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瑶光和摇光(4)
此时甚好2018-06-24 16:374,000

  这时青澄眼珠儿一转,想起了一件事:“哥哥你还记得当年,不小心露出原型,吓晕了姜家上山觐见的一个孩子。算来…”青澄扳起手指,还好时间不长能数得过来,“按照人间的时间算来,有二十多年前的事了吧,不正好和这人年龄相仿,不会…”

  涿玄被弟弟提醒了一句,低头打量着地上那人,心里就盘算了起来,就算是姜氏一族,有资格登云上有仙峰的人也是局指可数的,这命数不会是那么巧吧,涿玄的嘴角笑容凝结了一层寒意。

  如果这姜善就是当年的孩子,那真的是帝姬的手段了。

  “说起来,当年那个孩子和女雩姨母也有关系的,姜氏的家主想带着那孩子上山谢恩,帝姬却不想见他,于是吩咐我在半路上吓唬了一下那孩子。今日也是青鸟来传令的,让我在桃林张开结界的。这么想来,帝姬应该还是不想见他的。”

  青澄从来没有听哥哥说过此事,今天第一次入耳,细想下来不由地打了个哆嗦,嘟囔着:“我说吧,我最怕琅阁那个老太婆了,什么都躲不过她的耳目,我在桃林偷懒就怕…”

  涿玄瞪了眼弟弟,“无礼了。帝姬是昆仑正神,掌上古神器,别的不说,她手里明鉴铜镜就可以知晓过去事、现在事、未来事。”涿玄顿了下,“估计你在桃林偷懒睡觉,早就被她看见了。”

  “啊啊啊!!!知道了,知道了。帝姬帝姬!!”青澄双手抱头,揉揉自己银发。

  这时的琅阁,瑶姬正歪在软塌上,看着女魃的表情慢慢变得复杂,不由地笑了出来,“不过是哥哥回来而已,阿魃你怎么表情变得这么严肃了。”

  女魃揉揉额头,能不头疼嘛?竟然挑了这个时间,一边才发现了苏摇光,这会帝子就来了云上有仙峰。

  “这是件好事,可是苏摇光她!!我们都知道,摇光的情况并不好啊。那件事,帝子知道嘛?”

  瑶姬没有立刻回答,持扇轻轻扑扇着,眼光却飘向了窗外的云海,

  “藏得住嘛。哥哥才是明鉴古镜的主人啊。”瑶姬翘起的嘴角,翘起一个可爱的猫嘴,却很无奈地摇摇头:“瞒不住的啊,那赤鲛就是一根扎在哥哥心头的刺,千年的时光不过须臾,也该拔出来了。”

  瑶光帝姬用一种看似平常的语调,清淡地让人觉得她在说着别人身上发生的故事,和自己毫无关系,女魃却紧紧地皱起了眉头,瑶姬那压抑在心底的、永远都不会说出的感情,越是平常的态度却越是说明已经深缠其中了。

  女魃望着窗外的云海,静谧着、平静着,不起一点波澜,就如同瑶姬那淡然的态度,而云下波诡云谲的却是那千年的时光。瑶姬不是一个喜欢藏匿感情的人,她也没有必要去藏,作为上神的她有着绝对的神权,可以让天地噤默,让万神仰止,那么高傲地睥睨众生的存在,却也会有隐忍着、不想再去触碰的情愫,就如瑶姬说那人是哥哥心头的一根刺,又何尝不是自己的。

  作为一个旁观者,女魃觉得自己并没有什么发言的权利,默默地端起茶盏,将盏中茶慢慢啜尽,白梅的香气在鼻息间弥漫着…

  我等着你的归来,就算我并不知道你此刻落脚何处?也不知道你何时才能启程归途?

  茫茫尘世无尽时,我唯一庆幸的,万幸自己的寿命够长,应该不会在你回来前陨灭,应该吧!

