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女魃(5)
此时甚好2020-01-28 15:463,337

  抬眼望去,那空中的云雾越发得浓厚了,原来在晴朗的天气里,还是可以看到云上有仙峰的轮廓的,浮现在云间,如同仙境一般。而此时,刚才还阳光普照,此刻已经云瘴满布了,隐隐间青紫色的电蛇灵活的流窜在其中。

  姜善呆若木鸡,瞪大了眼睛望着天空中,若是平时看到这样的情景,跳入脑海的肯定是“啊,不好,要下暴雨了,赶紧找地方避雨。”但是今天,仅仅半天的时间里,发生了太多超越自己认知的事情,忽然间觉悟父亲为什么不让自己干涉云上有仙峰的事务。

  转目环顾四周,那红衣女子正抬头望着天空,倒是很轻松的模样。而那矮小的土地老头收了云团儿,拄着拐杖连连点着地面原地转着圈子,嘴里嘟囔着“这可怎么好?这可怎么好?”再抬眼看那空中的暗云笼罩,就觉得那云雾间仿佛随时会腾出一只什么奇怪的怪兽。

  就算此刻跳出了任何狰狞的怪兽,姜善也不觉得奇怪了。

  那青色的流光从山顶飞速地驰下,离红衣女子不远处收住了速度,凌空兜了一个圈,轻飘飘地落下阿八伸出的手上,姜善这才看清楚,那青光原来是一只青鸟,毛色青靛一对红色的眸子,拖着长长的尾翎,通体散发着如月晕一般的华光,乖巧地在阿八的手里站着,歪头望了望周遭的几人,转而对着阿八鸣叫了几声,阿八“嗯”了一声,回头望了望姜善,低声应了句:“知道了。”

  阿八收起了前面揶揄的深情,一脸眼熟地抬头仰望空中,那青鸟立在阿八的手背上,鸣叫婉转动听,时而歪头冷目扫视着周遭,红色的眸子犀利地让人不寒而栗。

  阿八低声笑笑,伸手抚摸着那青鸟的后背,“姜公子难得见到此神鸟。”

  到了这种时候,全身瘫软的姜善仍不忘嘴硬一下:“不就是一只青色的鸟嘛?哪里来那么多的神神怪怪,现在是21世纪,好不好!!”

  阿八也不回姜善的话,抚摸着那鸟儿自言自语地继续说,“蓬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勤为探看。。”转脸朝着姜善,微微一笑,“你们上学时都要学李义山的诗词吧。”边说边伸出手,把那鸟展示给姜善看,“这就是青鸟,西王母的信使神鸟。”

  青鸟依旧立在阿八的手背上,像是听懂了阿八说的话,转头低目盯着姜善。

  姜善扯了扯僵硬的面部肌肉,想嘲笑一下,却怎么都笑不出来,“开什么玩笑,你不会要跟我说什么这云上有仙峰的主人是西王母吧?!那么大牌的神仙不是传说生活在昆仑山嘛?这破破烂烂的云上有仙峰怎么供得起这么大的神仙。”

  “NONONO。”阿八摆了摆手手,“你只猜中了皮毛,你们姜氏自古供奉的就是昆仑丘这一籍的仙人。这一点,你父亲会和你再详细说明的,毕竟你是下一任的家主。”

  “自古?!有多古?”姜善被阿八驳回了话,开始逮着什么话头就开始反问。

  “从你们姜姓诞生开始吧,就是侍奉昆仑丘的人间使者。你以为这泱泱时间里,站在姜氏身后给予援手的是谁,这千年时空里,一个家族能存留至今,不觉得这是个神迹嘛?”

  姜善想张口反驳什么,却又哑口无言,回想起来,自己对自己的家族真是知之甚少,而每次父亲提起了话头,就被自己躲得远远的。二十七年,第一主观切入,彻底认为这个世界是不存在鬼怪神明的,自己家族就是借着光复传统的机会存活的现代神棍。此刻却被告知自己的家族千百年来就是供奉着昆仑丘的神明。

  认知的世界一点点地崩塌,被眼前的这个红衣女子暴力拆迁,一时间姜善分不清自己此刻到底是在现实里,还是虚幻中了,难道,这只是自己早晨赖床的一个回笼觉,此刻的一切其实只是一个梦而已。

  “帝姬有令,解开云上有仙峰的境界,欢迎贵客。”

  阿八一摆手,做了一个邀请的动作,那青色的神鸟仿佛听懂了,啭鸣了一声,展翅就腾空而起,振羽间华光乍起,绕着姜善转了一圈,那长眉白须的土地神一见到那神鸟,立刻跪地就拜,哆嗦成了一团,神鸟并不理会土地老头儿,转身如离弦之箭,化成一道青光就往那九重天上掠去,就看到羽翼撒落一片光雨,所过之地,暗云立刻退散,星华散落,一时绚烂无双。

  阿八拍了拍手,转身走了过来,蹲在姜善的面前,支颐歪头笑问着:“喂!姜公子,你以前是不是来过云上有仙峰?”

