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青春的懵懂,油然而生。
漫雪失忆2018-03-20 22:312,200

  余婉清站在原地看着他们几个肆无忌惮的玩闹,不经意间皱了皱眉,太阳穴疼的厉害,用手试了试温度,额头开始发烫,那温度就如坐过山车一般,让人措手不及。

  正在这时,上课铃声响起。

  “回去上课!”

  余婉清本想意气风发的喊出这句话,可语调虽上去了,但自己好像耗费了全身力气一样。

  时云澈瞥了两眼余婉清,注意到了她的一举一动,假装调侃道:“就你这样的状态,还想让我们滑板队解散?”

  余婉清咬牙撑着,揉了揉太阳穴,飞了一个白眼给他。

  “呵。”时云澈和她眼神对视,唇角微弯,嘚瑟地继续说着:“还是回去养老吧。”

  余婉清目光收回,逞强地转身:“我今天这样和你脱不了干系,总有一天,我要连本带利的要回来。”

  “这话说的……”时云澈暗暗较起劲儿来,“好像我们之间的渊源很深。”

  她没在回头,只留给时云澈一个疲惫的背影:“的确,渊源很深!”

  想着自己被保安哥哥晾在外面苦等了几个小时的场景,余婉清真是恨不得将时云澈这家伙剁碎,以此来解恨。

  但她却不知道,就在她说那句“渊源很深。”的时候,身后的时云澈竟忍不住嘴角上扬,扬起了迷人的弧度。

  只是,她看不见。

  也不会看见。

  因为就在话音落下的那刻,她又一次晕了过去。

  然而,这次徐峰没有出现。

  时云澈看着她将要倒地时,仿佛以光年的速度跑了过去,一把接住她,措手不及的他,又急速地往医护室奔去。

  他不得不承认,就在那一瞬间,他看着余婉清晕倒,再也没有了当初的幸灾乐祸,反而心跳加快,手无足措,脑里一片混沌,多想一脚蹬进医务室。

  然而,完全没回过神来的林大鱼,眼神无光地看着时云澈抱着余婉清跑向医护室的背影,蹭了蹭身旁的黄豆,说:“你有没有发现,时云澈好像喜欢余婉清?”

  “他刚刚的举动就已经出卖了他自己。”黄豆一语点梦中人,“还记得他第一天来八班的情景吗?他将班长折磨的体无完肤,最后,还中暑晕倒。那时候,他的眼神里可没有刚刚那种紧张和柔情。”

  “对!”林大鱼兴奋地拍了拍手,“他就是喜欢上了余婉清。”

  “林大鱼,我发现你情商真不高。”黄豆瞥了一眼他,“也难怪追了那么久的梁静,也没见成效。”

  “好像你成效很高一样?”林大鱼撇嘴,怒怼黄豆:“你干的那缺德事可是挂羊头卖狗肉的事情。”

  黄豆急眼了,指着林大鱼骂道:“我那是计策, 你懂不懂啊!”

  林大鱼:“要是沐瑾知道,和她聊微信的人是你,那么,一定game over!”

  黄豆:“你能积点口德吗?”

  林大鱼:“少废话,跟着去看看情况。”

  黄豆:“有时云澈在呢,你去干嘛?这节课是语文课,等会儿夫子来了,狗头铡伺候。”

  林大鱼:“爱去不去。”

  说着,林大鱼潇洒转身,往医护室去。

  林大鱼刚走到医护室,还没踏进去,就听见了时云澈喋喋不休的声音。

  时云澈:“那个……她没事吧?”

  今天值班的是一位长发披肩的漂亮校医姐姐。

  只见她,一边给余婉清检查,一边侧脸瞅了一眼在一旁手足无措的时云澈,微微弯了弯唇角,笑而不语。

  时云澈:“她怎么会忽然晕倒呢?”

  时云澈:“她该不会得了什么不治之症吧?”

  时云澈:“……”

  校医无奈地停下检查的动作,双手叉腰,站在时云澈面前,目光清澈地看着他,又将目光移向病床上的余婉清,特别无奈地说道:“这位同学,要是这感冒发烧也算不治之症的话,那么我们人类是不是会濒临灭亡呢?”

  “感冒?”时云澈嘿嘿一笑,好似松了一口气,“那肯定死不了。”

  “死是死不了,只是……”忽然,校医脸色一沉,又吁了一口气说道:“她要再这么强撑下去,恐怕真不好说会引起什么其他的并发症。”

  “……”

  时云澈俊眉轻蹙,眸中复杂的情绪油然而生:“什么并发症?”

  “噗嗤。”

  她不怀好意地笑出了声,“这位同学,能麻烦你出去一下吗?我要给她再检查一下。”

  “哦。”

  一向无所不能的时云澈,在此刻怎么变得如此笨拙?

  其实,也就是医生故意逗他的。

  看他这么紧张同学,也就逗逗有趣的他。

  时云澈走出医护室,林大鱼则冲他诡异一笑。

  “你在这干嘛?”时云澈问。

  林大鱼眉眼含笑,揶揄道:“我来看你是如何紧张余婉清的?”

  “有病吧你!”

  时云澈眼神刻意的躲开了林大鱼的追击,尽量地将自己和余婉清划清界限,“我紧张她?我就是紧张一只差点被车撞的狗,也不会紧张余婉清。”

  “那可说不定。”

  林大鱼用力地拍了拍时云澈的肩膀,说:“你可要小心一点,别着了余婉清的道。你要知道,她的心里可只有那光芒万丈的徐峰学长。”

  “你的意思是,我还没徐峰光芒万丈?”时云澈扯了扯嘴角,皮笑肉不笑地认真看着林大鱼,嗓门儿很高的吼着:“是吗?”

  林大鱼缩了缩脑袋,说道:“你就算比太阳还耀眼,余婉清眼里也只看得见徐峰。”

  “谁稀罕似的。”时云澈声色俱厉,一副啼笑皆非的表情应着:“再说了,我压根就不会看上她余婉清!”

  林大鱼垂了眉眼,小声嘟嚷着: “这话说的,连自己都被骗了。”

  “你要再胡说八道,小心我跟你绝交。”

  时云澈情绪一下子涌了上来,眼里闪着光,还泛着那仿佛能摧毁一切的巨浪。

  因为,他始终将余婉清视作势不两立的人。

  甚至不会喜欢上这样的女生。

  但有关青春的懵懂情愫,却偏偏在无形中产生了。

  只是看不见,也摸不着。

继续阅读:第28章 搞怪的李夫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春的滑行轨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