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时云澈凭空消失了。
漫雪失忆2018-03-05 23:332,420

  无厘头的是,那天过后,接下来的几天余婉清没再见到时云澈出现在教室里,很多人都在猜测他会不会已经被学校开除或者转学,有的人惋惜,有的人难过,甚至有人每天打听时云澈的消息,还有人不依不饶的朝着他的课桌里塞满了情书,唯独只有余婉清觉得没了时云澈,仿佛整个世界都恢复了平静,高二八班也显得生机勃勃,前途无量。

  当然,那些有的人也包括沐瑾,黄豆因为和时云澈关系匪浅,却因此趁机打入了美人的阵营。

  “黄豆,我让你打探的消息呢?”沐瑾走到黄豆的桌旁,敲了敲了桌子,又指了指他旁边时云澈空着的空位,“这都已经第三天了,你到底有没有给他打电话?”

  话说,要不是因为沐瑾和林大鱼有过节,才不会让黄豆有机可乘呢。

  “一直没联系上呢。”黄豆敷衍地应着,“等着吧。”

  “你什么意思?”沐瑾有些恼怒,“敷衍我呢。”

  “我哪敢呐,大小姐。”黄豆一脸无辜的看向沐瑾,“电话一直关机,我也没办法啊。”

  “那你把时云澈的电话写给我。”沐瑾摊开手心,伸到黄豆的面前,噘嘴说道:“我自己打。”

  黄豆盯着她芊芊玉手透着婴儿白,白白的肤色,像那初雪一般,他有些慌神的拿起桌上的笔,坏笑着在沐瑾的手上熟练的写下了他自己的电话号码。

  就在黄豆埋头在沐瑾手心写电话号码的时候,她还特谨慎的朝着身后的余婉清瞟了一眼,发现她正专注的看书,并未注意到她和黄豆便放下心来。

  “136……2802?”写完之后,沐瑾收手放眼前,凝神一看,嘟嚷着,“这电话号码没错吧?”

  “没错。刚好11位嘛。”

  黄豆使劲的摇头,双下巴随着他摇头的节奏,一甩一甩的,让人倍感油腻。

  “行了,别再卖弄你那肥腻的双下巴。”

  沐瑾嫌弃地白了一眼黄豆,将写好电话号码的右手作拳头状藏在了身后,似乎很怕这个最为机密的电话号码落入了别人的手中,离开之前,还特意嘱咐了一番黄豆,“我警告你啊,这电话号码不能再给任何人了。包括,余婉清。”

  黄豆拍了拍胸脯,嘿嘿一笑,“放心。只有你有。”

  沐瑾满意的朝着黄豆笑了笑,“算你识相。”

  “哇。美翻了。”

  黄豆因为沐瑾那一笑,陶醉不已。

  林大鱼似乎看出了其中的猫腻,冲到黄豆面前,使劲地拍了拍他如痴如醉的脸,“呆子,你是不是出卖时云澈啦?”

  “胡说八道什么呢?”黄豆的脸火辣辣,瞬间让他丢了的魂回到了身体里,立刻严肃地瞪了林大鱼几眼,“我是那种人吗?再说了,就算我贪图美色,我也不会出卖我兄弟啊。”

  林大鱼不信,“那你给花瓶手心里写的什么?”

  黄豆站起来靠近林大鱼的耳边,得意洋洋地说着:“那是我的电话号码。”

  “黄豆啊黄豆,平时真没看出来啊。”林大鱼真是对黄豆佩服的五体投地,“你小子手段可真是高明啊。”

  “那是。关键时刻怎能掉链子?”黄豆笑的眯起了眼睛,仿佛成了一条线,可接下来林大鱼送他的那句话,竟让他瞬间瞪大了双眼,“不过,这要是被拆穿了,可会是被花瓶大卸八块的。”

  黄豆正儿八经地回答:“大卸八块我也愿意。”

  林大鱼双手合十朝着黄豆作揖:“您可真要自求多福。”

  黄豆回敬:“多谢兄台。”

  林大鱼潇洒转身:“兄台保重。”

  “……”

  此时,坐在后排的余婉清无奈之极的摇了摇头,那俩货再加上个时云澈,简直就可以上西天取经了。

  “余婉清。”

  正在这时,李威站在教室门口,板着那死鱼脸带话,“夫子让你去办公室。”

  余婉清放下手里的英语书,朝着李威瞟了一眼,没说话,起身往李夫子的办公室走去。

  “李老师,你找我。”

  余婉清敲了敲语文老师办公室的门,李夫子微胖的身躯,反应有些迟钝的转身应着,“唉,对。你来。”

  说着,李飞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了一本学生信息登记本,又随手拿起了桌上的老花眼镜,在学生信息登记本上不停地翻翻找找,最后,在最后一页找到了时云澈的填写的信息,欣喜地看向余婉清说着:“市里的柳巷街,时代花园别墅区,这个地方应该不难找,靠近市中心。”

  余婉清一脸茫然地盯着李夫子,喃喃道:“夫子,你找我到底什么事儿啊?”

  “是这样的。”李夫子拿起本子,娓娓道来:“这周末我要开会,我可能得麻烦你跑一趟这个地方,然后帮我把时云澈给带回来。”

  “你的意思是那个地方是时云澈的家?”余婉清指了指本子上时云澈填写的信息,不可置信地说着:“你还要让我去他家,把他请回来?”

  “对。就是这个意思。”李夫子认真的点了点头,“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可大了。我干嘛要去请他回来?整个一老鼠屎,八班都被他给搅和的够惨不忍睹的了。 ”余婉清的心瞬间拔凉,赶紧拒绝,“再说了,这个光荣的任务,你完全可以委派沐瑾或者林大鱼他们去,我没兴趣。”

  “你可别小看时云澈那小子。”李夫子朝着她咧嘴笑,“时云澈可是人才!”

  “是吗?”余婉清好似觉得李夫子在开天大的玩笑,不以为然的脱口而出,“是被数十所中学退学的人才吧。”

  “……”

  李夫子被余婉清那句话逗的笑出了声,“你别说,还真就只有他有那个本事。”

  “所以呢,干嘛要请他回来?我们学校也许只是他数十所学校中的其中一个而已。”余婉清悻悻地瞥了几眼李夫子,试探地说着:“如果你坚持要请他回来,反正,我是不会去的,随你委派谁去。”

  李夫子开始卖弄了人情,“我还就只相信你有这个本事。”

  “夫子,你是知道的。我和他水火不相容,我没那个本事。”余婉清连连摇头,很不情愿地说着:“他本来就是那种想上课就上课,想消失就消失的人。说不一定躲哪个网吧里正火热朝天的玩游戏呢,或者在某个街头玩他的滑板,跳他的街舞。”

  李夫子惊奇地盯着余婉清说道:“水火不容,那是因为相生相克。你们俩就是对方的相生相克。”

  李夫子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令余婉清有理也说不清了,埋头叹声叹气道:“怎么八卦五行都用上了?”

  “反正,周一,我活要见到人,死活都要见到人。”

  “……”

  余婉清欲哭无泪。

继续阅读:第23章 错过了和徐峰的约定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春的滑行轨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