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探望(三)
三国晓渊2018-04-03 15:203,763

  现在我来为你们播报真正的打斗画面:

  平时都在工厂做着苦力的杨峰自然就锻造了他那硕大体格。虽然他右手的大拇指受了伤,可他左手将近二十年的金刚臂那也不是浪得虚名的。而秋晓渊只能走灵巧路线,尽管能闪开大部分杨峰的进攻。但只要一拳,杨峰的金刚臂就足以让秋晓渊痛苦的倒在地上了。就在刚刚,躲避不及的秋晓渊就正中了杨峰的一记左勾拳,被打趴在了地上。

  此时在他们俩的周围那早已经是一片狼藉。秋晓渊就这么痛苦万分喘着粗气的倒在了秋夜铁柜箱的旁边,但他真的是拼尽全力了。

  有的时候他真的很恨自己,为什么自己没有足够的力量去保护自己重要的人。

  地上果皮纸屑什么的一片混乱不堪,但此时的杨峰对于这毫无还手之力的秋晓渊毫无兴致。他现在的重点并不是秋晓渊,而是躺在病床上的秋夜。于是,他慢慢的来到了秋夜的身前。

  秋月担心的走上前去为倒在一旁喘着粗气的秋晓渊递上了纸巾。她看到秋晓渊的嘴角已经微微的被打出了几丝血丝,那应该是毛细血管破裂而导致的出血。她想为他擦拭嘴角的淤血,可秋晓渊却并没有让秋月为他擦拭。因为他看到杨峰正在接近秋夜时,他又愤怒的站起身来,扑向了杨峰,与杨峰再一起的扭打了起来。

  他们的斗殴,自然就引起了医院保安以及周围医生病人的注意。而保安们看到这情况越来越严重之后也是迅速的出手制服住了他们,然后拨打起了110。

  于是他们之间的斗殴,就已他们俩顺利的被送进派出所而愉快的结束了。

  而围观的那些病人医生护士们,他们见这情形那也都在一旁悄悄的议论着。

  路人甲:我上次都还在这不远的街头上看了一出屌丝男的逆袭,怎么今天在这也碰上了这么一出精彩的好戏?

  路人乙:也不知道他们两个到底是为了里面的哪个妹子才这么大动肝火的。

  路人丙(痴痴状):那两个妹子都好美哟。

  路人甲和乙附和着路人丙说:“废话。”

  “妹妹,现在这样我们该怎么办啊?”看到秋晓渊和杨峰被警察带走了。秋夜焦急的对着自己身旁的妹妹秋月问道。

  而此时的秋月似乎还未忘却刚刚秋晓渊与杨峰之间的打斗,她无法忘怀刚刚秋晓渊为了保护秋夜挺身而出的那一幕,而自己却连为他擦拭的资格那都没有。秋月就这么又再次的胡思乱想了起来,直到秋夜连叫了她几声之后她才回过神来。

  “没、没、没事的。父亲他在这北城人脉很广的,公安局里的人他都认识不少。像这样的事情,最多那就是关几天就会放出来了。”秋月赶忙的向自己的姐姐回道。可秋夜还是放不下心,因为她知道这件事情的起因那全都是因为她,她觉得自己现在就要出去看看秋晓渊的情况到底是如何了。

  秋夜刚准备下地,秋月就在一旁阻止道:“姐姐。你现在身体还没好不能下床,这件事情就交由我来处理吧。”

  “这只是一点儿小感冒,没什么事的。快,你现在就快带我去。”此时的秋夜不顾秋月的阻拦,她拔下了针头,裹上了一层外套后就走了下来。

  “那好吧,那我就陪着姐姐一起去吧。”此时的秋月拉起了秋夜的手,然后搀扶着秋夜走出了这病房的大门,坐上了秋月专职司机开来的车,一同离开了医院。

  北城派出所的刑侦室内。

  现在的刘三儿两只手被椅子上的手铐给死死的拷着,而在他面前的一张桌子上还摆放了一盏小小的台灯。刘三儿试想过接下来的情景:

  待会儿警察一来到后就会这么问:“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把你知道的一切都说出来。”然后如果自己在那装逼不说的话,警察就会突然的把他的头按倒在这桌子上,然后拿起这盏小台灯就这么直直的照着他,恶狠狠的对他吼道:“你给我老实点,你巴拉巴拉,扒拉扒拉……。”

  而这刘三儿刚刚开玩笑所试想的,其实那也是我们大陆早期电影里用最多的一个经典桥段之一。

  就在刘三儿这般胡思乱想的时候,叶宇声就已经安排了他的手下让刘三儿去打电话叫秋晓渊前来保释。可他的屁股都还没有坐稳,他手下的某个警察就已经将秋晓渊和另一个他不认识的人就给带到了。

  而这也让他感到有些惊奇,怎么这一次办事的效率就这么快呢?

  当警察带着秋晓渊和杨峰走过了某侦讯室的门口时,秋晓渊以外的发现了被锁在里面坐着的刘三儿。然后他在门外便对着刘三儿半开玩笑的问道:“你不是号称“司空摘星”的吗?怎么也被捉住了。”

  而这刘三儿顺着这声音的源头往门外一瞧,看到原来是秋晓渊在那嘲笑着他之后,他也赶忙的半开起了玩笑对秋晓渊回问道:“难道你也想向那部电影里的《越狱》一样?是潜进来带我出去的?”

