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五、第二十五章
洛紫湮2018-01-22 15:032,241

  乌黑的夜幕亮起繁星。

  凤娘子跪在占星台上,闭着双眼,一动不动的姿势已经维持了整整一刻钟。

  疆宁就立在不远处,碧眸满是担忧。

  突然,凤娘子身子一歪,蓦然吐出大口鲜血,疆宁见状,瞳孔骤缩,飞一般的掠过去,接住凤娘子无力的身躯。

  “大当家……”

  风娘子勉力睁眼,眸中神色却是悲怆至极,甚至含了无尽惶恐和慌乱。

  怎么会呢?怎么会这样?她真的丧失了一切占星之力吗?这是……上天的惩罚?

  惩罚她洗不清的罪孽吗?

  眼泪顺着眼角滑落,凤娘子低低抽泣起来,疆宁愣了一愣,几乎怀疑是自己看错了。

  惶恐……慌乱?

  这样的字句,又何时出现在素来雷厉风行的凤娘子身上过?

  年轻的鲛人少年仿佛看到凤娘子心底巨大的漩涡,正不断冒出猩红的鲜血,以至于她整个人都弥散出一股子绝望的意味。

  她到底经历过什么样的过往啊……

  少年精致的面孔顿时漾起几分怜惜,他轻轻抚过怀中女子已经不再年轻鲜活的脸庞,在心底叹息,不论过往是什么,以后……他一定会陪着她的,陪着她,守着她,终有一日,会填满她心上的伤。

  “终于明白了吗?”

  低沉的笑声传来,带着无穷无尽的讽刺。

  凤娘子眼神陡然聚焦,望向声音的源头。

  着一袭墨黑色古袍的年轻祭司手执权杖,深褐色的瞳孔透出不屑的情绪:“凤茹挽,你晓得原因了吗?”

  原因?

  眼珠动了动,凤娘子似乎想起什么,哑声开口:“是三万年前……”

  “非也非也,”墨曜似乎有些怜悯她,“那么多年前的事,你我皆付出代价在轮回里保持着永不停歇的记忆,可原本该有的能力亦是一分未少,凤茹挽,你还是不明白啊……”

  不明白什么?

  凤茹挽睁着眼,确是透出几分茫然。

  这些年,轮回中的代价她从未少付过一分,可她的天赋能力却在一分分削减,而墨曜……墨曜却是慢慢变强!

  到今朝,上天已经彻底剥夺了她的占星之力啊……

  其中缘故,她其实从未懂过。

  “其一,你非诚心悔过。”墨曜慢慢走近,一步一步仿佛踏在她心尖上,震出回响。

  “其二,你的主人正在慢慢衰弱。”

  “至于这次,”深褐色瞳仁中透出的讽刺更盛:“你对天行的凤星动了杀念!”

  凤娘子愣了愣,终于彻底回过神来。

  天行的凤星,天行凤星,夜心是当初的那个女人,那个女人就是凤星,那夜心必然……

  她真是傻了,怎么没想到这一层……

  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凤娘子从疆宁的怀里自己爬起来,也不要搀扶,跌跌撞撞的站起来。

  “那我是活该!”

  凤娘子抿嘴,脸色极白:“大祭司,我明白了,凤烟阁绝不会再对夜心动半分心思。”

  在同一时刻的帝都,也有人为了这样异常的星象而夜不成寐。

  “陛下睡下了吗?”

  锦衣华服的女子低声问询,内侍躬身,答道:“睡下了,司马大人献上来的这个女人甚是讨陛下的喜欢,娘娘,您看……”

  以手为刀,做了一个斩杀的手势。

  华裳女子蓦然笑了,摇了摇头:“据说这个女人……是被迫的?”

  内侍犹豫片刻,还是开口:“娘娘英明,听说似乎是司马大人看她貌美,以她父亲的安危要挟,逼着她入的宫。”

  “那岂不正好为本宫所用?”

  华裳女子微微侧头,唇角划过一抹笑意,满头珠翠叮当作响。

  “留着她吧,会有用的,毕竟,本宫还要瞧瞧,那个天行凤星是个什么人物,竟敢同本宫一争高下!”

  夜风沁凉,打在两人身上,内侍突然打了个冷颤,觉得眼前这个女子一点也不像世人描述的那样。

  心地善良、救世的活菩萨啊……

  内侍敛了敛眸,压下心底所有想法,却突然听的那个已经远去的女子的声音响起。

  “对了……前些日子让你送去安城的女儿红,办好了吗?”

  “是的,”内侍行了一礼,恭声答道:“城主大人得了之后很是欢喜,连生夸赞娘娘您,还说令您得空回去看看他老人家,他老人家一个人也怪孤单的。”

  华裳女子弯了弯嘴角,眼里划过怀念的意味,师父啊……您一定要好好的,好好保重身体,等不孝徒儿平定天下,就去接您来帝都。

  您到时候……大概就不会责怪徒儿不顾门规入了皇室吧。

  大红宫装长及地面,纵使在夜色里也晕染出一抹惊艳来,华裳女子慢慢走到城楼上,有风吹乱她的鬓发,带出一抹荒凉来。

  都看着吧,这天下,早晚……会在我手下,发扬光大。

  帝都郊外,空寂山。

  “这是什么地方啊,”夜心从山脚望上去,禁不住赞叹出声,“人世间竟会有如此宏大的工程,真是……壮观啊……”

  空寂山上连绵起伏的琼楼玉宇,光亮迭起,明明灭灭不甚明晰,可纵是如此,也不难看得出山上的建筑是何等蔚为壮观。

  “哈哈,这有什么,”柳弥朗声开口:“夜心,帝都祭司神塔比这个还要巍峨壮丽呢,等你何时进了帝都,我带你去看!”

  比这个……还要巍峨壮丽?

  少女似是不可置信,那还是……何等的珍贵啊,眼前景观已经十分难得,人类……竟然能够建造出更加壮美的建筑啊……

  “那塔是昔日擎天大帝监督造的,”柳弥解释道:“本想着作为帝后陵墓,可最后不知怎么,就成了历代祭司观星的地方。”

  “此处危险,提高警惕!”

  一直不曾开口的黑衣男人淡淡望了柳弥一眼,眸中墨色翻滚几番,如同漆黑的深潭,一眼望不到尽头。

  柳弥摸了摸下巴,他怎么觉得……宿修似乎是在警告他?警告他什么?

  哦对了,是擎天大帝,自己又无意中提及了擎天大帝,柳弥想到此处,倒也有几分了然,昔日擎天大帝几乎平了海国,将海国覆灭,将海国的子孙掳上地面,宿修若是那人……自然会不甚待见这个名字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碧海青天夜夜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碧海青天夜夜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