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女魃(3)
此时甚好2018-06-24 10:173,859

  阿八在姜城生活习惯了,很少回云上有仙峰的,只因为近日姜媛的微博上总是简洁地更新“养病”几字,心头的担忧就多了几分,试探的留言也没有人回,手机打过去也没有人接。终于在这个周末,阿八下定决心回云上峰一趟了。

  早晨阿八按照事先约定好的,约了同城快递将生日礼物给苏摇光寄了出去。关于苏摇光,有些事还是当面和那人禀告的好。

  阿八收拾了下,就开车离开了姜城,往云上有仙峰而去,

  作为一位仙人,掐诀腾云本来就是很平常的本领,可是在人间生活的时间长了,连生活习惯和思维方式也越来越被同化了,阿八都不记得自己有多久不曾使用法术了,出门开车,限号日就乘坐地铁或者APP叫一辆车,人间的生活是越来越方便了,有时候驾个云却因为四周漏风而放弃了。

  上山的道路非常平坦宽敞,阿八散开了发束,今天的天气不错,原本已经冷彻的秋风在日光的照耀下竟然带着点舒服的暖意,不自觉得就踩了油门,车子立刻如脱弦的箭一般冲了出去。

  现代生活比起以前方便了许多,但是也相应地增加了更多的约束,比如交通规则。阿八早就估算到这点,狡谑地早早使了个小障眼法,把自己前后的车牌号码给改了。

  正在阿八为自己的小聪明而洋洋得意时,一辆火红的小跑车出现在了自己视野里,那辆车就像火焰一般,在自己的视线里跳跃着,让人不由地多看了几眼,好看,酷!!可惜这么拉风的跑车,是绝对不会出现在自己的选择范围里,不老不死的仙人,在人间低调行事,少曝光自己,是千百年来的基本法则。

  阿八看看自己这辆雪白的小车,嘟了嘟嘴,摸摸方向盘,“小雪宝贝,阿妈不嫌弃你的,你是最棒的。”

  很快那辆红色小跑车就做出了更加惹眼的事来了,竟然在高速公路上左右变道,肆无忌惮地超车。

  偏偏超谁的车不好,平行过阿八的小雪时,那辆红车打了个方向盘就压向了阿八的车,阿八顿时就是一身冷汗,条件反射地踩下了刹车,忙向反方向打了个方向盘,离开贴过来的红车,一脚就猜下减速了,紧急刹车让轮胎在地面上摩擦出刺耳的声音,阿八心头就是一揪,脱口而出:“这人会不会开车啊!!”等阿八再抬头去找那肇事的红色跑车,那车儿已经一个油门就把阿八的小白车甩得老远,转眼就变成了远方的一个红点。

  阿八冷笑了一声:“跑,我看你能跑多远?!”

  可是,那辆红车飚得实在是太快了,阿八跟在后面,竟然两个转弯就再没看到那车的踪迹了。阿八跺了跺脚,一竖中指,“呸,这厮跑得比兔子还快,不要让我再看到。”

  冤家路窄啊,出乎阿八的意外,竟然很快地就又看到了那辆肇事的红色跑车,更没有想到的是,那辆红色跑车的目的地竟然和自己一样,也是云上有仙峰。

  阿八将自己的车停在了高速公路服务区的停车场,远远地就望着那辆红车拐下了一条小道,那是一般人都不会去的闸口,而那条路的目的地只有一个…云上有仙峰。

  阿八不由地一乐:今天可真是遇到了件稀罕的事了,竟然有傻子要上云上有仙峰。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竟然抢着往地狱跑。也好,一会新仇旧账一起结算了。阿八心疼地摸摸自己的爱车。

  远远地眺望云上有仙峰,除了树就是树,层峦叠翠,树的海洋一点点向空中延伸,再往上整个山峰就隐没在了云层之间了,白雾缭绕,云聚云散之际,隐隐可以看到那矗立空际的主峰边还并列着一个秀气的小山峰,远目深翠,就算是当下的深秋时节也依旧是满山葳蕤翠色。

  在外人来看,云上有仙峰就是一座原始未经开发的野山,除了吸引一些胆子大的驴友前来探险,几乎没有人会来这座连一条正经道路都没有的荒山。树海树枝茂密,遮天蔽日,如果把这里当做旅游景点的话,那就是自找苦吃的,每年在树海里有驴友迷路的事件都要发生好几起,倒不如说这里更是更像夜黑风高杀人越货的便宜地方,更不要说居住在周围不远的山民,从小就从长辈那里听闻来关于云上有仙峰的诡异传说,不同的版本都在往外宣扬着那座山峰是个危险的地方。

  无论从任何方面,都向外传递着云中有仙峰的危险。而这一切都是姜氏多年来的努力,云上有仙峰就是姜氏一族供奉的最后的圣地,这么多年,姜氏利用自己在姜城的资源和权力,竭力让云上有仙峰脱离人们的视线,这也算是对那片圣地最后的保护了。

  只是姜善太年轻,并不知道父辈们百十年来,所做的这一切努力,一门心思的想做出骄人的成绩,在父辈面前好好表现自己,于是愣头青般地闯入了云上有仙峰的地界。

  从另一个方面来说,姜氏保护着云上有仙峰不被世人所打扰,也保护着世人远离那不应该被触及的世界。超脱正常生活的模式,只能存在于小说里的异世界,是无法被世人所接受的。

  就算有好事者,不听劝阻,执意登上云上有仙峰,云上有仙峰也是有着自我保护的能力,居住在周围的山民都知道这点,至今没有人能真正登上那座山峰,那从山脚起向山腰蔓延而上的树海,就从来没有人真正地通过,进入树海后无论怎么走都只能在原地不停地打转,根本找不到往山上攀登的道路,也无法返回自己前来的道路,最后只能体力不支,饥肠辘辘地晕倒在树海里,几天后莫名其妙地被人发现在树海的边界处。

