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这个神女有点酷(3)
此时甚好2018-06-24 07:063,454

  云雾之上,缭绕仙山,山不知其高,路不知所去,白色的石阶向着山顶蔓延而去,两旁的古树一人都拦腰不住,树后不知林深,影影绰绰之间翠枝相交,光华从叶间洒落,落光处有仙草荧荧生辉,幽香弥散开,不知名的鸟鸣在林中啭鸣、回荡。

  阿八瞥了瞥嘴,望着惊慌未定的姜善一脸没出息的模样,转过脸抬头深深叹了一口气,心里不由地嘀咕:这姜家的男人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遇到这种事就惊吓成如此模样。想当年,那是什么朝代的事了?也是姜姓的一位祖先,成年时遵循祖志,上云上有仙峰觐见帝姬,那时守山的还是开明神兽,闻言那姜姓男子一人独斗开明,硬把开明打成了病猫状,夹着尾巴跑帝姬面前呜咽求安慰。再看一眼姜善,这怂货真的是那人的子孙嘛?!

  姜善觉得自己的小心脏快要从咽喉口跳了出来,噗通噗通跳得跟擂鼓一样。左右环顾,无法抑制的惶恐,自己越来越不像自己了。后悔不该听父亲的话,脑子一热竟然闯上了云上有仙峰。如果自己知道这山上有些什么,打死也不敢这么冒然上山的。

  她说她是神女,她会腾云驾雾。她霸道,一脚就踹自己下了山崖。她可恶,一次次地戏弄嘲笑自己,却在自己滚下石阶时,及时地救了自己。姜善觉得这周围都是可怕的,自己还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的东西,危险在未知中潜伏着,只有在那红衣女子的身边,才觉得自己略略安全了些。

  姜善左右顾望,往阿八的身边蹭了又蹭,猛然想起脚下那怪石头它也是活的!!此刻那石头还是软绵绵的一团,如新雪如柔棉,虽然脚感还不错,姜善就觉得自己猛地一个哆嗦,想跳出这一团白色的怪石头,立刻想到阿八说四周的古树其实也是活的 ,刚才自己在林子里晃荡的时候,就好奇这成林的古树,到底生长了多少年?原来。。原来都是树妖,一想到这里就僵住了身子一动不动,缩着脖子忙用手去攥住了阿八的衣角,见阿八并没有拒绝,心好像于慌乱失措间这才落了点底。

  阿八百无聊赖,再叹气真担心自己会长皱纹了,伸手拍拍身上的灰尘,虽然知道这月萤石是微尘不染的。阿八跺了跺脚下的白石阶,“白石老头,还不出来!!”

  姜善从阿八身后探出头来,“白色的石头就叫白石啊?黑色的石头是不是叫黑石?”

  阿八嗤笑一声,回头看了看一手哆嗦着抓这自己衣角,还在好管闲事的姜善。姜善没有这么近地望见过阿八的脸,竟然一时失了神,愣住傻傻地盯着阿八。就听到阿八说,“这世上万事皆由神生,当然我们有绝对地命名权。就算白色的石头,我唤它“黑石”也是可以的。”

  那红衣女子眉间的傲气于天生,嘴角的挑笑仿佛轻慢着万物,姜善心头一镇,这就是神女?!等等,这和我国神话传说中善良美丽的仙女,根本就不一样啊!!

  “神女说得极是,我们这些愚物能得神女赐名,那是莫大的荣耀。呵呵呵!”

  姜善就听到脚下“嗡嗡”一阵苍老的声线,忙低头望去,就看到那如雪团般的石头上现出了一张老头的脸,吓得往阿八的身后一躲,就听到那声音继续嗡嗡:“没有神女的诏令,老朽哪里敢现身出来,莫不要吓了这位小郎君就是老朽的过错了,老朽参见旱神。多年没见神女上这云上有仙峰了。”

  姜善还是没忍住好奇,偷偷从阿八的身后露出双眼睛,就看到石阶上那人脸模样的凸起,虽然依旧是白色,却能清晰地分辨出鼻眼,长眉从两眼旁拖撒了下来,连着唇下一缕长须,若不是说话时摇头晃脑的模样,还真有点像学校里美术室里的石膏头像。

  白石老头的话倒是提醒了阿八,自己哪次上云上有仙峰,不都是拈一朵浮云就飘上了山顶,几百年都不曾拿脚来测量这白石台阶的长度了。阿八无名火就燃了起来,都怪这姜家的登徒子,好好的不在家里做少爷,非要闯云上有仙峰,还拖累着自己陪着上山,此刻还被这石头精呱嘈,哪壶不开提哪壶。

  阿八随意地回了一句,歪头扯了个浅笑,抬脚即落,正踩在那白石老头玉雕般的脸上,“哎哟哟,神女你怎么还这么暴躁,都是做人家娘子的人了!!”嗡嗡声传出,转眼就看到白石老头的脸又从石阶的另一面凸了出来。

  “娘子!!就是老婆的意思嘛?!神女还有老公?!”姜善快嘴就接上了话茬,完全忘了自己的境遇,探头从阿八的脖边伸出,。阿八听闻身后姜善的探问,白脸上腾起了红云,随即又是一脚跺向石头怪的新脸上,“老货,乱说什么?你说谁是谁娘子?”若不速度制止了这谣言,就凭着白石老怪的嘴舌,不到半天全山都知道了。

  “咦,是老朽记错了嘛?不对啊,当初你一身红色的嫁衣从老朽走下这山峰的,薄纱拖曳了三里地,老朽可是亲眼看见的啊!!”白石怪又从另一边凸了身形,并且幻化出手臂,捋着胡须若有所思,“刚才看到神女归来,还和其它几个老东西争论,神女你这是带着郎君回娘家?不对啊,那是多年前的事了,这人间的郎君怎么如此年轻?!”

