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桃林星池(1)
此时甚好2020-01-28 15:473,860

  紫藤树下,那香甜的香气就如那时的心情,甜蜜而又雀跃着,在三月的阳光里。

  “若是将军有意于我,明日上山必然会经过那仙桃林,我会在那桃林挂上这羽衣批帛,以此为信物定下缘分。”藤蔓树荫下,银色盔甲的少女高梳马尾,凤眼的吊梢挑着一分桀骜,一分媚色,唇间如含着那艳春的娇桃,词句沾染了那甜蜜在齿缝里跳跃,让人想要倾身而前,去嗅那芬芳,去浅噙那蜜汁。

  若不是那少女铠甲在身,手压着身侧的宝剑,任谁都会有这样的奢望一亲芳泽,却被那亮银铠甲缝隙间的暗红震慑住了。

  花影还站着一人,高大的身姿应是那少女所说的将军,眉目掩映在枝蔓间,唇动浅笑,虽然听不见他的回答,却温柔满溢,揉进花香里,映入少女熠熠闪烁的眼中,唇角上翘,弯出好看的角度,满心欢喜如沐春风。

  撇开压垂的桃枝,桃花如雨落簌簌,抖落了阿八一身,粉色的一片片柔瓣,清纯娇嫩,像是这世上最温柔的呵护,落入了心间。即使是过去了数百年,这桃林的景色还是和当年一样,自己却再也找不回当时的满心期望,跳跃着认为这桃林就是最美的地方了,就如那时的恋心。

  阿八立在桃花树下,轻轻掸落身上的桃花瓣,仿佛是在触摸这世上最脆弱的美好而小心翼翼。那桃花本来就不是凡间物,簇簇粉团凝着天生的华光,风来摇曳星光,阿八觉得一时迷眼,恍惚间时光回溯,朦胧间又见那青衣少女站在桃花树下,她满脸希冀望眼欲穿,依旧在等着自己的情人,仿佛时光在那一刻就停止在这桃花林里。

  阿八不再看那烁烁华桃,抬眼远望着那花枝间的蔚蓝苍空,忽然感到有泪凝在眼角,却怎么都不愿它落下。当期望在结局面前不堪一击,瞬间暖春化为了寒冬,这心从那时起就被冻结了,再也无法为任何人而悸动。

  忽地阿八低头咧嘴轻笑,在这如水时光里,没有什么是会被留下来的,当时也不过是自己的一时的偏执,竟狠狠一口咬定此生不再相见,却忘记了普通人的寿命短暂,再回头时那人却早已经不在这人世了,哪儿也找不到了。

  这世间,也就再也寻不到那人了。

  而自己,从那一刻起,就冰封了所有的爱恨。帝姬说的如是,神的爱恨如静水永止,本就不因起波涟,起伏都是对普通人的不公平。阿八低声轻笑了声,凝泪还是滑下了脸庞,阿八抬手掸去,一转身往桃林深处走去…

  白石老头还是抵不住姜善的怂恿,摸摸胡须心里琢磨,既然那麒麟的结界已经消散了,说不定旱神早已经料理了那两只小魔王了,若此刻带着姜善赶去和旱神汇合,应该是没有多大问题的吧?!虽然还是有些顾虑,白石老头儿还是点头应着姜善,拄着拐杖撩起长须在前面带路,引着姜善就往桃林而去。

  人间的桃林到了花期,簇拥着粉色的白色的团团,压在江南的湖边和小村,将大地染就锦缎千里,虽然只是小小娇桃,却已然艳色冠百花,何况这一片依偎仙山翠林的桃林,正是那瑶池边的仙品,千年的仙界雨露滋养出了这一片桃林,花色娇粉,柔蕊颤微着抖动,如若那二八少女脸颊上的一抹羞红,和普通桃花截然不同的是,那花瓣四周微微闪烁着一层金光,在风中摇曳着,撒下了一丝丝金色的光宵。