  如果真的等到了天荒地老,你没出现,我便罢了。

  这一切都不是我害怕的,

  比起浸溺在时光之河里无尽的等待,更让我害怕的是有一天真的重逢,而你已经忘却了我。

  云上有仙峰本身就高出云端之上了,也算是非常贴合它的名字了,那琅阁更是坐落在峰顶,精致的七层琉璃雕花楼,下面四层依着如刀削的石壁而靠,上三层则乘风凌云,琉璃瓦在阳光下反射出五彩的光芒,繁复的雕花不厌其烦地装饰着琅阁的每个角落,垂在阑干上的鲛纱随着风舞动着,珍珠般的光泽闪动着,随着光线才能发现纱帘上用银线绣着一只只张开羽翼的飞鸟图腾。

  那正是瑶光帝姬所掌印的昆仑青鸟徽纹。

  而那图腾的主角此刻正落在琅阁的屋顶飞檐上休憩…梳理着羽毛。

  虽然自古以来,得道成仙的大有人在。

  可是,神仙也是分三六九等,等级比起人间更是复杂。

  地位至高无上的为上古神裔,

  上神有五帝,以东帝为尊,始于开天辟地时的原始神明的直系血缘,

  一方面上神与天地同寿,日月同岁,绵迭寿命无尽时,

  而另一方面,上神掌控了鸿蒙初启时这世间所有的上古神器。

  随着时代的更迭,上神逐渐将神权下授给了天帝,

  那天帝,居钧天,代上神行使神权。

  管理天地四时运行,日月八方风雨,人间生死阴阳,社稷更迭时运。

  有天帝代为管理世间万事,五帝则慢慢地都选择了神隐。

  除了西王母一裔仍留居在神山昆仑丘,其它的上神都归隐于极东的星海归墟,不理世事。

  而瑶光帝姬正是西王母一裔,王母最小的女儿。

  从桃花林往上望去琅阁,只能在流转的云隙之间,窥到一角飞檐,整栋小楼被神秘笼罩着。而此刻从琅阁最高处的房间,透过那水晶的雕花窗向外望去,就是另外的一番风景了,云海如白色的锦缎,以琅阁为中心向四周,向远方延伸着,与天空融合为一体,那云之上的天幕是一片通透清澈的蔚蓝,没有掺杂一点杂色,四周安静的如世界初始之初的静寂,

  这里没有日月的更迭,没有雨雾的滋润,只有那青鸟穿过云间时,翅膀扇动的风撩动着琉璃飞檐下的铜铃叮咚,掀起琅阁花窗上垂下的鲛纱帷幔,帷幔下坠着的宝珠儿叮叮咚咚,在这千古寂寥中敲击成一串悦耳的音符。

  “一路上辛苦阿魃陪着姜家的那孩子。”瑶姬接过女魃点的茶噙了一口,眼睛一亮,仿佛暖茶温活了整个灵魂,不由地感叹了一声:“这是多久没喝到阿魃的茶了。阿魃你也是狠心,说走就走,人间真的那么有趣嘛?”

  “帝姬这话说得好像不染人间一尘的样子,姜城你又没有少去了,每次玩得比谁都嗨!!”

  “阿魃啊,你是逮着我的话就开怼啊!!我也就春秋两祭时,去姜城看看,正好你新工作室落脚姜城,我当然去找你玩了。哪有玩得那么嗨!”

  “这几年,我在各个城市间流浪,不知道为什么,最后不知不觉得就回到了姜城了。”女魃低头望着手中的茶盏,茶汤上浮动着白梅的香气,眼中也被氤氲了水汽朦胧,“还是帝姬的茶好喝。”

  瑶姬窃窃笑着,掩着扇子低声对女魃说:“我那茶筒里压了只三千年的老梅精,味道还行的。”

  “……”

  瑶姬打着扇子,歪在塌床上,四周各种粉色的心形抱枕,一打眼还以为进了花季少女的闺房里了。

  “想我就回来呗,姜城离小云云这么近。”

  “帝姬你又健忘了,上个月不是祭月,您不还是降临姜城了,我被打劫了一整周的早茶,下午茶!!”女魃抿了一口手里的白梅茶。

  瑶姬“咯咯”笑着点点头,眼光落在女魃的周身上下打量着,一身火红的裙装像是燃烧的火焰,说道:“阿魃这身洋装可真精神,真好看。总觉得阿魃在人间好像更开心些,比做神仙过得更精彩,”

