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逝去(一)
三国晓渊2018-03-29 18:024,538

  对于眼前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的刘老头来说。尽管秋晓渊与他非亲非故,可刘老头三年来对他的养育之恩早就让秋晓渊将他当成了自己的爷爷看待。

  如今看着刘老头这么痛苦的躺在病床上,秋晓渊的心里很不是一番滋味。

  想当初。是刘老头和刘三儿两人在这三年的时间里把他带出了困境,走出了迷茫。可是反过来看秋晓渊现在,在他的心里,自己却因为从来都没有为他们做过做好任何一件事情,而感到深深的内疚了起来。

  一想到还欠这医院的钱一大截,现在也不知哪个混蛋撞了刘老头后肇事逃逸。秋晓渊对此便感觉到很失败,彻彻底底的失败。想到这里,他情不自禁的就往墙上锤了一拳,抒发了他心口中的一丝闷气。

  从重症监护室里抢救了一天的医生终于也从里面走了出来。秋晓渊见到后马上走上前去向医生询问道:“怎么样?严不严重,他还有……?”

  秋晓渊的救字都还没有说出口。那医生便对他无奈的摇了摇头、而后摆了摆手轻声的说:“时间不多了,被发现的时候实在是太晚了,再加上本身就有的心脑血管疾病,情况那是没有好转的余地了,而且现在随时都有可能……。”

  说道这,医生的话便停了下来。

  半晌,医生看到秋晓渊能稍微的冷静了一点之后,他才微微的对秋晓渊说:“如果还有谁要去见上这病人最后一面的话,那你就赶快去叫他们吧,这或许就是我们唯一所能尽的人事了。”

  医生的这番话说完之后便默默离开了,而此时才恍然醒悟的秋晓渊这才掏出了手机。但他刚要给刘三儿打电话的时候,他却忽然的停住了。

  因为,现在的他还不知道刘三儿什么时候才能出来。

  思来想去一番,秋晓渊最后才决定在刘三儿的手机里留下了一通留言。如果他出来的话,自然就能听到他所为他留下的话。

  现在,秋晓渊唯一能做的,就只有呆着ICU病房里陪着这满身伤痕插着各种呼吸机管子的刘老头了。

  而如今,我们将这悲伤的场景转回秋墨的府邸。

  在秋夜的印象里,对于眼前这个横空而出的父亲其实在她的脑海中并没有什么深刻的印象。他们之间的第一次相见也并没有像电视里的那样父女两人激动的抱在一起,痛哭流泪的说着那些,我找了你好久,你去了哪里之类的话语。

  “你就是我的父亲?”秋夜小心翼翼的开口向那个拄着拐杖,右脸颊上还有一道刀疤的秋墨问道。

  “是的,我的好女儿。”此时的秋墨看着自己亭亭玉立的女儿,声音有点儿颤抖的回道。

  “可你当年为什么抛弃了我,现在又为什么把我找回来?”此时的秋夜突然开口质问了秋墨一句。同时,秋月也对这快二十年前所发生的事情极感兴趣,也附和着自己的姐姐说道:“是啊。父亲,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咱们的母亲又是怎么死的。”

  听闻他们两姐妹的话。半晌,秋墨才无奈的站了起来,拄着拐杖缓缓的坐在了另一旁的牛皮沙发上。从那茶几上拿起了一根香烟点燃了之后,他便对着一旁在吃饭的秋夜和秋月说道:“你们俩都这么大了,我也知道再也对你们隐瞒不住了。那么,我就告诉你们当年的事情。”

  时间,我们将它倒回到更久的以前,回到二十年前的那场血雨腥风。

  二十年前,当年还是愣头青的秋墨根本就不像今天的秋墨这般嚣张跋扈,冷酷无情,为所欲为。当时的他那可不过是普普通通在田野里卖力的壮小伙子农夫一个,根本就不像今天这般有钱有势有地位。与当时的他相比,那简直就是天差地北的两个人。

  当年秋墨的女朋友和他是同一个村的。在上个世纪的今天,那可不像现在这样高度开放,提倡自由恋爱。无论什么地方,在当年那都是很落后,也很保守的。而像那样很落后很保守的村子里,谈个恋爱那怎么可能是件易事?直到现在那也是一桩国际难题。而当年的人们除了是以那礼钱“买”来的一个老婆之外,同村的哪能有几个是真情实意的以恋爱为目地而结婚呢?

