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瑶光和摇光(3)
此时甚好2020-01-28 15:473,341

  掬星池边,古木成荫凉风习习,姜善依旧躺在池边的草地上,就像疲惫的人陷入了沉睡,蜂蝶落在眉间都不知觉察。

  青澄一袭黑色纱袍坐在姜善的身边,时不时地和哥哥搭着话,而涿玄离着远远地,长发已经干透,粗略地挽了个道髻,嘴里叼了一片柳叶靠在老树边,懒散而有惬意,仿佛躺在地上的那人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刚才招雷把人劈晕的不是他一样。

  “哥哥,你说这人到底是死是活啊?怎么还不醒过来。”青澄捡了根树枝,用手拈着戳戳姜善的脸,可是依旧一点反应都没有。

  涿玄看都不看弟弟一眼,随口答了一句:“活的。”

  青澄嘟了嘟嘴,随即点点头,哥哥说的肯定是对的,只要是哥哥的话,小青澄从来都不反驳。好奇的青澄又低身歪头贴近姜善的胸口,听听可有心跳。

  涿玄打了个哈欠,低头问弟弟,“刚才没空问你,青澄你怎么和姨母在一起。说来姨母也很久没有回山了。”

  “姨母是来找你的,先找到的我。说桃林被张开了结界,这个凡人无法穿过哥哥的结界。对了,哥哥你怎么会布结界?”青澄用手指着地上的姜善。

  涿玄愣了一瞬,马上就明白过来了,对着弟弟点点头,却回眼望了望琅阁的方向,咧开一抹嘲笑,不知道这次,那位主子又在玩什么?自己,青澄,还有女魃姨母,毫无例外地又穿进了她的圈套里,地上躺着的这个凡人估计也是。

  涿玄对着弟弟淡淡一笑,说道:“没什么,随手。”

  “哥哥你一个随手害苦我了,我可是被姨母被桃树上给逮了下来,现在还疼着了。”青澄摸着肩膀、揉揉屁股,一脸苦逼向着哥哥诉苦。

  涿玄自动忽略了弟弟的抱怨,转头将目光投向池水里,在一圈圈的涟漪中沉思着什么,却又很快被青澄的呱嘈拉了回来。

  “哥哥,山下的人穿的衣服可真有意思。”青澄蹲在一旁,上下打量着姜善的一身西服,“我还从来都没有下山去玩过,山下是什么样子的,哥哥哥哥,你也随帝姬下过好几次山了,山下好玩嘛?”

  “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再说我都是跟随帝姬去做事,不是玩。”涿玄走到青澄的身边,伸手摸摸弟弟的头,那一头的银发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柔滑地让人挪不开手。“不要什么都想着玩了,你若乖乖的,再有下次我就请求帝姬,带你下山。”

  黑白两只麒麟虽然是兄弟,外貌不像,性格也截然相反,就像是镜子的正反面。

  白麒麟青澄生性活泼,一头银发衬托着一张娃娃脸,而哥哥黑麒麟涿玄性子就冷淡多了,更加的内敛。

  两人最大的区别,可能就是青澄的法力太弱,麒麟的结界的构造不仅仅是麒麟先天而生的,更需要后天的法力支持,青澄在这点上后继无力,布阵结界的任务就落在了涿玄的身上,青澄也乐在跟着哥哥后面,尽力做做修修补补的小法术。

  “不要了,我害怕那老太婆,要是和她一起下山,我小胆儿都会被吓没的。”

  “以后有机会,哥哥带你去玩,你乖乖地。”

  “好。”青澄抬脸看着哥哥,笑得灿烂。

  青澄托腮看着地上躺着的这个年轻人,嘟囔着:“半天都不醒!!哥哥,这个人很重要?姨母说他是姜家的人,就是那个很厉害的姜家?!”说着话,用手里的树枝戳戳姜善的脸。

  “嗯,姜氏源自上古时期的神农氏一族,而神农氏和昆仑仙裔的羁绊很深的。如今的姜氏,可以说是我们昆仑一族在人间的代理人。”

  其实这一切在云上有仙峰并不是什么秘密,青澄平时却并不关心这些事,听着弟弟好奇的问,涿玄就不厌其烦地再说一次:“早先年,姜氏一族就是姜城的城主,可以享用诸侯王的食邑,随着时代的更迭,他们家族很懂得识时务,能在这个唯物主义,万神皆灭的时代,竟然还能掌控祭宫的春秋祭祀,这就是很不容易的事了。”

  外人只当姜氏的祭奠是保护文化遗产的延续,却不知道姜氏一族侍奉着真正的神族,已经千万年。

  “原来这么厉害的啊。那我们不是更厉害啊!!”青澄眼里闪着星星。

  “嗯,我们有神识时已经在这云上有仙峰了,都没有去过昆仑丘,女魃姨母她们应该知道的更多。”

  青澄嘟嘟嘴,“姨母才不会讲故事的,她忙得要死,都几乎不在山上待的。帝子更是南得上山一次,每次来只会丢书让我读读读…书看多了有什么好处嘛?!”