  “呵呵,胆子不小,敢拿我开起玩笑了?!”阿八冷哼了一声,笑着说:“白石老头儿,你记错了,当年出嫁的是我的姐姐,再乱说我就摄了元魂出来,从此让你做一个安静的景观石。”

  “哎哟哟,神女息怒,你看看老朽是老糊涂了。你们老龟家的两位神女,长得都一样美,一时晃了眼,晃了眼!!”就看到那老翁举手抱头,低头认错却时不时抬眼瞥向姜善,“那这位小郎君是神女的……?”

  阿八没等白石怪话说完,又是一脚踏下,正中白石老头的鼻梁上,“啰嗦,这位是主上的客人,不可怠慢,再胡言乱语,我就不客气了。”

  “哎呦呦,你看老朽这张嘴。山中时日无趣,今天得见神女归来,欢喜地多说了几句,神女饶恕老朽。”说话间,原本为了接住落山的两人,白石台阶变得软绵,此刻慢慢又恢复成原来的模样,那白石怪慢慢从石中抻出了身躯,打眼也就如前面山脚树海的土地神一般高矮,对着两人就深深鞠了一躬;“即是主人的贵客,那就请。”说着歪过身形抬手做邀请状。

  阿八突然想到了什么,伸手就拽过白石老头儿的长胡须,“老白石,你可知道你有同族在人间活跃,比你的本领大了许多。”

  “哎哟哟,神女手下留情,痛痛痛。”

  “你一石头成精,喊什么痛啊!!”

  “喊痛就是想让神女你手下留情啊,你一用力,拉塌了这半拉石阶,那可怎么办啊!!”

  “神女有这么厉害啊?!”耳边又飘来了姜善好奇的问话,阿八就感觉白石老头这嘈叨的嘴得堵了。

  “没那么回事,我可没有那么暴力。”阿八回头随口应了姜善,就看到姜善一脸的匪夷所思,写满了不信任,想想也是,自己刚把这姜少爷给踹下了山,还挂在树桠上晾晒吹了会小风,自己的话好像是没那么点可信度。

  “不要扯这种小事了。白石老头伸耳过来,我同你说啊,你还有一同族在人间,本领可大了!!”阿八弯下身子,在白石老头耳边窃窃私语,“它名字叫电梯,对对……可厉害了,无论多高,只要站在它身上,它“嗖”一下就到了顶了……对对,不用人走路的……”

  “哼,这又有何难,竟然还让神女你称道的,不就是带你二人“嗖”一下就到山顶嘛,神女你看老朽的!!”

  白石老怪一脸得意地应着阿八,说话间就看到那石怪身边腾起了团白雾,转眼白雾散去便没有了那石怪的身影,一声嘶鸣响起,踏蹄声敲击在石阶上,就看到一匹白色的高头大马显现在两人的面前,就是下颌的胡须有点长。

  “哇,好厉害!!”姜善不禁地松开手,为白石老头的变化鼓起掌来,自己从小到大最羡慕马戏团的魔术师,直到成年后才慢慢接受那些魔术都是假的的现实,却没想到白石老头儿在自己眼前就变化成了一匹白石马,不管怎么样,这次是真的了吧!!

  阿八抬手捂起了额头,额角微微暴起,现实总是和自己预设的差之千里。原本想忽悠白石老头向电梯学习学习,让自己省点懒,快点到琅阁,毕竟今天出门没看黄历,没掐指算算,竟然穿了高跟鞋出门。

  谁知道白石老头的领悟能力有限,竟然变化出一匹石马,阿八抬头望望到山顶的距离,呜呼哀哉。

  “神女你看老朽这幻化如何,你说的电梯还要站在上面,咱们坐着就能“嗖”地上了山顶!!”白石老头借着白马的嘴“嗡嗡”地向阿八请功,还不时得意洋洋地撩起蹄子,在石阶上“踏踏”作响。

  “好吧,有马总比没马好!”阿八就此作罢向白石解释电梯的基本功能,拉过缰绳,飞身蹬上马,一身红装在白马的映衬下格外飒爽,姜善顿时就看愣住了,直到阿八连声呼唤多次,就差没有一脚踹姜善脸上了,这才回过神来,忙伸手就握住了阿八伸出的手,却没有那么顺利地蹬马上鞍,赖狗一般地几经努力这才蹭上了马,坐在了阿八的身后…

  阿八一抖缰绳,“驾”一声叱喊,就听到那白马“嗡嗡”声又起,回应着阿八:“怎么能如此劳驾神女,神女你坐好了,老朽这就“嗖”上山顶去!!”

  就看到那高头白马颠着小碎步,哼着小调沿着白石阶梯就往山顶踱了上去。

继续阅读:十、这个神女有点酷(4)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苏小姐,你掉了个相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