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记忆
潜行女巫2018-01-22 15:032,237

  顾凉音躺在这个寒意不断递送的平台上,下定了决心地闭上眼睛。

  北沉的存在渐渐远了,相反,有什么熟悉的存在走了过来,站在站台上俯视着她。

  “凉音,不会痛的哟……”那个声音像被做了特殊处理,听不出原来的音色,让顾凉音听着十分难受。

  什么不会痛?难道需要往她身上动刀吗?

  可还没等她准备好,那记忆就变得实体化一般,有刀刃锋利地划过她的肚皮,传来黏腻的摩擦声,伴随而来的是她想喊喊不出的痛。

  太痛了,比一下子坠入深渊,摔个粉身碎骨还要痛。

  她嘶哑着嗓子,额头上青筋暴起——

  “凉音!”

  北沉急切的声音让顾凉音倏地睁开了眼,她猛地起身,剧烈地喘着,由于寒冷,她的汗液还没来得及出现就被逼了回去。

  北沉抱住了她,轻柔地安抚着她的脊背:“没事了,没事了……”

  “我怎么了?”顾凉音干涩地问道。

  北沉缄默着,不好向她表述方才的画面。

  实在过于惊心动魄,几乎是在短短几秒内,原本安静躺着的顾凉音魔怔一般剧烈地挣扎起来,如果他没有及时阻止,恐怕那青筋会爆裂开来。

  隐约能从他的缄默里体味到刚才的恐怖,顾凉音不想再待在这个平台,手撑着就要跳下去,被北沉拦腰抱住了:“我来。”

  他们两个面对面,北沉轻松地将她抱到怀里,三两下跳下了平台,便听她声音闷闷地从怀里传来:“北沉,你知道我体内的东西具体是什么吗?”

  能改变她人类体质的东西,能带来那短暂记忆中切肤之痛的东西,能无形中让她偏向丧尸的东西——

  若真的是父母给予的,对她是好是坏?

  只是现在看来,还没体现出坏处,倒是给了她足以在这丧尸世界生存的能力和身份。

  又是一次缄默,然而顾凉音感受到了不同的情绪——

  北沉仿佛在害怕。

  笑话,一个丧尸王居然在害怕人类体内的东西?顾凉音莫名气愤了:“你是丧尸王啊!怎么变得懦夫一样?!”

  “抱歉,凉音,我说不准。”北沉给了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什么说不准?”

  “它好像还在你体内培养着,我说不准它未来的样子,但可以肯定它不会伤你。”北沉闭眼感受了一下,双手覆盖到顾凉音的小腹上,隔着衣物抚摸。

  又来了!

  顾凉音瞪大双眼,激动地盯着他的双手,那里,因为他的碰触,变得热乎起来。熟悉的、亲切的热度,给她勇气的热度。

  “北、北沉……”顾凉音忽然觉得自己接近了真相,他们这样相互触摸着,男的摸着女的肚子,不就像、不就像……

  “我是…怀了你的孩子?!”她惊叫道,惹得北沉一下子收回了手,惊愕地看着她。

  是啊,如果是怀孕,就能解释北沉将她视为妻子一事,也能解释丧尸们一致认同她嫂子地位的事,不仅如此,对丧尸社会的偏向感也能得到解释:因为宝宝拥有丧尸王的基因和血统。

  可是不对。

  这一点都不像是怀孕该有的样子,她活蹦乱跳、食量惊人,没有孕吐反应,肚子也是一马平川没有鼓起来的现象,都过了这么久不可能还是平平的样子,而且唯一的动静就只是偶尔出现的热度和不知是否幻听的稚嫩声音。

  不是。

  顾凉音的心猛地落空,她意识到自己的母爱在一瞬间泛滥成灾,又理智地一滴不漏收了回去。

  否则为何北沉的表情,满满的惊愕?

  “哈,我大概是被冻傻了,你和我都没有发生过什么实质性的关系,怎么可能会有孩子……”越说她越觉得难为情,幸好是在这寒冷的空间里,不用担心脸上红成一片不敢见人。

  “凉音……”北沉有些发愣地看着她,“这种实验也能算是怀孕吗?”

  “对啊,不算不算……”她拼命地摆手掩饰尴尬,天哪,她一个初初成年的女生是怎么有勇气说出刚才那番言论的?!看北沉的样子,也是来不及娶媳妇就变成丧尸了吧?所以对怀孕这种事没有概念嘛。

  “啊,说起来,我一直忘了问你,我们都没有计算时间的东西,就靠昼夜变化过日子,你怎么就知道守了我几百年呢?”顾凉音僵硬地转换话题。

  丧尸区里看不见一个时钟,也看不见计算时间的器材,顾凉音这些日子都是凭着自己对时间流逝的感知大致分出早中晚三个阶段的,一习惯也忘了问。

  “我们不需要具体的时间度量,因为我们没有严格的时间制度,至于那几百年,是我自己心里默默数出来的,以一个昼夜交替为一天,以一个春冬交替为一年,数到后面,也忘了具体多少百年。”北沉回答。

  听起来就超久……顾凉音感慨他的毅力,也感慨丧尸类似长生不老的能力,而后捕抓到一个字眼:“春冬交替?”

  “暖和的季节和寒冷的季节,现在只有这两个,庖棘用仅存的知识定义的,我们现在是在春季,再过三个月就是冬季了,到时候严寒将对我们的捕猎行动造成障碍,我们虽然不怕寒冷,但风雪会阻碍视线,也会僵硬四肢。”

  所以再过三个月,她就不好回去了。

  两人说着说着不知不觉出了实验室,外边的温暖气息迎面而来,消解了他们身上的冰霜痕迹。

  “大哥,嫂子,你们没事吧?”庖棘似乎感受到了内里的惊动,上前来问。

  从封闭空间里的两人变换到开放空间里的多人,被庖棘的声音一刺激,顾凉音就想到了方才自己惊天动地的言论,脸开始火烤起来:“没、没事!今天就先这样!北沉,我们接着去训练!”

  她僵着四肢跑了,庖棘一头雾水,听到北沉说:“她好像意识到了。”

  “嫂子恐怕从一开始就有感觉了,不然不会贸然认为,大哥您是怎么说的?”庖棘问。

  “我……”北沉想到自己毛头小子般青涩的反应,竟然感觉老脸一红,“应该是没说错话吧。”

  在北沉的认知里,将心爱的人认定为妻子,是爱意的最高表现。 但是……

  那样,就叫做怀孕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因为老公是丧尸王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因为老公是丧尸王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