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倔强的余婉清
漫雪失忆2018-02-15 09:402,587

  九月的天气,依然闷热。

  高二八班的同学全体罚站操场,余婉清那膝盖上的鲜血顺势而流,双脚一直打颤,可她还是撅着那口气,死活不愿临阵退缩,但也发誓和眼前这个时云澈势不两立。

  从此以后,高二八班,有时云澈没余婉清!!!

  然而,罪魁祸首时云澈完全不care马主任的任何命令,坐在滑板上,凝神盯着余婉清膝盖的鲜血,似乎有一种莫须有的快感。

  他还特别的闲定自若地从口袋里掏出手机,选了一首最近特别火的歌曲《seve》播放着,内心的蠢蠢欲动愈发强烈,却遭到了台上的马主任拿着大喇叭警告,“那位坐在滑板上悠闲听歌的同学,请听仔细了。你要继续这样下去,那么高二八班的全体同学将会一直这样站下去,你要是能老老实实的罚站,全班半个小时后准时回教室。”

  “时云澈,你给我站起来!”

  马主任下了死命令,余婉清气地脸青,拽进了拳头,龇牙咧嘴道:“你这个害人精!”

  “对!我就是害人精,无恶不赦。”时云澈坐在滑板上纹丝不动,只是得意一笑,抖了抖腿,一副欠收拾的表情说着:“看着你疼痛难耐的样子,我真是十分过瘾!”

  时云澈内心os是这样的:谁让你一大清早影响小爷的心情,那么我就要让你生不如死!

  “………………”余婉清的额头,自动划下三条黑线。

  八班要亡,真不是她余婉清的错,全是因为时云澈这颗老鼠屎!

  站在林大鱼后面的黄豆回神时,刚好瞟见余婉清膝盖上的血,有些晕血的他,赶紧侧脸到另一边,背着余婉清,嫌弃地指了指她的膝盖说,“班长,你那膝盖怎么回事?怎么满是鲜血?”

  “黄豆,你这是晕血吗?”林大鱼好似看出了什么端倪嘲讽道,“看你牛高马大的,怎么跟个娘们儿似的?”

  说这句话时,林大鱼的眼神还特意瞟了两眼斜上方的沐瑾,黄豆瞬时挺直了腰板,假装一副很MAN的样子,吆喝着,“林大鱼,你少危言耸听啊。我什么时候晕过血?”

  “你不晕血吗?”林大鱼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随后,他不怀好意地将身后的黄豆推向了余婉清,结果,黄豆埋头一看余婉清的膝盖,要不是当机立断赶紧闭上眼睛,退回到原地,也许,他准会在沐瑾面前出丑,当场翻白眼晕倒。

  “你们还在闹腾是吗?我看你们今天准备罚站到什么时候?”马主任拿着大喇叭,朝着高二八班喊着,“今天就算李飞把校长给我搬来,你们也休想给我回教室去。”

  马主任的话,犀利无比,并且向来也是说一不二的,余婉清低头看了看自己膝盖的伤和微微打颤的双腿,再加上天气闷热,心里有些发慌,怒目圆睁瞪了几眼林大鱼和黄豆后,目光再次看向时云澈说道:“这下你满意了吧?闹的整个林荫高中满城风雨。你要真有本事,就冲我来,别连累整个八班。”

  “都冲你来?”

  时云澈斜眼睨了一眼余婉清,唇角微微上扬说道:“那我要是能让全班回了教室,你就必须得留在这里罚站!”

  “呵!”余婉清轻呵两声,朝着时云澈翻了翻白眼,“那我倒想看看你怎么治的了马主任?”

  “那你就等着看吧。”

  说着,时云澈魅邪一笑,矫健地腾空而起,气势汹汹地滑着滑板朝着台上的马主任去,直接了当的从她手里夺过大喇叭,怒的马主任语无伦次,“小兔崽子,你……给我滚过去,不,给我滚回来!”

