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后
Lonelycity2018-07-20 14:243,372

  漫漫僵持了一下,随即合上书,低头走过来。

  就像饲喂一只警惕性强的小动物,1.5米,她停顿了一下,犹豫着迈了一小步,另一只脚,就怎么也落不下了。索伦放开了气御壁,一下把她拉了进来。

   睡衣下她的身体紧紧绷着,但仍然绵软的不可思议,索伦抚摸着漫漫的背,蝴蝶骨的线条随着紧张的呼吸起伏着,她小小的心脏像乳鸽一般在他手心怦怦乱撞。

  头发,颈项,背脊,长时间不断反复的抚慰,她才能稍微放松一点。

  虽然已没有刚开始时排斥的剧烈颤抖,但索伦知道,这不是接受,只不过是没办法的习惯而已。

  她仍然低着头。

  索伦垂下的长发如有生命般,在黑夜中流曳着奢华神秘的银光,美的夺人,求偶期的雄鸟为了得到雌鸟青睐,羽毛会变得格外鲜艳,然而他求的偶,却从来没有投来过一眼。

  看着我,看看我,我们不是同一个……

  他充斥着倾诉……

  可索伦知道,自己改变不了的冷硬口气,听起来肯定会像命令强迫。最终出口的,就变成这样:

  “别总低着头,会让你脆弱的颈椎发生截状病变的。”

  ……

  “别躺在床上看电视,会让你清澈的晶状体发生弧形病变的……”

  ……

  漫漫捏捏手心,听话的抬起头,然后只盯着索伦胸前,半分也不向上。

  魔王几乎陷入绝境。

  就在这个近乎绝望的夜,负心的宇宙传来了一丝微弱的光芒。

  隐藏在宇宙某个角落的大魔王阿尔,给儿子送来一份信息。里面只有一个简单的词汇:

  我有话要说:

  金银妖瞳的巧克力,向银英的那位大人致敬……

  其实,漫漫长得就是一般。只不过在索伦眼里她很美……被外表描述雷的同学请忽视吧,因为我也是一边写一边雷,情人眼里出西施,放眼宇宙都一样。

  剧情到这个地方,是距离卡修去世一个月左右,所以天然呆还没回复强势是很正常的。宝宝快要来到了,那时候就会慢慢恢复啦,人嘛,毕竟是坚强的动物。

  【等待】是治愈一切的灵药

  中国著名心理学家朱先友朱教授,正因为他的唯一幸存者做心理干预治疗。

  “这两天做了什么呢?”

  “看电视,看书,锻炼身体。”

  “胃口还好吗?”

  “可以,增重了1公斤。”

  “和家人朋友联系了吗?”

  “嗯,每天打电话。”

  “心情还平稳吗?”

  “挺好。”

  朱教授在记录上快速写到:情绪稳定,应答敏捷,未见激烈反应。

  为了这位新宠在皇宫中的生活健康舒适,皇帝陆续从地球高薪聘请了各种专业人员。食品加工、农林牧副渔、室内设计等等冷僻专业一时间红火异常。经过激烈的竞争,经验丰富的朱先友在医疗领域心理分支中拔得头筹,得到了这一高薪酬高荣誉的双高好工作。

  朱先友壮志凌云,准备以这段神奇的经历走出地球名扬宇宙,即使以后不再出诊,写回忆录都够他几辈子花用。

  ‘这位’的心理~其实很容易分析,丈夫在战争中去世后立刻改嫁,偏偏嫁得又是深宫中冷酷可怕的皇帝,庭院深深深几许,任谁都没法立刻适应。

  他想了解的更深入一些,比如立刻改嫁给丈夫的父亲是否很有心理压力,有没有遭到暴力虐待,‘个人’生活是否和谐……等等。

  但朱先友从来没敢问过。

  葬礼上的视频刚刚播放出来,就有媒体无视“不得议论未亡人”的命令疯狂炒作,人人都好奇这个并非倾国倾城的年轻女子怎会有这么大的魅力,王子还未下葬,就被皇帝拢入帐中。猜测、谣言、嫉妒,沸水一样炸开了锅。

  然而仅仅一夜过去,聒噪的传播者们就凭空消失在空气中,再也没有出现在世界上。对比靴子一句‘下不为例’就轻轻揭过,冷酷的皇帝可不像王子那样好脾气。

  朱先友还在纠结于职业前途和生命安全孰轻孰重时,漫漫稀有的主动开口:

  “教授,怎样能不做噩梦?”

