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这个神女有点酷(4)
此时甚好2018-06-24 10:173,279

  小时候,不知道从哪里翻出来本《中国神话传说》,书页泛黄一股霉味,书虱滑溜地在字里行间窜行,却一点都没有阻碍姜善的阅读欲望,生字繁体字囫囵嚼碎就吞了下去,书里的那些神仙真是让人叹为观止,让姜善小小的心灵里燃起了奇异的火焰。

  那孩童做了好事,却被大人误会,慈眉善目的神仙老头儿就奖励给他神奇的宝物。那少年不过是在树林里救了一只小鹿,夜里做梦神仙就来报恩了,再睁眼面徒四壁的家里竟然变成了金碧辉煌的宫殿…

  哇,原来做好事就可以得到奖励,小小的姜善觉得自己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再也不随便欺负路边的野猫野狗了,没准哪只就是二郎神的哮天犬也未必。花花草草也再也不手欠去摘采了,说不准哪朵里就住着花神仙子。

  虽然怎么都没等来白胡子神仙老头来奖励自己宝物,姜善却把这个好习惯给保留了下来了。

  没准,没准下一次就遇到了神仙了呢?!

  对姜善来说,最神奇的就是神话传说里的仙女,会打猎的小伙子在路边救了狼嘴里的兔子,兔子原来是仙女变得。会打渔的小伙子救了被大鱼追的小红鱼,一转身原来那小红鱼是龙宫的仙子。虽然故事各有曲折,最后一定是美丽的仙子爱上了善良勤劳的小伙子,两人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了。

  很久很久以前的小伙子都是幸运的,姜善将书掷在书桌上,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再看看自己,已近三十而立之年了,怎么就遇不到一个像仙女那般美丽善良的姑娘了?!都说神话是古人编来的故事,可是美丽的故事让人怎么都拒绝不了。

  “嗖~嗖~神女你觉得老朽比起那个叫电梯的,是否要甚一点?!”

  阵阵颠簸,把姜善从浅梦中拉了回来,不知道时候昏昏沉沉,趴在阿八的背后就睡着,猛然发现这一点后,姜善立刻惊醒,撒开环搂在阿八腰上的手臂,坐直了身子,却受不住那白石马欢快地蹦跳,一歪身子整个人又贴上了阿八的后背。

  阿八回头冷冷地说:“你在搞什么?没骑过马?撒手想摔下去?我不救你的。”

  姜善一脸尴尬,两手揪着阿八的一点衣角,连声歉意:“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咦,你这人还蛮懂礼的嘛。我还以为你就是个只会逞强的二愣子。”

  姜善闻言,点头赔笑,“神女教导得是,礼多人不怪嘛。”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识时务者为俊杰。姜善瞅瞅身下的这匹白石马,脖子一缩,深知要是再得罪这姑奶奶,真没准把自己扔在这到处都是怪物的山里自生自灭,就算不被吃掉,吓也能吓死自己,这里到底是个什么地方啊?!

  “说来也是,你姜家的家教那么严,想来你根性也是不坏的。”阿八抖着手里的缰绳,随口和姜善一句和一句应答着。

  “家门法严,只是我还修行不足,多有得罪神女的地方,还望海涵。”

  阿八诧异地回头望了姜善一眼,挑笑转身摸摸白石马的鬃毛,“不错,这客套话说得真中听,不亏是姜氏大族出来的孩子。可是… ”

  阿八顿了下,明显在忍住笑意,惹得姜善更加的在意:“还望神女指教一二!”

  “噗”阿八没忍住,喷笑而出,咯咯笑声如脆铃临风,颤音欢悦,连忙摆手,对姜善说:“我没什么好指教你的,就是想告诉你把嘴角的口水给擦擦,咯咯咯咯。”

  姜善闻言,白脸就是一红,慌手忙摸了摸身上,竟然找不到一张纸片,只好低头用袖子一角擦擦嘴边的唾涎。这个神女可真是可恶,处处就会揭自己的短,一点情面都不留,姜善心里埋怨着,和书里写的仙女简直就是一个天一个地,就是美丽这一点况且可以……符合上吧。

  “嗖~嗖~ 神女你看我学得像不像?神女啊,你说的那个电梯为啥要发出这种声音啊?!也是和我一样石头成精的嘛?”这时白石老头那低沉的声音又响起了。

  阿八扶额,觉得自己和白石再解释这个象声词的问题,白石老头估计更糊涂,于是…“也许是有个性吧!!对,个性,特别的声音。”将忽悠贯彻到底吧,反正白石老头是不可能见到电梯的。

  “原来如此额。我明白了,就像戏文里英雄出场,总会有自己的台词,那谁谁“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若想此路过,留下买路钱”,这种话一说就威风凛凛地,吓破敌人的胆子,山下的人可真有意思,现在都流行“嗖~嗖~?!”