  秋晓渊听到后也是很无奈的回答他道:“是啊,我就是那迈克尔·斯科菲尔德的弟弟要去救你这哥哥林肯·柏劳越狱来的。不过,我也被抓了。”

  “喂。你们俩的话说完了没有,还不赶快给我到里面的审讯室里去。”此时,在这一旁的民警对着秋晓渊问道。而他也没有让秋晓渊和刘三儿继续在那唠嗑,推搡着他和杨峰就来到了与刘三儿有一墙之隔的审讯室里。

  至于秋晓渊目前和杨峰所犯的事情,只不过是普普通通的寻衅滋事罪,最多那也就关上几天,交上几百块而已。而刘三儿所触犯的事情只不过也是比秋晓渊的稍微严重一些,小偷小摸的金钱那也不高,在这天朝的法律里最多那也就只关他一个月罢了。

  “叶局长,你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处理这件事情?”此时,这个叶宇声的某个得力手下走了进来,对着叶宇声直言问道。

  “先别做什么,就先把他们三个都给我关起来再说。待我出去一趟回来了之后我自有吩咐。”叶宇声就这么命令着手下道。而待那手下接了他的命令走了之后,叶宇声又低低的对着这眼前监控视频里的秋晓渊念道:“你说我又该拿你怎么样才好呢?”说完,他披上了一件外套,走了出去。

  因为他知道,现在已经有一个人在那里等的他不耐烦了。

  “爸爸,我刚刚开车撞到人了。”

  “你,你啊。我跟你说过了多少次让你别那么猖狂可你就是不听,你就不能给我省点心吗?”

  “我这也不是故意的嘛,谁让那老头就这么突然的出现在了我的车前。所以我就……。”

  “你啊。”这个做父亲的无奈的指了指他的儿子念道。而后他补了一句,对他的儿子问道:“那人死了没有?那里有没有监控录像?你有没有被人看到过?”

  刚刚这段对话的地点就是位于北城市区的某间茶叶店里。而这有着几年做律师的父亲除了韩毅那就无谁了。而他那不争气撞到人的儿子,自然就是他那败家子韩世杰了。

  此时的韩毅很生气,对着自己儿子说:“你现在就给我把你这车给烧了,然后你自己滚去隔壁H市里躲避几天,剩下的屁股就由我来帮你擦了。”

  “这才刚刚买不到一个月的新车诶,好几百万的就这么给烧了?”他的儿子韩世杰在一旁弱弱的问道。

  “那你说呢?难道你想进牢子里去?”韩毅在一旁回道。

  韩世杰听闻后再也不说话。听从了自己父亲的建议,默默的开着自己的新车出去了。

  而此时的叶宇声也已经赶到了这茶叶店对面新开的洗浴中心。韩毅在茶叶店门口一看到对面叶宇声的背影之后,也整了整自己的衣领,走出了他的茶叶店,跟着叶宇声一同走进了自己新开的洗浴中心。

  而在这里面的人,早就已经等候他俩多时了。

  韩毅所开的洗浴中心里面是做什么的其实在这位叶宇声局长的眼里那是逃脱不掉的。可这位局长却好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一样对这里面发生的一切都不闻不问,直到韩毅带着他走上了前往顶楼的电梯。

  而韩毅所开的洗浴中心里头究竟又是一副怎样的场景?让我们跟随着镜头去随机打开某间包房来一探究竟:

  “啊,啊。啊!不要停,不要停,不要停啊。啊……。”这勾人心魄的荡叫,这紧抓不放的床单,这曼妙多姿的身材,这昏暗迷离的灯光。无论是哪个男人看到了这里亦或者来到了这里,这里所发生的一切与一幕幕都足以让任何一个男人把持不住一泻千里的。

  如果做为暗访记者的我再将这镜头所发生的一切详细的报告出来的话,那么接下来所叙述的画面那对于我来说就有点儿超纲了,有点儿离题了。不但广电总局不给播出,就连出版社它也都会封杀我的。

  所以,北城市记者的报道就暂且到这……。

  (怎么可能?开玩笑?我像是那个怕上级领导而不敢暴露事实的人吗?)

  所以今天,我决定再一次深入的暗访这个新开的洗浴中心,来察看它里面那更多更劲爆不为人知的秘密。

  另外,身为记者这一光荣使命的我来说,我有的时候也得和你们说说:我自己有的时候真的要做出一些对自己很不利己的事情。所以,我接下来所做的事情,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大家。身为记者的我既然已经走进了这罪恶深渊的泥潭,那我就自然有义务也有权利的来为大家揭露出更多韩毅他那洗浴中心里所不为人知的一幕。

  所以接下来我希望你们能为我祈祷。

  “快点儿嘛,人家都已经等了你很久了。”这酥人入骨的声音以及那精致绝伦的面容让我们在记者的镜头中能清晰的看到。这是记者隔壁包房的某个漂亮妹子对着这可怜的记者叫的。而之后,我们看到,这位记者不知发生了什么他的镜头里就这么突然的放歪了,倒在了地上,而且还伴随着记者一阵阵痛苦的喊叫。

  可以看得出,他现在肯定在那里遭受到了非人的待遇。

  在这里,我们应该为这大义凌然的记者说一声:您辛苦了。

  此时这名记者所能见到的最后一个镜头,那就是他身上的衣服被“恶势力份子”的人给扒去了。而之后,镜头便被一抹不知何物的嫣红给挡住了,我们依稀的能听见这名记者说:“好的、好的。我这就来,你这磨人的小妖精……。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流少年玩转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流少年玩转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