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这个神女有点酷(2)
此时甚好2020-01-28 15:473,106

  寻思自己在这里坐镇,周围也不会有什么树灵山精出来吓唬姜善,阿八也就懒得管这个好奇宝宝了,叼了根叶片就势歪在山石旁,坐在不远的台阶上,支颐前后琢磨着今天发生的这一档子巧事。

  本来,今天天气不错,就应该约几个朋友泡个咖啡馆打发时间,偏偏自己脑子一热,也没有敕令也没有召唤,竟然乖巧地回云上有仙峰,还就这么巧合地碰上了私闯结界的姜善。

  这姜善也算是姜氏一族直系的血脉,保不准就是下一任的家主,说起来也算是未来举足轻重的人了。但是,要是以礼相待招呼姜善上峰顶琅阁做个客,这种事…绝对不是自家那个主子能做出的事,绝不可能。

  琅阁那是什么地方?原本是天庭的藏书房,被帝子用上古法物山河长卷给收在画卷里偷挪出了天庭,后来就被这个最小的妹妹瑶光帝姬,软磨硬泡地把山河长卷给糊弄到手,不仅移了一座仙山放进了这云上有仙峰的结界里,还把琅阁也给移到了仙峰。上古仙家宝地,这若许千年来,就没有见过帝姬迎过任何客人,何况还是一个凡人。

  青鸟带的话很简单:姜家的那小子,上次来云上有仙峰被吓得尿裤子。机缘巧合,既然又来了,就让他爬上来吧。

  前面听姜善说,他在幼年时,曾经来过云上有仙峰,却受到惊吓就被他父亲带下山去了。这么说来,那就是帝姬传话中的“上次”,算来都过了十七年了,啧啧。阿八斜眼看了看姜善,姜善话里那“黑色的,长角的怪兽”倒是引起了阿八的兴趣,将云上有仙峰上带角的神兽梳理下来,阿八心里估摸着当初姜善遇到的应该就是它了。

  阿八长吁了一口气,都说无巧不成书,这姜善和云上有仙峰的仙缘可真不是一般的深厚啊。青鸟的传话字数不多,简明扼要,但是阿八总觉得阴谋的气息铺面而来,以自己这些年来服侍在帝姬身边,对瑶光帝姬的了解,事情绝对不会这么简单的。阿八看了看姜善,嘟嘟嘴:不管是好事还是坏事,反正你这小子是逃不掉的。

  话说自己在瑶光帝姬身边有多少年了?阿八自己从来不想这个问题,也算不清了。因自己和姐姐女雩本体就是灵兽,寿享千年,机缘之下,被昆仑丘的瑶光帝姬收为侍女,登了仙籍,再往后就一直侍奉在帝姬的身边。阿八就如她自己所说的,她本是旱神,本名女魃,被帝姬“阿魃、阿魃”唤了多年,也就认了这个新名字,入了人间老是要向人解释阿魃的魃是哪个字,几次下来就厌烦了,干脆改成了八字。

  虽然障眼法让外人看到的云上有仙峰只是一座普通的山峰,而结界里却是另有洞天。结界里封闭了一座从昆仑丘挪移来的仙山,山上的一切都和昆仑丘如出一辙,不仅满山的神树仙草,那些传说中的灵兽隐身在树林深处…一是这样的环境更适合帝姬修养,再来一解帝姬的思乡之情。

  这熟悉的环境里总算让阿八有了点作为神女的自觉,说真的,在人间生活惯了,有那么些片段,恍惚梦醒,阿八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普通的人间上班族,朝九晚五。除了这张不变的脸给自己带来了那么点小麻烦,隔个二十年,只能舍弃旧的身份,转身跳将进了一个新的人生里。

  当千年的时光从身边流水而过,就算自己作为神祗,对此也是束手无力的。

  最开始,这种隔二十年就要改变身份的生活,阿八并不喜欢。

  虽然二十年对于自己只不过是转眼间,可却是那相处的平凡人的一半时光,相遇相识、相亲相交,纵然再深情厚谊,到了时间就必须割舍了。也曾倔强地留在凡世,却怎么都无法在众人的恐惧眼神里继续待下去。

  无论是转换身份时的割舍,还是与那短寿的凡人生死别离,当次数多了,心也变得麻木了起来,渐渐地也就习惯了这种生活方式了。说是习惯,更贴切地说来是已经知道最终的结果了,也就不再坚持了。

  好在自己这个古灵精怪的主人,绝对不会让自己闲暇下来悲花伤月,想到这个,阿八不由地低声笑着。

  瑶光帝姬是西王母最小的女儿,从小就被宠爱着,又因为身体羸弱,格外地得哥哥姐姐们的宠,当拥有上古神族血脉的神祗们渐渐神隐,瑶光帝姬就只能接过姐姐们的责任,守着早已人烟寥寥的昆仑丘了。

  隔个百年来到姜城玩段时间,也不再有长辈来怪罪了,随着人间步入了一个崭新的时代,越来越多有意思的事物层出不穷,瑶光帝姬干脆假借姜氏安排的人间身份,在人间逗留的时间越来越长了。

  阿八打了个哈欠,早上起得有点早了,赶紧到了峰顶的琅阁眯一会。阿八对着树林里的姜善唤了几声,一想到姜善这小小子,阿八不由地又长吁了一声,本来自己驾云瞬间就能到峰顶,为什么要陪这小子爬山阶…哎!

