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越解释越乱。
漫雪失忆2018-03-24 14:052,497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余婉清病愈后,第一天上学就遇见徐峰和那个女生,今天徐峰并没有骑自行车,而是陪同那个女生一起说说笑笑的步行进校。

  余婉清呆呆诺诺的站在原地,眼神一直停留在他们俩身上,徐峰和她擦肩而过,并没有回头看她,她的眼眸里满是泪光,仿佛鼻子一酸,瞬时都会夺眶而出似的。

  梁静紧紧地抓住她的手腕,小声在她耳畔嘟嚷着:“余婉清,你可要撑住啊。”

  但倔强的余婉清,忍住不哭。

  努力地告诉自己,徐峰学长始终就是一个梦。

  忽然,时云澈出现。

  “余婉清,你等我啊?”

  只见他,左手拿着滑板,右手则肆无忌惮的将手搭在余婉清的肩上,声音特洪亮地喊着:“几日不见,如隔三秋。”

  时云澈这样的举动,不止吓坏了旁边的梁静,更是引起了徐峰的注意,他转身看着时云澈和余婉清,眼神复杂而不安,但还是努力地挤出一丝笑容,对身旁的女生说:“我们走吧。”

  女生温文尔雅地点了点头。

  徐峰毅然转身离开。

  余婉清泪水瞬时决堤,看来,最残忍的不是拒绝,最残忍的是看着自己心仪的人和别人在一起。

  “时云澈,你到底有完没完?”余婉清将时云澈的手拿开,泪水顺着脸颊滑落,“就这么玩我,很刺激是不是?”

  余婉清哭了。

  像个孩子般哭了。

  心的确很痛。

  情书当众被读,也当众被退,现在还要忍受这种痛,她似乎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坚强。

  “唉!”

  梁静无奈叹气,看着余婉清泣不成声的背影,再扭头看着身旁同样显得手足无措的时云澈,“我可是第一次见她这么哭。”

  “那徐峰有什么好的?”时云澈脸上浮现出悲喜不定的神情,“有那么伤心吗?”

  “余婉清是个情商很低的人,她能喜欢上徐峰,这个几率可是万分之一的。”梁静继续说道:“所以,她应该很伤心才对。现在,连万分之一都没有了。”

  开什么玩笑,从那封动情的情书可以看出,她余婉清情商不低啊。

  时云澈低头笑了笑,“万分之一?”

  “唉,我看她这辈子估计是葬送在徐峰手里了,注定要一辈子孤独终老了。”梁静跺了跺脚,整装待发,然后自言自语地念叨着:“不过这样也好,长痛不如短痛。”

  “………”

  孤独终老?这么夸张。

  时云澈带着几分嘲弄的表情耸了耸肩。

  时云澈以为回到教室,会听见余婉清乌央乌央的哭声,却不料她竟然坐在最后一排,认认真真地背着英语单词,似乎一点也没有受到徐峰的影响。

  这个余婉清还真的让人摸不透。

  “唉,今晚咱们还是老地方练习?”时云澈刚走进教室,林大鱼和黄豆则迅速地贴了上去,可他眉眼紧蹙,目光一直停留在余婉清的身上,于是,他们俩同时使坏地靠近时云澈的耳畔,大声地喊着:“时云澈,你的魂也丢啦。”

  “你们俩有病是吗?”时云澈回神,扬起手里的滑板,差点砸了过去,也幸亏他们俩求饶及时,“大哥,饶命。”

  时云澈收回手里的滑板,将书包往座位上一扔,“滚。”

  “这是怎么了?”林大鱼小心翼翼地询问着:“大清早的,吃火药啦?”

  “我看他是受刺激了。”黄豆抬了抬下巴,目光笔直的看向余婉清,林大鱼很快的撇嘴,点了点头表示同意,“我看也是。”

  正在这时,李威背着书包走进了教室,打断了他们的对话,怒气冲冲地点名:“时云澈,余婉清。我好像每次都能看见不该看见的一幕。”

  “看见什么了?”林大鱼,黄豆以及在场的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时云澈是喜欢余婉清吧?”李威加快脚步走到时云澈的课桌前,黑着脸拍了拍他的课桌,“你既然喜欢余婉清,为什么还要招惹沐瑾?”

  今天的李威可谓是吃了豹子胆,居然这么嚣张?

  爱情的力量,真是强大。

  李威这句话,确实引起了轰动。

  余婉清气不打一处来,直接将英语书砸向李威,吼道:“李威,你胡说八道什么?”

  李威敏捷的躲开,眼神笃定地继续说着:“你们俩昨天在电玩城说的话,我都听见了,还有刚刚时云澈在校门口说得话,我也听见了。”

  “说了什么?”

  “他们俩真在一起了?”

  “那沐瑾算什么?”

  “………”

  全班轰动。

  只有林大鱼和黄豆胸口憋着一口气揣测不安着。

  “李威。”余婉清眼眶红着,走到李威面前,质问道:“你有意思吗?”

  “有意思。”李威则面不改色地说着:“当然有意思。”

  “真是够了。”余婉清白了一眼李威,“你不要不清楚当时的情况,就胡说八道好吗?”

  “我没胡说八道,我的确目睹那一幕,现在我只是想为沐瑾讨个说法。”李威面色暗沉看着余婉清,随后又将目光再次转向时云澈,指着他说着:“他时云澈就是一个混蛋。几乎每天都给沐瑾发微信消息吧?几乎每天都在跟她说情话,结果呢,每次一见面就板着个脸。沐瑾还要低声下气地求他,可他呢,却每次都让她伤心地退回到原地,沐瑾因为这些事,天天哭,又值得吗?”

  余婉清虽然不喜欢沐瑾,但是她也不希望她受到这样伤害,这么久接触下来,余婉清原本以为,时云澈只是表面看起来桀骜不驯,却不料,他骨子里还是如此卑劣。

  于是,她瞪大眼睛怒吼道:“时云澈,你真够王八蛋的。”

  时云澈不解释,只是沉默。

  可他身边的黄豆则咬紧了唇,紧张到不能呼吸,就怕时云澈一发怒,就会将事实的真相说了出来。

  李威看来这是要为沐瑾出头,似乎一点也不畏惧,眼神里还压抑着一股怒火,“你这是准备脚踏两只船是吗?你一边吊着沐瑾,一边追着余婉清,你居心何在啊?”

  时云澈依然不反驳,但余婉清却站不住脚了。

  “喂,李威,你能闭上你的臭嘴吗?”余婉清傻眼了,指着李威说道:“他和沐瑾的事情,我一概不知。还有,他可没追我,我们俩顶多算死对头。”

  “没追你?”李威轻哼几声,“在电玩城的时候,你们俩是不是有赌约?只要你赢了他的滑板队就散,但如果他赢了,你就得做他的女朋友。不是吗?”

  “……………”

  余婉清不得不承认,李威说得话,并没有错。

  但那都是她为了让时云澈彻彻底底的将滑板队给散了,才出此的下策。

  再说了,他时云澈能考上全年级第一吗?

  因为李威的这句话,所有人也都哗然了。

  不敢置信。

  但最不幸的是,李威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沐瑾刚好听见了。

继续阅读:第32章 所谓的义气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春的滑行轨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