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这个神女有点酷(5)
此时甚好2018-06-24 07:083,498

  白石马微抬马蹄顿着地面,就是不肯往前走,白石老头依着那马脸,把头摇着跟拨浪鼓一般,长须乱舞:“不去不去,惹恼了那小魔王,我可吃不了兜着走。”

  阿八低声咒骂了一句,一抬腿便侧坐在马背上,伸手就剥了脚上的高跟鞋,还没等姜善回过神来,抬手掐诀祭开了虚空,将鞋往里面一扔,单手点了下马背就越身跳下。

  姜善只恍然看到那神女将鞋子往空中一扔,鞋子就消失不见了,愣神之间,就看到阿八已经下马站在了马前,抱肘望着不远处。

  姜善顺着阿八的视线向前望去,只见那白石的台阶在不远处弯了个折,在密林间失去了踪迹。参天古树树枝浓密,早已深沉的树干显得四周更加的幽暗,远方一点点天光从叶间洒落,如落雪浮萤一般点缀着四周,白石台阶在这昏暗林中绽放出它的光华,相比刚才更加的晶莹剔透,如月别了遮云,那一点柔光温吞地指引着前路。

  就在荧光的尽头,树叶交叉间一团粉色的光华格外引人注意。

  姜善脱口而出:“那是桃林?咦!现在这个季节,都快入冬了,还有桃花?!”

  听到声音,阿八回头望了眼姜善,冷“哼”了一声便撇开头,不再搭理姜善了。姜善也自觉自己又多言了,在这云上有仙峰,的确不能用正常的规则来审度。总是有出乎自己意外的事物出现,若是一天前有人告诉自己有仙人的存在,自己百分百笑他是个傻子。

  “呵呵,这位郎君有所不知,这前面有一仙池,名唤掬星池,不要小看了它,它本是瑶池的一部分,主人念想着故乡,就挪了它来这云上有仙峰了,连带着池子周围的桃林也移了过来。”白石老头从白石马的一侧幻化出手臂,捋了下长须,向姜善侃侃而谈。“小郎君看过《西游记》不?里面的蟠桃宴知道不?!”

  “知道知道,我小时可爱看西游记,尤其是大闹天宫那段,暑假里电视里总是轮流播放,我都快记熟了。特羡慕孙猴子,吃一个桃子就能长生不老?太神奇了!!”

  “对对,就是那个桃林。想当年…”白石老头接过了话茬,正准备往下说,就看到阿八回头瞥了自己一眼,吓得立刻就收了嘴。

  “不错嘛,白石老头,连《西游记》你都看过,真是刮目相看了。”阿八冷冷地地一个字一个蹦着说,像是在压抑着莫大的怒气。

  “不敢不敢,还不是那两魔王丢下来的书,我就翻了几页,翻了几页。”白石老头缩着脖子压低了声音喃喃地说,“这麒麟的结界,小老儿可是不敢进的。那两个小魔王的脾气,不敢惹不敢惹,炮仗一样一点就着。”

  白石老头自言自语地嘀咕,“白麒麟脾气还蛮平和,那黑麒麟脾气上来,谁的话都不听,整座山都能被他掀了。主人也就由着他们的性子,从来不管束,啧啧,这脾气到底是随了谁啊?!”

  阿八闻言,冷笑了一声,“能随谁?当然是随了他们爹妈了。”

  白石恍然反应了过来,接过了阿八的话,“那传闻是真的!!”

  “我说了什么?我什么也没说。”阿八打断了白石的话,“我先去找那熊孩子,你们二人在这里等一会。”

  “好哒,好哒,神女把小郎君交给老朽,保准你放心。我们就在这里静候佳音。”

  白石老怪的扭捏语调,让阿八扶额无语,头莫名地痛了起来,真是妖孽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阿八揉了揉额角,回头对白石老头说:“白石,那些文绉绉的书你还是少看点的好,整个人都怪怪的。”阿八说完摇摇头,也不等白石回话,脚一点地,整个人如离弦之箭一般,就往那粉光之处掠了过去。

  姜善眼见着阿八的身影越来越远,伸手想呼唤阿八不要丢下自己一个人,话到了嘴边却又咽了下去,想来就算自己大声呼唤,阿八估计也是听不见了。姜善垂头轻轻长吁一声,忽然想到阿八把自己丢在了这里,而周围都是些奇怪的妖物,自己不正骑在石头妖怪变化的石马背上嘛!!

  想到这里姜善就是一哆嗦,就听到身下白石老头悠悠地对姜善说:“小郎君既然是主人的客人,那就是老朽的贵客,定然会完好无损地交还给神女。”

  说话间,姜善就见到白石马四周腾起了团白雾,转眼自己的双脚落了地面,再看那白马已经没了踪迹了,就看到自己身边站着了一位浑身雪白的老翁,和那月萤石的石阶仿佛浑然一体,雪色的长须拖曳在地上,手里拄着一柄同样雪白的拐杖,正是那白石老头儿。

  白石老头儿用拐杖在地面点点,从石阶上立刻幻化出了两个石鼓,老头忙召唤姜善:“小郎君还是坐会休息下吧,这麒麟神兽的结界可不是一时半会就能破的。”

  姜善好奇地问白石:“麒麟?就是那传说中的祥瑞神兽?这山上有活的麒麟?!”

