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蔡之厄二
史遇春2018-01-17 12:541,190

  作者:史遇春

  (二)

  这个时候,孔子知道,弟子们都很生气,他很是放心不下,就想着,这种情况下,还是找大家谈谈心的好。

  当然,夫子第一个找来的肯定是子路了。

  夫子问子路到:

  “由啊,《诗》中不是说了吗:‘我们又不是野兽,为什么要我们整天沿着旷野奔跑呢’?如果引用这句诗来描绘我们现在的处境,大致差不了多少吧?难道是老师我奉行的道义错了吗?我如何会沦落到这步田地?”

  子路有点摸不着头脑,他就按照老师曾经的教导,进行了回答:

  “老师,莫非是因为我们还没有做到您常说的‘仁’吗?是不是因为我们的‘仁’做得不足,人家才会这样不信任我们呢?”

  子路接着说:

  “又莫非是我们的智慧不够吧?是不是因为智慧不够,这才使我们奉行的道义不能畅行于世呢?”

  孔子马上反问说:

  “由啊,是这样的吗?有这样的事吗?”

  孔子接着说到:

  “如果行‘仁’都会被信任、被理解的话,那么,伯夷、叔齐为仁人,其仁行不能止武王之兵,这该怎么理解呢?伯夷、叔齐之‘仁’,大家都不会否认吧,如果人人都遵从他们的‘仁’,那么,这二位大概就不会饿死在首阳山了。这世上,大概也就没有伯夷、叔齐的道义、精神、美誉的传扬了!”

  “假如有智慧就一定能够使道义畅行无阻,那么,我们的智慧大概都比不过王子比干吧?众所周知,就连比干这样有大智慧的人,都会被挖心而死,我们的智慧又算得了什么呢?”

  子路点了点头,似懂非懂地出去了。

  子路刚一出去,子贡就来到了孔子面前,孔子将刚才问子路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赐啊,《诗》中不是说了吗:‘我们又不是野兽,为什么要我们整天沿着旷野奔跑呢’?如果引用这句诗来描绘我们现在的处境,大致差不了多少吧?难道是老师我奉行的道义错了吗?我如何会沦落到这步田地?”

  子贡这位同学,脑瓜子比较灵活,会来事儿。平日里,他就喜欢捡老夫子喜欢的话讲。今天,他看见夫子似乎面隐愁色,就说到:

  “老师啊,是不是您老人家所尊崇的道义太大了,以至于这天下没有哪里能够容得下您老人家。不知道这样讲对不对?如果真是这样,老师您何不稍微降低一下自己标准和身份呢?”

  孔子听罢,十分严肃地说到:

  “赐啊,好的农夫一定会非常勤劳、尽心尽力地把土地耕种好,但他不能保证一定就能有好的收成。优秀的工匠会花费全部的心思以保证作品的工艺精巧,但他无法保证自己的作品就一定能符合别人的心意。赐啊,这个道理你明白吗?”

  “老师一直在跟你们讲君子。君子是什么呢?其中的一点就是,君子能够修行仁道,并且使其理论系统周密,纲目严整,一以贯之。但是,即使已经成为真正的君子,他也不一定能够让统治者接纳自己。”

  “现在,你不能修行你的道义而使之完备,却想着降低标准和身份让统治者接受。赐啊,看来你的志向并不怎么远大啊!”

  子贡面带惭愧退了出来。

  (未完待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孔子的善教与放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孔子的善教与放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