  我们的秋墨同志就很幸运的与一个同村的女朋友谈起了恋爱。他女朋友的名字叫小薇。记得当时的秋墨还为她做了一首歌,好像是这么唱的:有一个,美丽的小女孩;她名字,叫做小薇。

  一枚二十出头在田野里务农的农村小伙子,在他们那个年代的恋情又该会怎么表示呢?其实那也是很简单的,只要每天为了自己的妹子帮她耕田、砍柴等等做些苦力活帮着她陪着她的话,日积月累下来那不就很轻而易举的收入囊中了?

  想想当年的秋墨就是这样。看上了小薇之后就是如此如此做的(此处省略一万字)。他为她耕田的时候,那妹子就会为他带来可口的饭菜。她为他织毛衣的时候,他就在门外砍起了柴。这情景的浮想在这里我就不用纸墨了,你们可以参照某电视剧的《乡村爱情N》。

  要说秋墨他也真的是很有眼光的,不然他的老婆怎么就能生下秋夜与秋月这两个活色生香的尤物。他的女友小薇在当时那可是被称之为村花的,据说当年追求这村花的人都大有人在,甚至连秋晓渊的父亲都曾追求过。

  秋墨与小薇在时间的研磨下终于还是走到了一起。然后他们恋爱,结婚,生子。一切看似都是十分的美好和令人羡慕。可是,如果真的就是这样的话,秋墨的人生之路或许就不会像今天这样,成为了M市最大的毒枭大亨秋墨了。他们的新婚燕尔还不过几年,就遭遇到了一场改变了秋墨命运的变故。

  我们都知道,现在的每个村子里都会存在那么几个地痞无赖。只不过这些地痞无赖我们要看的是真有本事的混混还是狐假虎威的渣渣。而很不巧,当年混在这H市里的一个地痞混混正好有那么一些小小的背景,他的某个不知名的亲戚正好是他的谁谁谁谁谁。于是当这个地痞无赖有一天无意间看到了美貌如仙的小薇之后,秋墨的人生就这么因为这地痞的一眼而发生了转变。

  那个地痞无赖平日里就游荡惯了,每天就是搞东做西偷鸡摸狗无所事事的。而就在今天,他无意间看到了秋墨的老婆小薇大着肚子推着小小的婴儿车上街买菜的时候,放荡惯毫无拘束的那无赖便上前小小的调戏了一下小薇。

  可是他没想到,这一调戏却成为了他的最后一次。

  本来嘛,这调戏那也只是很小的一件事情,我也不必将它说出来。可就因为那地痞这么一调戏,看不下去的老天就让秋墨帮它给收拾了。

  当小薇回到家后,将这件小事无意间告诉了秋墨时。年轻气盛的秋墨自然那是吞不下这口恶气。于是,在过了有好几天之后。他便查找到了那地痞的位置,然后半路上冲了出来狠狠的给了他一顿教训。

  如果这个地痞无权无势的话,或许这件事情也就这么算了。可是谁让他有一个亲戚是大表哥呢,是一个混迹于H市有着众多帮派手下的黑社会老大呢。于是,第一次被秋墨这么暴打了一顿的他自然也是吞不下这口恶气,告诉了那大表哥了。于是,他添油加醋的告诉大表哥说自己在街上走的时候无缘无故的被人打了,然后巴拉巴拉,巴拉巴拉……。

  就这样。又过去了好几天,他那大表哥在地痞的指引下就带着好几十个人闯进了秋墨的家里,然后就是不由分说的将秋墨拉出来进行一顿暴打,把那家翻的乱七八糟,就好像鬼子进村一样。期间,秋墨那大着肚子的老婆也因为出面阻拦而被某某手下给一把推倒在地,当场就将怀胎十月的小薇弄的大出血,上了医院。

  而那些暴打秋墨的混混们,当看到了小薇那身下的血拼命的往外流时,个个都害怕了起来。他们因此才放开了秋墨,一哄而散的四下逃走了。

  据说当时入院治疗的小薇情况那也是十分危急的。最后幸好吉人自有天相,秋月的母亲忍着剧痛将秋月带来了这个世界。而她的母亲,却因此而大出血的走了。

  至于秋夜她又是怎么一回事?其实在那个动荡的年代,当秋墨背着老婆上医院将他才一岁多的女儿秋夜委托给他隔壁邻居的老婆婆照看时。就有一双隐藏在黑暗里的眼睛,直直的盯着那婴儿篮里小小的婴儿。

