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女魃(2)
此时甚好2020-01-28 15:463,232

  姜善紧赶慢赶,眼见着离那人影就越来越近,隐约看出那是个佝偻着背慢步前行的老人,后背上的竹筐里塞着长短参差的柴禾,不时走走停停,从小路边的灌木丛里挑挑,一手拿着镰刀砍断挑好的干燥枝条,抬手塞进背筐里。

  原来这云中有仙峰还有人居住的,姜善心里纳闷着,却转念一想:从山脚一直都有小路往山上延伸,不正说明有人来回走过这里的,想来这深山里可能还真的有人居住的。

  从山脚一直走上来,姜善早已体力透支,呼吸已经急促得开始小喘起来,刚才发现有人,立刻就拔腿急追了一段路程,看着那人影现匿在枝蔓的疏影间,似乎越走越远,姜善那个心急啊,却力不从心只能扶着树杆大口地喘气,想那人可能是耳背,自己连声喊了几回,都像是没有听见一样。

  就在姜善心灰意冷的时候,就看着那砍柴的人儿竟然慢悠悠地朝自己这个方向走来了。

  姜善望着眼前的老头,嘴角不自觉地跳动着,左右看看确认了下,再掏出手机,看到屏幕上的日期,似乎定下了心,若不是这么做,姜善还以为自己在这密林里迷了路,就像小说里那样,玄妙地穿越到了五十年前,或是更早的年代。

  那个砍柴的老头儿白色长眉遮住了半个眼睛,花白胡须拖在了颌下,穿着一身洗得发白的道服,已经看不出来原来的颜色了,老头儿就是个儿太矮了,不然还真有点仙风道骨的模样。此刻在姜善看来,那老头儿更像是欧洲神话里生活在森林里的矮人族,不过变化了一张亚洲人的脸。

  一路走来,连个路标都没有,只能沿着那小路左绕右拐,两三圈后,姜善总觉得左右的树木看起来都是一模一样的,迷路的忐忑在不安中发酵着。没想到峰回路转,在这人迹罕至的密林深处,竟然能看到人,姜善心头的那一点不安很快就被欣喜给冲散了。

  “老头老头,太好了,我迷路了,快点带我离开这林子。”

  老头儿似乎眼神不是太好,或者是根本就没有想到会遇到陌生人,在离姜善三五步的面前才停下了脚步,抬起头来就是一愣,上下打量着姜善,“哎呀呀,我的老天爷啊!你是怎么到这里的。”

  “别管什么老天爷了,老头赶紧把我带出这林子,500块够不够?!”姜善一手撑在腰间,另一只手赶紧向着老头儿招手。

  那砍柴的老头摆了摆手,连声说:“不用,不用,我不用你的钱的,你赶紧随我下山吧。”

  “等等,老头,我不是要下山的,你带我上山去,钱不够我再加。”

  那老头脸上闪过一道匪夷所思的表情,随机满脸堆笑:“好说好说,你跟着我后面,这山路可是难走的。”老头儿说完转身,颤颤巍巍地走在前面带路,走几步停下来等候着姜善。

  仿佛一瞬间紧张消失了后,姜善就觉得浑身绵软了下来,真不敢相信自己刚才竟然从山脚走了上来,跟在老头儿的身后,边喘着气边问道:“这云上有仙峰竟然还有人住?老头儿你是住哪里的?”

  老头呵呵一笑,眉眼遮在了白须的后面,看不清表情,边走边回身和姜善说着:“哪里还有人会住在这深山老林里,老头我自幼就住在山上的道观里,一个人习惯了,呵呵。”

  姜善一听就来了精神,“什么?这山峰上还有道观?是什么年代流传下来的?老头儿你带我去看看。”

  “啊哈!”老头儿顿了一下,忙回答:“什么年代的老头儿真的不知道,不过百十年的历史应该有的。年轻人,你还对这个感兴趣。”

  姜善捣蒜般的点头,心里默想:当然感兴趣了,百十年的老道观,那也是清末的古董了,怎么都让人感觉这云上有仙峰藏着不少宝贝。

  虽然这云上有仙峰离姜城并不是很远,因为所有权一直在姜氏的手里,常年被封山人迹罕至,但是环境保存得是非常好,空气新鲜,绿树连荫,虽然姜善一路上走上来骂骂咧咧,不停吐槽这山的破落,心里却明镜一般的明白,这云上有仙峰只要经过适当的开发,绝对会成为不逊色于现在国内的任何名山的风景,如今从这砍柴的老头儿嘴里得知,山上竟然还有老道观,那文化附加价值就更是不可估量了。

