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这个神女有点酷(6)
此时甚好2018-06-24 07:093,408

  “话说回来,这水神旱神两姐妹长得真是一模一样,小老儿刚才还一时晃了眼,竟然还认错了。”白石从石鼓上跳了下来,拄着拐杖往桃林的方向走了两步,“当年水神出嫁时,是这云上有仙峰难得的盛会…”白石老头的声音越来越低,尾音喃喃仿佛陷入了回忆中。

  “水神出嫁?神仙也会嫁人?她嫁的也是个神仙?”姜善问道。

  白石回头看看姜善,微眯着双眼,顿了一下接着说,“水神嫁的不是神仙,而是一个凡人。”

  “啊~ 凡人?!和我一样的普通人?!”姜善的语调略略提高,惊讶地应着白石。

  “唉,那是好几百年前的事情了,小老儿有些记得不清楚了。对了,你们人间不是有许多这样的故事,那本聊斉,里面不是有很多!”

  姜善立马更正:“聊斋志异!!”

  白石老头小眼睛一亮,随即又眯了起来,藏在了如雪般的长眉下,“对对,就是那本。但是,最有名的就应该属牛郎织女的故事了吧,正好还说的是在瑶池发生的故事。”

  “那些都是杜撰的故事吧!”姜善托腮,了无生趣地听着白石闲扯。

  “是也!也非也!”白石老头拿拐杖点点地上,“牛郎的故事的确是人编的,可是这件稀罕事还真的有发生过。”

  白石故弄玄虚地顿了下,直到姜善转过头来,满脸写着不可思议,这才“呵呵”一笑,继续说了下去:“刚才说的那位水神,就是这样遇到她的郎君的。”

  “啊!!!你是说女魃的姐姐,就是织女?!”

  “啊呀,小郎君你误会了。水神的婚事,就和你们传说的那个牛郎织女的故事差不多。她就是在掬星池边遇到她后来的郎君,并且就跟随那人去了人间。而牛郎织女的故事,以小老儿我这虚长年岁,是从没有听说过瑶池发生过这事的。”

  姜善这才恍然领悟,随口问白石:“那个,那水神不会也是洗澡时被偷了衣服?就和牛郎织女那故事里一样。”

  白石“呵呵”干笑了一声,“这点细节…小老儿就不知道了,只知道两人定情在那掬星池边,主人没反对,成就了一桩美事。大婚那日,小老儿也破例披红了一次,我这白石台阶变成了喜路,一路铺就红色的琼花,从山顶到山脚。”白石老头儿捋捋长须,眯着眼睛回味着那场盛宴。

  忽然,白石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垂声低喃:“好事多磨啊,可惜旱神神女怎么都反对她姐姐和凡人的婚事,…唉,那都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白石老头突然脸色一沉,好像是想起了什么,慢慢地就掐了话头,愣神一般在记忆里搜索着什么。

  “真是个霸道的神女。凡人又怎么样?竟然这样的看不起。”姜善唏嘘了两声,却立刻就想起了刚才阿八一脚把自己踹下悬崖的事了,那强势的神女想来都是让人害怕的,于是讪讪地胡乱应着白石,“老话说,宁拆十座庙,不拆一桩婚。咳咳,她又何必了…”

  “啊呀,小老儿想起来了,从那时起就四下传说旱神她一怒之下离开了云上有仙峰,我说今天到底哪里不对,竟然在这这里看到了旱神神女,才一时将那两姐妹给混淆了,把旱神神女给认错了。”

  “……你们这些仙人也会出错?!”

  白石拒绝回答姜善的这个问题,装着就像没有听见,自顾自地继续说:“当年水神大婚时,就在这桃林里,旱神她好生地大闹了一场,后来是主人出现,为水神主婚,旱神这才作罢… ”白石歪着头,有那么一点细节,就在嘴巴边了,可就是抓不住那字节,直觉就觉得那很重要很重要。

  “我说我怎么连这个都忘了!!水神下嫁的那个凡人也姓姜,和小郎君你一样的!!”

  离了桃林越近,那片粉色的云团就越来越压得阿八喘不过气来,夭夭灿华,烁烁迷眼。若是将云上有仙峰所有的景色一一筛选,这片桃林无愧于秀色占魁。只不过在阿八看来,却是最不想见的地方。

  树影婆娑,花枝依旧繁腾到晃眼,那些过去的人和事,在眼眸阖捭间闪现,那些已经飘零成碎片的话语,竟然在转念一瞬在心底凝聚了起来。

  似乎时间在心头的芥蒂面前也无能无力,阿八无奈地摇摇头,无论经过了多少年岁,也宽慰不开那“得不到”和“已失去”的落寞。

  就算再不愿意回到这里,而此刻的阿八却只能怒气冲冲地杀进了桃林,心里肆磨着:别让我逮着这两个兔崽子,非揍他们两个屁股。阿八这就纳闷了,自己这么多年,难得的回云上有仙峰一趟,结果今天一上山,就遇到了姜家的小兔崽子闯结界,可真是冤孽无穷时。

