一直在等着你。”

  阿八擦擦眼泪,抬起头来正对上橘猫那张胖乎乎的萌脸,“刚才我看到了青澄和涿玄了,几年没见,个头又长高了。”

  “喵~ 哪里是几年?!你赌气下山都几百年过去了。没有你的调教,那小子现在是越发得顽劣了。”大橘猫收起爪子,靠在了软枕上,声音顿时变得苍老幽怨。

  阿八看着那大橘猫一脸怅然的表情,实在是忍不住了:“我说帝姬,你玩够了没有?!”

   

继续阅读:十二、瑶光和摇光(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苏小姐,你掉了个相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