  姜善跟在那白石老头的后面,强压着那雀跃的心情,保持着颜面上的平静,可是一双眼睛转来转去,已经情不自禁地向着不远处的那一团团的红云,伸长了脖子张望着,天啦!!自己竟然会看到那传说里神奇的仙桃树,真是有生之年。小时候看西游记时,就莫名地好奇着那千年开花结果的仙桃儿,吃了一颗就能长生不老,羽化成仙。当时就羡慕死了孙猴子,你说你吃桃就吃桃,还浪费了那么多做什么,太可惜了。

  难道自己也有这个仙缘,得了那么一颗仙桃儿?!姜善心底已经打起了小算盘,自己真的不贪心,只要一颗仙桃儿就足够了。想到这里,姜善抬眼就见着那红云越来越压近,空气里如蜜般的香气迎面袭来,心情越来越激动。

  白石老头儿在前引着路,一回头就看到姜善两眼发直地盯着面前的桃林,低头一笑,这些年来受不住这桃林诱惑的山精木魅,多得不可胜数,只可惜啊… 白石老头儿摇摇头,摸摸长须转头和姜善说道:

  “咳咳,小郎君也许听说过这仙桃林吧。小老儿也是听那桃林的仙子说,那西王母的瑶池边有三种仙桃,一千年就能开花结果的最为普通,三千年开花结果的是为上品,而那六千年开花结果的为上上品,我们这些小仙别说见了,也就只是听听。小郎君你看前方的这一片桃林,就是我家主人从瑶池边移来的仙桃树,正是那三千年开花结果的上品,人间难得一见,也就只有这云上有仙峰有这一林子的桃儿。与小郎君你的仙缘不浅啊。其实,就算那一千年的桃儿,能见上一面,嗅嗅那香味对于凡人也就是莫大的仙缘了。”

  姜善一听到这个话,心里乐开了花,还没等自己问白石桃子的事,就听到白石老头儿顿了一顿,继续说:“只可惜,小郎君你来得太早了,那三千年的仙桃儿还没有结果…”

  白石老头儿一摊手,姜善的心儿立马落入了冰水里,如同泄了气的皮球,“唉!…”长叹了一声,原来那桃儿还没有熟啊,自己今天的运气真是背到家了。

  此刻任眼前再美的景色姜善也提不起力气,垂头丧气地随着白石老头儿走进了桃林,虽说心里万般遗憾,却也只能作罢,那可惜的酸涩味在心底默默翻腾着。

  一眼望不到尽头的碧树粉桃,满眼娇粉应接不暇,抬起头来,连花枝间的青空都被染上了一层薄粉,更显得长空远碧,那异常甜美的香气萦绕在身侧鼻尖,却让人一点都不觉得腻烦。姜善更觉得惋惜了,三千年哪里是自己能等得了的?!

  一树的桃花粉霓薄裳,在枝条跳跃灵动着,那花枝被压得低垂,拂面掠袖之际,花香袭人,煞是可爱。白石老头儿立在树下,抬起头来也不由得啧啧称赞,一阵风儿路过,抖下片片粉色的花瓣,落了白石一身,那满脸褶子的白须老头也被染得可爱了几分。

  姜善低头摇摇,笑了起来,老话说的很对,命里无时何须再强求了?!一旦悟到了这个道理,姜善忽然醍醐灌顶,自己这么多年到底是在强求些什么?!至从成年后,就几乎没有再和老父好好聊过天,转眼自己已快而立之年,摊开双手却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追求着什么?甚至于自己此刻才发现,自己根本就不了解自己的家族,自己的父亲。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老父的黑发已经花白,行动也迟缓了起来。原想若是能求得一个桃儿,给父亲尝尝,不求长生不老,百年康健也就遂了自己做儿子的孝心了。可惜那仙桃儿开花结果三千年,人世寿命有限,自己都无法等得,老父又能耗上多少年?!