  时云澈并没有将马主任放在眼里,而是拿着大喇叭走到高二八班的最前面,将喇叭放在地上,手机放在喇叭前,点开手机里正在播放的《seve》,音乐声响彻了整个林荫高中的操场,那首歌几乎火遍了全球,凡是听见这个音乐,会跳的人都会情不自禁。

  时云澈是带头跳舞的第一个,音乐的鼓动,内心的躁动,游刃有余的步伐,似乎都会在那一瞬间爆发,会跳这个舞的同学们,便纷纷加入了时云澈的行列。

  余婉清被眼前这一幕给吓到,这个时云澈的影响力简直堪称一绝,除了余婉清,所有的同学都渐渐地加入了他的行列,整齐的步伐,音乐声的环绕,所有人的脸上洋溢的都是笑容,甚至是多久以来难得的放松和愉悦。

  “统统给我滚回教室去。”

  马主任的出现,再次让音乐声戛然而止,她愤怒地拾起喇叭,朝着所有人大喊着:“立刻,马上!滚回教室!”

  果不其然,这个时云澈好像对付这种顽固不化的教导主任有特殊的招数,竟然以挑衅的态度,让原本尘埃落定的剧本峰回路转,罚站没有继续,还得以生还,这是余婉清做梦都不会想到的结局。

  全班同学都因此得救,回到了教室,时云澈原本以为她会耍赖耍横,没想到的是倔强的余婉清竟然一声不吭的履行了自己和时云澈的约定,一个人站在操场上,一动也不动。

  九月的太阳也很毒辣,再加上余婉清本是膝盖受伤根本就支撑不住,然而,也就是那一幕让时云澈第一次领教了余婉清的倔强,她原来就是那种说一不二的人,而且,雷厉风行。

  “唉,你说余婉清坚持的了多久?”

  黄豆的位置靠窗口,刚好看的见站在操场中间的余婉清,他用手肘蹭了蹭时云澈的手臂,眼神一直停留在余婉清的身上说着:“你快看,感觉她已经重心不稳,好像马上要晕倒了一样。”

  “晕倒也活该!”时云澈趴在课桌上,头也不抬地埋怨着,“我麻烦你有时间关心那母夜叉,干嘛不闭上眼睛养养神?”

  黄豆说,“你是故意为难余婉清的吧?”

  “你才看出来?”时云澈真是服了他的智商,“真白痴!”

  “白痴的人,恐怕不止我一个人。”

  黄豆埋头默哀三秒,恐怕全班没人看懂了他们之间的关系,林大鱼那马屁精也就因为时云澈的原因,才帮余婉清对付沐瑾的。

  “这点我赞成! ”

  “……………”

  正在这时,教室里忽然哗然一片,全都凑到各个窗口,嘈杂的声音迎面而来。

  “快看,余婉清怎么突然倒了?”

  “晕倒了吗?”

  “赶紧通知夫子啊。”

  “……………”

  随着那嘈杂的惊恐声,时云澈特别郁闷的从睡梦中脱离,起身后,将堵在窗口的同学纷纷推开,冷眼看向窗外晕倒的余婉清,喃喃道:“就这么点耐力?也想跟我斗?”

  “我是不知道你们俩之间有什么过节,不过,你可别小看余婉清。”黄豆侧脸看着时云澈,好心劝说道:“你要是招惹上她,恐怕之后的日子也不会好过。”

  “你开什么玩笑?”时云澈不以为然地轻哼了两声,指了指被同学们团团围住的余婉清说道:“第一天就被我给整的找不着东南西北了,接下来还能怎样?”

  “她能让你俯首称臣。”

  “…………”

  黄豆的话,让时云澈倍感好笑,就这么一个余婉清还能治的了如混世魔王的他?

  那可真是天大的笑话。

继续阅读:第7章 令她魂牵梦萦的学长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春的滑行轨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