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错过了和徐峰的约定
漫雪失忆2018-03-08 09:022,862

  余婉清灰头土脸的从办公室出来,站在走廊尽头,抬头望着仿佛被海水洗过了,如羽毛一般的轻盈的湛蓝的天空,十分郁闷的吁了口气。

  “干嘛呢?”

  突然,有人在身后拍了拍她的肩膀,受到惊吓的她,猛然回头,那个人竟然是徐峰。

  余婉清神情愕然:“徐峰……”

  自从被徐峰退情书之后,她便开始刻意的躲着他,好似如今的徐峰却还特别的主动。

  徐峰蹙眉半秒,嘴角一勾,盯着她说道:“怎么?现在看见我就跟老鼠见到猫一样?”

  余婉清竟不敢和他眼神对视,很快将目光收回,手足无措的埋头用脚在地上画着圈,那刻,真是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暗自腹诽着:“还好意思说呢,那么大张旗鼓的退情书,已经让我够丢脸了,居然现在还来质问我?”

  “别忘了。”徐峰瞟了一眼余婉清,笑了笑,继续说道:“我们的不见不散。”

  “什么意思啊?”余婉清抬眸,眼里闪过一丝不悦,“还要当面再拒绝一次吗?没必要了吧。”

  “呵呵。”

  徐峰看着她亦或生气,亦或认真的脸,没忍住笑出了声,嘴角的酒窝深陷,“你要想知道为什么,周末白果林见。”

  余婉清嘟嚷着,“我那不是自讨苦吃吗?”

  徐峰浅浅一笑,故意反激了一番余婉清,“你不会是怕了吧?”

  “我余婉清怕什么?”余婉清尽力地平复内心的涟漪,惨淡一笑回应,“去就去。”

  言简意赅的结束了对话,余婉清立马绕开徐峰,慌不择路的选择逃跑,那是因为自己,哪怕再和徐峰多呆一秒,她就会原形毕露。

  *********

  周末,天还是那么蓝,连一丝浮絮都没有,像被过滤了一切杂色,瑰丽地熠熠发光,然而,余婉清的心情却如同阴天一般阴沉压抑,书桌上摆着需要背的英语书,历史书,政治书,但心绪不宁的她心思仿佛根本就没有放在学习上,满脑子的纠结着要不要帮李夫子?

  “余婉清!”

  梁静突然凑到余婉清耳畔,趁着她不注意大声地吼着,“你在想谁呀,这么入神?”

  “梁静,你有病吧?”

  “亲爱的,是你病了。”

  “神经病!”

  “不。相思病。”

  “……”

  梁静的出现,让余婉清就像受到电击一般,精神处于半痴半呆的状态之中,只觉得脊梁上流下一股股的冷汗,特别是她的那句“相思病。”更加让余婉清抓狂。

  “是谁放你进来的?”余婉清黑着脸气急败坏的想要赶梁静出去,“出去!”

  “余婉清,你这是干嘛?”梁静一脸的不情愿,紧紧地拽着书桌,做着垂死的挣扎,“过河拆桥啊。”

  余婉清松手,瞪了梁静两眼:“为了那两块饼干,你就已经失去我了。”

  “还生气呢?”梁静没心没肺的笑出了声,“我听说,后来时云澈请你们全班吃麦当劳,唯独就你没有啊。”

  余婉清冷眼看着恣意忘形的梁静,“你这八卦消息哪来的?”

  “整个林荫中学都传遍了。”梁静见余婉清生气,识趣的收住笑意,一本正经地解释道:“你要知道,有关时云澈的消息,就不会是什么秘密。”

  余婉清蹙了蹙眉头,“真是够了!”

  想起那天的悲惨命运,余婉清真觉得那种滋味比杀了她还痛苦。

  这个时云澈就是个十足的混蛋,什么烂招都使得出来。

  “说来也奇怪,那天之后他好像就消失了。大家都在传言,他是不是又退学了?”梁静吸了下脸颊,为了八卦献身,又怕得罪余婉清,小心翼翼地试探着:“你肯定知道他为什么消失吧?”