  “白石仙人,你说每任的姜氏家主都会来这云上有仙峰,那你见过我父亲,我爷爷,我祖父?”

  “仙人不敢担的,小老儿就是一守山门的石头怪,呵呵。”白石笑眯眯地回着姜善,“那是当然了,只要进了山门,就必定从我这石阶上过,姜氏的家主啊,见过见过,都是一表人才,呵呵,就像小郎君你一样的。”小老头边说边领着姜善沿着花间小径向前方走去。

  姜善还想问点什么,就看到那小老头的脚步颠得越来越快,头也不抬了一股经地往前走,一点都没有先前慢悠悠的模样,让人总觉得他想要赶紧离开这片桃林。姜善来不及问什么了,只能紧跟着白石小老头后面。

  很快就穿过了桃林,来到了一片略为宽敞的空地上,四野绿草莹莹,厚毯一般的在脚下摩挲着,这是那白石老头儿才停下了脚步,不时回头张望那片桃林,嘴里嘟囔着:“原以为旱神就在桃林附近,怎么这么久都没看到她的影子?!”

  姜善瞅着白石老头又是抹汗又是拍着自己前胸平平气息,纳闷着这石头精到底在害怕什么?白石老头也看出姜善的不解,忙解释:“小郎君你有所不知,那桃林是那两位麒麟最爱待的地方,平时像我们这种山精石灵是绝对没有胆量踏足这里的。”白石嘿嘿一笑,“今天不是看在有旱神护佑着小郎君你上山,小老儿哪有胆儿敢进这仙桃林儿。”

  边走边说,白石继续对姜善说:“再往前,过了掬星池,就能看到琅阁的殿前了。若还是一直遇不到旱神,小郎君只管在殿前等候就可以了。”

  姜善忙问道:“那你去哪?那旱神了?要我一个人嘛?”

  “我想旱神很快就会找到小郎君的,而小老儿身份太低贱,是没有资格踏入琅阁的,绕过掬星池小老儿就要和小郎君分别了。”白石赔笑着,可是面上眉须遮颜,让人看不出什么表情来,姜善左右环顾,却依旧看不到一个人影,说不心慌那是撒谎。

  “说起那掬星池,本是瑶池的一部分。小郎君知道瑶池吧?你在人间是否听说过瑶池的传说,小老儿原本也不知道,最近得缘分翻了些书本,才晓得凡间的能人真是太多了,竟然能编出那么多故事来,比小老儿从仙姬那里听来的,要精彩的多。”

  “瑶池?不就是西游记里王母举办蟠桃盛会的地方!!还有牛郎遇到仙女洗澡的地方?!”

  “对对,小老儿一直好奇,写书的人是怎么知道这么多仙境的事情,按理来说,能踏入仙境的凡人是少之又少,真是想破脑子都想不通!!”

  姜善随口答道:“也许写书的那人,就是神仙了!! 就像旱神那样,她不是就一直生活在凡间。”

  “原来如此。”白石恍然大悟:“了解仙境的,当然只有在籍的仙人了。小郎君的话真是提醒了小老儿。若是得了机缘,小老儿也要将这么多年的见闻给写下来。就算有一日神陨,也算留下点痕迹。”

  “如果您老真写了,想来也是十分精彩的,到时一定要让我拜读,我还可以帮你找出版社出书,找导演拍个电影…”姜善对自己的人际关系非常得意,不由地洋洋得意向白石老儿吹嘘了起来。

  得意之余,忽地想起很快就要和白石老头儿分别,姜善不由得又感伤了起来,虽然开始刚入山门时,被白石老头吓得不轻,可是一路相处下来,才发现了这石头小老儿的可爱之处。

  白石老头闻言,开心地用拐杖点点地,像个稚子一般开心地笑了起来,脸上的褶子仿佛镀上了一层荣光,连声点头说好好。

继续阅读:十一、桃林星池(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苏小姐,你掉了个相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