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这个神女有点酷 (1)
此时甚好2020-01-28 15:463,497

  阿八回身,将套在手上的玉佩扔给了姜善,笑着说:“你自己家的东西,还是由你好生保管着。”猝不及防,姜善忙撒开手去接那玉佩,看到玉佩在手里安然无恙,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原先并不知道这块玉佩的特别之处,如今知晓了这玉佩其实是一件宝物,若是真的丢毁在自己手里,真没脸回去见老爹了。

  这时姜善才意识到自己放开了那红衣女子的手,竟然还好端端地站在那堆软绵绵的云朵里,没有掉下去…姜善刚才的惧怕一扫而空,心底一片窃喜。

  阿八说完话,转身抱着胳膊看着姜善捧着玉佩小心翼翼的模样,勾起嘴角轻哼了一声,这纨绔孩子在不自觉间,有什么在被慢慢改变了。有的人平时胡闹不懂事惯了,但凡经历了生死瞬间,侥幸逃活,便变了个人似的。

  只有在那样的瞬间,短暂却迅速地巡回了自己的一生,才能衡量出自己的深浅,才能觉察出到底什么才是自己最重要的。

  姜善大概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阿八一摆手,拂袖邀请状,“姜公子,云上有仙峰恭迎大驾。”顺着红衣女子的抬手,姜善抬眼向前方望去,这才发现,原先深浅一片翠色的山峰仿佛被一层透明的薄膜所笼罩着,原本是无法被人察觉的,刚才那红衣女子的一道金光,触碰了那薄膜后就消涅不见了,却引起了一层层的光波在薄膜上来回荡漾着,这才露出了它的真容。

  “这是什么?就像一层膜一样,竟然这么大,包容了整个山峰在里面。”姜善好奇地问着,不自觉地伸出手来向前想触碰下。

  “麒麟的结界。刚才你不是听见了。山脚处的树海是由土地老儿来看守的,而这整座山峰则是被黑白两只麒麟所把守,这就是他们的结界。一方面守护着山峰,阻挡一切妖孽,或者胆大的宵小之徒,别说闯过这结界了,就连找到云上有仙峰的入口都是不可能的。”

  阿八想起那两只让人头痛的麒麟宝贝,无可奈何地扬了扬嘴角,心里暗想:“闯不进去才是幸运的,变成了那两个臭小子的食物有什么好?!被宠坏的两个小混蛋。”

  转身提醒姜善,“将你父亲的玉佩收好了,一会如果碰到了守门的麒麟,那就是你身份的证明,可是关系到你生死额。”

  那红衣女子一改先前揶揄的口气,突然用一种很严肃的口吻,让姜善后背就是一阵寒栗,手里紧紧攥着那块玉佩,再抬眼望着那结界,总觉得哪里有了不同,姜善疑惑地上下仔细打量着,只觉得那光波扯出的涟漪越来越密集,牵连着倒映的山峰景色都扭曲了起来,如同一匹翠绿的绸子被扯碎成一片零碎。

  “那我们也是要找入口进去?”姜善怯生生地小声问着那红衣女子。虽说阿八再也没有动手,但是山崖上的那一脚,拜这姑奶奶所赐,自己挂在歪脖树上被冷风吹,这一切都让姜善刻骨铭心,在心里已然给阿八加上了“不好惹、暴力”的小标签。

  老话说的好:“好男不和女斗。”“打不过就得认怂。”…这是真理啊。

  “不用,刚敲了门,等着开门就好了。”阿八抱臂站着,半空的风有点喧嚣,撩扰着阿八的长发飘舞着,若火焰般在黑夜腾燃。

  开门?若是这云上有仙峰有门,那真是顶天立地了,姜善心里想着,将玉佩套在脖子上,小心翼翼地放进贴身的衣服内层里。也就是低头再抬头的瞬间,姜善发现那包裹在山峰其外的结界,不再是揉碎的翠绸,更像是被洗去了颜色的工笔画,那绿色越来越浅,随着波纹一层一层向外推开,散发出阵阵暖光。

  “怎么觉得,这云上有仙峰有点变样了?”姜善喃喃地自语,声音不大不小正好传到了阿八的耳里,引得阿八“咯咯”一阵低笑。

  边笑回头望着姜善,问道:“你觉得云上有仙峰是什么样的?或者说你眼里的?”

  “不就是一座山嘛?全是树,连个人都没有居住的荒山野岭。挺高的,天气好的时候在姜城就能看到一部分,大部分时候就被云笼罩住了。”姜善随手拂过身边托着自己的云朵,没有实质的触感,只觉得一阵绵柔在掌心拂过,带着一丝凉意。

  “那只是虚像而已。”阿八朝着结界的方向嘟了嘟嘴,“小麒麟的结界厉害的,若不是带你进这结界,也无需这么劳师动众地洞开结界。既然帝姬发话了,那也只有照办了。”

  说话间,阿八像是想起了什么,抬手掐诀祭开了虚空,姜善并不知道那凌空出现的光洞是什么东西,只看到过阿八把手机给扔了进去,神仙的这个本领还真是方便。而这会,阿八从虚空里取出了一叠赭色的薄绸,迎风抖开竟然是一条长长的批帛,阿八挽起批帛,披帛上绣着金色的图腾,虽然看不清图案,在阳光下闪动着神秘的符纹,山风又起吹动长长的披帛,划过了长空。

