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桃林星池(2)
此时甚好2018-06-24 07:103,131

  风撩起了花枝,将如雨的桃花花瓣吹入了掬星池,粉色花瓣儿飘浮在清澈的水面上,随着风儿聚散,竟然将半池染成了粉色,一圈圈的涟漪推着花瓣,粉色的水波向四周推开,氤氲起一层粉色的雾气。

  姜钺站在那池清泉边,被眼前的一幕愣住了,一时不知所措,双脚灌铅一般怎么都抬不起来回身就走。那雾气间恍然一个白色的人影背对着自己,半身隐在池水中,正用手滑动着水面,涟漪一圈圈向外推开。虽然只是背影,姜钺再迟钝,从周身的曲线也知道那是位女子,临照池面的古树上系着水蓝色的批帛,此刻风起,批帛撒开,飘飘荡荡地在空中舞动,最后落在了姜钺的肩上。

  姜钺蹙起了眉头…

  和女魃约定在这片桃林里,系在桃花枝上那赭色的羽衣批帛,姜钺却是怎么都找不到,却渐渐在花树间迷失了前来的道路,只好按照模糊的印象在桃花林里游走,希望能找到去琅阁的道路,更希望找到女魃留下的信物。一想到女魃的古灵精怪,姜钺就垂目噙笑。

  乱花迷眼,一阵风儿拂过,金色的光碎落满了迷径人的袖襟。

  姜钺今年已经二十,本应该在十六岁就接任姜氏的家主,却因为突然的战乱推迟了来云上有仙峰觐见瑶光帝姬的时间。战事得以缓和后,姜钺受命于父亲,前往云上有仙峰,此行不仅仅是为了觐见帝姬,并且继承姜城的城主之位;还要感谢帝姬伸出援手,派女魃前来搭救姜城,除此以外,姜钺还有另一个目的,那就是回应女魃的深情,向帝姬恳求一段良缘。

  姜城作为姜水上的重要城镇,无论是军事地位还是通商四方的富庶一甲,自古以来都是兵家觊觎的宝地,战有地势割据南北势力,守有粮草闭城三年也不是难事。若是安平时代,倒也是没有人敢冒然进攻姜城,只可惜先帝崩驾后,四方的国姓诸侯王就萌动起了心思,皇城的太子软弱又无能,都是一个爹所生,谁又能说自己没机会登上至尊之位了?!

  当四方诸侯逐鹿中原时,姜城就成了各方势力拉拢的目标,可惜老城主一片赤诚忠心,就算气得卧病不起,也就是不肯与众诸侯王狼狈为奸,拉拢不成那就只有武力征服了,一时间狼烟起,几家诸侯王联手围向了姜城,一时姜城岌岌可危。

  姜钺就是在这样凶险的时刻,以弱冠之年代父挂帅守城,这一战就是三年多,眼见着城里的屯粮就要见底了,却依然无法击退困城的敌军。正当姜钺一筹莫展,战时胶着的紧要关头,那旱神女魃奉帝姬之命,来到两军阵前助姜城脱险。

  阿八打了个喷嚏,抬望眼那粉簇红团儿,若是第一次见到这仙桃林的人,定然会控制不住兴奋不已。但是,当这景色被看了千年,在阿八看来,是绵延了更久的时光,边失去了那最初的欣喜,习以为常地拂袖穿梭其间,已经忘了自己在人间游荡了多少年,身上的紧身时装时而让自己恍然时光,猛然抽断了思绪,脑中一片空白,不知自己是谁,身在何处。

  当那清风缭绕起披在两肘的赭色批帛,在空中恣意飞舞着,那深红的颜色侵染了瞳孔里所见的所有色调,才让阿八从迷思中惊醒,那是大地被烈火燃烧后的颜色,是自己作为旱神的不可抹灭的颜色。

  旱神女魃,阿八手捏着批帛捂脸,轻轻地笑了出来。

  姜钺永远都忘不掉,女魃身着青衣披着赭色羽衣,就如同天神一般从天降落的英姿。

  姜钺也知晓自己的家族,不仅仅是作为城主守护一方百姓,更重要的是每年春秋作为主祭代皇帝祭天敬神。姜钺一直认为这只是一种仪式,家族的传统,而当如假包换的神女落在了自己面前,也着实被女魃惊呆了。

  那自称旱神的神女,看着就如同邻家的小妹妹,总是说话间笑意盈盈,眼眸里闪着星河,和传说中那所到之处皆旱三年的冷酷神明一点都不一样。

  但是姜钺更希望被派遣来的是位杀神,越快地解决战事对姜城的老百姓来说是一种解脱,以杀止杀,说实话,女魃的模样一点都不像能震慑住敌人,而更像是让人呵护保护的小姑娘。

  姜钺皱皱眉头,心里纳闷为什么这样的一个小姑娘会是旱神?!虽然话没有说出口,但是表情上写得清清楚楚。女魃瞄在眼里,也不在意姜钺的猜疑,笑眯眯地请姜钺摘下免战牌,径直请了前锋置身两军阵前。

