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桃林星池(4)
此时甚好2020-01-28 15:473,390

  姜善后悔的事有很多,但是,这些后悔都是当不好的结果摊在了自己的面前后。而在这件事的最初,姜善一点都没有直觉到自己做错了。

  比如刚才还在乐滋滋地,想都没想结果,伸手就去拿了挂在树枝上的白纱裙,就算转眼就看到那水中的少年,姜善都还没有大祸临头的觉悟,一愣神间,竟然被那水中的少年迷惑了双眼,傻傻地盯着那人目不转睛。

  水中那少年冷笑了声,干脆迎着姜善径直走向了岸上,从水中慢慢显露出身形来,姜善呆傻住了,连撇开脸都忘了,直勾勾地看着那黑发少年。一瞬间,姜善突然意识到一个可怕的问题,不由地心中咆哮着,“故事里不是说洗澡的是漂亮的仙女嘛?!怎么会,怎么会就变成了男的了!!再美也是男的啊!!”

  咆哮很快就呜咽成一片欲哭无泪,自己偷的竟然是仙男的衣服,故事里没有这么编的啊!!可以还回去不,可以抹去刚才看到的一切不,自己的脸不知道往哪里搁好了,啊啊啊!!这个丑是丢大了!!

  那黑发少年慢慢地走上水岸,淡然地走到姜善身边,从已经僵直的姜善手里抽出了自己的白色大袍,转手就披在了自己身上,从头到尾一语不发,空气里的紧张让姜善觉得自己就像被谁定住了身形,大气都不敢出,一动都不敢动,就由着那少年从自己的手中取拿。

  那少年整理好了衣袖,理都不搭理姜善,转身拂袖就往反方向走去。

  姜善看着那少年要走,这才慢慢缓了一口气,想着自己是不是侥幸逃过了一劫?!那牛郎偷了织女的羽衣成就了一段姻缘,而自己不仅偷拿了位仙人的羽衣,还把他上下都看了个遍,不会这个也要自己负责的吧?!不要啊!!再漂亮自己也绝对不会对一个男性神仙有非分之想的,眼前当务之急就是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能逃多远就跑多远吧。

  正当姜善转身就要撒腿快溜,就听到身后那少年一声叱喝:“雷来!!”

  姜善心头就是一惊,“不好”这个念头就闪过脑中,但是,那少年的一声,怎么觉得那么的耳熟,自己是在哪里听过这一句话,忙回头再去看那少年,就在这时,一串惊雷就在姜善的头顶炸起,电光火石间,惊恐的姜善的瞳孔里映照出了一只黑色怪兽的巨大的身影!!

  “你!!”还没有等姜善把话吐出口,整个人就随着那电光一闪,应声倒地。

  姜钺听女魃说过她有一同胞姐姐,位列仙班为水神,司人间万水枯盈。此刻面前这位与女魃面容肖像的神女,想来就是女魃的姐姐。

  姜钺忙撇过头去,伸手将手里的羽衣递给水中的仙子,耳边就听到那仙女启唇轻语,如莺娇语一字一字吐出:“吾乃水神女雩,见过姜城城主。”那冰凉的指尖在姜钺的手心划过,取走了手中的蓝色的批帛。

  “我与城主有一段姻缘天定,望城主莫要嫌弃小神的粗陋容颜。”水神的声音比起女魃来,是更加的温婉,不像女魃总是那么的风风火火。而就算是再美的语音,此时的姜钺是一句都听不进去,耳边回响着的却是女魃欣喜的嘱咐:“那就这么说定了,我会在云上有仙峰等着将军你,你一定要来啊。”

  回想起女魃的那一句“我愿意”,此刻便是揉碎五内的折磨,姜钺闭上了眼睛。

  当青澄折着柳枝,在前方引着阿八找寻自己哥哥涿玄的踪迹,一边和阿八说说笑笑,远远就看到前方晴天惊雷,欢笑戛然而止,青澄脸色一变,大叫:“姨母姨母,是哥哥,他在用引雷术,啊啊啊!”转颜收了惊恐状,低声地八卦,“不知道谁这么倒霉,招惹了哥哥,被雷劈了。”

  阿八向前观望,前方正是掬星池的方向,再往前就是琅阁,暗道“不好”扯起青澄就快步往那惊雷的方向激去,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那一点隐隐的不安,让自己总是烦躁不安。

  两人赶到落雷的地方,远远地就看到那个黑发白袍少年正在用脚踢踢躺在地上的一团物体,阿八就觉得那团物体怎么那么眼熟,定睛一看,地上躺着的正是自己一路陪伴上山的姜善,阿八就觉得眼前一黑,那是姜氏的未来家主啊,不会就这么被雷给劈挂了吧…

  阿八连忙上前,狠狠地盯着那白袍少年一眼,“涿玄!!你又给我干了什么好事!!”说话间急着一跺脚,忙低身伸手去探姜善的口鼻心口。

  “活的,只不过在他头顶炸了个雷,就没落在他身上,凡人嘛,就晕过去啦。姨母你不要那么瞪着我啦,会长皱纹的。”那白袍的少年后退了一步,若无其事地懒洋洋地语调,能少说话绝对不多说一句,能一句话膈应到阿八内伤,绝对不多说第二句。

  阿八冷哼了一声,“涿玄啊,你就传说中的神级熊孩子吧,真能!!”

