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余婉清喜欢的是臭豆腐。
漫雪失忆2018-03-05 10:132,500

  因为时云澈的饥饿营销,几乎让余婉清崩溃,脑海里再也没有那些方程式,英文单词,全是炸鸡以及各种零食,于是,放学后的第一件事情,便是冲出校门直奔校门口小摊。

  “婆婆,5串臭豆腐,2串火腿肠,5串鸡排。”余婉清赫赫有声的指着小摊上的串,瞳孔放大,不由地咽了咽口水,朝着老板嘿嘿一笑,“不对,再给我来2串臭豆腐,我怕我不够吃。”

  卖串的是年龄大概60岁左右的老婆婆和老爷爷,在林荫小道上已经摆摊十几年了,常年还要因为城管的驱赶而奔波在那条小道上,林荫的学生都对他们很熟悉,因为他们亲切的就跟自己家的爷爷奶奶一样。

  余婉清点完要吃的东西,婆婆有些惊讶地抬眸看着她,微笑道:“小丫头,你一个人?”

  “嗯。一个人。”

  余婉清眼神一直停留在锅里被炸的食物,完全没注意婆婆的表情,只是一个劲儿的点头示意。

  “你确定你一个人吃的完这么多东西?”婆婆用手在她眼前晃了晃,然后举着她选好的食物,再次确认着,“这可是14串啊?”

  “您快别确认了,我一个人可以吃的。”余婉清随着炸串,眼神和婆婆对视,双手合十,做祈求状说道:“我真的要饿死了。”

  “老太婆,别啰嗦啦。”爷爷用力地拉了拉婆婆的围裙,目光扫向余婉清接着说,“你没看见孩子饿的脸色都白了吗?我们给她打折,外带送点。”

  “就你老爱惯着,可这些东西解解馋是可以的,也不能当饭吃啊。”婆婆叹气,“这还长身体呢。”

  “没事。婆婆,我不长身体了。”余婉清尴尬地笑了笑,从婆婆的手里夺过炸串,直接往油锅一放,整个人仿佛才如得救了般,扭曲的五官瞬时展开,满足地看着婆婆说,“我这要再不吃,恐怕活不过明天了。”

  “傻丫头。”

  婆婆不由地皱了皱眉,可还是拿余婉清没办法,她炸好一串,余婉清便沾着辣椒粉满足的吃起来,味蕾的馈赠,就是这样的美味。

  “你吃的这是什么啊?”

  这嫌弃的声音?

  时云澈?

  余婉清背对着他,手里拿着一串臭豆腐,因为那突然闯入的声音而定住了,嘴角以及脸上全蹭上了辣椒,微微蹙起了眉头。

  “余婉清。”

  时云澈笑容收敛了半分,提高了声调继续道,“我问你吃的什么?”

  “我吃的什么,你管得着吗?”

  余婉清忍无可忍的转身,手里的臭豆腐还散发出阵阵臭香的气味,脸颊上蹭的辣椒粉,因为阳光穿过树梢散在她的脸上而显得格外的有喜感,时云澈盯着她看,良久,收回目光,为了掩饰自己竟因为那一瞬的余婉清而失魂,冷嘲热讽道:“这黑乎乎的东西还有臭味,有什么好吃的?”

  “你懂什么?”余婉清毫不避讳的继续吃着,目光不屑地瞟向时云澈身后的那辆保时捷跑车,噘嘴说道:“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少爷,你知道什么好吃,什么不好吃?”

  “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少爷,又没有失去味觉。”时云澈轻哼两声,反讽道:“倒是某些人今天饥不择食了吧。”

  “饥不择食?”余婉清毫不知情自己那满脸的辣椒粉,一口一块臭豆腐,在时云澈面前狠狠地嘚瑟了一番,“这才是人间美味,好吗?”