  姜善就觉得眼被那长帛金光晃了一下,顺着那批帛舞动的方向,就看到面前的山峰颜色越来越浅,结界晃动着,终于像支持不住,如那肥皂泡泡一般,于一点忽地乍开,快速地向四周弥散开,真正的云上有仙峰显露在面前。

  刚才还明明什么都没有的荒山,突然在眼前矗立出一道高大的山门在面前,姜善傻傻地盯着那高大的牌坊一样的建筑,愣回神时才发现身边的红衣女子,已经跳下了云朵,那批帛如翅膀一般在身后展开,整个人漂浮在空中,就向那山门飞将了过去。

  那红色女子若是换件长裙,盘起灵蛇髻,挽起羽帛的模样,就像是古画里的神女飞天。而此时,虽然她穿着的是现代的红色连衣裙,却…却也一点都不违和,颜值高真是通吃古今。姜善倒是更觉得那红衣的神女英姿飒爽,比刚才飞腿踢自己下悬崖的身姿还要英气逼人,不自觉地摸出了手机,趁着阿八没有发觉,就偷偷地拍了张侧影。

  偷拍成功的小欢喜没有持续多久,姜善这才后知后觉发现自己一个人被孤零零地丢在了云朵上,一时慌了神,整个人软了下来,趴在云上,声音颤抖地向着阿八求救:“神仙姐姐,你不能丢下我一个人啊!!”

  “你不是好好地嘛?怕什么啊。”转眼,阿八就落在了山门下,白玉石的平台,映衬着那女子红衣嫣然,同样用白玉石铺就的阶梯从山门起向更高处延伸,而姜善无心观赏眼前的景色,当急之下的危情,自己又不会仙术,这云要是把自己给撂下山去,那可怎么办?

  万幸,身下的云团慢慢地向山门那里挪去,姜善几乎是连滚带爬地从云上翻身落在了山门口,径直滚到了红衣女子的脚下,白玉铺就的平台上,伸手摸了摸那坚实的地面,才觉得心放了下来,虽说那云团上也是如履平地,一想到是在半空中,小腿肚子就止不住的发抖。

  话说回来,自己今天到底是倒霉还是幸运了?姜善苦笑了起来。

  就听到一声鹤唳忽地在头顶乍鸣,姜善一激灵忙抬眼观望,视线越过高大的山门就看到一对仙鹤掠过树尖,振翅往高处飞过,一条白色的阶梯穿过树林,向高处蜿蜒着…

  同样的都是密林布满的山峰,却总觉得哪里不一样?!

  姜善勉强扶着身边的石雕,慢慢站直了身子,视线落在了那同样是白玉石雕刻的山门,这才发现自己手摸到的是一尊石雕的白色狮子,应该就是镇守山门的神兽了吧?祭宫门前也有两尊大石狮子,憨态可掬,经常有游客合影留恋,也算是姜城的一处景观了。

  等等,眼前的这尊狮子和平时看到的石狮哪里不太一样,姜善退后了几步,上下左右地打量着这石雕,忽然大叫了起来,“这狮子怎么这么奇怪,这么多的眼睛?”

  阿八闻声回头看着姜善,又转眼看看那石雕,懒洋洋地说:“没见过嘛?十眼神兽开明,守门小能手。以后有机会,带你见见它,就像大猫一样,可会卖乖了。”

  “啊哈?”姜善指着那石雕,“这怪异狮子真的存在吗?”

  “对啊,开明是昆仑丘的守门神兽。本来帝姬带了来云上有仙峰,后来又被召回了昆仑丘了。帝姬就弄了这尊石像放在了山门这里。”阿八一想起那只开明,脑壳都发疼,本来是帝姬的坐骑,结果到了云上有仙峰的地界后就胡闹开了,还闹出了多年前轰动姜城的怪兽咬人事件,被帝姬一屁股踢回了昆仑丘了。。

  “我可以打断一下,你说的帝姬,就是那个住在云上有仙峰的那个很厉害的神仙嘛?我只是猜测一下。”

  阿八顿了顿,撇开了话题继续说:“再往上就是琅阁的地界了,不方便驾云带你了,你得自己爬上去了,这是云上有仙峰的规矩。你刚才说小时见到的白色楼梯,可就是这登云梯?”阿八抬手指着那白石阶梯。

  “我记得不是很清楚,应该就是这个吧?有长着粉色果子的树长在两边,父亲曾经摘给我吃过,很甜。”

  “真不错,别的都忘了,好吃的记得挺清楚的。”

  姜善闻言,白脸上就是一红,低声嘟囔着:“那时小。”说话间跟着红衣女子沿着白石阶梯往山峰上攀登上去。

  远远地看起来差不多,走近了才发现石阶两边的树,除了一些松树翠竹还能认识,其他的都是自己未曾见过的品种,虽说此刻已经是深秋时节,在这里却看不出来一点萧瑟,树叶葳蕤而又舒曼,翠色欲滴像是碧玉雕刻而成,林荫间开放着颜色雅致的花朵,散发着从来没有闻过的异香,姜善觉得处处都是新奇的,走几步停顿一会,左看看右瞧瞧,看着红衣女子并没有阻拦自己,胆儿立马肥了点,多走几步进去了一些林子。

继续阅读:十、这个神女有点酷(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苏小姐,你掉了个相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