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怎么哪里都有时云澈?
漫雪失忆2018-03-24 10:182,913

  余婉清因为梁静那个八卦消息,呆在医院的那几天,简直就如度日如年,就算徐峰退情书拒绝了自己,或者想要在白果林当面拒绝,她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面对这样的结局,她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失落,甚至觉得很难过。

  因为徐峰,她才那么努力的学习,努力地竞争当班长,为的只是让他看到她。

  可如今,她表白失败了,徐峰还和别人的女生在一起,她真想不厚道的到马主任的办公室去揭发他们,但她做不到。

  出院这天是周末,余婉清心情依然低落,为了下周上课能元气满满,她决定一个人跑去小镇上的商场里,看一场电影,玩娃娃机,以此来让一蹶不振的自己,重燃士气!

  余妈似乎也察觉出了余婉清不对劲,就算发烧都强撑的余婉清,梁静一走,忽然就像打了霜的茄子一般,什么事情都提不上兴趣,就连逃跑和学习,都被搁置一旁。于是,也同意了她去看电影,玩娃娃机。

  从小到大,一有不高兴,她就闹着抓娃娃,因为余婉清很厉害,每次抓娃娃,都能满载而归,抱着一堆娃娃回家,渐渐地她就养成了这个习惯,只要能玩那个娃娃机,什么不开心的事情都烟消云外了。

  如今她的房间里堆的各式各样的布娃娃,已经足够摆地摊卖两个月了。

  这天,余婉清总算是脱离了那充满药水味的医院,但连着发烧几天,脸色也不怎么好看,苍白而显得有些消瘦。

  来到商场,她先是去电影院逛了逛,发现了之前一直想看的《左耳》还未下映,乘此机会决定看一场。没想到的是,她却因为黎吧啦的死,哭的死去活来,心情更加郁闷了,整个电影院就听见她稀里哗啦的哭声,这电影,不禁让她想起来徐峰,尽管难受,还连着看了三场《左耳》直到晚上9点30分才结束。

  还有半个小时商场就要关门了,余婉清竟然还不放弃,跑到电玩城里去玩抓娃娃了,就花了十块钱,她竟然每次都能夹中娃娃,于是,引起了电玩城里其他围观群众的注意,欢呼声不断。

  “你这是开外挂了吧?”

  忽然嘈杂的欢呼声中,一个熟悉而又令自己烦躁的声音穿插了进来,余婉清不用回头看,都知道身后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只觉得自己运气倒霉透顶了,一边专心致志的抓娃娃,一边回应着:“你该不会是一直跟踪我吧?怎么到哪里都能遇见你?”

  “谁有那闲工夫跟踪你?”时云澈挤过人群,站到余婉清的身边,双手放进裤兜里,一副很不爽的表情看着余婉清,再将眼神落在娃娃机上,“不过,你的老年生活看来还是挺丰富的。”

  “看来,你们那个滑板队也该散了吧?”余婉清侧脸瞟了一眼时云澈,故意尖酸刻薄的说着:“你居然已经在电玩城里游荡了,林大鱼和黄豆估计也不会好到哪里去。自己有几斤几两还不知道吗?”

  时云澈轻呵了一声,“你现在应该特别的希望我们解散吧?”

  “你应该很清楚才对。”余婉清一副啼笑皆非的表情歪头说着:“我恨不得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让你们彻底的散了。”

  时云澈傲娇的眼神盯着余婉清,抖了抖腿,说道:“那你可要失望了。”

  “失望?”余婉清扯了扯嘴角,“我可不觉得,我现在满满的能量,就等着和你一较高下呢!”

  “是吗?怎么一较高下?”时云澈歪嘴一笑,怎么感觉余婉清发高烧之后,连说话也不经大脑。

  “我要是以滑板赢了你,你就解散那个滑板队。”余婉清可不是不经大脑就说出这话,这是她深思熟虑的结果,明明自己什么也不懂,就想以这种方式让时云澈心服口服。

  “那你要是输了呢?”时云澈好奇地看着余婉清。

  “我要是输了……”

  余婉清话还没说出口,就被时云澈给抢先一步,“你要是输了,就做我时云澈的女朋友。”

  余婉清吓地脸白,手一滑布娃娃掉了下去,气急败坏地瞪大眼睛盯着时云澈:“…………”

  时云澈坏笑地耸了耸肩:“怕了吧?”

