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桃林星池(3)
此时甚好2018-06-24 07:113,186

  “是谁打扰小爷我小睡!!”那翻落的玄衣少年已经从草丛间坐起了身子,一边抬手牵袖揉揉朦胧的双眼,一边打着哈欠望着四周大声嚷嚷。一阵桃色花雨飘过,这才看清了坐在地上的少年,虽然一副少年的削瘦身形,一张如盈月一般的春桃面容,就如同那美好的人间三月让人欢喜的模样。只是有点奇怪,虽然是少年,却是一头银发,随意地交叉束着长辨搭在肩膀上,那如月下流水一般的光泽在左顾右盼间莹泽。

  阿八不搭理那少年的嚷嚷,冷哼了一声,说道:“咦,怎么是青澄你,你哥了?”上山的途中,白石老头儿曾经说那黑麒麟喜欢在桃林里躲着睡觉,阿八先入为主,就以为那树上是涿玄,没想到是白麒麟青澄。

  青澄正酣睡正好,被阿八的法术弹下了树枝,下床气正没处发,一团恼火。在这云上有仙峰,除了瑶光那老太婆能收拾得了自己,摊手,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放在旁人任谁还有这胆量,竟然敢惹自己。

  青澄正要寻那害自己的到底是谁,一阵熟悉的声音就远山惊雷落入耳中,不自觉地浑身打了个冷颤,揉揉眼睛看清了面前人,唇齿颤巍巍地抖动着:“女魃…魃…魃姨,你怎么回山了?!”

  虽然告诉自己无数次,自己已经长大了,是器宇轩昂的大神兽了,但是一听到女魃的声音,本能地就蔫了下来,那幼年的恐惧如同阴霾一般笼罩在自己整个思维里。

  阿八也不回答,垂目盯着青澄一眼,青澄立刻直觉地坐直了身体,结巴着说:“我…我不知道啊,哥哥应该也在这附近吧,我今日还没见到他。”

  “刚才桃林的结界是你布开的?”阿八走到青澄身边,蹲下身来,笑着问着。

  青澄觉得自己如同被蛇盯着的猎物,一动都不敢动,而那蛇正笑眯眯地看着自己。

  青澄连忙摇手:“不是不是,我这么懒,肯定…”话甫一出口,就知道坏了,自己把不思进取,懒疏功课的罪过给认了下来。想当年女魃就是专任教习麒麟兄弟俩的师父,除却这点女魃还和这对麒麟兄弟的身世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这声“姨”可不是简单的称谓,只不过女魃不说,麒麟兄弟俩也没这个胆子继续问。

  青澄一贯懒散,却机灵活泼,见人识相,想着这下又要被女魃姨母给收拾了,吓得后面话直接吞回了肚子,低头做恭顺可怜状,不敢再看阿八的脸。

  “额,小青澄这么有自知之明,还说自己懒,那就是布置的功课都没有做啰?”阿八伸手抚平理顺青澄耳边的碎发,“我还想多夸夸你,最近长进了不少啊,我竟然半天都没有找到你们哥俩。看我离开了这些时日,小麒麟调皮了嘛!会逗着姨母玩了!”

  白麒麟把头晃成了拨浪鼓,“没有,没有,姨母知道的,青澄可乖了。”

  “那不乖的就是涿玄了?!”阿八歪头继续逗着青澄。

  “嗯嗯。”青澄顺着阿八的话,点头应声,脑海里闪过哥哥那张冰块一般的脸,立刻又摇起头来,连忙改口:“哥哥也很乖的。姨母你这次回山是来找我们有事嘛?”

  “没事,我护送贵客上琅阁,路过桃林发现被布下了结界,就来看看是谁干的。”

  “啊,那肯定是哥哥了。再说了,我们的结界对于姨母来说,就如同泡沫一般儿戏,怎么会劳动姨母特地来找我们哥们。”话说到这里,青澄忽然闭嘴不语,黑色的眼珠儿转了几圈,好像发现了什么,大声嚷了出来,“我知道了,姨母你护送的是凡人吧,所以那人儿过不了麒麟的结界!!凡人的话,那就只能是那山下城里的…不会是…”

  还没等青澄说完,就看阿八抬手就赏了青澄脑门一个板栗,青澄“哎呦”一声双手捂住额头,噙泪哭音着:“姨母,好疼的。”

  “少啰嗦了,起来带我去找涿玄。”阿八起身,说话间伸手就扯起了青澄的后脖领,将青澄拉了起身,“你们兄弟感应一向敏锐,你出马很快就能找到了涿玄。”

  “姨母的命令,小青澄肯定立马去办的。”青澄掸手拍拍长袍上的草叶,起身观望了下方向,空气里嗅了嗅,一抖大袖朝着一个方向就走了过去,阿八紧随着青澄的身后。

  和白石聊得越畅快,姜善就对离别的到来感到愁肠百转。这世上志趣相投的人本来就难找,就算是今日早晨从梦中醒来,姜善也绝对料想不到,自己在几个时辰后,在一座奇怪的仙山上,和一个石怪聊得如此投缘。

  绕过了掬星池,就算不停地找寻话题,到了最后,白石老儿还是躬身抬手抱了抱拳,向姜善道别,那辞别的苍老声线随着花白长须一起落了地,就看到白石老头儿抬手举起拐杖往地上一点,整个人顿时就消失不见了。

  姜善呆愣在原地,好一晌时间后才回过了神,左右环顾四周无人,早就看不到那白石老儿的踪迹了。姜善就觉得自己就如泄了气的气球,瘫坐在地上,回顾今天的经历,自己遇到的这些到底是什么事嘛?!