  “帝姬谬赞了,若是真的是身为普通的凡人,我却并没有他们一半的拼力。不过借着这昆仑仙籍,明里暗里使用了点小手段,就像被修改器作弊过的游戏一样。”说着此话,女魃淡然地咽下清茶。“若是帝姬降临人间,估计…”

  本来想奉承一下瑶姬,女魃的话到了嘴边却怎么都说不出口,帝姬只不过是偶然会去人间转转,自己就被折腾的只剩半条命,若是瑶姬真的搬去了人间,就依着她那任性的性子,自己肯定没有好果子吃的,想到这里,女魃的眉间抽了抽。

  瑶姬望着女魃一眼,就仿佛知道女魃心里所想,“噗”地笑了出来,“哈哈,阿魃你可以放心,我这身体不能久住人间的,绝对不会祸害你的,不过,时不时地去打劫个下午茶还是可以的。”

  女魃正了正坐姿,侧身对瑶姬低语:“帝姬您曾答应不在我们身上使用这读心之术,咳咳,您这是又食言了的。”

  瑶姬躲在扇后,微吐舌头,“阿魃的肺腑里声音太大了,我一不小心就听到了。”

  帝姬很快就收起一脸戏谑的模样,眼光倏忽深远了起来,缓缓说道:“我们主仆相伴了这么多年月,在我心里,早就当女魃女雩你们是我的姐妹一般的。”

  “你们也都知道我的,母神生我的时候,我的姐姐们大多都已经成年了,除了九哥一直在我的身边,然后就是你们姐妹了,一直陪着我身边。可能是活的时间太长了,女雩离开后,便总是回忆着过去的事,有些话我一直想说的。”

  “总以为此寿绵绵无期,有些话不说你们也是懂的,当你说要下山去散心,当女雩向我道别时,我才后知后觉,有的话还是此时此刻说出来的好,时间太长了,等待也是一种煎熬。”

  瑶姬转过脸来,望着女魃,“阿魃,谢谢你一直在我身边。”

  瑶姬眼中的认真,让女魃心底一阵触动,自己又何尝不曾如此感慨过。

  顺流这数千年的时光里,无论是那被埋藏在远古时期的爱恨情仇,还是在时间里沉淀至今的淡泊清远,时间一旦拉成了无限,就常常忽视了此时此刻。

  瑶姬是谁?她永远是高高在上的昆仑正神啊,却对自己说谢谢,一时间万千情愫涌起,顿时淤塞在女魃的心口,已经不知道要如何回应瑶姬的这句谢谢。

  女魃正了正神色,一本正经地看着瑶姬:“帝姬还是少看人间的情感节目,最近帝姬在朋友圈里的分享也越来越趋向老龄化了。您是我的主人,侍奉您是我们姐妹千年以来神圣的职责。”

  “我要是回来云上峰,第一件事就是切了琅阁的WIFI,断了所有网络,帝姬应该修身静养!!”

  “阿魃你是魔鬼嘛?!怎么能这么对待我!!”瑶姬瘪了瘪嘴,一眼怨念,“你还是待在姜城,不要回来了。我有空去看看你。”

  女魃附身称“诺”时,才意识到身上的这件现代的裙装,在这琅阁里是有那么点格格不入,便一手掐诀从身侧掸手而往身后拂去,须臾间身上的红色裙装化成了自己原先青色的襦裙,赭色的批帛依旧搭在双腕,

  瑶姬眼睛一亮,赞许地点点头,说:“还是这套好看。” 抬手持扇轻拍了一下女魃的长发,一起一落间就见女魃的长发被盘起了灵蛇髻,镂空的白玉蝴蝶在发间的步摇上跳动着,女魃眉眼轻抬望着瑶姬,收手扯过那长袖再次端坐在榻下。

  “早知道今天就不该穿裙装,穿着高跟鞋被指使着从山门一直爬到了掬星池,我的脚已经不是我的了。”女魃抱怨着,抬眼望了望瑶姬,果然瑶姬在扇后偷笑。

继续阅读:十二、瑶光和摇光(5)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苏小姐,你掉了个相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