  “这丫头……”

  小摊的爷爷奶奶听见余婉清如此高的评价,笑的合不拢嘴,亲切地随手递给时云澈一串臭豆腐,“要不要尝尝?这个东西闻起来臭,吃起来香的。”

  “拿开!”

  时云澈冷眼回应,往后退了一步,嫌弃之极。

  婆婆和爷爷笑意全无,无奈的将手里的臭豆腐缩了缩,连连道歉,“不好意思啊。”

  “婆婆给我。”余婉清豪气地从他们手里拿过臭豆腐,笑着说着:“这算我账上啊,我现在可饿的连一头牛都能吃下。”

  “这算我们送你的。”

  老两口感慨一笑,转身回到小摊上,又开始忙碌了起来。

  “唉,你要没什么事儿,麻烦不要碍眼,影响我食欲。”余婉清十分不客气地用臭豆腐指着时云澈,“别一副不得了的样子,又不是什么世界冠军。”

  “我要拿了世界冠军,你是不是就服气了?”时云澈好似嘚瑟了一番,“是吗?”

  “服气!我特服气。”余婉清咬牙切齿地说道:“你现在不就是无赖界的世界冠军!”

  “余婉清,那臭豆腐还有吗?”

  正在这时,徐峰骑着那辆山地车,迎着风校服的衣角被风猎猎吹起,笑容肆意地停在余婉清的面前,亲切说道:“我来一串。”

  余婉清明明心里埋怨他大张旗鼓的跑到教室退情书,可还是会因为他的出现,心跳骤然加速,面红耳赤,只见她目光笔直的看向徐峰,极淡地笑了笑,“你也要?”

  “对。饿了。”

  徐峰示意余婉清将手里的那串臭豆腐递给他,“怎么?舍不得啊?”

  “给你。”余婉清将那串从婆婆手里接过的臭豆腐递给徐峰,努力地压抑住自己内心得跌宕起伏,冷淡应着:“你自己付钱啊。”

  “好,包括你吃的,我都付账!”

  “别,我自己的我自己付。”余婉清连忙划清界限,那臭脾气真是倔,随即掏出50块递给婆婆,又指了指徐峰手里的臭豆腐,“那串他自己付钱。”

  “好。”婆婆接过钱,找零递给余婉清,盯着她脸上的辣椒粉笑了笑,“怎么就吃成小花猫了?”

  徐峰也笑了。

  徐峰顺手递给了余婉清一张纸巾说道:“给你纸巾。”

  徐峰的这一动作,温暖如沐春风,不仅仅是余婉清受宠若惊,她身旁的时云澈更是惊讶,这个徐峰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不是拒绝余婉清了吗?怎么又如此献殷勤?

  “有吗?”

  余婉清接过纸巾,慌里慌张的胡乱一擦,“可能吃的太急,蹭到了。”

  那一幕,简直暧昧的气息渐渐开始发酵。

  时云澈站在一旁,眉头紧蹙,心犹如百爪挠心,七上八下的找不到自己的位置。

  “唉,时云澈,班长,你们俩干嘛呢?”

  林大鱼和黄豆骑车刚好也经过小摊,好奇过来瞅瞅,却不料发现了新大陆,徐峰竟然也在场。

  “看什么看?回家!没事儿凑什么热闹,赶紧滚!”时云澈就跟吃了枪药似的,气急败坏地将林大鱼和黄豆臭骂一顿,使劲儿地关上车门,隔着窗户都能听见他怒吼司机的那声音。

  “这是干嘛?”

  林大鱼摇了摇头,无奈看向黄豆,“吃醋了?”

  “不知道。”黄豆笑了笑,“大概是觉得自己多余。毕竟余婉清喜欢的是臭豆腐,不是炸鸡!”

  “爱情是一种很悬的东西,如影随形……”

  林大鱼和黄豆骑着自行车,迎着风又一次哼着那首歌,歌声回荡在整个上空。

继续阅读:第22章 时云澈凭空消失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春的滑行轨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