  “老头儿,这山上还有什么景色优美的地方?或者还有什么老建筑?!”姜善是想打破砂锅问到底,从老头儿嘴里掏出更多的信息。

  老头儿笑呵呵地,“没了没了,倒还是有不少老树,都不知道多少年了。”边说着话边往前蹒跚步伐,却不再看姜善。

  姜善一听,劲头一下就窜了起来,紧赶慢赶着就跟着老头儿的身后,小路随着山势明显是往山上盘行,姜善心里美滋滋的,没想到自己的运气还真不错,这次的出行本来只是自己一时兴趣,开头的那些艰难应该就是上天给的磨练吧,自己差点就想放弃了,没想到暴雨后出现了彩虹,船到桥头自然直,竟然让自己遇到了一个靠谱的向导,简直是事半功倍啊。

  跟着老头儿的后面,山路在树林间蜿蜒,明显的树林是越来越稀疏,原本被葳蕤密布的枝条所遮蔽,阳光稀稀拉拉地透漏过叶缝,而此时阳光已经能撒在人身上了,姜善也是明白的,这是要走出这密林了。

  果然是遇到了个好向导啊。

  老头儿在前面乐颠乐颠地走着,渐渐也不再回答姜善的问题了,什么都是“呵呵”几声当做回应。

  眼前忽然大亮,刚刚从阴暗的林中走出,姜善的眼睛一时接受不了,忙歪头闭上了双眼,就在这时,就听到老头儿惊呼了一声…

  “哎呦喂,我的姑奶奶啊!”

  随即就听到“哎呦”一声,然后什么摔倒的声音,姜善忙睁开眼睛,就看到眼前一团白光之中站立着一个红色的身影,还没等眼睛适应看清,心里已经犯疑了:咦,老头儿不是说山上没有其他人居住了嘛?难道是和自己一样的登山客?!姜善立刻警觉了起来,忙揉揉眼睛,仔细去看清眼前的那人。

  “胆儿肥了啊,土地老儿,你是忘了前面是什么地方了?竟然敢带生人到这里?!”姜善就听到一声叱喝在耳边炸响,那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定睛一看,就看到刚才给自己带路的老头儿跪在一个红衣女子的面前,慌张地看看姜善又看看那女子,嘴里只是重复着一句话,“姑奶奶,你听我解释啊,你就听老儿一句,真不是你想的那样。”

  “你还想怎么样?”那女子顺着老头的视线,转头望向呆立着的姜善,忽地笑了起来,这时姜善才真正的看清楚那个女子的模样,应该是那女子的笑容,如阳光一般闪耀在了姜善的心头,瞬间明白了“百媚生”一定就是形容那姑娘的这抹笑容的。

  那女子一身红色的裙装,贴合着曼妙的身材,精致的剪裁张扬地突显出身上的每一个优点,黑色的长发披撒在身后,正随着山风微微摆动着,发尾挑染着鲜红的发色,就像火焰在风中腾舞,一双凤丹眼正眯着打量着自己。

  好正的妞!!姜善心里瞬间冒出了这个想法,就在此时就看到那女子忽地面色一变,转身一脚就踹向跪在地上的老头儿,老头儿“哎呦”一声就地往草丛里一滚,姜善还没等自己的大脑思考出来,身体已经往前奔去,“你怎么能打人了?!”口中话刚出口,姜善却已经扑将向那女子和老人…

  就听到那女子冷哼了一声,“不自量力!!”身子一侧避开了姜善,随即转身绕到姜善的身后,抬脚就向姜善的后臀狠狠地踢了过去,姜善就觉得自己的身子竟然临空飞了出去,这时才看清,脚下竟然是悬崖的边缘…自己竟然被那女子踢出了悬崖,此刻低头望去,身下竟然是一片虚空…

  姜善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好运就这么戛然而止,刚才心里的那点小得意,此刻变得格外的悖论。姜善想不通啊,自己没有做错什么事啊?!竟然会被一个初次见面的姑娘给踢下了云上有仙峰,明明还是个张得很漂亮的女孩子啊,怎么能下手这么狠毒!!

  姜善心里咆哮着:杀人要偿命的啊!!你这姑娘怎么一点常识都没有了?!

  阿八站在悬崖边,冷眼望着脚下万仞凌空的石崖,“没想到这小子的运气还不错嘛!土地老儿!”

  话音未落,就看到刚才那个砍柴老头儿,一听到召唤,立马速度地从草丛里钻了出来,小步急跑就来到了阿八的身边,“神女姑奶奶,你怎么还真把他给踢下去了,这下可坏了事了!!”

  “坏什么事?!那不是还没死嘛,活着好不过的。”老头儿一听到这番话语,忙探出身子,打着手帘向着悬崖下张望,果然,就看到姜善两手紧紧的抓住了一根树枝,那是一棵生长在峭壁上歪脖子老松树。

  “这小子的运气还真不错。”

  那红衣的女子,正是一直照顾着苏摇光的阿八。

   

继续阅读:九、女魃(3)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苏小姐,你掉了个相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