  而他们的名字,就叫做-人贩子。

  于是,当那人贩子在看到秋墨背着老婆上了医院离开了之后,他终于找了个机会翻进了老婆婆那低矮的外墙,下手了……。

  但可笑的是,当那人贩子左拐右拐的抱着这个婴儿坐上了好几个小时的车跑了有好几十公里远了之后。当他看了一眼那个证明性别“位置”的那个地方时,他一下子就傻眼了。因为,因为那是一个女婴,一个他赔了本的女婴。

  在那个重男轻女的年代里,他手里的女婴那可是没人会要的。

  于是,这个人贩子看到秋夜是个女婴之后,下了车便急急忙忙的将她给丢在了一旁的路边,而后就又整的跟没事人一样,寻找了他的下一个目标。

  而秋夜被遗弃的那个地方,就是当年M市新建的汽车站门口附近。

  而当时的秋墨也因为这一连串的打击,在自己的老婆死了之后,在自己的女儿又被人抱走了之后,他就把这一切的不幸全都放在了那个地痞以及他的那个大表哥身上。

  再后来,所发生的事情大家也全都知道了。那个传说为了自己的女友,在雨夜孤身前往当地黑帮老大的家里当场砍死砍伤数十人的“杀人犯”,他就是因为这样才做起了那宗惊天命案的。

  据说当时警察到场时,秋墨他还镇定的向一名警察要起了一根香烟……。

  而这,也就是当年秋墨身上所隐藏的故事。

  秋夜与秋月听完了自己父亲所说的那段回忆后,都面面相觑,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那满脸皱纹的父亲。因为他们根本无法想像,这个五旬而出的中年人在当年居然这么的威猛。

  他们在那愣了有很长很长的时间,久久的都未曾说出话来。

  而这尘封了将近二十年的往事,也在秋墨的口中终于揭开了。

  秋夜终于弄明白了自己的身世之后,便突然的哭了起来,抽噎着对自己的父亲说:“父亲,你知道吗?你知道我这二十年来是怎么过的吗?你知道那禽兽是怎么对我的吗?”

  “我的好女儿,这我在找到你的时候就已经了解了。你放心,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女儿,以后是不会再有人欺辱你的。”说着,秋墨拍了拍自己那女儿的后背,对着她安慰的道了一句:“那人是叫杨峰吧。”

  “是,是的。不过父亲,现在事情都已经过去了,那就算了吧。”此时秋夜看到自己父亲那突然一脸冷冷的表情时,便赶忙的对他劝解道。

  “不过,爸爸。这一切都还得多亏了有晓渊他默默的陪着我。”

  不自觉的,在秋墨的面前,什么都不知道的秋夜就这么吐露出了一句让秋墨最不想听到的话。

  秋墨的脸听闻秋夜的最后一段话后瞬间就黑了下来。他一脸严肃,一字一句的向秋夜质问道:“你现在和秋晓渊是什么关系?”

  “这个,这个。他目前暂时来说算是我的男朋友,我也挺喜欢他的。”在自己的父亲目前,秋夜不想隐瞒,她有点儿娇羞的低下了头对着秋墨轻轻说道。

  “你以后不许和他在一起。”半晌,秋墨在一旁突然冷冷的回了一句。

  “为什么?”秋夜震惊了一下问道:“你不同意,刚刚那局长也说不同意。你能说这是为什么,为什么吗?”

  而与此同时,秋月她在一旁也很想知道这是为什么。

  “没有什么为什么,反正你们俩从此以后就是不能在一起,我是绝对不会同意你们在一起的。”秋墨愤怒的喊了起来,那只拄着拐杖的手也因此而攥的紧紧的。

  听到自己的父亲这么对她说,秋夜的心一下子就冷了下来。她看着自己的父亲,竭力的保持住自己的情绪,而后才平静的说:“既然如此,那么我有没有你这个父亲那也无所谓了,因为你从来都没有尽到过你做为我父亲的职责。但秋晓渊,我可以在这里告诉你。我答应过他,我是一定会和他在一起的。”

  “这么晚了你要去哪?”秋墨看着突然要夺门而出的秋夜,便对她大声的喊了起来。

  “学校。”

  说完,秋夜便抹着眼泪离开了这栋“温暖”的房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流少年玩转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流少年玩转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