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秋夜(二)
三国晓渊2018-01-29 17:043,216

  市人民医院。

  瘫坐在市人民医院的秋墨过了好久他才从悲痛中清醒过来。他踩灭了为他消愁的香烟,站在窗外看着躺在病床的秋夜在那自言自语:“不能再这样子下去了。我已经害了秋月,我不能再让秋夜也重蹈秋月的覆辙。秋夜,你再给我点时间。我一定会把这一切摆平好后再带你离开这里,去国外将你的病治好的。”

  秋墨所说的话是什么含义呢?其实我们都知道,秋月吸瘾上毒品的罪魁祸首正是他那贩毒的父亲。而如果秋墨还在依靠着自己贩毒的背景而将秋夜拉进这样的生活圈里去的话,他真的很害怕秋夜也会在某一天里重蹈秋月的覆辙,更或者在某一天里当自己不幸出事之后,他害怕秋夜也因此而被他连累。所以,秋月对他已经是很失望了,他不想再让秋夜也跟着对他失望了。

  但秋墨目前所要摆平的这一切那也不是很容易的,他也需要为此而下很大的决心。因为他要做的事,是自断自己的财路。尽管目前在他身上的钱已经可以保证下半辈子衣食无忧了,可他也不想将毒品的这条财路轻易的放弃。

  此时的秋墨也好像是吸食了毒品一般,要他放手,他真的很难、很难。

  这时,秋墨的某个负责调查的手下也已经从医院的楼下走了上来。只见他来到了秋墨的身边,不知在秋墨的耳边说了些什么,然后秋墨就跟着他快步的从后门走出了医院,迅速的离开了。

  来到医院外停放着的一辆黑色商务车前,秋墨并没有急着上车。而是低声的对着他的手下说:“待会儿你去调查一下在此之前秋夜是在哪里住的,她的周围又还有些什么人。这些我都希望你能尽快的调查清楚。”

  秋墨的手下只是忠诚的对他点了点头。然后他戴上了一副深黑色的墨镜,转身就离开了这人来人往的医院,然后消失在了秋墨的眼前。

  秋墨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他坐在了一辆黑色的宽敞商务车内,准备拿起电话对着另一头拨去。而就此时,他在车窗外看到。一道他最熟悉不过的身影就好像与其他探望病人带着饭盒的家属一样来到了医院,只不过他所要探望的人,正是她在医院里的宝贝女儿。而这道他最熟悉不过的身影,自然就是刚刚摆脱了警察的纠缠又跑到饭馆亲自炖了一碗浓厚的鸡汤然后又火急火燎拼命赶到医院的秋晓渊了。

  秋晓渊来到了医院的大门口。在他的身旁就停放着一辆门窗紧闭的黑色商务车,一贯已经警觉的秋晓渊往那里稍微的瞟了一眼,但他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异样。之后,他才加快了脚步跑进了医院。

  隔着车窗看到秋晓渊进去后的秋墨他拿起了手机,对着电话另一头的叶宇声拨打了过去。

  “怎么样?抓到秋晓渊了没有?”

  “没,没有。不过我已经派人在他的落脚地里埋伏了。相信不久之后他就会出现的。”电话另一头的叶宇声回答道。

  “哼哼,出现?”秋墨在电话里对着叶宇声冷笑了一声,然后又继续说道:“你可知道他现在人就在我们市人民医院里正陪着我那宝贝女儿吗?你不知道,因为你他妈的从来都没有办好过一件事。”

  电话另一头的叶宇声听到后赶忙捂住了话筒,然后对着手下的一个小队长指示道:“去。人民医院,秋晓渊就在那儿。你赶快带队前去逮捕。”

  叶宇声手下的那个小队长听到命令后刚准备出动,电话另一头的秋墨就止住了他,然后在电话里头说道:“不用了,我怕你这样就只会吓坏了我的女儿。至于这个秋晓渊,你以后就不用给我管了,这件事由我来处理。我现在打电话给你那是要与你谈一谈另一件事情的。”

  叶宇声一听到秋墨的最后一句后便赶忙支走了那个小队长,然后在电话里头回道:“你说。”

  “明天你到韩毅的洗浴中心去,我的事情就在那和你俩说说。”秋墨在电话里对着叶宇声说道。而他明天所要宣布的那件事一旦成功的话,他就可以迅速的与秋夜相认,并且带着她们一起离开这繁华的M市,从此对这M市的一切不闻不问。只不过,这件事情的代价那也是很大的。