  白石呵呵一笑,捋捋胡须,坐在石鼓上悠悠地道来:“这云上有仙峰是什么地方,区区麒麟当然有了。人间奉麒麟为祥瑞,在这里,它们只是看守山门的神兽而已。小郎君是得了主人的允许,又有旱神神女陪伴,才能平安地走到了这里。你看…”白石抬手指向阿八消失的方向,“在前方穿过桃林,绕过掬星池,就到了峰顶,那里就是主人居住的琅阁了。”

  姜善顺着白石手指的方向望去,突然想到了什么,喃喃地说:“难怪神女刚才说什么麒麟的结界。进山的时候的确看到整座山峰外有层光盾。”

  白石拿拐杖敲敲另一块石鼓,“小郎君想也是累了,不如休息会吧。”

  “为何我们不跟神女一起前去?!”

  “呵呵,小郎君你有所不知。那麒麟的结界一旦布开,私自闯入者等同于挑衅,若是那白麒麟还好说话,若是遇到的是那黑麒麟涿玄,是一点情面都不会讲的,遇神杀神,遇佛杀佛…像我等这样的山精石怪,是半点都不敢去招惹他的。”

  姜善听了白石的话,眉头皱了皱,轻声地说:“那神女她会不会有危险?”

  白石连忙摆摆手,“小郎君多虑了,那旱神神女本是主人身边的侍女,昆仑仙班的正统仙人,若是算起辈分,那两个小魔王都得尊她的,定然会平安无事的。”

  姜善点了点头,这白石怪不像阿八那么沉默,只要肚子里有的,都恨不得全倒了出来。相处了这么会,虽然知道白石是妖怪,姜善从内心里也不那么害怕了,甚至觉得这老头儿有那么点可爱。

  白石老头儿,盘腿坐在石鼓上,一边用拐杖敲着石鼓侧面,一边和姜善东扯一句,西拉一句:“小老儿虚年不过千年,萌出心智的时候,这云上有仙峰已经从昆仑丘挪移到这浮云山了。最早守山的神兽是那十眼开明兽,再后来就是这一对黑白麒麟兄弟了…”

  “白老先生,我想请教一下…”姜善牵了牵衣角坐了下来,一路走来,身上的衣服已经皱得不成样子了。

  “小郎君请问!若是小老儿知道,自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关于神女刚才说的主人,那个什么帝姬,很厉害?”姜善总觉得像打游戏快遇到最后BOSS了,收集些资料知己知彼也是必须的。

  “那是当然的了!!这神仙也是分三六九等的。”白石老头眯着眼睛,摇着脑袋,得意洋洋地打开了话匣子,“你看像我们这种石怪树妖,借着一缕仙气而修炼成型的只能算是最低级的,连仙都算不上,好在我们生在这云上有仙峰,比起那些生在凡间的妖怪地位又要高些,好歹产地不同。”

  “而主人她是西王母的幺女,真正的上古神裔啊,与天地同寿,与日月共辉,乃是仙人中等级最顶端的一族。小老儿不过千余岁的寿长,听闻那从瑶池迁移而来的桃花仙子说,至从上古神裔陆续归隐去了星海归墟,西王母也不再管理世事,全权交给了我们这主人瑶光帝姬代为管理,实际上主人她就是昆仑丘的少主人了,而这云上有仙峰,不过是她在人间逗留时居住的别院而已。”

  姜善总觉得自己此刻坐在一家小酒馆里,而那白石就是一说书的老头,敲着惊堂木摇头晃脑侃侃而谈,老头儿说的这些都是故事吧?!还是自己只是做了一场梦?怎么一点点实际的感觉都没有,姜善不止一次对自己所见所闻产生了怀疑,揉揉眼睛环顾四周,又转回头来仔仔细细地盯着白石老头儿…人间是不可能有这么奇怪的浑身雪白的老头,姜善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放弃幻想,开始默默接受这些现实。

  “刚才那个神女姐姐也好厉害的,她也是上古的神裔?!”

  “女魃?她也是很厉害的神仙,却并不是上古神裔。她本是旱神,掌天下万水干涸。民间不是有关于她的传说流传了下来,她当年可是协助应龙,献息壤助黄帝击退南蛮的功臣。”白石说了一半,故意顿了一下卖卖关子,瞅眼瞄瞄姜善张口结舌的惊讶模样,很满意自己这说故事的效果,于是继续说,“而那神器息壤真正的主人就是瑶光帝姬。旱神神女还有一个同胞姐姐,命唤女雩,和女魃恰恰相反,神职为水神,掌人间万水盈泽。她二人同为瑶光帝姬的侍女,侍女都厉害成这样,啧啧,小郎君你还想问主人她如何的厉害?!”

  姜善忙摇摇头,心底却嘀咕着自己的老祖宗是怎么认识这么厉害的神仙,而忽然反应了过来,姜城这么多年暗暗流传的那些神话传说,竟然都是真的。那自己的家族和祭宫,和这云上有仙峰的主人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姜城,传说中的“神隐之城”,原来真的隐藏着只存在于神话中的神明。

继续阅读:十,这个神女有点酷(6)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苏小姐,你掉了个相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