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女魃(4)
此时甚好2020-01-28 15:463,164

  “我…”姜善抬头想为自己辩解几句,却很快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山谷里的风来回地激荡着,时刻提醒着姜善此时的处境。

  一切来得太过突然了,在姜善的计划里,这本是一场踏秋的野游,一时兴起来这云上有仙峰实地考察下,完善一下自己的计划。

  可是自己遇到了什么?被个漂亮姑娘给踢下了山崖,树林里遇到的侏儒老头儿竟然腾驾着一团云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而自己此刻紧紧地抱着一根看起来并不那么结实的树枝,悬空挂在石崖上的歪脖子松树上。

  幸好那被女子称作土地的老头人不坏,从自己身上搜走玉佩的时候,还不忘丢了一小团云朵在自己的脚下,虽然软绵绵的没有一点着地感,却还是帮了自己很大的忙。

  而那女子就太可恶了,本着好男不和恶女斗,可是这个姑娘也太过强悍了。一言不合,不对,压根就没有说话的机会,就被她踹下了山崖。

  从刚才的情况看来,那个侏儒的老头儿非常害怕这个女子,想想也是,能踏着高跟鞋从悬崖上跳到这峭壁上的歪脖子树,从容不迫地坐在半空中煲了半个小时电话粥,怎么看都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

  姜善不得不接受眼前的一切,似乎活着的这二十七年所有认知在不到半天的时间里被完全刷新了。就算是这样,姜善还是不死心,偷偷瞄着四周寻找是否有潜藏的摄像机或是别的,心里做着最后的挣扎,也许是朋友的整蛊了?!

  但是,姜善很快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姜善回想了一下,自己的确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女子,但是从她的口吻里却像是对自己,对父亲都非常了解,尤其那居高临下的口吻让自己浑身不舒服,却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自己还在树上吊着了,不得不低头啊!!

  当阿八提起祭宫时,姜善心里便泛起了波澜,作为姜氏唯一的继承人,姜善在幼时就被列为了家族里重点培养的对象,为了成人以后,可以继承家主的重任。

  而偏偏姜善是个彻头彻尾的无神主义者,接受主祭的课程,对于姜善来说就是一个笑话。这个世界还有神明?如果真的有神明,那神明为什么不帮帮自己的母亲,竟然那么年轻地就去世了。

  正因为这个原因,姜善幼时还只是单纯地躲避,到了青春期后的叛逆期,姜善一直抗拒着祭宫和每年的祭祀,只不过这叛逆期有点长久。

  因为妻子的早亡,姜行义对于这个独子过于地溺爱,自己的身体还康健着,也就由着姜善胡闹,抱着家长们一贯的自我安慰:孩子还小,等他再大点,再大点就懂事了。

  这一等,姜善就一晃二十七岁了,可是依旧没有一点想继承家业的想法,却天天想着怎么把祭宫利用起来,想着怎么另辟蹊径一下事业有成,反正不要让自己跳大神,怎么样都好。

  姜善看着眼前的红衣女子,原本心中一直坚定的信念摇摆着,这个世界真的有神明?!若是以前,姜善肯定是一口否认,而此时却只能自嘲:“如果神明就是这个模样,那真是件糟糕的事。”

  自己的厄运好像就是从提出了开发云上有仙峰的计划开始的,不仅父亲格外的愤怒,而自己也遇到了这些莫名其妙的事件。而那红衣女子对此事揶揄的口吻,让姜善的无名火噌地就窜上了心头,可是…此时的处境之下,姜善又只能强压下怒火,手指紧紧地攥着那根松枝,脸撇向一边不再看着阿八。

  而姜善是个极好面子的人,无论阿八是人还是妖怪,还是神马,被一个姑娘当面数落自己的碌碌无为,怎么都让人的面子挂不住了。

  短短的瞬间,就看到姜善的白脸上腾起红云,又立刻吓白,转瞬间又想起来什么似的忽地紧咬牙关,斜目仵眂…这表情真是瞬间变化万千啊,阿八盯着姜善,一时没控制住,“噗嗤”一时笑出声来。

  听到阿八的笑声,姜善忙抬头,知道阿八的那笑声肯定是嘲笑自己,不由得瞪了阿八一眼,自己好歹也是这云上有仙峰未来的主人,竟然在自己的地盘上,本人奚落成如此境地,这恨意在肺腑间酝酿着。

  “你都知道我是谁,就赶紧救我上去,我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爸爸也不会饶过你们的!!”