  “谢谢姨母夸奖。”涿玄随口应了句,侧过身,伸手将自己半湿的黑发撩到胸前,将中间的桃花花瓣一一拣出,仿佛刚才招雷劈人这档子事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果然如涿玄所说,姜善的确没死,还有口气,应该是被惊雷吓昏厥了过去,估计没什么大碍了。阿八这才稍微松了口气,站起身来责备涿玄,“你还真当我夸你啊!!他就是一个凡人,第一次来云上有仙峰,你倒好,多大的仇连天雷都招来了劈他,至于吗?!”

  “他偷看我洗澡,还偷了我衣服。”涿玄淡淡地说了一句,就看到青澄跳了过来,一脸“不热闹不罢休”的神情,扯着哥哥的衣袖,“什么什么?这人敢偷看哥哥你洗澡,那是该劈了!!不对啊,姨母,这个凡人不就是你说的贵客吧,竟然还偷看涿玄洗澡,啧啧啧,这是哪门子的贵客啊。”没等阿八回话,青澄偎在哥哥身边,歪着银发小脑袋就开始自动脑补了。

  阿八就觉得自己被噎了一只苍蝇,望着躺在地上的姜善,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你说你好歹也是姜氏后人,怎么能干出这种下三滥的事,还是偷看一只麒麟洗澡,你说你这恶趣味,真是让人匪夷所思。

  万幸姜善此时晕了过去,不用面对这尴尬的局面。

  “姨母,姨母!!”青澄跳到阿八的身边,扯着阿八的袖子,“现在要怎么办,这人一时半会是醒不过来的,要不要我帮姨母你扛着他去琅阁,怎么样怎么样?”说着,青澄撩起自己的大袖,露出雪白却有精瘦的胳膊,仿佛在向阿八炫耀着,小青澄有力气的,小青澄能帮姨母扛人的。

  “你敢上琅阁了?”阿八转脸盯着白麒麟青澄,幽幽地问了句,就看到青澄猛然想起了什么,把头一缩,自觉地退到了哥哥的身后,嘟囔了几个字,“我说去琅阁可以的,门口门口啦!!我才不要去见那老太婆。”

  阿八伸手点了下青澄的额头,“就你事儿最多,你也不用扛着他上琅阁的。”说话间,阿八就觉得额角一阵跳疼,抬手揉揉眉心,只要遇到这两只麒麟,就一定会发生奇奇怪怪的事,莫名的头疼了起来。“罢了罢了。”阿八摇摇手,“就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你们两个就给我在这好好照看他吧,等他醒来。帝姬那边,我先一个人上琅阁回禀。”

  往前走了几步,阿八转过身来,语重心长地叮嘱那两个少年,“这姜善好歹是姜氏一族的,你们两个也收点性子,好生地照顾他。”阿八顿了下,“不许戏弄他!!不许用法术!!”

  青澄立刻堆起了无邪的笑脸应声答道,挥手致意:“姨母你放心吧,我们一定好好照顾他。”站在青澄身侧的涿玄依旧一脸冷漠,依旧低头自己捡挑那发间的花瓣,仿佛一点都在意阿八的嘱咐,连应一声都懒得回应,在弟弟不停地推搡中,才不情愿地哼了一声。

  摆脱了姜善这个包袱,阿八随手就扯过了一朵浮云,掐诀就越身而上,驾云就往山顶的琅阁而去。

  乱糟糟的一天终于在此刻暂时落下了帷幕,混乱间,阿八差点就忘记了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今天回云上有仙峰!!按照瑶光帝姬的嘱咐,将生日礼物快递给了苏摇光,自己一时兴起,决定回云上有仙峰将近期苏摇光的动向报告给帝姬。

  若是知道这次回来,竟然招惹来了这么多麻烦,打死也不会回来的,宁可泡个咖啡馆混个一日浮生闲游。

  当思绪移到了姜城的生活里,阿八猛然想起来,自己好像还答应了苏摇光晚上给她庆祝生日,驾云空中思量下自己还没做完的事还有一大箩筐,于是拿出手机准备给摇光在补个电话,再约日子给她庆祝吧。结果掏出手机一看,别说4G了,连2G网都搜不到。阿八笑着摇摇头,想想也是,自己正驾云临空中,这个位置吧,是不太好搜到基站,阿八捏捏手机,琢磨着一会蹭到了瑶光帝姬的WIFI,再给苏摇光留个言吧。

  在时空的转换中恍然一瞬,忘却了此时何时,此地何地,自己又是谁了?

  是瑶光帝姬?还是苏摇光认识的那个古灵精怪的姜小可爱?

  是那远古神话里的旱神女魃?还是对苏摇光照顾有加,豪爽仗义的红衣美人儿阿八?

  那些穿越过那亘古的时光而来,已经融合在现代生活里的神祇们,早就分不清到底哪个才是自己真实的面孔,也许,无论过去还是现在,无论是使用哪个姓名,哪个身份,活在当下就是真实的自己啊。

继续阅读:十二、瑶光和摇光(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苏小姐,你掉了个相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