  “你脑子进水了吧?”此时的余婉清内心波澜壮阔,就算知道他是为了捉弄自己才那么说的,但心跳加速后极速串上脸的那一抹红晕,连她自己也解释不清楚。

  时云澈斩钉截铁地回应着:“我脑子很清醒。”

  “这不公平。”余婉清说,“比两场。”

  “怎么比?”

  “我要是赢了你滑板,你就解散滑板对。这次期中测试,你要是考上全班第一,我就做你……。”

  余婉清对于“女朋友”那三个字,实在说不出口,她也是故意为难时云澈的。

  可她话音一落,时云澈则笑意浓浓。

  “你笑什么?”余婉清神情凝重,“全班第一,你行吗?”

  “赌大一点吧。”时云澈说,“全年级第一。”

  “唉,你可真是说大话不眨眼啊。”余婉清忽的笑出了声,声线几声嘲弄,“就凭你?”

  “还有两周时间,足够。”时云澈说。

  “没心情跟你在这里耗着。”余婉清摆了摆手,转移话题,“林大鱼和黄豆呢。”

  “现在他们俩还在里面打电玩呢。”时云澈说这话特别的轻描淡写,“前几天训练太猛,给他们放个假。”

  “打电玩?”

  余婉清微微紧了紧眉头,气地咬牙切齿,“时云澈,你可真够行的!”

  “是,估计现在正打的火热呢。”时云澈接着说:“你在医院渡过老年时光的这几天,班上可热闹了。”

  余婉清苦笑着脸,“有你这颗老鼠屎,能不热闹吗?”

  “还有更热闹的。”时云澈一副看戏的状态坏笑说道:“听说,你心仪的徐峰学长,拒绝你之后,和他们班一个长的特别漂亮的女生在一起了。”

  时云澈在夸张的描述徐峰和那个女生的时候,目光全聚集在余婉清的身上,他看着她气地脸青的样子,就感觉特别的爽。

  “那又怎么样?”余婉清目光也落在了时云澈那张俊俏的脸上,两人对视,很快地又将目光移开,紧紧地咬住唇,努力地压抑着自己崩溃的情绪,“关我什么事儿?”

  时云澈极具威胁性的朝着余婉清靠近,故意埋汰她:“的确不关你的事儿。不过,你以后可要看着别人双栖双飞啊。那个画面,真是太揪心了!”

  因为时云澈的那句话,余婉清本要愈合的伤口,瞬间被撕裂,然而,这时她最想要的小海豚竟也因为他给扰乱了思绪,失手掉了下去,于是她双手使劲拍了拍娃娃机,吼道:“啊!我的海豚!时云澈,你要么滚,要么消失!!!”

  “我滚哪里去?”时云澈微微抽动嘴角,一副嘚瑟地表情说着,“这商场就是我家开的。”

  时云澈的那句话,让周围的围观群众忽的一阵唏嘘,叽叽喳喳的讨论着。

  “有钱了不起啊,那我走行不行?”

  说着,余婉清黑着脸转身离开,正当要混进人群时,不料就在转身的那一瞬间,时云澈忽然抓住她的手,认真地说着:“余婉清,你上周末去我家干嘛?你哪来的地址?你偷偷调查我啊?”

  面对时云澈这个质问,余婉清有些回不了神。

  去他家找他干嘛?

  要不是因为李夫子,她才不会等了几个小时后,还淋雨,发高烧,干嘛要受这个罪呢!

  “调查你?我有那么无聊吗?再说了,我知道你家在哪个鬼地方啊?”余婉清回眸,甩开时云澈的手,说谎的时候,声音明显有些微微颤抖:“我去你家找你干嘛?我有病吧?我巴不得离你这个混蛋远一点。”

  余婉清眼神闪烁,说谎的样子,十分可爱。

  话音一落,她再次气冲冲的转身离开。

  时云澈则看着她的背影,唇角自觉上扬45度。

  可余婉清刚走出电玩城,才想起自己的战利品还放在娃娃机旁边呢,疾步跑回去时,人群散了,小熊布娃娃们不见了,就连自己最喜欢的那个小海豚也在娃娃机里消失不见了。

继续阅读:第31章 越解释越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春的滑行轨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