  姜善思来想去,当务之急是要去觐见那琅阁的瑶光帝姬,没准还能遇上那红衣的神女,姜善回想白石老头的话语,自己的祖先娶了阿八的姐姐,那阿八… 姜善怎么都接受不了这样的身份,无论怎么说,这件事还是当面询问阿八,才能得到准确的答案。再说,那红衣的神女带着自己来到云上有仙峰,若是找不到她,自己怎么回家啊!!姜善意识到这点,忽然觉得有点后怕,猛然站起,既然决定了自己下一步的方向,姜善拍拍身上的尘土,往着白石老头儿刚才所指示的方向走去。

  回首望着自己前来的道路,桃林在不远处氤氲着粉色的云雾,这里是仙境啊,此刻此时的自己竟然身处在神话传说中才存在的仙山宝地,姜善不由地唏嘘了起来,离着自己不远的一汪清泉竟然和那西王母的瑶池一脉同承,息息相关,姜善觉得自己已然在云里雾里,没有个脚落实地的踏实感,这一切,离自己熟知的世界都是那么的遥远,甚至于姜善觉得自己是不是宿醉在哪家酒吧了,这就是一场黄粱梦。

  此身已经分不清是梦中还是现实里,姜善一边掐掐腮帮子还是疼的,一边沿着掬星池边的小路往琅阁的方向走去,就听到耳边一阵阵水声,隐约间就在不远处溅落哗啦,姜善停住了脚步,往那掬星池里观望,虽然在白石的语气听来,那掬星池就是从瑶池割离分开的一部分,想来也不会多大,而此刻姜善站在水岸边,那清池一半倒影着那烁烁华桃,一半掩映在葳蕤古木间,竟然一眼望不尽这清池。

  姜善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沿着水岸往那水声激荡的地方走去,岸边生着合腰粗的翠柳,枝条落下犹如翠玉的珠帘,遮着那远眺的眼,姜善伸手掀起柳帘,就看到一层层的涟漪向自己的方向荡开,托着那粉色的桃花花瓣,染就了一池柔粉。

  话说,那老实的牛郎听了老牛的话,早早地埋伏在瑶池的岸边,果然和老牛说的一样,一群披着羽衣的仙女从天上落入了池中… 牛郎偷偷藏起了粉色的一系羽衣…一位美丽的仙女因为找不到羽衣,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姐妹升到了空中…

  那水声越来越近,若不是那柳帘遮住了视线,就能看到那水声的来源,姜善的心头越发地激动,故事里不就是这么写的,失去羽衣的仙女最终只能随着那偷走羽衣的牛郎回到了家里,做了他的妻子,还为牛郎生了两个孩子。难道,这掬星池里也有仙女?蓦然间一系雪白的薄纱落入了姜善的视野里,就在离自己不远的柳树上,正挂着一件白色的纱裙,和着柳条随着微风慢慢地飘摇。

  姜善喜出望外,原来神话故事里都是真实的,还真被自己遇上了在仙池里洗浴的仙女了?想到这里,姜善再也没细想,上前几步就扯下了那挂在枝条上的白纱羽衣,羽衣落手正在得意间,姜善就觉得眼角处瞟到了池水中一个身影,正面朝着自己,想来自己刚才去勾拿那羽衣,全被那人看到了?!姜善做贼心虚,怯生生地转过头偷望过去…

  姜钺愣住了,只见那水中的人儿转身面相自己,缓缓地向岸边游来,当她看到姜钺手里的羽衣,低声笑了起来,那一张和女魃相像的面容,姜钺心里却非常清楚,那水中的仙子并不是女魃。

  姜善傻住了,就看到水中站着一位少年,十七八的模样,水珠从美好的上半身滑落,任谁都能看出他的性别,那黑发半湿,粘在如玉一般的肌肤上,出水时那粉色的桃花粘在乌云一般的黑发间,也点缀在眉心唇角,预发烘托着那少年五官的秀致,黑瞳如夜的流星,上挑的眉尾却显示着他此刻的不耐烦,双手抱肘,冷冷地盯着那个偷拿自己白色大袍的宵小贼子。

继续阅读:十一、桃林星池(4)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苏小姐,你掉了个相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