  姜善闻声,虽然恋恋不舍,百般的好奇,还是立刻从树林里抽身而出,跟上了那红衣女子。虽然林中都是自己没有见过的新奇花草,心底却总是笼罩着一团黑影,想来幼年那次来到云上有仙峰,被那不知名的怪兽吓到后,虽然自己多少年来都记不清具体的细节了,但是一触碰到那段记忆,身体立刻被恐怖支配着,寒毛倒立。

  两人沿着雪白的石阶往峰顶攀登着,如同白玉一般莹润的阶梯,如雪一般洁白,不染一丝尘埃,姜善抬头看着四周的高树,非常纳闷地问阿八:“明明这里有这么多的树木,这台阶上竟然一片落叶都没有?”

  阿八顿住脚步,回身看了看姜善,转身继续向前走,边走边说,“没想到姜少爷观察力很敏锐啊,不过这点小法术在这云上有仙峰算不上什么稀罕的。”阿八拿脚点了点石阶,“这是月萤石,到了夜间它会发出幽光,连提灯都不需要带的。”

  阿八想了想,又说:“若是普通的月萤石,雕刻成小球,在你们人间就被称为夜明珠。而你脚下的这块,早已成精了。”

  姜善听到阿八的话,觉得匪夷所思,“你是说,我站的这台阶…这石头是活的?!”

  “可以这么理解,这石阶也算是云上有仙峰的守卫之一了。你若不是得了允许进山,恐怕早就被它吞入了肚腹之中了。”阿八边说边笑着,继续向上走着,半天没听到姜善回话,一回头就看到姜善跳到了石阶外,紧紧抱着一棵树瑟瑟发抖。

  阿八忍住了笑,走下来到了姜善面前,啧啧嘴:“都和你说了,它不会拿你怎么样的,你怎么还怕成了这样啊?!”伸手就去拉姜善,心底起了揶揄的坏心思,于是继续说,“姜少爷,你可知道你抱的这棵树…它其实也是…活的!!”

  说时迟,那是快,就听到姜善“啊呜”嚎了一声,如同烫了手立刻撒手,弹簧一般就扑向了阿八,阿八没有防备,只看到姜善扑将到了自己的怀里,立身不稳脚下一滑,就被姜善一把拉倒在地,顺着山势就滚将了下去。

  阿八心里就是一沉,暗道“不好”,国骂就要飚出口的瞬间,就见两边的树林里突然激出几道藤蔓,冲着阿八就飞了过去绕住了腰身,止住了跌势,阿八顺手就扯住了姜善的衣服,与此同时,刚才还方方正正的月萤石的台阶顿时收起了棱角,变成了白色的一团,软软糯糯地就接住了倒身在地的两人。

  “搞什么飞机啊?!”阿八一推把自己做了肉垫的姜善,“小朋友都知道登山不能打闹!你多大了?”姜善紧紧地抱住了阿八的腰身,就是不肯放手,仿佛快要沉下水里的溺水者,手里紧紧攥着的那根稻草绳。

  “喂!!快从我身上起来,想压死我嘛?!这么沉!!”

  “不要!!这里全是吃人的怪物。”

  “喂,睁眼好好看看,就是这吃人的怪物救了你的!!!”阿八心知是自己故意吓唬姜善的,也没想到这小子竟然这么胆小,刚才私闯树海的胆子都哪里去了?只好缓缓地劝慰着他。

  听到这话,姜善才慢慢把头抬了起来,睁眼小心翼翼地四下张望,这才发现刚才还是四角分明的石阶此刻竟然变成了棉花团一般,接住了滚下山势的两人。姜善忙撒开圈住阿八腰身的双手,往后退身几步,惊讶地打量着四周。

  阿八这才脱了身,用手拍了拍腰身上了藤蔓,“去吧。”那细藤立刻抖松,退回了树林间不见踪迹。阿八站起身来,整整身上的衣服,看着还瘫坐在地上的姜善,又抬头远眺封顶…

  这哪里是玩姜善啊,是连自己也折了进去。真是前途叵测啊。

继续阅读:十、这个神女有点酷(3)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苏小姐,你掉了个相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