酥香烤鸭10
香如故2020-02-06 12:102,184

  酥香烤鸭10

  自此,容溪就不再踏入这里,只偶尔让她假扮连城絮随他进出,除此之外,并未为难她。终归是恩人之后,而她是来报恩的,见他日日为连城絮的事而愁绪不展,骨女动了不该动的恻隐之心。

  她许诺他,带他去找连城絮。

  骨女和连城絮约定,绝不透露她的行踪,私自毁约,骨女自知,自己是活不长了。

  李笑作为一个穿越人士,看过那么多年电视剧,当然知道妖怪的下场有多惨烈,大抵也是红莲业火焚身,化为灰飞,散得一干二净吧。

  不过那场面实在可怕,电视剧可比不上亲眼所见,李笑虽然不知为何他俩被卷入这幻境,但这如看电视剧一般的操作,她还是比较担心女主角的。

  此情此景,作为直男本男的阿练自然是看得云里雾里的,不过李笑十分理解,毕竟这种玄幻爱情剧,不是一般直男可以接受的,像阿练这种吃货大侠,怎么可能有兴趣,果然看了片刻,这厮便哈欠连连。

  一阵哈欠后,他忽道:“狗蛋,这儿太无聊了,我们来烤鸭吃吧。”

  李笑道:“上哪儿去找鸭,且不说这幻境里的鸭能不能吃,有没有加添加剂,是不是真鸭肉,这万一这不是幻境,而外面的时空才是幻境,那我们岂不是陷入了盗梦空间的空间错乱。”

  听罢,土包子阿练脑子可以说是搅成了一坨浆糊,但狗蛋手握他的命(钱)脉(袋),自然说什么都是对的。

  李笑早就习惯自己说未来时空的事情,这厮一头雾水不明所以还要强行觉得她是正确的了。

  “那我们不能做烤鸭,也不能吃东西,呆在此处,岂不是会活活饿死,再也无法离开?”

  对于阿练的脑洞大开,李笑反而显得比较镇定,毕竟她可是被星际黑洞虐过的人。

  于是她道:“有我在,怎么可能饿死。”

  说罢,李笑便从随身的布包中掏出一样阿练前所未见的神奇之物,黑漆漆的,闻着有股说不上来的奇怪气味。

  “我自制的巧克力,尝尝看,可以充饥的。”

  阿练将信将疑的接过,小心翼翼尝了一口,味蕾触及之时,十分甜腻丝滑,香甜转瞬即逝后便是淡淡的苦味,旋即甜味苦味渐渐散去,唇齿间竟流连着一股奇异的香味,让人欲罢不能,他赶紧又吃了几口,李笑见状,把自己的一块也递给他。

  “这东西过于甜腻,成分又容易致胖,不过我用了其他东西代替,味道可能与巧克力的味道有点偏差,你别介意。”

  话音方落,李笑又反笑,嘴里小声嘀咕道:“我跟你说这么多也没用,你反正没吃过正版的,只吃过我这个盗版巧克力。”

  阿练吃得满嘴乌黑,冷不丁李笑开口,一时间没听清她说的什么,便问,“狗蛋,你方才说什么?”

  李笑道:“没什么。”

  六月初夏,骨女和容溪动身前去妆裕国,但为了不损害连城絮的清誉,容溪硬是此行未告诉任何人,也未带一个侍卫。

  骨女一直以为身为活人的容溪,社会经验一定比她丰富,可事实证明,她想多了。

  在偏远客栈的厢房里,她站在床头,看着病得苦不堪言的容溪,眉头拧成川字。才前脚踏入妆裕国境内,后脚一场小雨就把容溪淋成重病,骨女怎么也没料到他会这么弱不禁雨。

  借着客栈里的厨房,骨女煎好抓来的药,又熬了些米粥给容溪,他吃过后,果然好许多,意识也清楚了。

  醒来的他盯着她手里的瓷碗,问:“粥是你做的?”

  她点了点头,没说话,他却莫名目光柔和的看了她许久,几乎看得她头皮发麻。

  容溪这一病耽搁时间不说,还将携带的银两也花光了,骨女本就是妖,不食人间五谷。但生病的容溪便不同,他所需的药如同他身份一般金贵,骨女想,若没有药,他就会死在这里。

  堂堂一侯爵,要是死在这荒郊野外,实在让人唏嘘。

  原本他有枚碧绿通透的上好玉佩,可抵上一时,骨女建议他当了缓一缓,可他连骨女的话都没听完,就立马打断,说:“那枚玉佩是阿絮送给我的信物,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当掉,玉在人在,玉亡人毁。”

  骨女听了,一口气差点背过去,见他坚决,只好咬牙吐出一句:“侯爷说得极是。”

  看着怒目对眼的两人,李笑突然觉得布包一动,于是转头看向坐在桥沿的阿练。阿练被她看得莫名,心里发悚,遂问:“我没吃你那份,我发誓。”

  说罢,露出满齿巧克力。

  李笑嘴角一抽,抬腿用力,一脚把他踹翻河里。

  幻境内的时间过得很快,不到一炷香,天就黑了。

  李笑和阿练在客栈门口站了须臾,就见骨女只身一人跑出去,李笑见状,正捉摸着留在那里,就见阿练已经爬进容溪的厢房,手都要摸上桌面的糕点了。

  李笑:“……”

  止住要追上去的脚步,李笑想了想,慢步走进客栈,朝着容溪的房间而去。穿过房门,她看到容溪坐在床头,单手摩挲着一枚玉佩,神情恍惚。

  李笑忽然想,也许容溪并不像嘴上说的那样喜欢连城絮。

  月黑风高,劫财夜。

  骨女掂了掂手里抢来的银两,斜睨蜷缩角落的小姑娘,欲飞身离去,岂料,她突然扑身抱住她的大腿,大哭之声如同嗜鬼魔音:“大侠,求求你,把钱还给我,那是我娘的救命钱,求你行行好,还给我。”

  闻言,她前行的脚顿住。

  骨女想起了一些往事。

  当年,她也同她这般大小,母后患了重病,丢下她和王兄还有父王,早早离开人世,纵然父王加倍疼爱她,也不能弥补逝去母亲的疼爱。

  这个小姑娘,让她想到了自己,想到了她的母后。

  虽为妖魅,骨女终究还是狠不下心去伤害一个半大的孩子。

  骨女听了她的话,抿了抿唇,立马转身将钱袋还给了她,并将自己身上的银两都给了她,不顾那孩子惊愕的表情,飞快逃离犯罪现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在古代做大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在古代做大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