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所有的故事都划上句点
漫雪失忆2018-03-20 22:312,365

  李夫子每一次的出现,都是为了让余婉清跳进那深不见底的泥潭里,而在那个泥潭里等着余婉清的人,必然又是时云澈。

  这次,无一不例外。

  自从这个混世魔王出现在林荫中学后,余婉清再也没有一天是安安静静渡过的,仿佛每天从睁开眼的那刻起,就开始胆战心惊,校园生活过的就跟恐怖片似的。

  然而,相反的是,徐峰就是她从噩梦里醒来,懒懒爬窗投射进来的第一束温暖的光,照进内心最柔软的地方。

  可徐峰因为退情书,似乎也变成了余婉清心里的那根刺。

  梁静听说,余婉清晕倒送进医院,便紧张地跑到医护室,询问了一番,放学之后,又直奔医院。

  “阿姨。”

  梁静一口气爬了三楼,气喘吁吁的跑到病房时,手里依然抱着一大堆的辅导书,背上背着重重的书包,额头冒出很多细小的汗珠,依在病房门口,有些顾忌的神神秘秘的朝着余妈招了招手,“你出来一下。”

  余妈愉快地招手回应,“梁静,你来啦?快进来。”

  “算了吧,我就不进去了。”梁静扒拉着门框,故意语气低沉地说着:“免得某人不高兴。”

  梁静早已经摸清了余婉清的脾气,说这话时明明就在试探着她的反应,上周末因为时云澈而闹得不愉快,两闺蜜冷战了几天。

  她想尽了无数个方法的接近和讨好余婉清,却不料每次都扑了个空,还以为余婉清是故意躲着,要不是因为她今天来学校,可能梁静就算拍坏了余婉清家的门,也都得不到回应。

  “你来她高兴着呢。”余妈使劲地拍了拍余婉清,示意她给一个回应,谁知她就跟木头人似的,完全没反应。

  “唉,梁静这是亲自来找你了啊,她在拿我当挡箭牌啊。”

  余妈斜眼睨了一眼余婉清,而她却假装看不见梁静,随手拿起床头的语文书,胡乱翻着,冷眼相待着:“谁是梁静?我不认识。”

  “余婉清,你现在可真是小心眼啊。”余妈阴沉着脸,骂道:“这臭脾气真是越来越像你爸爸。”

  “我就是这么小心眼的人。”余婉清肆无忌惮的应着,“您老人家有些后知后觉啊。”

  “等会,我才收拾你。”

  余婉清的态度,让余妈有些难为情和梁静对视,起身走了过去, 尴尬地笑了笑安慰道:“梁静啊,你知道婉清那臭脾气的,别往心里去。”

  “阿姨,我气什么啊?”梁静没心没肺的嘿嘿一笑,改变作战计划,故意提高了嗓门儿,大声地说着:“我可真不需要去讨好她,不过,她也别想知道徐………”

  “梁静!你给我滚进来。”

  梁静话还没说完,余婉清便着急慌忙的打断她的话,让余妈瞬时一头雾水。

  “唉,亲爱哒,我马上来。”梁静得逞一笑,绕过余妈,马不停蹄地朝着余婉清奔去。

  余婉清和梁静默契度很高,她只是一个眼神示意,梁静便乖乖地凑了过去,然而,余婉清则贴近她的耳畔,小声嘟嚷着:“梁静,你是想害死我是不是?你下次再敢这样,你信不信,我把你卖给林大鱼!”

  “你们俩先聊一会,我出去给买点水果回来。”

  这老一辈的人,似乎对于她们年轻人的相处方式有些不理解,不过,看着她们俩又跟没事人一样,心里的那块石头总算是放下了。

  “好。赶紧去。”

  余婉清见妈妈走出病房后,便开始对梁静一顿炮轰。

  “梁静,你别以为有我妈给你撑腰,你尾巴就能翘上天啊。”余婉清黑着脸,指着梁静骂道:“你可真要小心我把你卖给林大鱼。”

  “你把我卖给林大鱼那个呆子?”梁静瞪大了眼珠子,好似特别诧异,又特别的好笑,道:“我可真是好怕。”

  “林大鱼是呆子?”余婉清服了。

  林大鱼的代名词不该是马屁精,油嘴滑舌吗?

  哪里呆了?

  “那好,我要你老老实实的讲你和林大鱼的事情。”

  “………我和那呆子有什么可说的?”

  “梁静,我就知道你这人心思重的要命。”余婉清生气噘嘴看着梁静,“林大鱼给你写情……”

  余婉清是想说林大鱼给她写情书,这么大的事情,她居然藏在心底,只字不提?算什么闺蜜?还好意思一直质问余婉清,现在的她可是问心无愧,因为在梁静面前,她是透明的。

  “余婉清,你也注意一下说话的场合行不行?”梁静吞了吞唾沫,紧张地捂住余婉清的嘴,咬牙切齿道:“这事儿要是败露了,我还活不活啊?”

  “你知道心虚啦?”余婉清很不屑地白了一眼梁静,“那你自己做那些亏心事的时候,怎么没想到这个后果?”

  “余婉清,我还没质问你呢,你上周末跑哪里去了?你到底有没有去白果林?”梁静机灵的将话题转开,“徐峰见到你,又说了什么?”

  “你别给我岔开话题。”余婉清瞪眼。

  “难道,你不想知道有关徐峰的事情?”梁静眼睛闪着光芒,将脸贴近余婉清,确认着:“真不想知道?”

  余婉清也心虚地往后缩了缩,“不想知道!”

  “可我很好奇,那天徐峰到底跟你说了什么?”梁静成功的转移了余婉清的注意力。

  “我还偏就不告诉你。”

  “是因为徐峰再次拒绝了你?”

  梁静说这话的时候,竟看不出她对闺蜜第一次表白失败,还被拒绝的这件事情,有着任何的可惜或者惋惜,反而透露的出却是欣喜。

  “你这乌鸦嘴……”余婉清陷入了绝望中,梁静突然高兴地跳了起来,拍手道:“哈哈哈,我就知道是这结果。”

  “你至于那么高兴吗?”余婉清好奇地看着梁静,“之前,你不是还给我算了一卦,说不一定是败局吗?现在不是在打自己的脸?”

  “我打自己的脸,也总比把你往火坑推好吧。”梁静一脸认真地看着余婉清,说着:“徐峰拒绝了你,竟然和他们班的一个班花在一起了。”

  什么?

  和班花在一起?

  这就是退情书,去白果林见面的结果?

  余婉清甚至开始庆幸自己那晚错过了那个约定。

  但这个消息带给自己的却是无尽的深渊和痛苦。

  这就意味着,徐峰再也不会是她心里那束温暖的光,一瞬间变成了头顶的一朵乌云,还是那朵无时无刻都在下雨的乌云。

  守了一年的小秘密,公开了,也不是什么好事儿。

  所有的故事,都在此刻划上了句点。

继续阅读:第30章 怎么哪里都有时云澈?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春的滑行轨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