  “于是了?竟然让这小子竟然能走到这里?!土地儿你这次失职可是铁板钉钉了。”阿八站在松枝上,接过土地老儿奉上的玉佩,那正是姜善从父亲书房里顺走的那块,“啧啧,原来是这个,姜老头的信物玉牌,你爹给你的嘛?”阿八随手将手里的“周知”扔给了土地老头儿,提着玉牌的绳子,在手里转着圈儿,低头问挂在树梢上的姜善。

  土地老头儿忙把那卷“周知”塞回袖子里,这种小妖物喜欢打听记录周围的各种消息,渐渐就把自己幻化成了书卷的模样方便记录,这个本领正好被约束在特定地域的土地神所利用,再后来“周知”就干脆被土地神来差使,成为了土地神的法物之一。

  老头儿扒拉下遮眼的长眉,忙点了点阿八的胳膊,“神女姑奶奶,你忘了?”说着,用手在自己嘴前一划,“刚才,姑奶奶你封了他的言语,他说不了话的。”

  “还真的忘了,难怪半天一句话都不说,我还以为他被吓傻了。”阿八扯了个无辜的笑容,拈指起决,就看见一道金光划过,姜善就觉得喉口一松,“啊”一声脱口而出…

  “你这是犯法,故意杀人罪!!”姜善随即咆哮了出来,眼见这问候对方亲戚的话语就要受不了控制,从嘴中喷薄而出,就在此时姜善眼角不自觉地瞟了眼身下,就感到一阵寒栗炸过后背,立刻就把那些粗口全吞回了肚子里。

  “犯法又能拿我怎样?进山的路边那么多警告路牌,你没看到嘛?!“原始森林”“断崖危险”“内有猛兽”,写得多清楚啊,你还往云上有仙峰上跑,就算摔下悬崖,也就算你求仁得仁了!!怎么这么想不开了!大兄弟!!”阿八说着话,笑着拿脚顿了顿那已经不堪重负的枝条,吓得姜善连声大呼“不要。”

  虽然不知道自己遇到的何方神圣,单单从那会腾云的老头儿,和这个怪异的女子,就知道对方来头不善,当前最首要的是保命!!姜善于是立刻换成央求的口吻,试试可能与面前的这个女匪谈判下条件。

  也是奇怪了,现在的女匪都长得这么好看了?!姜善心中擂鼓,可是现在就算面前是个美人,却只能让自己感觉到阴森恐怖,虽然自古说牡丹花下死的雅趣,但是自己绝对不要从这高崖上掉下去啊!姜善又瞄了眼身下,忙抬头闭眼,自己今天出门怎么就没看个黄历,算个星座了?!

  阿八笑望着奋力抓住树枝的姜善,心里阴恻恻地腹诽:风水轮流转啊,我说了你会栽在我手里的吧。

  “姜公子,你这是准备去哪里?去做什么呢?你父亲竟然让你一个人上山。”阿八看着姜善躲闪的眼眸里闪过了一丝慌乱,立刻猜到了大概,“要不?我给姜老爷子打个电话,劳驾他老人家来接你,怎么样?到时候你能痛快地说话了吧。”

  “我就是好奇这云上有仙峰而已,所以过来看看,和我爹一点关系都没有。喂,这山峰好歹是在我们姜家手里管理的,不看僧面看佛面啊,你不能让我摔下山去。我爹就我这一个独子的。我不追究你不小心踢我下崖的责任了,赶紧救我!!”

  阿八拿手指挑起那玉牌,“那就是从你父亲那里偷来的了。你竟然不知道这是云上峰的结界信物,就这么误打误撞出了树海,要知道再往前就是麒麟的结界,你真是不知好歹,竟然还不赶快感谢我救你一命。”阿八站起身来,望了望山上,呐呐地说,“幸好是先遇上了我,不然你爹可真要绝后了。”

  阿八拿眼睛瞥了眼土地老儿,冷冷地说:“土地,你既然知道这人的来历,还敢把他往山上带,真的不怕山上那位知道了,削了你的仙籍?”

  土地老头儿闻言就是一身抖索,“姑奶奶啊,小仙真的没那么大的胆子,我遇到他时,他已经快走出了树海,小仙也是被他吓了一跳,只好装作向导,想带他绕个弯路诓了他下山去。没想到,刚出了树海,就遇到姑奶奶你了。这…这…就算给小仙我十个豹子胆,小仙也不敢渎职啊!!”

  好像真的是这么回事,阿八歪歪头,就算有这么回事也别想把事往姑奶奶身上推。

  “姑且,信了你这一回。那你说现在这人怎么办,土地老头你可是在凡人面前露了原形了额。”阿八拿脚踢了踢脚下,回望着身边还站在云上的土地神。

  “一切听神女的定夺。”

  “你这老头儿真精啊!!麻烦事就知道踢给了我,啧啧。”

  阿八转身蹲下,将头发束在一侧的肩膀上,对姜善说,“我也听说过你,大名鼎鼎的姜公子,你那个开发云上有仙峰的计划,让姜老爷子头疼不已。想来你今天独自一个登云上峰的事,你父亲肯定是不知道的?!姜氏一门存在在的意义就是守护云上有仙峰,你所作所为等同于忤逆!!”

  话说你年纪也不小了,即将而立之年,就算在祭宫也应该耳濡目染了些,竟然浑浑噩噩这么多年,难怪你父亲从来都没告诉你,这云上有仙峰上到底有什么?”

继续阅读:九、女魃(4)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苏小姐,你掉了个相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