  “我怎么知道?”余婉清噘嘴,隐忍地说着:“我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

  “可我怎么觉得,你们俩之间会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梁静继续打探,“老实交代。”

  “够了啊!”余婉清真是忍不可忍,再次将梁静往外推,“你要没什么事儿,别在我这儿浪费时间,赶紧回去背你的ABCDEFG。”

  “余婉清,你心里有鬼。”梁静依然不依饶,小身板奋力地往里挤,“你最好给我老实交代。”

  “梁静,你要再不出去,下次我就在我家门口贴告示,梁静与狗不得入内。”说着,余婉清揪起她的衣领,半推半就的给扔出了门外,迅速的关上门,只听见梁静抓狂的敲门声和嘶吼声,“余婉清,算你狠!你会后悔的。”

  余婉清在那刻甚至觉得帮李夫子的忙,也比在家被梁静炮轰的好。

  况且,如果那就不是帮忙,他就是给余婉清下了一个命令!

  “婉清,你怎么把梁静给轰出去了?”听见响声从房里出来的余妈妈,一再责怪余婉清,“越来越不像话了。”

  “别管她。让她一个人好好静静。”

  “你们俩就爱这么闹腾。”

  “母亲大人,你就别操心了。她会主动来找我的。”

  “胡闹!”

  “……”

  余婉清无奈挥了挥手,走进房间,关上房门,特意换了一件浅绿色的小碎花长裙,然后将如黒藻般油亮的长发披于双肩之上,略显柔美,让人新生喜爱怜惜之情,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和平时那个穿校服的余婉清相比,今天的她很是特别,不过这样的装扮可不是为了时云澈,而是为了去白果林见徐峰准备的,她就算被拒绝,也要漂漂亮亮的转身。

  “妈,晚上不用等我吃饭,我有事儿。”

  余婉清换好衣服之后,急急忙忙的穿上小白鞋就往外走,还没等到余妈妈回应,她已经摔门离开了。

  刚走出小区,抬头一看,原本湛蓝的天空又被笼罩了一层阴沉沉的薄雾,可还是硬着头皮踏上了寻找时云澈的路途,辗转经过了大概将近3个小时,余婉清坐公交,坐地铁,又在那片区域里转了圈,问了很多人才找到那所谓的柳巷街,时代花园别墅区。

  到达那个别墅区时,已经是下午4点了,余婉清以为找到时云澈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可没想到的是,别墅区的保安哥哥几番询问余婉清是否知道时云澈家的门牌号,或者家里的电话,她都只能无奈的摇头。而且,不管她怎么求别墅区的保安哥哥,他们都不会透露有关业主的信息,除非,余婉清能联系上业主,才能让她进去。

  心灰意冷的余婉清,只能选择守株待兔。

  谁知,天气说变就变,下午6点左右,下起了一场瓢泼大雨。

  “下雨了。”保安哥哥于心不忍余婉清在雨里淋着,便朝着她招了招手,“你要不进来躲躲雨?”

  余婉清站在别墅区大门口,一动不动,用行动拒绝了保安的好意。

  “这个小女孩可真够倔的啊。”其中一个长相清秀的保安,盯着那个站在雨里的余婉清说着:“这么大的雨,就这么淋着?”

  “算了。别管她了。咱俩也不敢坏了规矩,要是放她进去,真出了什么事儿,可怎么行?”另一个保安扬了扬手作罢。

  “这倒也是……”

  清秀的保安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雨越下越大,看那空中的雨真像一面大瀑布,一阵风吹来,这密如瀑布的雨就被风吹得如烟、如雾、如尘。

  余婉清就这么站在雨中,瑟瑟发抖,她那双迷人的大眼睛微微合拢来,长长的睫毛上挂着的雨珠,淡绿色的长裙湿透了,内心那股因时云澈而熊熊燃烧的怒火油然而生。

  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那么执着的在雨里等着,更不知道自己这样做是不是真为了完成任务,可不管怎么样,她已经因此而错过了和徐峰约好的时间。

  说好的不见不散,说好的白果林。

  徐峰撑着伞,整整在白果林里等了余婉清三个小时。

  那不是拒绝,确是离别。

继续阅读:第24章 满满都是温情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春的滑行轨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