  “你就放心吧,就算你如今落下了山崖,摔成了肉泥,这云上有仙峰的主人,也能把你救回来的。就是…”阿八上下打量着姜善,“骨头太碎,缺个长短你就不用介意了。”阿八自己说完,想想其中的笑点不由地又笑了出来,也是知道自己这样逗趣姜善是没有礼数的,忙抬手掩住口鼻。

  姜善气得涨红了脸,却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一直以为姜氏管理着云上有仙峰,自己当之无愧是这山峰的少主人,结果从那红衣女子的嘴里得知,这山峰竟然还有主人。

  “笑话,若是真有起死回生这种事,你说的这个主人怎么不救我的母亲?”

  阿八闻言,收起了笑容,冷冷地看着姜善,“原来你并不知道?当年你母亲是如何一命换一命,才救回的你。你也不小了,回去问问你父亲吧。”

  “胡说什么?!当年当年,你看起来比我年纪还小,一直用这种长辈的口吻教训我,真是让人生厌!!!”

  阿八眯起眼睛,嘴角勾起了一抹好看的弧度,问姜善:“你说我看起来比你还小?!真的嘛?!”

  “你很大嘛?看起来不就二十二、三岁的模样,装什么老成?”

  听完姜善的话,阿八笑了起来,花枝乱颤,“嘴真甜,太会说话了。土地老儿,他说我才二十二、三岁。”

  一直恭候在身边的土地老儿忙微微鞠躬,用着不大的声音:“神女与天齐寿,就不要逗小孩子了。不如让老朽把他送下山吧,再玩下去,山上就会知道的了。”

  阿八摆了摆手,瞥眼划过土地那张老脸,“老儿你现在才怕了?”

  “不是不是,小老儿没有做好本分,甘愿领罚。”

  姜善看着两人对答来去,插话问道:“你们说谁是小孩?神女?什么神女?你们到底在说什么?我怎么什么都听不懂。”

  阿八回眸冷眼看着姜善,一抬手将长发撩向身后,慢悠悠地说:“小仙位列昆仑丘仙班,掌人间万水干涸,旱神女魃…就是小仙。我可比你大很多很多岁,保证你板着手指,再加上脚拇指,都数不清的年岁哟。咯咯~”阿八说完笑了起来。

  “啊~”姜善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张口结舌愣住了。

  “你不要看这小老头不起眼的样子,他可是这片树海的土地神,也就是你们说的土地公公。擅闯云上有仙峰的人,自古以来就没人走出过树海,这些都拜托了土地神的神通。”

  那腾云的小老头忙鞠了一躬,捋了捋胡须,低声回道:“神女谬赞老朽了。”

  阿八不忘补刀,“这次是阴沟里翻船了,啧啧啧,一世英名啊。”

  土地老头一缩脖子,瞄眼看看山上的方向:“神女姑奶奶,你就不要吓老儿我了。老儿我一时顾忌了姜氏…。哎,错了就是错了,小老儿我甘愿领罚。”

  “那你就好人做到底吧,把人给送回上面去。”阿八说完转身,轻挪莲步,光天化日下就在姜善的眼前消失了踪迹。

  土地老头儿这时才摸了摸额头上的细汗,手中的竹杖点了点脚下的浮云,转眼就飘过姜善的身边,“姜家的小子,放手吧,我带你上去,总不能老挂着吧。”就看到老头儿脚下的云团转眼就又大了几分,正好还可以站一个人的位置。

  “我早就说了,让你跟我下山你就是不听。也算是万幸了,遇上的是旱神,若是真的是遇上了那守结界的两只麒麟,就有你的苦吃了。”

  姜善松开了那早已僵直的手指,此刻自己早已落入了云里雾里,不知道身在何处一团糊涂中,那女子说的话在脑中走马灯一般回转着,神明!麒麟!土地神!那些只存在于神怪传说的名词,忽地一下塞进了自己的脑子里,姜善只觉得自己如同电脑负荷过重,瞬间黑屏了,由着土地老儿带着自己腾云就飞上了上面的山崖边。

  当老头儿带着姜善,撤云落地,姜善脚一软,整个人软滩在地上了,那个自称是旱神女魃的女子踏着高跟鞋站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明明刚才忽地就在自己的眼前就消失了,竟然早就回到了山崖上了,姜善就觉得自己有点喘不上气来了,这里还是自己生活的世界吗?!

  就在此刻,就听到空中一阵鸟鸣,阿八忙抬头,就看到从云中掠过一道青色的光芒,划过长空,径直飞到了自己的面前,阿八皱了下眉头,转颜笑着对土地老头儿说:“山上已经知道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都由帝姬定夺吧。”

继续阅读:九、女魃(5)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苏小姐,你掉了个相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