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第二十四章
洛紫湮2018-01-22 15:032,200

  擎天视线扫过下方的荣妃,眼眸中顿时溢出几分嫌恶来。

  “阿烟,你怎么不问问,她到底犯了什么罪行?”

  苏烟扶额,擎天这孩子脾气又出来了,就见不得半分她对他的忽略,遂点了点头,顺着他问:“那你现在是否可以告知我,她犯了什么罪行?”

  见苏烟终于开始问询,擎天似乎很是满意,这才开口替她解惑:“荣妃污蔑你行巫蛊之术,害得她和孩子日夜不得安宁。”

  苏烟愕然。

  巫蛊之术?

  诧异之后即是失笑,苏烟听过之后笑着摇了摇头,“就是这么点事,擎天,你肝火委实过于旺盛了。”

  巫蛊之术向来为人族不齿,亦是被擎天下过禁令,因为那灵术可救人亦可害人,若是落入心术不正的人手里,委实会生出祸根。

  荣妃闻言,抬起眼眶红红的一张小脸来,神情却满是坚定:“臣妾没有污蔑,陛下,您可派人查探,臣妾确是日夜不得安睡,像极了民间传闻被巫蛊诅咒的征兆。”

  哦?

  苏烟挑眉,勾出一抹笑来:“那你怎知是我诅咒你?”

  荣妃望了一眼擎天,才回道:“证据在陛下桌上,有宫侍在娘娘宫里发现了那个小人!”

  苏烟顺着荣妃的视线看过去,只见擎天的桌案上,确确实实摆着一个小人,上头写的荣妃的生辰八字,还扎了一圈的细针。

  顿时,苏烟脸色没了笑意。

  擎天察觉不对,忙问她:“怎么了?”

  纤长的手指拿过那个小人,苏烟仔细端详,眉目陡然凝重起来。

  突然,她抬眼,目光炯炯的望着荣妃,似要把她射穿一般,“这确实是巫蛊之术,荣妃,你确定这是从我宫里搜出来的?”

  荣妃一咬牙,“是!”

  苏烟蓦然无言,心想似乎自己宫里头的人该换一番了,另外……

  “擎天,”苏烟回望他:“此事需重视,恐人间又现巫族之人。”

  擎天闻言,亦是拧眉:“巫族不是已经全族覆灭了吗?怎么又出现了?阿烟,这不过是个普通小人而已,你怎么瞧出来确实是巫蛊?”

  苏烟突然起身,摆摆手,走向荣妃,“你不大懂这些灵术之事,擎天,所以此事交给我来办。”

  白衣帝后行至荣妃跟前,身体微倾,面容依旧无波无澜:“你是不是非常疑惑,为何擎天问都不问就相信我,而不信你这个受害者?”

  荣妃眸中现出几分惶然,却依旧咬牙道:“那是陛下信任你……”

  “你错了,”白衣女子打断她,语气带着微微叹息:“荣妃,你错就错在与巫族后人勾结,以孩子的安危来构陷我,可是你不晓得,我的灵术,远远要比巫族人高深啊……”

  “我若想害你,你绝不会活到第二天。”

  荣妃瞪大眼,似乎不可置信。

  明明是嚣张至极的字句,从这个温和的白衣女子口里说出来却没有分毫违和感,仿佛十分自然一般的让人认为,她能做到。

  她确实也能做到,只是她不屑。

  荣妃陡然觉得有些挫败,自己穷尽一生追逐的东西,在她眼里竟是一文不值?

  三日后苏烟设局在荣妃宫里揪出来一个宫女,宫人按照她的意思,将那宫女带来见她和擎天。

  “巫族的幸存者?”

  擎天了然,同苏烟对视一眼,彼此极有默契的点了点头。

  华服帝王走下阶梯,望向那个一身狼狈的宫女,薄唇微启:“是来报仇?”

  “是!”

  那宫女恨恨的望着上方,眼眸充满仇恨:“你们灭我全族!我要杀你们为我族人报仇!”

  “愚蠢!”

  擎天冷哼一声:“你看清楚了,灭你全族的人是本帝,本帝现在就站在你面前,你和你幸存的同伴最好收起对付皇后的心思,否则,本帝不介意再一次斩尽杀绝!”

  华服帝王负手回头,不再听那女子嘶声大喊,只扬声道:“拖她出去游街,三日之后斩首示众,并把今日之事外传,若再有人试图动皇后,本帝不介意再多几滴血。”

  待宫人将那女主拖出去,其他侍从也一并退下去,一切归为静谧,苏烟叹了口气,“擎天,你这又是何必?我还不至于如此娇弱,需要你这般护着。”

  “巫族的事本就是我一意孤行,”擎天摇头,声音软下来,“这些人实在可恶,总会冲着你去!”

  苏烟拉了拉擎天衣袖,“不要这样,阿郎,帝后本就一体,我同你,本就应该荣辱与共的。”

  擎天闻言顿了顿,嘴角突然浮出一抹笑来:“你好像很久,都没有唤过我阿郎了。”

  华服帝王沉沉笑了,探头在女子颈间,不知说了什么,女子也蓦然笑弯了眼,眸中星星点点,甚是好看。

  画面陡然断了。

  夜心瞧了瞧宿修,略微尴尬:“我灵力不足,水镜开不了太久。”

  宿修嗯了一声,面上一如往常,并没有什么波动。

  刚刚水镜所显,只有宿修和夜心看得到,其他人皆被夜心以灵力隔绝在外,瞧不出来他们在看什么。

  “夜心,”宿修偏头,望过来:“你晓得的,对吗?”

  “呃?”

  夜心迷惘的眨眨眼,似乎有些没听明白。

  “我的意思是……你晓得我是……我的身份?可对?”

  夜心静默一刻,并不曾正面回答这个问题,而是突然转了话题:“那你……是喜欢苏烟皇后的,对吗?”

  宿修愣了愣,遂摇头道:“她心里的那个人是擎天。”

  “如果不是呢?”夜心一改平日,有些不依不饶,“如果她不喜欢擎天,而是喜欢你呢?”

  如果她不喜欢擎天,而是喜欢你呢?

  黑衣男人静默,夜心也不催促,只是那双眼依旧执拗的望着他,似乎在等待一个答案。

  良久,黑衣男人终于抬手,抚了抚少女发尾:“那是不会发生的事,夜心,所以我不知道,亦……无法预测。”

  毕竟这个少女……同那人是这样像啊,黑衣男人微眯了眼,陷入沉思。

  那么,她……会是那人吗?亦或是她们之间,又会有什么牵系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碧海青天夜夜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碧海青天夜夜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