  不出片刻,姜钺便切身知晓女魃的本领实在是了得,只是取了百宝锦囊里的几件神器,顷刻间就震呵退了敌军。转眼战势就逆转了,瞬间解了姜城的困顿。在姜钺的惊愕中,女魃的笑声如银铃一般清脆,就这么散落在心头。

  那女子是不属于这平常的人间,她是高高在上的神。姜钺很明确地知道这点,当女魃在离开前的告白,让自己大吃一惊。

  “虽然相处短短时间…但是我已经完成了帝姬的使命,必须要回昆仑丘了,回复帝姬的敕令。走之前一定要问一声将军,我喜欢姜将军,将军可喜欢我?!”

  “将军应知道我仙籍本是旱神,所到之处皆无雨,对这战场有意却对民生有害。若是将军对我有意,我愿脱离仙籍,为凡人和将军相守一世。”

  “这赭色的羽衣批帛,本就是大地燃烧的颜色,正是独属我旱神的颜色,将军可不要找错了额!!”

  娇艳的樱唇若那三月的花,倾吐着爱意,姜钺一想到自己心爱的姑娘为自己愿意放弃仙人的身份,便是将这颗心献上也在所不辞,可惜自己不善言辞,除了点头竟然无法再做出别的表示。

  “将军会登云上有仙峰觐见我主人瑶光帝姬,女魃就在山上恭候将军的到来。”

  那水蓝色的批帛从树枝上滑落了下来,落在了姜钺的身上,池中人像是觉察到了什么,扭过头来正对上了姜钺的目光,那对美目蕴含着星河,同样的黑色长发披散在单肩,整个人就像是一朵洁白的菡萏,在水波的摆动中摇曳生姿。

  如果姜钺知道那日在紫藤花下的倾心之交,成为了最后的痴慕,从那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在自己的生命里,若那烟花,一瞬绚烂便陷入了一片黑暗里,甚至于…甚至于自己有生之年再也没有见到女魃的笑容。若真的可以预知未来,那姜钺定然懊悔此刻只是含蓄地点点头,浅笑相对女魃的爱诉,那一刻就应该紧紧地抱住女魃,将她留在自己的身边,为什么自己当时就没有如同女魃一般的坦诚,如果紧紧抱住女魃,是否能逆转这最后分别的命数?!

  飒!~谁会知道这种事?这世上哪里有后悔药了?

  穿林的风儿,掠起层层花雨,仍是再美的花雨,对于此时的阿八却早已不胜其烦,那花瓣粘在头发上,怎么抖都抖不尽,来来回回寻了半天竟然没有找到那两只麒麟,无名之火噌地就窜上了心头,双手叉腰站在桃花林间,周围一片寂静,除了风贴着叶间的私语切切,阿八闭眼定了定神思,总觉得是谁将自己逗留在桃林间,一时不知道是继续找寻,揪出那两只捣乱的麒麟,还是转身回到姜善的身边,正在犹豫的时刻,眼角扫过桃林草地,就在这转目瞬间竟然让自己抓到了一丝痕迹,阿八心头一喜,伸手过赭色的批帛包住长发,就往那目光所关注的方向走去。

  麒麟是神兽,所到之处皆有神迹,只是并不为人所知,而对于阿八来说,确实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那被桃树遮住的背阴处,如星点一般的荧花在幽幽地发光,一点一点往着桃林的更深处延伸而去。

  阿八一乐,“怎么都找都觉察不到气息,竟然这么无意就发现了,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很快地,阿八就发现了更多的荧花,就如同足印一般有规律的散落在草地上,那四蹄小畜生应该就在这附近了。

  转过一棵花枝累赘的桃树,那草地上的荧花戛然而止,阿八就是一愣,就在纳闷的时候,就看着眼前薄玄色一闪而过,阿八连忙抬头,只见那繁累粉桃间,一缕薄纱飘飘然,最后叠落在那花枝间,随着那玄鸦一般的薄纱一起的,是一截雪白的素腕搭在了那桃枝上…

  阿八退后了几步,抬头眺望着花间的斜枝,果然不出自己意外,树枝上趴睡着一位玄衣少年,一身薄纱大袖淹没在花海之间,随着风花飘舞,别样的雅致。阿八歪嘴苦笑了一声,好嘛,这小祖宗竟然寻了一安静地方,好生睡那一觉,让自己一顿好找。

  说时迟那时快,阿八掐诀弹指,一道金光就射向了桃花间的少年,就听到“哎呀”一声,那少年应声就从桃花树枝上翻落,掉入了草丛间。

继续阅读:十一、桃林星池(3)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苏小姐,你掉了个相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