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去意
潜行女巫2018-01-22 15:032,400

  自打那天说出惊人又害臊的言论后,顾凉音火力全开,化尴尬为动力,在武力学习上开始虐起了圭拓。

  当然,她还是打不过圭拓的,这里说的虐,是指心理上的。

  有一次顾凉音早早地来到了拳击会场,自行热身拉筋熟练至极,圭拓从来都是早到的那一个,这次也堪堪和顾凉音撞了时间,北沉因为有事暂时延后,他就陪着嫂子开练了。

  这一练就停不下来,嫂子好像总有使不完的劲,把前几天积蓄的成果都一通撒在他身上,他是能全部接受没错啦,但是心理上可耐不住嫂子猛烈的三番四次进攻,有时候怕打到嫂子,却又被打个正着,都开始怀疑人生了。

  他到底该不该进攻?不对,嫂子什么时候能停下?

  这一打直接打到了天色昏暗,北沉匆匆赶来,给他们带了足够的食物果腹,圭拓就这样眼睁睁看着嫂子三两下扫光了她自己那份,然后等着他吃完好继续练。

  我的天哪,难道嫂子终于被激发出了“希望之母”的真正实力吗?

  圭拓又感动又害怕,直说陪不了陪不了,让大哥去陪嫂子打了。

  然而……

  自己打的时候感觉心理被虐,怎么一成了旁观者倒觉得,大哥和嫂子打起来格外地和谐呢?

  圭拓看呆了,场上的两人完全就是那种、那种,对了!是人类老久以前的比喻了——

  神仙眷侣嘛!

  他从来不灵光的脑袋终于有一次及时地派上了用场,心下一欢喜,扯着嗓子就喊:“大哥!嫂子!你们好像神仙眷侣啊!”

  什么?

  顾凉音一岔神,手上拳头落空,直直倒向北沉稳实的怀里,栽了个懵逼,而北沉手顺势一落,从容地扣住了她的腰背,不知是故意还是无意,手心那么一舒展,顾凉音就那么自然地勾着他脖子往后倒了,大长腿顺势一撩,两人达成了一曲舞罢的经典动作。

  顾凉音慌张地抬眸,撞进北沉的眼瞳里,清楚地看见了自己的脸。

  怦怦!怦怦!

  她的一颗心跳得飞快。

  “啪啪啪!!”得力助攻圭拓浑不自知地适时鼓起掌来,为这样般配的画面感到荣幸,“我说得一点也没错啊!再多点人看见就更好了!”

  “咳咳。”北沉将顾凉音扶好,松开了手,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咳嗽。

  而顾凉音已经可怜地被自己加速的心跳弄得七荤八素了。

  不得了,她一直在尽力躲避和北沉正面对上双眼,就因为,他们第一次见面时,顾凉音对北沉滋生的好感就始于他那双眼睛。

  明明丧尸的眼睛没有人类丰富,来来去去就那么几个动作,眨眼、闭合、眼珠转动,可是当他们对视时,顾凉音就是能该死地跌进温柔潭里。

  北沉无论在何种情况下面对她,眼神都是温柔如水的,没有一次例外。

  那或许就跟北沉的微笑一样,是他双眼能表达的最高级情绪了。 又或许,只是习惯了对顾凉音如此,所以信手拈来。

  两人站了一会儿,还是顾凉音喝止了圭拓的起哄:“什么神仙眷侣?庖棘教你的吗?”

  “这次可不是!是我自己想出来的,是不是特别适合二位呀~”圭拓语气越来越调皮,调侃的功力更上一层楼,他还不忘给自己找后盾,“况且大哥也没说不对!”

  顾凉音条件反射地看向北沉,结果又着了一次对方的道。

  啊,真的是……

  “今天就先这样!我回去了!”顾凉音落荒而逃。

  圭拓兴奋地一边苍蝇搓手一边来到北沉身边:“大哥,我做得不错吧?”

  “……”北沉一言不发地跟着离开了。

  一脸无辜的圭拓:他这是做对了?还是玩脱了?

  顾凉音一路埋头进了酒店、进电梯,出电梯,然后再走……

  “唔。”她一头撞进了北沉怀里,赶忙退了出来,“你怎么这么快?”

  北沉:“我一直跟在你旁边,出电梯后才走在你之前。”

  顾凉音:“……是吗?”

  严格说起来,刚才那种情况她也有疏忽,拳击会场已经成了第三个让她身心放松的地方了,所以在细节问题上,她没有认真留心。

  而且她完全没有想到一向嘴笨的圭拓会说出那种话来,分了她的神。

  就算圭拓因为训练的事再怎么放松,再怎么忽视了她“希望之母”的身份而少了几分敬畏,也应该不会有今天这样的行为才对啊?难道是自己逼得他太紧,把他脑子都逼开窍了?

  顾凉音估计,自己可悲地猜对了。

  既然决心要走,在全力以赴的日子里,她不希望和北沉的关系更进一步。

  一切还像原先一样,他们之间什么也没发生,只是图着生存下去的目标和北沉名义夫妻,好感度刷到朋友以上恋人未满就行。

  她不担心自己会动摇去意,她只担心自己会控制不住把北沉带去。

  因为她是那样地清楚,无论自己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北沉都会答应。即使他不打算同行,只要她一句话,就会一同前去,奋不顾身。

  顾凉音回到房间,临锁门了才发现北沉还站在门口看她。

  她问,不敢抬头:“还有什么事吗?”

  “你最近好像很奇怪,不敢与我直视。”北沉一针见血。

  顾凉音眨眨眼,突然问他:“北沉,我是人类,你是丧尸王,为什么你会喜欢上我?”

  光是听起来,就有千万个不可能吧?吃与被吃的关系,怎么还能发展出男女情感?爱恋?就连实验这一项影响都被排除了。

  北沉不厌其烦地重复了之前的话:“我喜欢你,但不知从何时、哪里开始,很有可能,在我还没完全变成丧尸以前,就遇到你、爱上你了。”

  在没有完全变成丧尸以前……顾凉音想到了北沉的梦境,他是唯一能够做梦但次数珍稀的丧尸。

  那个梦境,她没有任何印象,但是现在猛地这么一想,却开始和自己有了联系。

  无脸人闯入生日会的时候、那个诡谲梦境的内容里,都有楼房倒塌的声音,而北沉的梦境里,正好是倒塌楼房形成的一片废墟。

  莫非他们之前,真的遇见过?那只手……那只手难道是北沉的?!

  隐约有一条关于他们渊源的线出现了,顾凉音模糊的记忆终于开始有了方向,她激动地抬头,又猛然低下。

  但是她没时间探寻了,她必须为离去做准备。

  “北沉,晚安。”这是顾凉音第一次和北沉道晚安,也是最后一次,她锁上了门,额头抵在门上,少有地预感失眠。

  门的另一边,北沉悄然贴上门的手心,那么刚好地,就对上她的额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因为老公是丧尸王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因为老公是丧尸王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