  “到底是什么事情还要我们在一起才能说,难道就不能在电话里说吗?”在秋墨就要关掉电话的时候,叶宇声赶忙抢了一句对他问道。

  “到时你就知道了。”秋墨淡淡的回了一句。他合起了电话,然后对着前面的司机叫道:开车。

  商务车就这么载着秋墨离开了医院,消逝在了这条繁华的道路上……

  都说爱情到来的时候无论怎样理智的人都会被它冲昏了头脑,秋晓渊就是这么一个鲜活的例子。从他第一次见到她到现在看着她躺在医院里,自己整整历时了一年的时间却都还不知道她的名字,这是多么让秋晓渊感到自卑啊。不过,在今天他来到医院之前,他就已经先跑到她所在的学校里去探寻她的名字了。这或许是他自认为自己最聪明的时刻了。可是这在我们外人看来这就是简单的被爱情冲昏了头脑,这又有什么好证明的。而且这一切那也都只是他的一厢情愿,对方会不会接受他这还都是未知数呢。

  “秋夜。多么好听的一个名字啊。而且还和我是同一个姓,这也太巧了把,说不定我俩还是一对亲兄妹呢。”秋晓渊就这么在病床前看着眼前昏睡的秋夜在那傻傻的想道。但他又一想到自己的最后一段话时,不禁又咽了一口唾沫,惊讶的对着自己又念叨了一句:“难道真的就是这么“巧”?”

  此时已是寒冬腊月,天空时不时的飘散着一些冰冷的雨水拍打在了这病房的窗前。摆脱末日诅咒的又一个黎明就这么悄然走来。但劳累了一整天的秋晓渊早就已经静静的靠在了秋夜的床边熟睡了下来。直到秋夜半夜醒后她才把原本盖在她身上的军大衣又盖回在了秋晓渊的身上……。

  2012年的12月22日。昨日的那场末日谣言自然不攻而破,可下一场来自2036年的谣言又在各大网络上开始疯传了起来。只不过这对于已经在昨天劳累奔波的秋晓渊来说,一切都不那么重要了。

  当秋晓渊睁开双眼的时候,他这才看见原来秋夜她早就已经醒了,只不过现在的她正在对着自己的那副模样在那床上轻轻的笑着。这时,秋晓渊才意识到,原来自己睡觉的时候口水已经流湿了整张床单了。

  待秋晓渊抹掉了嘴边的口水之后,他们彼此又互相的沉默了起来。他们都看着对方,但都没有开口。因为他俩都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向对方开口,也不知该如何把自己想要说的话告诉给对方。他们两个就这么静静的呆在病房里,深深的看着对方。

  突然,他们两个又在同一瞬间的时候开了口,同时的向对方说道:“其实……。”

  他们又同时没有向对方继续述说后面他们想对对方所说的那些话,因为就在他们俩说出了那两个字的时候,秋晓渊与秋夜就在那一瞬间里,在心里已经确定了彼此。

  过了好半天,秋夜她才弱弱的向秋晓渊问了一句:“你叫什么名字?”

  “我也和你一样姓秋,我叫秋晓渊。”秋晓渊看着她的眼神温柔的回答道。然后他的手盖在了秋夜的左手上,对着她说:“秋夜,我知道你其实也是和我一样的。但我现在不希望你把一切都埋藏在心里独自承受。说出来吧,无论是什么我都会和你一起分担的。因为从现在开始,你不将再是一个人了,你还有我。”秋晓渊说着,用着一脸认真的模样看着秋夜。他希望秋夜能向他吐露出她埋藏在心底里的一切,无论是什么,他都做好了准备会去接受它。

  而现在,秋晓渊他也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喜欢秋夜了。因为现在的秋夜也和他自己一样。都有着相同的经历,相似的性格以及相仿的背景。而且他们的心底里都深深的隐藏着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秋夜并没有下定决心要向秋晓渊诉说起自己的一切,因为那是她最不想回忆的一场噩梦。但她又看着秋晓渊给她的那股坚定的眼神之后,她知道自己再也无法在秋晓渊的面前隐藏起什么来了。她最终还是鼓起了勇气,向秋晓渊叙述起了属于她的那一场噩梦往事。

  而此时,就在秋夜向秋晓渊讲述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时。在秋夜的病房门口外,一道未知的身影也正趴在他俩病房门窗上在那仔细的倾听着。而这道未知的身影似乎看样子她也已经在门口外站了很久了。对于秋晓渊与秋夜刚刚所做的一切,她也全都看的清清楚楚。只不过现在从她的脸色上来看,她似乎对于在这里面的两个人都产生了一股极大的愤怒。不,这应该不是愤怒,我们从她愤怒的眼神中还能看到,她的眼神里面,更多的是“嫉妒”。

  她到底是谁?她又在嫉妒些什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流少年玩转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流少年玩转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