  青澄的声音越来越小,干脆又把话题又转去了姜善的身上,“姜氏的家风应该很严格的,怎么到了如今,子孙辈竟然还能做出偷看人洗澡的事来。啧啧,真是让人唏嘘。”

  就算青澄的资格在云上有仙峰是最浅,捋捋麒麟胡子也有着近千年的道行,说起凡人也是资格满满的。

  不提仙籍道行,光靠这年岁就能压制了一波凡人。

  涿玄冷笑一声,对于这种偷窥事件的受害人,总有着一种此事与我无关的悠闲,想来那招雷时的咒语吟诵的也是云淡风轻…

  “估计他想偷看的不是我,运气忒背了点!”

  青澄看着哥哥:“啊!!”左右环顾,难道这掬星池里还有别的人。

  “民间有个传说,说偷了仙女的羽衣,仙女就会和那人成亲。估摸着这人是书读傻了,想和那牛郎一样,偷看一下仙女洗澡,偷个羽衣就能娶个仙人老婆回去。”

  “老婆!!”青澄看着哥哥“噗”地笑了出来,很快就被赏了一个板栗,脑门中间。

  “凡人傻吧?偷看下洗澡偷个羽衣就能娶仙女,真是想得太美了吧。”青澄小声地嘟囔,“别把旱神姨母给娶回去了,三年不下雨都能变成撒哈拉。”

  “娶仙子,也不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命来承受得了。”

  青澄望着地上的姜善,不由地露出了怜悯的表情。

  涿玄伸手就弹了弟弟的额头,说道:“这话若让你女魃姨母知道了,你肯定会被挨罚的。”

  青澄“哎呀”一声,今天脑门要被哥哥弹出角来了,正要开口抱怨,倏忽想起了什么,眼睛一亮,捂着脑门的双手立刻掩住了嘴,“我怎么把那件事给忘了,水神姨母就是嫁给的凡人。”

  反正左右都没有人,刚才自己打着手帘确认了女魃姨母已经往琅阁去了,青澄胆肥了,继续八卦着着这个话题,“哥哥,我听说那凡人原来想要向女魃姨母求婚的,不知琅阁那老太婆是如何作梗的,改了那凡人的命数,让水神姨母代替女魃姨母嫁去的人间。”

  这件事在云上有仙峰并不是什么秘闻,却在私下传出了多个八卦版本。

  涿玄收起笑容,皱起了眉头,“真的好奇,你可以去帝姬那里求证。”

  “你刚才也说了,如果当年旱神真的嫁给那凡人,嫁入了姜城,那姜城必定会长年干旱,颗粒无收。”涿玄顿了下,“这就是旱神的命数。身为上神的帝姬怎么会让这种事发生,水神嫁入姜城,才有了这片土地至今的风调雨顺,水神的恩泽一直影响至今。”

  一城人和一个人,很容易就可以决定取舍。

  自己的爱恋被放在了天平上,一边是姜城数千数万的老百姓的生计生死,任何的炙热都会被冷却,任谁都会胆怯而退却。女魃懦弱了,当她知道自己连做个普通妇人的资格都没有,无论自己如何爱着姜钺,那爱变得浅薄。

  当自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爱恋漫漫湮灭成空而束手无策,那些不甘心却在姜钺亲口说出决定选择水神为妻时爆发了,甚至女魃无耻地回避了是自己先懦弱地放弃了,强行地将一切的责任都怪罪在姜钺的身上。

  原以为这样的逃避,会让自己轻松一点的女魃,在失去姜钺的漫漫长年里,独自吞咽着悔恨的苦果。就算一句道歉都不知道能说给谁听,那份折磨一直陪伴着女魃。

  “我也是猜测的,真正的故事估计只有当事人才知道的。”

  青澄听着半懂,嘟着嘴说:“女魃姨母也真是可怜。身为旱神的命数,好可怕。”

  涿玄说:“后来,那个凡人没过几年就战死沙场了,听说并没有留下子嗣,姜氏一度陷入了灭族的危机。女雩姨母独力掌管了姜城,为姜氏抚养成人了几个子侄辈,才挽救了姜氏一族。”

  “那女雩姨母了?作为仙人她不老不死,现在还在姜城嘛?”

  “凡人对于仙人是敬畏的,也只限于那些庙宇里的木雕泥塑而已。一个不老不死的仙人,定然会被排斥为异类的,就算那人是抚养自己长大,拯救过自己家族的。”涿玄的语调不高,却渗透着寒意,“女雩姨母深知这些,再后来一切平稳后,她就离开了姜城。听帝姬说因为水神常年在人间,促使她神陨的时间提前,她已经回到了昆仑丘去了。”

  “啊!神陨!女雩姨母好可怜啊。”青澄听着,眼里噙着泪花,“女魃姨母也好可怜,说来,那些凡人,还有这个姓姜的可真可恶啊!!”

  “这个不能怪任何人的,蝼蚁况且会拼搏活命,何况是人。为了活下去而已。”

  哥哥的话虽然不是很懂,但肯定是对的,青澄使劲地点点头。

继续阅读:十二、瑶光和摇光(4)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苏小姐,你掉了个相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