酥香烤鸭09
香如故2020-02-06 12:102,125

  旋即白光乍现,周遭迷雾渐起,李笑情不自禁地拉住阿练的袖口,阿练察觉身侧的动静,扭身看着李笑,挑眉一笑,“原以为你是女汉子,天不怕地不怕,目下看来,你果真还是个姑娘。”

  他话音方落,就挨了李笑一拳头,疼得他龇牙咧嘴,丝毫没有点大侠风范,他碍于自己钱袋放在李笑那里,只得默默承受,不敢吱声。自从李笑与阿练逐渐熟悉,两人的角色便颠倒了过来,原本是跟班的李笑反倒像是老大,而阿练却担当了跟班的角色。

  片刻后,两人吗,四周厚雾又淡淡散开,终于得见清明。

  而关于那位异族女子的故事仍在继续。

  ……

  承男孩之恩泽,女子得以修成魑魅,于是她辗转寻觅恩人的去处,终于翻山越岭在姜国找到当年的恩公。

  可他已是垂暮之年,命不久矣。她陪他度过在人世的最后一日,亲手为他殓尸入殡,一切罢了,她便开始寻找恩人的后裔。

  缘生缘灭,情生情缠,一旦生了因,必有后来牵扯的果。

  李笑与阿练跟在那女子身后,寸步不离,将前因后果看得清清楚楚,不过一入幻境,阿练便一直紧皱眉头,似乎在捉摸着一件难以开解的难事。

  女子找到男孩的后人。那是一位矫勇善战的将军,荣华一生,奈何功高盖主树大招风,碍了年轻君王的眼,兴许是他双手之下的赫赫战功造成的杀孽太多,乃至冥冥之中天意已定,最终他身首异处,死无完尸。

  为了报恩,女子在多年后的修罗战场,掘土三尺,他的尸骨上已蒙上厚厚沙土,她不眠不休找了三天三夜,才找全他的头颅及遗骸,将他好好安葬。

  女子生性好强,是个不服输且不会服输的姑娘,因此,她辗转寻找将军留下的遗孀和孤儿,路上偶逢一位批命师,他为女子恩人以纸批命,但天意难以揣测,只见批命师神色一变,很快收走批命的宣纸,女子只快速瞟到纸角的一行字。

  黎公九子,封于鹤壁,三十而薨。

  女子为魑魅,生成白骨女,善画皮,于是化身活人的模样游走人世,但压力还是不小的,她一方面要担心捉妖师,一方面还要担心如此耽搁恩人怕是要绝后了。

  终于皇天不负,她找到了恩公后人,恩公后人的女儿嫁给了黎国的君主,独留九公子撒手人寰。

  站在鹤壁城外,女子踱来踱去,没有马上进城。她不知自己该以怎样的身份去见他,寻找了那么多年,盼了那么久,如今好不容易可以报恩了,她倒烦恼起来。

  的确,她总不能直接和那人说,她是妖怪,承他先人之恩,今生来报答他,除去杀人放火奸杀掳掠,他要有什么愿望,她就尽全力为他达成。恐怕她还没说完,就将在憎恶妖怪的时代被人给当场拿下。

  女子思前想后,良策却也没得出来几个。

  此时,一对主仆从她身边经过,婢女扶着位姑娘,小声劝慰:“小姐,你别伤心了,总会想到办法的。”

  那姑娘着了一席紫衫白裙,满目愁容,她哽咽道:“珮儿,我不想嫁给容溪,可爹爹却又……”

  女子闻言,眸子微敛。

  她撑起一柄泛黄的楠竹油纸伞,缓步过去,拦住她们的去路,轻声问:“姑娘可有烦心事?”

  那姑娘抬头,梨花带雨的容貌让骨女一怔,她忽然忆起卫南侯书房里的画中女子,那是与卫南侯无缘的姑娘。

  执着伞柄的手指渐渐收紧,她抿了抿唇瓣,静候佳音,那姑娘斟酌片刻,谨慎地问:“你能帮我?”

  骨女含笑点头。

  那姑娘叫连城絮,她带着骨女踏进连城府。骨女在连城絮的闺房里,看见了一幅画,那幅画精细的绘着百年前十六岁的骨女,而落款之人,是顾峰。

  骨女愕然看着那幅画,颤着音问连城絮:“这幅画,你是从哪儿得来的?”

  连城絮笑,“好看么?这是我爹花了大价钱从辽国买来的,据说这幅画是百年前一个王侯为其挚爱的妻子所作。”

  “挚爱?”

  她嗤笑,双手幻化出火光,眼看着就要去点燃那幅画,要不是连城絮突然让她坐下,她险些施法烧了那幅画。良久,骨女站起身行过去,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抚上一旁题的诗,上面行云流水的写着: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卿兮卿不知。

  只此一句,她纵有千般怨念,万般无奈,都瞬息间烟消云散。

  以爱为注,赌局输赢一场,谁付了真心,谁便是输家,常言有道,自古如此,骨女便在与顾峰的博弈中输得一干二净。

  三日后的清晨,骨女以连城絮的身份被抬进容府。

  当夜,她见到了容溪,冷目剑眉,面如皓月,泛着温玉光泽,他与他的先祖长得极像,他的先祖在百年前,善心为她披上白帛。恩人的恩泽,于她犹如再生,她这辈子必定倾心以付,女子如此想着。

  可容溪揭开喜帕的一瞬,面色却徒然沉下,怒问:“你是什么人?她呢?”

  骨女微愣,说:“什么她啊?妾身不明白夫君的意思。”

  容溪兀然抬手扼住她的喉咙,眼里满是怒意:“夫君也是你能叫的么?说!连城絮到哪里去了?”

  她眸子里闪过一丝惊讶,没有料到他竟能这么快分辨真假。她紧紧注视他,一双眸子认真得可怕,仿佛要透过他看向谁。良久,骨女缓缓摇头。

  容溪嗔目而视,猛地将她甩在床上,扔下狠话:“只要她活着,便是翻了整个黎国,我也要把她找出来!”

  说罢,他愤然离去。

  在他离开后,骨女徐徐站起身,凝视梳妆台上铜镜中的自己,良久,她挥去幻术织成的假相。

  此时,铜镜里,才是她真实的面貌。

  镜中的姑娘面色苍白,泛着死气,朱红的唇,艷丽的人,眉宇之际是化不开的怨气,她叹了口气,嘴角噙着苦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在古代做大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在古代做大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