  若是腾云到那山顶琅阁,也不过是转瞬的事情,偏偏帝姬也跑来凑热闹,从来不招待客人的琅阁,竟然向姜善敞开了大门,还让青鸟传话,让自己领着姜善从山门起,好好地游览下有仙峰的美景。

  好不容易快到山顶了,结果那两个混账小魔王竟然在桃林布开了结界,阿八扶额,自己倒是无所谓麒麟的结界,那两个小魔王的道行在自己面前还嫩着了,可姜善是个凡人,却是无论如何都通过不了的。

  阿八隐隐地嗅到一丝阴谋的酸腻味,瑶光帝姬那贪玩的性子,看着自己带着姜善的狼狈样,估计此时在琅阁笑成团了。

  仿佛一切的意外都是预先被计划好的,若是别人,把这些已发生和未发生的意外事给事糅合在一起,纯粹是不可能的事。可惜这点小伎俩对于瑶光帝姬来说,就是信手拈来的。

  阿八思来想去,自己是什么时候得罪了自己这个睚眦必报的主人,印象里也就是某一次拍摄时,自己戏谑了瑶光帝姬个子矮。

  多话真是害死人啊,阿八抬起头来,花间隐约就能看到琅阁的檐角,耳边仿佛能听到瑶姬那熟悉的笑声了,阿八内心咆哮着:逼着穿高跟鞋的人爬山,太惨无人道了!!

  一树一树的桃花繁团压枝,粉嘟嘟地在眼中嬉闹跳跃着,鼻息里全是桃花那略带青涩的香气,和着青草的气息,如春紧紧地将人拥抱在怀里,阳光在花间洒落,若火星般燃着那粉色的花朵,火星儿四溅,落在树下红衣人的身上,脸上,眸里。

  明艳相照,华光流转,只是那红衣人的眼底渐渐凝冰,过往那些不愿面对的一切在记忆的角落里蠢蠢欲动,在灿烂花束间跳动,眼中有点冰凉在躁动着。

  阿八转身不再看那旧日景,暗自搜寻着这次事端的始作俑者,很快,就在桃林里发现了麒麟的气息,宁神闭眼却一时觉察不出那两小子的具体所在,“小兔崽子,几日不见长进了嘛!”刚才脱了那折磨人的高跟鞋,阿八只能赤脚走在软绵绵的草地上,在树间穿梭。

  光影流转,同样景色的桃林在这云上有仙峰已经延续了数千年了,这桃树本就是瑶池边的珍品,花开三千年才落果,移到云上有仙峰,至今依旧是花枝繁硕,当年瑶光帝姬用山河长卷从瑶池边挪移这片桃林时,特地选的这三千年开花结果的品种,从琅阁推窗往下望,一片翠绿簇拥这一团粉色,如同一块粉色的宝石。

  “我又不想那果子来吃,就爱三千年桃花的这颜色,粉粉嫩嫩,让人看起来就开心舒怀。六千年的颜色太深了,一千年的也不好看,淡了。”

  瑶光帝姬当初那慵懒的声音又响起在阿八的脑海里,自己的这主子,任性是出了名的。阿八叹了口气,摇摇头。

  “你说什么?!再说一次给我听!!”姜善惊得站起身来,探身追问着白石老头儿。

  “这云上有仙峰啊,是不会有凡人能进来的,来往皆是上神,道行低一点的,都没有资格踏入结界。凡事也有例外的,每一代的姜氏家主,在继承家主的时候都是要由上一代的家主带领,上山觐见主人的。所以小老儿不会弄错的,当年娶了水神的就是其中的一代姜氏家主。”

  “你是说…那个水神嫁给了我的祖辈?!”姜善语顿,不可思议的语音微微发颤,用手指着阿八远去的方向,再次向白石确定:“那就是说,那旱神是我的太姨奶奶?!!”

  白石老头儿摸了摸胡子,点点头,“辈分上可以这么说的。小郎君你很聪明啊!”

  姜善就差没有一口血没喷出来,渲染一下自己的悲戚心情。阿八…那旱神,也就一张二十出头女子的面容,任谁看都比自己的年纪小,却是自己的太姨奶奶!!一路上来,萌发的那些小乱思,此刻被统统掐死了。

  “我的祖辈娶了水神?!这太不可思议了。我为什么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事。”姜善无法压抑自己的惊讶,一点点的猜测在心底萌动着,难道这就是姜氏被青眼的缘由,所以,姜氏的后人继承了水神的血脉?也许就是这层羁绊,才紧紧地联系着姜氏和云上有仙峰上的神明?!

  “咦,这麒麟收了结界了!!”白石老头向前走了几步,惊叫了一声,忙用拐杖点地冥思,再三地确认后,转头对姜善说:“是消失了,敢情是旱神神女找到了那两只麒麟了,竟然这么快就收了结界了。”

  姜善往前也走近了几步,虽然白石老头儿的嘴里,那称作结界似乎很厉害,可惜自己从来都没有看过,也觉察不到它的存在。就像今天发生的事情,让自己跌入了云里雾里,那般的神乎其神,是曾经自己绝对无法接受的认知。

   

继续阅读:十一、桃林星池(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苏小姐,你掉了个相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