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所谓的义气
漫雪失忆2018-03-24 17:222,281

  然而,当时的沐瑾却异常的冷静,眼里并无波澜,迈着步伐,面无表情的走到自己的座位上。

  也许,就是因为她一声不吭,一句话不说,才更可怕。

  所有人屏住呼吸,眼神都聚集在她一个人的身上,此时的气氛,似乎连呼吸声都感觉多余。

  但对于时云澈来说,有关沐瑾这事,他是必然要帮黄豆背这个黑锅的。

  他时云澈再无赖,也不会出卖朋友。

  况且,他根本也就没把沐瑾当回事儿。

  所以,他特别的无所谓,不管他们吵成什么样,也只是保持沉默只字不提。

  那刻,黄豆感激时云澈。

  林大鱼崇拜时云澈。

  如果换做是他,当着梁静的面,闹成这个局面,他肯定就会彻底没了底气的出卖黄豆。

  “李威,我麻烦你,别多管闲事了,行吗?”这是沐瑾开口说的第一句话,但她这句话再次伤了李威。

  李威气地脸青,眼神锁在沐瑾冷漠的脸上,“我多管闲事吗?”

  “是。”沐瑾冷冷地应着,“这是我和他的事情,轮不着你管。”

  沐瑾下意识地往时云澈的方向望去,眼里淡漠无光,却还期待着他的一丝回应。

  沐瑾一直认为,那个和她亲密聊天的人就是时云澈,并且深信不疑,但每次在学校见面,他给她的除了冷漠,就是不屑搭理。

  此时的站在一旁的黄豆犹如百爪挠心,到底是进还是退,他已经乱了方寸,他特别的内疚,当时自己怎么就迷了心智,害的时云澈背了这个黑锅。

  林大鱼说得对,这就是挂羊头卖狗肉的招数,到头来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然而此刻时云澈的目光也并没有在沐瑾的身上,他抬头看向余婉清,认真的一字一句地说着:“余婉清,我们赌约还作数吗?”

  突如其来的问题,让余婉清有些懵,不过很快,她立即回应:“当然。”

  时云澈仿佛松了一口气,“那好。”

  他在意的,只有余婉清。

  余婉清心里也清楚,她和时云澈继续赌约的意图,她背负的是李夫子给的压力,她也不能出卖李夫子,只能这么硬扛着。

  反正,时云澈那小子也不可能拿年纪第一名。

  她也承认,她不喜欢沐瑾。

  但时云澈这种做法,她是不苟同的。

  既然私下和别人打得火热,为什么当着面又摆着臭脸?

  余婉清吁了一口气,目光瞟向心如刀割的沐瑾,轻讽一笑,“先把你自己的内务事给搞定吧。”

  她不愿表现出有一丝对沐瑾的同情,她知道沐瑾的自尊心很强,养尊处优了那么多年,就这么栽在时云澈的手里,心里一定很不是滋味。

  况且,刚刚李威还说出了那个赌约。

  如此敏感的话题。

  “那关我什么事儿啊。”

  时云澈就是这么特立独行,总是不管不顾别人的感受。

  那刻,沐瑾忍不住哭了。

  “时云澈,你王八蛋!”

  李威终于压抑不住内心的那股火,直接一脚猛踹了时云澈了的课桌,课桌受力过猛,直接打在了时云澈的胸口。

  只见他,脸色一沉。

  生气地站了起来,撩起板凳,就给李威了砸了过去,“你特么的没资格骂我王八蛋!”

  就这样,两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干了一架。

  一个为爱情。

  一个为友情。

  谁也拦不住,谁也劝不住。

  李威伤痕累累,时云澈挂彩无数。

  仿佛这一架的导火索是沐瑾,李威以为时云澈负了沐瑾,时云澈打碎了牙,往肚里吞,却清楚的明白,他心里的那个人只有余婉清,可惹怒时云澈的却是那句“王八蛋。”

  那三个字,仿佛已经成了余婉清的专利。

  后来,马主任不仅仅是全校通报批评,还给他俩都记了过。

  李夫子对于这事儿倒还挺冷静,觉得不足挂齿似的,在班上只字不提,但此事过后的沐瑾,变得沉默寡言,甚至,连威胁余婉清的力气也没有。

  此后,黄豆也再也不敢找沐瑾聊天,删了电话和微信,老老实实的,很怕再越了雷池。

  可突然有一天,沐瑾再次给他发了一条信息。

  沐瑾:“如果,我死了,你会不会记得我?”

  此时的黄豆正和时云澈一起练习滑板,林大鱼在一旁休息,便顺手将他的手机递给他,打开一看,那记忆犹新的手机号,瞬时让黄豆失了魂。

  林大鱼询问,“怎么了?”

  黄豆哆嗦地将手机递给林大鱼,林大鱼一看,莫名其妙地笑了笑,“你这是和谁有深仇大恨?以死相逼啊?”

  “这是沐瑾的电话号码。”黄豆愣是吓出了冷汗,目光看向正在越过障碍物,仿佛在滑板上飞起来的时云澈,小声嘟嚷着:“她一直以为这是时云澈的电话号码。”

  林大鱼神情凝重:“你还联系她呢?”

  “我敢吗?”黄豆自从那事儿过后,已经夹着尾巴做人了。

  “那这事儿会不会是沐瑾逼时云澈现身的伎俩?”林大鱼试图分析着,“那花瓶不能看着时云澈这棵大树就这么倒了,肯定想方设法接近呗。”

  黄豆面色僵硬:“不会吧。”

  “怎么不会?”林大鱼继续说着:“沐瑾那花瓶,也就你和李威还有那群没长脑子的,被荷尔蒙给蒙蔽了双眼。”

  “…………”黄豆无力反驳。

  “你们俩干嘛?到底还练不练?”

  “来了。来了。”

  时云澈满头大汗的朝着他们招了招手,他们俩先是互相看了一眼对方,也许,林大鱼和黄豆心里都清楚,这件事不能再牵连时云澈,随即将手机里的短信给删了,然后藏起来,就当做这个事情从未发生。

  时云澈将滑板已经练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恣意妄为的青春,随着滑板的360度旋转,随着风,跨越着任何一个障碍物,都不会让滑板离开自己的脚下。

  滑板运动,其实就是一个街头文化,和街舞一样。

  没有束缚,没有极限,只有不断的创新。

  时云澈喜欢滑板和街舞,那是因为,他本就是不愿被束缚的,喜欢那种自由的方式。

  他与生俱来的天赋都用在了滑板和街舞。

  但真正让他爆发能量的人,却是余婉清。

  还记得那句:“你以为你是世界冠军吗?”

继续阅读:第33章 被加深的陷进,会心一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春的滑行轨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