  姜善还在懵愣之中,整个人呆呆地坐在地上,连站起身的力气都没有,阿八忍住笑连连拍了拍姜善的肩,这才把神识给唤了回来。姜善一惊,抬眼就看到那红衣女子笑眯眯地看着自己,就听到阿八又问道:“喂,姜家的小子,你之前来过这里?”

  姜善条件反射,忙摆手一口否认,“没有没有,之前没有来过的。”

  “咦?”阿八皱了皱眉头,站起身来自言自语地说:“难道是帝姬年纪大了,把事情给记错了?不是吧?”

  阿八的话音刚落,说时迟那时快就看到从空中一道电箭激出,冲着三人就落了下来,姜善哪里遇到过这种事,抱着头就往地上一趴,浑身抖成一团。土地神哎呦一声,情急之下拿竹杖,立刻土遁了身形。

  阿八虽然穿着高跟鞋,却异常地敏捷,连忙往边上一跳,电光火石之间,就见那道电箭正炸在阿八刚才站的地方。

  “啊哟喂,帝姬怎么这么急性子?!难道是看到了姜家的小帅哥?”阿八依然喋喋不休,抬头望望山顶,忙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这么危险的事还是少做啊!!”对着姜善莞尔一笑,“你看看,多暴躁!一会帝姬问什么你就回答什么,她可凶的。”

  “那…那…你说的是谁?谁暴躁?”姜善从胳膊间露出了一双眼睛偷望着,颤抖地问着阿八。

  “就是要召见你的,云上有仙峰的主人,来头很大的哟,位列昆仑丘仙班的上古正神。”阿八笑嘻嘻地拍拍刚才击溅到衣服上的灰尘,“也就是我侍奉的主人。嘘,记好不能说她老。”

  那电箭并没有立刻消失,在地面久久不闪刺啦作响,姜善望着那小蛇般窜动的电团,浑身不得控制的颤抖着,连话都说不出口,电光火石之间,姜善忽地想起了什么…

  “我想起来了,我来过这云上有仙峰的。”姜善大叫了起来,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我十岁生日的时候,父亲曾经带我来到这里。”

  阿八看着姜善挣扎着从地上站了起来,晃动着身子左右观望,像是要再次确认什么,“我想起来了,我以为我忘记了。”姜善手指着空中,“那时不是这样的,有条好长好长的楼梯,亮晶晶的石头,看不到尽头…”

  姜善闭着眼睛用手死死地押着太阳穴,痛苦的模样仿佛是在记忆之海里拼命找寻着什么。阿八饶有兴趣地看着姜善的脸上瞬息万变,猛然就看到姜善睁开了眼睛,瞪大的眼睛紧紧地盯着那浓雾间的云上有仙峰,藏匿在脑海深处的那条长长的阶梯总是伴随着电闪雷鸣,鬼影幢幢…

  姜善的眼神最后停留在了阿八的脸上,死死地盯着阿八的眼睛,“我想起来了,十岁的时候我曾经来过云上有仙峰,那时和现在一点都不一样,我和父亲沿着一条白色的长阶梯一直往上走,很累,我并不想继续走了,可是父亲牵着我的手,一直鼓励着我,就在那时,从树丛了跳出了一只野兽,黑色的、长角的怪兽,我从来都没有见过那种生物… 之后,我就晕了过去,父亲带我回家后,我一直高烧不退,病好后就发现再也想不起在山上发生过什么。”

  “我以为我都忘记了。怎么会?怎么会突然间什么都想起来了!!”姜善抱起头来,仿佛非常痛苦,蹲在了地上。

  “这就对上了,帝姬说你是“故人再访”。”阿八点了点头,声音不大的呢喃着:“你这次误闯云上有仙峰,看来也是早已定下的命运。”

  阿八思定,一把手从地上拉起了姜善,笑着说:“姜公子不是一直好奇这云上有仙峰有什么嘛?机会来了!!就让小仙带公子游兴一遭。”说话间阿八紧紧扣住姜善的手,一手在虚空中一挥,转眼便招来了一团云雾,转眼就落在了两人的身边。

  不等姜善做出同意或者否定,就被阿八一把拉上了云朵之上,还未站定了身体,那云朵已经腾到半空中。

  转眼,刚才阿八和姜善二人站立的山崖已然离得很远的距离了,眼里的世界就变得如同精致的盆景,耳边鼓噪着风的嘶嘶声,山脉在脚下起伏叠翠,远方一道白色闪亮的丝带飘舞在袖珍的姜城边…

  就算是再美的风景,一想到自己在半空中,姜善就自觉得自己腿软绵绵地,多亏了那自称旱神的红衣女子,紧紧地抓住了自己的手腕。

  明明离着这般的近,姜善却没有一点欣赏美人的心情,整个人都挂在阿八的身上,生怕一个不留神,生怕阿八一放手,自己就从这半空中掉落了下去。

  阿八回头看着姜善害怕的样子,噙笑转脸也不再说话,挑染红色的黑色长发在空中飞舞着,如火燎云,那是姜善眼里永远不会忘记的景色。

   

继续阅读:九、女魃(6)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苏小姐,你掉了个相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