  朱先友楞了一楞,不加评论的倾听才是一个干预治疗者应该做的,而不是像他现在这样问东问西。只不过这个女孩儿太沉默了,什么都不想倾诉。

  “这是正常现象,你现在过于焦虑紧张,又突然换了生活环境,让自己放松心情,注意睡眠姿势,慢慢就会好转的。”

  “可是,真的很恐怖……”

  面前的人下意识的缩了缩肩膀,朱大叔心底升起一股怜惜之情。他是见过皇帝一面的,虽然外貌跟人类没什么区别,但给人的压迫感却完全不是同一个次元的生物。

  每次治疗,她穿着的衣服都非常保守,高领,盖过手背的长袖,即使穿裙子也必然搭配深色丝袜,除了脸和手指没有任何肌肤暴露出来。兼且脸色苍白,无精打采,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朱先友做过二十多年心理研究工作,当然明白‘深夜噩梦’隐喻了什么。

  按照心理干预治疗的通用手段,轻轻握住被治疗者的手,或者保持其他的身体接触,不仅可以使被治疗者感受到并非独自面对不幸,还可以得到被帮助的心理安慰感。就像他朱先友教授本人的名字,先做朋友而后治疗,才是心理干预的王道。

  朱教授挪挪那里,将脸部表情调整到严肃而同情的波段,大手朝漫漫放在茶杯边的小手伸去……

  “哐”的一声闷响,刚刚仅有两人的起居室瞬间闪出一条迅捷的身影。向来斯文有礼的总管大人,干脆利落就把同情心泛滥的大叔按在茶几上:

  “教授,您被开除了,下次应聘请记清楚合约。”

  朱先友才蓦地想起通用合约有一条颇为古怪:禁止与雇主的发生任何身体接触,请保持1.5米以上礼貌距离。

  那样强烈的独占~,若非治疗需要,魔王怎能忍受公主和一个非亲缘关系的雄性单独谈话超过3分钟,更别提皮肤接触了。

  勤务机器人把泼洒的奶茶点心收拾出去,漫漫接过厄尔递的湿巾擦擦衣服:“教授没事吧?”

  厄尔:“请放心,擦伤也没有,属下会再找合适人选。”

  漫漫:“还要继续治疗吗?我不想和陌生人说话。”

  陛下也不喜欢您和陌生人说话。厄尔心道。

  “只要殿下不喜欢,当然可以。但困扰您的问题,并没有被解决。”

  漫漫小声道:“或许和教授说的一样,放松,然后过段时间就好了。”

  看着她苍白的小脸儿上两个疲倦的黑眼圈,年近两百岁的‘爷爷的爷爷辈’总管大人蓦地心酸了一下。

  同是注定之人,这位公主毕竟不像玛姬女王那样彪悍坚强。势均力敌,阿尔殿下可以肆意为之。可这么一个比初生鸡雏还弱的小人儿,陛下您……是不是太过分了?

  向来坚持‘一切以皇族意志为准则’的管家立场动摇了。

  “殿下,运动可以强健体魄改变心情,既然心理治疗暂停,那么今天早一点做保健锻炼好吗?”

  “好。”漫漫没有犹豫的点点头。

  即使是在正午,索伦星的冬日也在零下三十度,对除了北极科考队外的普通地球人来说,户外活动显然不合适。所幸皇宫这样的地方最不缺少的就是房间。

  沿着被玻璃封闭起来的回廊盘旋而行,窗外的庭院一派肃杀清冷。曾经遮天蔽日的刃松林,现在叶子已脱落大半,露出大片大片红云遮盖的赤色天空,苍莽壮阔。

  漫漫居住的寝宫中,装饰家居完全和地球相同,连盆栽插花都是暖房特意培育的地球品种。也只有朝庭院中看这迥异的异星风景时,才会让她深刻体会到自己不在地球。

  总管认真负责地讲解:“等天气转暖,您可以去观赏一下皇宫中的陵墓区。那是宇宙中现存最古老的人工建筑,文物中的文物。当然后来埋得太拥挤了,才在郊区开辟了新的皇族墓园。”

  漫漫:“把坟墓盖在自己家的院子里?”

  厄尔:“嗯,狄肯人都是这样。和地球人的生死观不太一样,我们认为生者逝去后就和祖先融为一体,光耀后人道路,也算是永生的一种。所以最初的悲痛和不适过去,亡者的亲人朋友就会平静的回忆美好过去。因为消失的人只是搬到院子里,不能再说话而已。”

  漫漫(惊奇):“那么,你们说到‘祖先护佑’和‘祖先啊’时……”

  厄尔(平淡):“没错,意思是: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哥哥姐姐,你们快来看,这里有好稀奇的~。”

  漫漫:“……”

  走了十几分钟,就来到一间室内篮球场大小的配殿,这就是活动室了。莱拉医生已早来一步做好器械准备,见漫漫穿了件毛茸茸的兔子兜帽衫,征询道:

  “殿下,球操、瑜伽和兔子舞,或者其他?”

  总管立刻打开视频纪录,嗯,无论您选哪个陛下都会很喜欢的。特别是蹦来蹦去那种,上次陛下是捂着鼻子看完的……

  漫漫:“那就其他的广播体操吧。”

  在标准的“一二三四二二三四” 广播电台音乐中,一个小个子认真挥动着细胳膊短腿儿。

  就在此时,距离地面十多米的天窗外,几个动作利索的身影毫无声息的潜伏上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来自火星2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来自火星2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