  阿八的额角跳了两跳,这都是哪里跟哪里啊,再和白石解释下去,估计老头更乱七八糟了,话题一转,“白石老头,你怎么知道山下人写的戏文?”

  “哈哈,当然是那两个臭小子。帝子每次上山都会划定些科目,让他们两个读书。他们两个哪里会看书,于是就随机丢失书籍,最后都被树灵们送到我这里了。”白石老头得意地摇头晃脑,一阵颠簸不稳,姜善觉得自己像是被海浪上下落抛的一叶扁舟,手不自觉地又圈上了阿八的腰身上。

  “所以,我就先看个几眼,然后都整理干净了送回琅阁去了。就看过那么一点。”

  阿八一听到白石老头的话,僵着嘴角“呵呵”一笑,“那两个小魔头会看书?!吃书还差不多。说来,我进山也不少时候了,怎么没见到那两只麒麟?!”

  “涿玄肯定躲在桃林里睡懒觉,刚还在看青澄在掬星池那块玩。神女若是想见他们,直接召唤来就是了。”

  “不要!!打住!!”阿八忙阻止白石老头儿,“被他们逮着了,有的闹我了。眼下我还得把客人送去琅阁。白石老儿,能再快点嘛?”

  白石老头应了一声,脚下就带了风声,那幻化的白马和白石阶本就是白石老头的分身,当白马往山上攀爬着,竟然像一点力气都不用花,除了有些颠,其它的比起电梯来还真不差,阿八也就不再过多要求了,不要让自己穿着高跟鞋爬山就行了。

  沉默了半天的姜善,听着阿八和白石怪的对话,心里的疑惑重重,再三考虑还是拉了拉阿八的衣角,“那个,想请教下神女…”

  阿八“嗯”了一声,回转歪头看着姜善,“说…”

  “那个,我到底是去见谁啊?!”

  “啊哈!!”阿八愣了一下,随后反问,“我没有和你说嘛?”

  “没有。”姜善斩钉截铁地回答,“只是告诉我,姜家不是云上有仙峰的主人,真正的主人是另有其人的,却没有告诉我那人到底是谁?”

  “呵呵,姜家的小子,我来问你,你姜家的祭宫里供奉的是谁?”

  姜善被问得一怔,随后喃喃地低语:“这我还能不知道,供奉的是东皇和西王母。”

  阿八点了点头,说:“知道就好。”

  “难道你说的这云上有仙峰的主人是东皇和西王母?!”姜善只觉得自己的牙关上下哆嗦,论自己再糊涂,也是知道这两位是神话传说里的主神至高地位。

  阿八摇了摇了头:“你想多了。我主人是西王母和东皇最小的女儿…瑶光帝姬。

  也是你姜氏一族千年以来侍奉的主人。”

  “千年,那她得有多老了?!”姜善脱口而出。

  “呵呵,姜家的小子,劝你一会管住了自己的嘴,千万不要在帝姬面前提起年龄这个问题,刚才的落雷你也看到了!!保不准就会炸在你身上。再说,你们人间在女士面前提问年龄不也是失礼的事嘛?!”

  “好吧,那我就不问神女你的年龄了。”

  “哼哼。”阿八强忍住自己没把姜善给踢下马去,冷笑了声,“仙人并没有年龄这一概念,有年龄的只有如你般凡人而已。”

  姜善若有所思,低头“嗯嗯”两声,突然想起了什么:“那我去见那个神仙帝姬做什么?”

  阿八定了定自己的嗓音,强压下来的平和声线,“每代姜氏的继承人在成年后都会登云上有仙峰来觐见帝姬,被认可家主一职。你的情况比较特殊,没想到今天竟然闯入了云上有仙峰,帝姬破例见你一面。不过…”

  阿八顿了下,“帝姬到底是什么想法,是我们做臣子的无法猜测到的。到底是福是祸,你自求多福吧。”

  姜善一缩脖子,不会自己这么多年做的那些糊涂事,这次会被一次清算?!算来自己也不过是逃了几次大祭,净身期间破了几次酒戒。。色戒,琢磨着把祭宫的偏殿开发成会所,被父亲一顿责骂,而这次觊觎云上有仙峰,就被个神女逮着了…

  哎,为什么自己不用心听父亲的劝啊,想想自己姜氏一族能延续千百年也是不简单,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家族藏着这么大的秘密。

  到了如今,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姜善摸了摸胸前的玉佩,暗自闭眼忏悔:“爸爸啊,你要保佑你儿子我啊,只要能平安回家,你说什么我都听。”

  就当姜善默默向亲爹祷告时,就听到那白石怪“啊呀”一声,白石马停下了脚步,原地踱步,“神女,那混小子撒开结界了,这桃林我恐怕过不去了。”

继续阅读:十、这个神女有点酷(5)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苏小姐,你掉了个相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